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stion to say "I can!"

今夕何夕,見此粲者

2014-11-13

《詩經》里面的一首《越人歌》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與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詬恥。心幾煩而不絕兮,知得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

最早的譯詩:

今天是什么樣的日子啊!我駕著小舟在江水中流。
今天是什么樣的日子啊!我竟然能與王子在同一艘船
承蒙王子看的起啊!不因為我是舟子的身份而嫌棄我,甚至責罵我。
我的心里如此的緊張而停止不住,因為我居然看到了王子!
山上有樹木,而樹上有樹枝,
可是我的心底這么喜歡王子啊,王子卻不知。

寫的是初見有情人的場景。

在《詩經》中的《國風·唐風·綢繆》情節有了進一步的發展:

綢繆束薪,三星在天。
今夕何夕,見此良人。
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綢繆束芻,三星在隅。
今夕何夕,見此邂逅。
子兮子兮,如此邂逅何!
綢繆束楚,三星在戶。
今夕何夕,見此粲者。
子兮子兮,如此粲者何!

通常的解釋,《綢繆》是一首與婚禮有關的詩。“綢繆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見此良人”,據說春秋時候,娶親多是在傍晚,暮色還未完全降落,三兩小星已經掛在天邊,光線柔和得讓人恍惚,卻又隱隱心驚,好像藏著什么盼頭,就在這樣的光景中,新郎與新娘初初相見。

“今夕何夕,見此粲者,子兮子兮,如此粲者何”,按照多數釋者的說法,這是大伙兒對于新郎善意的打趣:今天是啥日子啊,你見到這么漂亮的女人,老兄啊老兄,你拿這漂亮媳婦怎么辦啊?

一驚一乍的口氣,帶著戲謔和夸張,轉臉卻跟同伴調皮地眨一眨眼睛,分明是要可著勁兒煽乎那不知所措的新郎官,為兩個人的洞房花燭夜做足鋪墊——被大伙兒這么著一撩撥,剛見面的這倆人,不會再拿對方當陌生人了吧?

想像彼時的情景,燭影搖紅,福瑞滿堂,滿地的瓜子皮都透著喜氣——假如那會兒瓜子這種零食已經普及了的話,這種人間歡悅,我是喜歡的,盡管如此,我還是不覺得,這首詩只可以有一種解釋。

學者們認為跟婚禮有關,是因開頭有“綢繆束薪”四字,“綢繆”二字很好理解,纏繞狀,亦可引申為纏綿,“束薪”原本也很簡單,就是扎起來的柴火,但學者魏源認為,它是一個比興,古代娶嫁燎炬為燭,少不了要用干柴即“薪”,因此,《詩經》里所有關于娶妻的詩,都以“析薪”暗示。

他說得底氣十足,可這個“因為——所以”,實在有些牽強,一個有婦之夫寂寞地伐木“析薪”之時,沒準就會想起自家老婆的溫柔,只要他這么一動念,在魏源先生眼中,就有要犯重婚罪的嫌疑了。

為什么“束薪”不可以是實指呢,假如你早幾年去過北方,或者干脆就是個北方人,一定會對北方原野上那些露天的柴垛留有印象,《綢繆》是“唐風”中的一首,“唐”地即今山西臨汾到太原一帶,我問過老家在當地的朋友,都說小時候不但見過柴垛,還有草垛,麥秸垛等等,秋天里孩子們的一大樂趣就是抽來點著,蒼色清風里那一團火光,遠遠地望過去甚是壯觀。

先把那些淘氣的孩子撂下,重新回到遠古,撇開名家們甚是篤定的注釋,只用我的眼睛我的心去看那些字眼,是另一種場景,觀眾消失,背景隱退,連時空的參照都沒有,我看到的,是無盡洪荒里的一場邂逅。在那個于史無載的黃昏,在誰家沉靜的柴垛前,在三兩小星的注視下,起初不經意的他和她,猝然間打了個照面。

遇見陌生人,不見得就有什么特別意義,我們每天都要見到那么多人,抬頭不見低頭見,我們習以為常,熟視無睹,即使有搭訕與寒暄,轉眼就忽略不計。若是有人讓你驚疑于這場“遇見”,讓你有一種需要追根究底的不真實感,一定是這個人身上具有的某種化學元素,改變了“遇見”的形態。

今夕何夕,見此粲者!這是內心的歡喜在呼喊。在見到你以前,沒有任何預兆,我像往常一樣,準備度過一生無數日子里的一個,清晨,正午,黃昏,這一天眼看將盡,我卻在這光陰的拐角處,在這平凡的柴垛前,遇見你。

說起來是如此的輕飄,不過是兩個人湊巧走到此處,抬抬腳的事情,可是在生命里,卻是那樣的不容易,幾米有言:“我遇到貓在潛水,卻沒遇到你。我遇到狗在攀巖,卻沒遇到你。我遇到夏天飄雪,卻沒遇到你。我遇到冬天刮臺風,卻沒遇到你。我遇到豬都學會結網了,卻沒遇到你。我遇到所有的不平凡,卻遇不到平凡的你。”是啊,潛水的貓,攀巖的狗,夏天的雪花,冬天里的臺風,乃至會結網的豬,都是身外之物,而你,卻是一直盛放在我心中的那個人,好像一顆深埋已久的種子,在這一刻突然生根發芽結蕾綻放,一個“粲”字,傳達出那種不可方物的光華。

只是,假如這遇見的背景,是剛剛進入的大學,或者,是初次報道的新單位,或者,再庸俗一點,是父母長輩安排的相親宴,這個故事,都有延續下去的可能,“遇見”是一個序曲,后面更有轟轟烈烈的情節可以期待。可惜,都不是,他們唯一的時間的參照,是三兩小星,唯一的空間的參照,是齊整的柴垛,這空曠的背景,固然使彼此的戀慕更加純粹和令人感動,卻不具備持續發展的可能。

換成現代社會,有點像地鐵站臺的邂逅,當地鐵緩緩駛來,隔著玻璃窗,你與對面的男子或女子四目相對,內心驚動,但又能怎樣,你上去,他(她)下來,猶如相逢于黑暗的海面上,擦出耀眼的火花,再重新投入到人流洶涌之中,消失于對方的生命里。

是這樣無根無由的愛意,多么讓人無奈,所以緊接著是這樣的嘆息:子兮子兮,如此粲者何?那是一個沒有答案的自問,一種沒有出路的追索,“遇見”作為一個奇跡已經發生,可是,奇跡之后呢?縱然是如此幸運地遇見這樣一個你,接下來我又能怎么辦?

作者:admin | Categories:重要資料 | Tags: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22选5河南最新开奖今天 浙江 体彩6十1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乐开奖結果 黑龙江22选5的中奖概率 在哪看大盘 江苏快三和值大小玩法 陕西体彩11选5走势图 浙江20选5走势图超长版 彩票赚钱平台 陕西11选5推荐 麟宝股票配资 广东36选7官网 有10万闲钱怎么理财 快三开奖结果 中银国际股票配资 江西快3三不同号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