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stion to say "I can!"

《匆匆》賞析

2013-09-27

匆匆

作者: 朱自清

燕子去了,有再來的時候;楊柳枯了,有再青的時候;桃花謝了,有再開的時候。但是,聰明的,你告訴我,我們的日子為什么一去不復返呢?——是有人偷了他們罷:那是誰?又藏在何處呢?是他們自己逃走了罷:現在又到了哪里呢?
我不知道他們給了我多少日子;但我的手確乎是漸漸空虛了。在默默里算著,八千多日子已經從我手中溜去;像針尖上一滴水滴在大海里,我的日子滴在時間的流里,沒有聲音,也沒有影子。我不禁頭涔涔而淚潸潸了。
去的盡管去了,來的盡管來著;去來的中間,又怎樣地匆匆呢?早上我起來的時候,小屋里射進兩三方斜斜的太陽。太陽他有腳啊,輕輕悄悄地挪移了;我也茫茫然跟著旋轉。于是——洗手的時候,日子從水盆里過去;吃飯的時候,日子從飯碗里過去;默默時,便從凝然的雙眼前過去。我覺察他去的匆匆了,伸出手遮挽時,他又從遮挽著的手邊過去,天黑時,我躺在床上,他便伶伶俐俐地從我身上跨過,從我腳邊飛去了。等我睜開眼和太陽再見,這算又溜走了一日。我掩著面嘆息。但是新來的日子的影兒又開始在嘆息里閃過了。
在逃去如飛的日子里,在千門萬戶的世界里的我能做些什么呢?只有徘徊罷了,只有匆匆罷了;在八千多日的匆匆里,除徘徊外,又剩些什么呢?過去的日子如輕煙,被微風吹散了,如薄霧,被初陽蒸融了;我留著些什么痕跡呢?我何曾留著像游絲樣的痕跡呢?我赤裸裸來到這世界,轉眼間也將赤裸裸的回去罷?但不能平的,為什么偏要白白走這一遭啊?
你聰明的,告訴我,我們的日子為什么一去不復返呢?

1922年3月28日

賞析:

談起朱自清的《匆匆》,不由使人想起高爾基詠物言志的名篇《時鐘》。盡管格調各異,但兩位作家不謀而合,抓住人們日常習見而又易于忽略的物象,或寄情述懷,或生發議論,感嘆韶華易逝,人生短促,亟需珍惜時間,愛惜生命,有所作為。

《匆匆》寫于1922年3月,時當五四運動落潮之際。朱自清面對令人失望的現實,心情苦悶,念舊、低徊、惋惜和惆悵之情不能自己。但朱自清畢竟是一個狷介自守、認真處世、勤奮踏實的人,雖感傷而并不頹唐,雖彷徨而并不消沉。他在1922年11月7日致俞平伯的信中曾披露了自己矛盾的思緒:“極感到誘惑的力量,頹廢的滋味,與現代的懊惱”,“深感時日匆匆到底可惜”,決心“丟去玄言,專崇實際”,實行“剎那主義”。俞平伯曾評論朱自清的“這種意想,是把頹廢主義與實際主義合攏來,形成一種有積極意味的剎那主義”,這種剎那觀“在行為上卻始終是積極的,肯定的,吶喊著的,掙扎著的”(《讀〈毀滅〉》)。了解朱自清寫作《匆匆》時的心態,有助于把握作者對光明流駛而觸發的獨特審美感受。

時間,它既看不見,又摸不著,但卻又實實在在地在人們身邊無情而匆匆地流逝。朱自清以他豐富的想象力,形象地捕捉住時光逝去的蹤跡。文章起首,作者描繪了燕子去了來,楊柳枯了青,桃花謝了開的畫面,以自然物的榮枯現象、時序的變遷作渲染,暗示時光流逝的痕跡。作者由此想起自己二十四年共八千多個日子像“一滴水滴在大海里”無影無蹤,“不禁頭涔涔而淚潸潸”。作者再進一步,具體而微地刻繪了在日常生活中吃飯、洗手,上床乃至嘆息的瞬間,時間就此“逃去如飛”,自己過去的日子猶如“被微風吹散了”的“輕煙”,“被初陽蒸融了”的“薄霧”那樣消逝。作者深感既然“來到這世界”,就不能“白白走這一遭”,層次井然地揭示了題旨。朱自清珍惜寸陰的思想無疑與古人“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的詩句,和“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的箴言的精義暗合,但因朱自清“于人們忽略的地方,加倍地描寫,使你于平常身歷之境,也會有驚異之感”(《“山野掇拾”》),這一寫法就使空靈而抽象的時間概念化為具體的物象,給人以真切的質感和強烈的流動感,仿佛成為人們朝夕與共的伴侶,鮮活靈動地呈現于讀者面前。

引人注意的是,在時間的悄然流動中,在僅只六百余字的短小篇幅內,朱自清運用多種修辭方式,委曲盡致地展示自己的內心世界,讓讀者清晰地把握住他的意念流動的脈絡。文章開頭,作者以三個排比句來描寫春景,把燕子再來,楊柳再青,桃花再開,跟與之相反的“日子一去不復返”相映襯,使人想起時光的流逝,引動思緒,點出題眼,以抒情性的設問句式,提出時間是被人“偷了”,還是“自己逃走了”的問題,深感時不我待。然后,在第二、三段,緊接著前面的設問,引出另外的問題,作者把自己過去生命時間的流喻作一滴水,把大自然“時間的流”比作大海,以渺小和浩瀚兩相對比,抒發了傷時而又惜時的感嘆。在時光來去匆匆中間,以擬人化手法,賦予時光的象征太陽以生命,說太陽在自己身旁悄聲地挪移,伶俐地跨過,輕盈地飛去,作用為此而感到茫然和惶恐。他借饒有情味的太陽之匆匆出沒,寄托奔涌的情思,深化題旨。最后在第四段內,作者全用設問句來追尋自己過去生命”游絲樣的痕跡”,顯示了對生命價值的嚴肅思考和對生活執著的追求,并以“我們的日子為什么一去不復返呢”作結,與開頭反復和呼應,表現了難以平靜的心情。作者一方面發揮奇妙的想象力,另一方面充分運用多種修辭方法,特別是用貫穿全篇的十一個設問或反問句,作為情緒發展的線索,借有限的物象,展示無限的思緒,并借助于精巧的構思,把“磅礴郁積,在心里盤旋回蕩”已久的感情加以極盡“層層疊疊、曲折頓挫之致”(《短詩與長詩》)的表達,叩人心扉,耐人吟味。

朱自清憑籍對客觀事物的精微觀察和體驗,以流動的傳神的筆觸,通過融情入景的寫法,顯示了繪畫的美和詩意的美。譬如,他筆下的太陽,已非通常的自然景物,而是作者創造的一種藝術形象,是作者將主觀感情和客觀外物融合而成的主客觀統一體,形神兼備,情韻獨特。語言具有節奏感和旋律感,在樸素平淡中散發出濃郁的抒情氣息,達到富于詩情畫意的美學境界。全文以格調、詞藻、情意和風神的美,深深吸引著不同時代的讀者。

朱自清以“匆匆”為題來抒寫時間是難得而易失的感受,這題目本身既蘊含有濃冽的情味,又潛隱著生活的理趣。他是大學哲學系畢業生,往往情不自禁地以哲人的眼光觀察和思索社會人生問題,在不少散文中以詩人一般的抒情筆調描寫日常生活,蘊理于情,使作品帶有哲理意味,意蘊趨于深厚。在本篇中,作者對時間問題的思考,圍繞著人生的意義和生命的價值進行探索,在其間流露的寂寥惆悵而又激情難抑、苦惱彷徨而又切實追求的矛盾心情,固然代表了“五四”時期追求進步,一時又找不到出路的青年知識分子較為普遍的心理狀態,反映了時代情緒,但他那種珍惜寸陰、熱愛生活、勵志向上的人生態度,更給廣大讀者以啟迪,由此引發聯想,在生活和工作中只有捕捉住現在,才能把握住未來。由于朱自清努力追求生活的真趣,萌生了新異的感受,作品就會富于理趣,警世醒人。

《匆匆》的格調委婉、流暢、輕靈、悠遠。全文篇幅短小,結構較為單純,句式大多簡短,燕子、楊柳、輕煙、微風、薄霧、初陽、蒸融、游絲等詞語飄忽靈動,意境清雋淡遠,通篇顯得和諧勻稱,融洽得體,而這一切又是與作者為尋覓時光流逝的蹤跡,以表現思想情緒的微妙流動相一致。

作者:admin | Categories:重要資料 | Tags: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股票融资门槛 三级片电影在线观看 郑州按摩会馆 理财类小说 快速赛车 蛇和梯子 91计划网pk10飞艇 美女教师奈奈的湿吻在线观看 好运来南京麻将怎么打 快乐赛车网址 澳洲体彩5开奖结果 房卡沈阳麻将安卓版下载 季后赛湖人vs雷霆 正版南昌麻将 e球彩 乐透彩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