Question to say "I can!"

從技術轉管理的困惑

2016-05-12

很好的一篇文章,談技術員到管理層的轉型,從心態上提升境界。

作者:池建強

具備扎實的技術能力和良好的協作能力的人,在成長的過程中,往往會被推向技術管理的位置,成為一個團隊的 Leader。成為 Leader 之后,困惑也會接踵而至:你最引以為豪的技術能力可能不再是團隊里最強的了,你沒有了那么多時間編寫代碼,你要處理各種復雜的流程和關系,部門內協作,多部門協作,你會感到恐慌、焦慮,并認為自己不是這塊料。

還不如踏踏實實自己編程呢!這是很多技術人員在轉變初期和我說的最多的一句話。

進入技術領域,上升通道差不多就兩條,成為某個領域的技術專家,或者成為一個「Tech Leader」。如果你選擇了后者,就意味著你不僅要面對計算機和代碼,還要和人、流程和協作打交道。

我在洪恩寫代碼的時候,池宇峰常常在各個樓層間溜達,有一次站在我身后說:

小池,你大學畢業的時候編程水平咋樣?
菜鳥一枚!
哦……根據我的經驗,大學畢業還沒成為程序高手的,一輩子也沒法抵達編程的最高境界。
這么說我練不成九陰真經了唄?
嗯,最多也就形意八卦拳神馬的……

我的人生觀崩潰了,和另一個菜鳥抱頭痛哭,問,那怎么辦?池宇峰詭秘的一笑,我們可以領導他們!

后來我才知道,池宇峰大學時學化學的,對技術和編程一竅不通。

可能是因為性格原因,我在一個團隊里干著干著就會被提為 Leader,從2001年開始帶團隊,差不多有十幾年的時間。從技術到管理到產品,什么雜事都干過,我經歷的這些階段,寫出來供大家把玩一下。

1、野蠻生長

剛開始帶團隊,規模都很小,幾個人一個小組。我雖然是組長,但 80% 的精力仍舊放在編程上面,代碼貢獻在團隊里數一數二。編程之余,我會幫助其他組員解決問題,并承擔一些培訓新人、跨部門協作的事務。問題不大,我在掌控一切。

2、分組而治

團隊規模慢慢增長到了十幾個人,人多了事情也成倍增長,制定計劃、協作、Code Review、培訓新人占掉了我大部分時間。編程時間越來越少,這時候我采取的措施是分組而治。我把十幾個人分成了兩組,自己帶一組,在另一組內提拔了一個組長。這樣我每周的工作就變成了編程、處理本組的事務,定期和第二組的組長交流,確認部門的整體方向沒有偏離目標。

3、救火隊員

團隊規模繼續增長,我把團隊拆成了幾個組,自己仍然帶一個組,編程,協作,規劃,最終發現自己的時間和精力已經不允許我再獨立帶一個組,并參與更多的編程工作,那樣做我會成為最大的瓶頸。于是我把自己帶的組也劃了出去,開始直接面對各個組的組長,幫助他們解決問題。在這個階段,我仍然是對整個部門技術體系最為熟悉的那個人,于是我成了一名救火隊員。

每個組出了問題,我就會沖上去幫他們搞定,無論是線上還是線下。經常有人問做了管理還要不要兼顧技術,當然要,否則你會專注崩潰三十年。當一個問題無法解決的時候,當所有眼睛都在看著你的時候,你需要拿出勇氣和耐力,抽絲剝繭的把問題解決,而不是不負責任的扔給別人,何況也沒別人。

4、無為而治

團隊規模繼續擴大,這個時候我差不多已經能夠接受自己的技術不能 Cover 整個部門的技術體系這個事實了。很多小伙伴在各個領域的技術都突破了我的界線。我則轉身離去,開始關注更大的戰略、產品和技術的未來。這個階段我要做的事情就是制定出規則、領域和方向,找到合適的人,讓他們盡情發揮自己的聰明才智。

好的領導者,不是大包大攬,也不是讓下屬去完成領導部署的任務,而是讓他們做自己真正想做的工作。好的領導者不應該總是去試圖領導別人,他們要及時反思,修正自己的思路和決策,聽取別人的意見,并把一些決策權交給他人。

如果你未來成長為公司的領軍人物,常常要反思的不是「我是不是做的太少了」,而是「我是不是管的太多了」。讓每個人都能充分的去做正確的事情,事情差不多就能做成了。

看了這些普通人的個人經驗,如果你覺得不夠,再看看 Google 的工程師 Leader Matt Welsh 是怎么說的:

團隊中的大部分人都是比我更強的技術人員,我完全要依靠他們的努力工作來開發出強壯、穩定的軟件。我的工作是保護團隊中的這些工程師不被打擾,在各方面給他們支持,幫助他們能順利完成任務。

我大概要花50%的時間來寫代碼。我真的需要每天有一些固定的時間編寫代碼,這樣能讓我安靜下來,清醒頭腦。不像團隊中的其他人,我很難有長時間不被打擾的時間段,所以我主要開發一些比較簡單的任務,比如寫MapReduce代碼來分析服務日志,并生成性能報告。我真的非常喜歡做這樣的事情,這種任務能讓我接觸到海量數據,用各種有趣的方式來拆解、匯總它們。因為我不需要通過展示高超的編程技藝來獲取晉升機會,所以,那些非常惹眼的新功能都讓團隊中比我強的人去做。

我在團隊軟件開發大方向上會輸出重要的影響,包括設計和架構方面。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相比起團隊中的那些小伙伴,我在系統設計方面有更多的經驗,當然,在某些我不熟悉的細節問題上,我需要聽從那些實際編碼人的意見。我的很大一部分工作是設置優先級,當在解決某個特殊問題,需要在幾個都不怎么樣的解決方案間做選擇時,我來拍板(這也意味著,如果決策是錯誤的,我來承擔責任)。

成長的軌跡變化無常,但世界上總會存在一些規則和痕跡可以遵循和參考。這些文字,如果能夠讓你有一點思考,就算價值。

作者:admin | Categories:技術人生 | Tags: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广东快乐10分走势图前50期 秒速赛车五码免费计划 浙江十一选五怎么中奖 下载广西11选五 河北20选5走势图带坐标 北京pk10规则 青海11选5今天开奖 股票配资流程图解 福建体彩31选7选号技巧 在线股票查看 平特肖计算公式 现金在线娱乐 辽宁11选5定一胆技巧 邯郸哪有靠谱的个人贷款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今天 福建体育彩票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