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為往圣繼心學

2020-01-03 . 閱讀: 587 views

文/周云峰

世界上有幾場著名的悟道:悉達多在菩提樹下覺悟成佛,勘破“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槃寂靜”的感知世界真相,創立佛教,被稱為“釋迦牟尼”;耶穌在耶路撒冷的荒原上禁食苦修,得到上帝的啟示,創立基督教,被稱為“救世主”;默罕默德在山洞中隱修冥想,聽到安拉真主的召喚,創立伊斯蘭教,被稱為“先知”。抹去宗教色彩,中國歷史上著名的“龍場悟道”同樣具有廣泛而深遠的影響。

明朝正德年間,王陽明于貴州龍場驛的深夜,在“居夷處困,動心忍性之余,忽悟格物致知之旨”,創立陽明心學。500年來,國內外無數政治家、思想家、軍事家和企業家,都將王陽明奉為精神偶像和心靈導師,把他稱為真正集“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于一身的千古圣人,并對陽明心學頂禮膜拜,從中汲取精妙智慧。

一切頓悟都是漸悟過程中的嬗變。王陽明從小天賦異稟,11歲就將成為圣賢作為人生終極目標,15歲開始“五溺”之旅,即“初溺于任俠之習,再溺于騎射之習,三溺于辭章之習,四溺于神仙之習,五溺于佛氏之習。”龍場悟道后,最終歸于儒家的圣賢之學。“五溺”雖沒有為他直接打通圣人之路,但精研儒釋道文化,為日后創立陽明心學注入了兼收并蓄的思想基因;游俠和騎射經歷為他將來帶兵打仗、剿匪平亂提供了直接幫助。可以說,王陽明一生都是在“漸悟—頓悟—漸修”這樣循環往復的過程中修煉提升,如果沒有當初這“五溺”就沒有日后的一夜頓悟。

科普陽明心學就得從程朱理學和陸九淵心學說起。理學由北宋大儒周敦頤、張載等人發端,經程顥、程頤兄弟發展創立,至南宋朱熹集其大成。理學引佛、道思想入儒學,并將“理”作為研究對象和宇宙的本體。與朱熹同一時代的陸九淵,提出“吾心即宇宙、宇宙即吾心”,初創“心學”,后經明代陳獻章、湛若水完善與發展。王陽明繼承并創新前人思想,以儒為本,眾采佛、道精華,重構理論體系,將心學推至巔峰,使其大行于世。陽明心學既不是心理學,更不是心靈雞湯,而是修心之學、實踐之學、圣人之學。“心即理”“知行合一”“致良知”是其核心思想,也是陽明心學發展的三個階段。

01.萬物一體的第一層心法——心即理

在程朱理學的語境中,“理”類似于老子說的“道”,是高度抽象化的概念。“理”既是派生天地萬物的宇宙本體,也是事物發展的規律,落實在道德層面則表現為社會倫理和行為規范,也稱為“天理”,與“人欲”形成并立的概念。所謂人欲,并非指人正常和基本的欲望,而是指那些違背道德的不合理、不正當的貪欲。后世對朱熹和理學口誅筆伐,認為他提倡的“存天理,去人欲”是扼殺人性,其實是不明本意的曲解和冤枉。實際上,心學和理學同屬儒學范疇,都是對儒學的繼承和發展,也都把“存天理,去人欲”視為完善人格的必由之路、成圣成賢的不二法門。

兩者最大的分歧在于修行和為學的路徑上,理學強調格物致知、即物窮理。認為“凡一物上有一理”,甚至“一草一木皆有理”,因此,應該窮究每個事物的道理,從而獲得廣泛知識,并認為人的道德境界會隨著知識的增加而逐步提升,所以朱熹說:“格物窮理,乃吾人入圣之階梯”。陸九淵則與之爭鋒相對,強調為學最重要的就是“先立乎其大者”,知識的增長并不能直接促成人格的完善,必須先認識到人的本心就是宇宙萬物的本體,先要向內存養本心才能不被外物所迷惑。在不悟本體、不明本心的情況下徒然花費功夫向外求索,就會令修行和為學成為“無源之水”;如果按照理學的那條路去走,只能陷入“務外遺內、博而寡要、支離決裂”的困境。所以,陸九淵才會喊出那句振聾發聵的口號:“學茍知本,六經皆我注腳。”基于此,陸九淵提出了“心即理”的命題,從而創立了與程朱理學分庭抗禮的心學。

眾所周知,王陽明早年是程朱理學的忠實信徒,不僅篤信格物窮理之說,而且身體力行,不眠不休格竹七天,結果一無所獲、一病不起。究其原因,按照王陽明后來的反思,就在于朱熹的格物致知會導致“物理吾心終若判而為二”,也就是心與理割裂為二、知與行斷成兩截。最后,經過多年顛沛流離、出生入死的磨礪,王陽明終于在龍場驛那個“居夷處困”的絕境中明心見性、大徹大悟,高呼“始知圣人之道,吾性自足,向之求理于事物者誤也。”王陽明認為,世儒都將格物之學弄錯了,導致舍內心而逐外物。所謂格物并不是要格外物,而是要格內心,“理”也并非存在萬事萬物之中,而只存在自己心中。心外無物,心即是理。而圣人之所以為圣,只是其心純乎天理而無私欲之雜。只要能把內心修煉得一塵不染,人人都可以成為圣人。陽明心學由此誕生。

在王陽明看來,理是自心本具、不假外求的,只要一念反觀,當下體認這個心,便會發現,成圣成賢的潛能一直都隱藏于我們的軀體之中,人最終要依靠自己的力量來完善并成就自己。心即理是陽明心學的理論基礎。《傳習錄》中記載,徐愛問:您講只求之本心就可以達到至善境界,恐怕不能窮盡天下之理。王陽明說:心即理也,天下哪有心外之事、心外之理。王陽明認為,此心無私欲的遮蔽,即是天理。

據說,王陽明與朋友同游會稽山,友人指著巖中花樹問道:“(你常說)天下無心外之物,如此花樹在深山中自開自落,于我心亦何相關?”王陽明回答說:“你未看此花時,此花與汝同歸于寂;你來看此花時,此花顏色一時明白過來,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這段話也是心學被抨擊為主觀唯心主義的“靶心實證”。其實,王陽明在此更多是強調心與物的聯系與感應,并沒有以心來決定或否定物的存在。如果用僵化的思想和機械的標準來劃分,古往今來世界上大多數哲學家和思想家都是唯心主義者。準確地說,心學既不是唯物主義也不是唯心主義,心學是萬物一體、萬物互聯的世界觀,其本質是對主義的超越、對兩分法的消解。在理論上,心學將萬物歸一于心,沒有表里、內外、上下之分,心與理不可分、意與物不可分、知與行不可分,任何“一”都是至大無外、至小無內的整體。這也就是《華嚴經》所說的“一即一切、一切即一”。在實踐中,王陽明將萬法歸一于心,再以一馭萬物。在心上做減法實則比做加法難度更大。

02.內圣外王的第二層心法——知行合一

行問題是中國文化中一個久遠的話題。一直以來,知和行就是一對既相輔相成又彼此獨立的概念。《中庸》里將“知”稱為“道問學”,將“行”稱為“尊德性”。人們經常會顧此失彼,要么重知,要么重行,即便是將知行并重,也仍未擺脫二元對立的窠臼與桎梏。朱熹和陸九淵就曾在這個問題上爭執不下:朱熹強調“道問學”,即以求知問學作為人格完善的前提,提倡先知后行;陸九淵強調“尊德性”,即以體悟本心作為圣賢之學的關鍵,提倡先行后知。而王陽明將二元歸一,創造性地提出了“知行合一”學說,這也標志著陽明心學實現了對理學與傳統心學的歷史超越。因為,雖然王陽明重新定義了格物致知的概念,但“心即理”畢竟是先由陸九淵提出的,陽明心學的第一層心法只是傳承基礎上的理念創新。“知行合一”的提出不僅迅速成為陽明心學的新標簽,更彰顯了實踐價值。

王陽明認為,“圣學只一個功夫,知行不可分作兩事。”他用《大學》里的“如好好色,如惡惡臭”來具體解釋。他說“見好色屬知,好好色屬行”,“聞惡臭屬知,惡惡臭屬行。”你看見一個美女,覺得她美,這就是知;隨即動了一念喜歡之心,這就是行。你聞到一股臭味,覺得它臭,這就是知;隨即動了一念厭惡之心,這就是行。也就是說,人的一切起心動念都是知,也都是行。換言之,知和行同為一個心體的兩面。既然知行都不離本心,在陽明心學的語境中,“知”就不僅是程朱理學求知問學之知,更是對本心的體認;“行”也不僅是外在的道德踐履,更是在心上做為善去惡的功夫。進而言之,人一旦體認了本心,自然懂得在心上做為善去惡的功夫,所以王陽明說“知之真切篤實處,即是行”。反之,一個人會在心上做為善去惡的功夫,自然可以處處體認本心,所以王陽明說“行之明覺精察處,即是知”。最后,王陽明得出結論,知行只是同一功夫過程的不同方面,“知是行的主意,行是知的功夫。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

這里需要再糾正一個認識上的誤區。現在很多人被“知行合一”的提法吸引,將其想當然地理解為“知識與行動結合、理論指導實踐”,這完全是曲解了王陽明提出“知行合一”的本意和目的。人的感知和反應是瞬間完成、高度一致的。感知就是知,反應就是行。感知通過意動完成反應,兩者無縫隙、無歧出就是合一。一念發動即知即行,知而不行,只是未知。若發動處有不善,須徹底根除,使善念完全落實到行動上,這才是知行合一的本意。在實踐論中,知行合一是修煉誠意的功夫,將其投影于外,即表現為心口合一、表里如一、言行一致。

如果將“知行合一”錯誤地理解為用理論指導實踐,必然會先致力于增加知識儲備,等存量足夠大了再去行動,這也恰恰是朱熹“知先行后、格物致知”之法。莊子在2000多年前就批評了這種錯誤傾向,他說“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已”。后人為了強調學習和求知的重要性而斷章取義,刻意把這句話的后半部分略去不提。莊子認為,想要用有限的生命去追求無限的知識是不明智的,必然會走向失敗。莊子一向主張“離形去知”,其本意并不是要否定學習求知,而是要在合乎于“道”上求索,拋棄那些悖道之學。莊子所說的“道”,相當于王陽明說的“心”。因此,“知行合一”的本質要求是克服“一念不善”,在正心誠意上下功夫。

在王陽明晚年,為了讓大家更直接體認本心,也為了讓心學更具“簡易直截、當下即是”的特點,他干脆撇開“知行合一”,提出了最核心的終極理論:致良知。

03.其道大光的無上心法——致良知

致良知,是陽明心學的“塔尖”,也是他一生修學與傳道的結晶。既包含了心學的本體論、認識論又包含了方法論和實踐論。王陽明說“良知之說,從百死千難中得來,非是容易見得到此。不得已與人一口說盡。只恐學者得之容易,把作一種光景玩弄,不實落用功,負此知耳。”王陽明曾不止一次強調過這個命題的重要性:“致良知是學問大頭腦,是圣人教人第一義。”而且強調致良知還是“吾圣門正法眼藏”,更是“千古圣賢相傳一點骨血也”。由此可見,致良知不能從字面上簡單理解為憑良心做人做事。

孟子曰:“人之所不慮而知者,其良知也。”良知是具有生命本源性的知覺,人人皆有,而且只能從自身找,不能向外求。孟子認為人天生就有“惻隱之心、羞惡之心、辭讓之心、是非之心”,這也可以看作是良知在道德層面的主要內容。“致”就是找尋、實現、擴充的意思。

王陽明在《傳習錄》中多次從不同角度定義良知,認為良知不僅是人心所固有、先天所具備的道德意識,還是天理、是道之本源、是百行之規范、是辨善惡之標準、是無塵之明鏡。總之,一切善,皆自良知出。唯致良知,能達于至善。

陽明心學以良知為宗,以良知證道,以良知見眾生。事實上,王陽明后來的傳道講學,都是圍繞這個內容展開。由于良知既是道之本源,又是內在于人的道德意識,所以當王陽明講學時,只要一提良知,就自然含攝了“心、理、明德、親民、至善”等儒學經常討論的重要概念,覆蓋了“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等儒學主要內容,用王陽明的話說,這就叫“一語之下,洞見全體”。

“致良知”的含義也代表了陽明心學的根本精神:一切圣賢學問,歸根究底,都在于體認內心本具的良知;一切道德踐履,也無非是在心上做為善去惡的功夫,并把這種功夫擴充到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進而推至萬事萬物。致良知既是“正念”的功夫,也是“事上為學”的功夫,處則靜養心體,出則救時濟世。

以上可以看作對陽明心學的概述。馮友蘭關于學習傳統文化有一個經典提法,他強調不僅要遵照原文原意“照著講”,更要結合時代精神“接著講”。這也要求我們既要在學習研究上“正本清源”,更要在現實踐履中“返本開新”。心學之于當代的意義,就是實現人格完善和精神轉化,幫助我們練就一顆強大的內心。

04.練就一顆動靜皆定的心

由于不茍從作為當朝正統思想的理學,王陽明在會試中名落孫山。很多人在榜上未見到自己的名字而唉聲嘆氣、捶胸頓足甚至嚎啕大哭,王陽明卻無動于衷。大家以為他是傷心過度,于是過來安慰他。王陽明說:“你們都以落第為恥,我卻以落第動心為恥。”王陽明的思想境界早已不在普通人的理解范圍。每臨大事有靜氣,不隨境轉,不為氣亂,是王陽明最終能夠建立奇功偉業的心決。

王陽明認為,只有“主宰常定”,才能做到“酬酢萬變,常是從容自在”。而心無主宰,就很容易被自己的情緒、好惡、私欲左右,被外界和他人的言行所影響。保持從容自在的秘訣就是“只動腦,不動心”。不動心要求一個人無論面對怎樣的境遇,都要保持內心的淡定與寧靜,永遠做自己心靈的主人和情緒的主宰。只有心態寧靜才能保持最好的狀態,來應對一切困難與挑戰。

真正做到心外無物,才能練就不動心。王陽明在平定“寧王之亂”后,為朝廷立下了大功,卻沒得到相應的賞賜和榮譽,甚至還受到了非議和污蔑。他回顧這件事時說:“自經此大利害、大毀譽過來,一切得喪榮辱,真如飄風之過耳,奚足以動吾一念?今日雖成此事功,亦不過一時良知之應跡,過眼便為浮云,已忘之矣!”在王陽明的內心世界中,他將平叛亂看作是致良知對應的結果,看成是“事上練”的磨礪,將榮辱毀譽皆視為浮云,以出世之心做入世之事。

浮躁是當今社會的一個標簽。我們很容易被他人的看法和言語左右,導致心態失衡、行為失范、結果失望;我們會為付出沒有收獲而煩惱、會為做好人沒有好報而惋惜。在陽明心學的語境中,“善”本身就是為善者的最大回報,無須外求善的衍生物。這一思想也契合了大乘佛法中“無相布施、無住生心”的空性智慧。所以,“不動心”首先要讓本心成為自己的主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一切善行都是修行。

從另一方面看,不動心并不是要你看破紅塵遁入空門,也不是要你逆來順受忍氣吞聲。實際上,王陽明言行之犀利近乎于“狂狷”,這里的狂狷并不是貶義詞。《論語》有云,“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心學從來都不提倡做沒有原則的老好人。佛學教人解脫放下,心學教人擔當作為,這也是心學與佛學的重要區別。王陽明一生反復強調“若只好靜,遇事便亂,終無長進。”指出“人須在事上磨,方立得住,方能靜亦定、動亦定。”心學一個重要的精神價值就是強調“事上磨、事上練”。很多人靜時情緒穩定,甚至獨與天地精神相往來,一旦遇上事就心神大亂、丟盔卸甲。沉空守寂、徒知養靜必然會走向枯禪,即便是當下開悟,也需要在事上實證實修。

事上練強調將“萬物皆備于我”,化一切不利因素為有利因素。人生在世,工作和生活中總要面對很多你不想做又不得不做的事情,與其消極逃避,不如以坦然積極的心態去主動承擔,把它當作磨礪的機會,當作對自己心性和能力的完善,不論結果如何,你都實現了一次自我超越。從哲學視角看,把你認為無意義的事接受下來,本身就是一種有意義的行為。

05.練就一顆至誠至善的心

王陽明以一介文官赴沙場征戰,卻能攻無不克戰無不勝,而且每次打仗都是臨時組織招募一支隊伍,這是最為人稱奇的地方。他把心學的精妙智慧與強大力量有效運用到戰場上,率文吏弱卒,一舉蕩平了江西數十年的巨寇;他用幾封書信擾亂敵心,一場火攻,三十五天就平定了寧王之亂;在沒有朝廷的同意和支持下,王陽明為百姓計,毅然拖著病體深入崇山峻嶺,根除了盤踞廣西部族多年的各路匪患。王陽明成功將致良知從修身擴展到平天下,最后官至兵部尚書、督察院左都御史,有力證明了心存天理與功成名就并不矛盾,內圣同樣可以外王。但他卻說“破山中賊易,破心中賊難”。

王陽明認為《中庸》是講“誠身”,“誠身”之極便是至誠。而《大學》是講“誠意”,“誠意”之極便是至善。“內不欺己,外不欺人,上不欺天,君子所以慎獨。”惟天下之至誠,能立天下之大本。誠意是心學理論中的重要基石。

從龍場悟道到天泉證道,從“心即理”到“四句教”,陽明心學經歷了逐漸完善的過程。“四句教”被視為陽明心學的總結和旨歸。即:無善無惡心之體、有善有惡意之動、知善知惡是良知、為善去惡是格物。500年來,對此有過很多不同的解釋,我認為基本含義可以理解如下:心的本體原無善惡之分,就好比水本身沒有善惡一樣。奶牛喝了水可以轉化為牛奶,毒蛇喝了水可以轉化成毒液,人們普遍認為成奶之水是善的,成毒之水是惡的,這樣的善惡都是從個人心中的喜好和厭惡生發出來,這就是有善有惡意之動;良知本身不是善,卻是能夠分辨善惡的能力和本性;王陽明認為格者,正也。心即理,心無外物,格物就是正心誠意,克已省察,為善去惡。四句教的最終落腳點還是格物,還是誠意的功夫。至誠至善是成就自我、成就他人、成就萬物的一體之道,也是我們修心的重要目的。

一念收斂則萬善來同,一念放恣則百邪乘釁。但現實中有很多人,往往意不誠,明知道是善的東西,卻出于利害關系而不敢堅持;明知道是惡的東西,也由于習性使然而偏偏去做。這就是自欺,就是知行無法合一的阻礙。因此,要把正心誠意的功夫貫穿到整個修心過程中,反求諸己、反觀內視,反身而誠,一旦萌生不良的欲望和念頭應立即掃除蕩滌,無復纖毫留滯,心體廓然,才能至誠至善。

06.練就一顆光明仁德的心

仁是儒家“五常”之首。孔子說:仁者,愛人。它表現為人與人之間的互敬、互助和互愛。而陽明心學中的仁,是超越了推己及人的萬物一體之仁。在這樣的境界中,圣人視萬物為一個整體,不分你我與彼此,個體之得就是整體之得,整體之失也是個體之失。

愛因斯坦曾經的一段論述,與王陽明的“萬物一體之仁”有異曲同工之妙。愛因斯坦說“一個人是我們稱之為宇宙這一整體的一部分,是一部分有限的時空。他體驗他自己、自己的思想和感覺,就像一種東西區別于其它東西一樣——這是一種他個人意識的光學錯覺。這種錯覺對于我們就像是一個監獄,將我們限制在個人的欲望和我們周圍一小部分人的影響之中。我們的任務是通過將我們的同情心擴展至所有的生靈和整個美好的自然,以使我們自己從這個監獄中解脫出來。”生活在同一塊土地上,我們就擁有一個共同的命運。無論是波士頓二戰紀念碑上“馬丁?尼莫拉的懺悔”,還是當年佛山“小悅悅”事件都表明,讓良知蒙塵絕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每個人都信奉“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終有一天道德的氧氣會日漸稀薄,大家都會缺氧窒息。這看起來是一種自我保護,其實卻是一種無形的自我傷害。良知對靈魂的拷問和鞭撻,是更為嚴厲的刑罰,而執法者就是自己的心。

有學者說“我們的歷史太長、權謀太深、兵法太多、黑箱太大、內幕太厚、口舌太貪、眼光太雜、預計太險,因此,對一切都構思過度”。厚黑學、權謀學、關系學看似是通往成功的捷徑,實則是走向邪路的階梯。陽明心學就是用“大巧若拙”的圣人之法掃除一切構思過度的灰塵,使“良知全體呈現,心靈徹底自由”。

王陽明臨終之時,弟子問他要說點什么,王陽明給世界留下了最后的遺言:“此心光明,亦復何言”。至此,王陽明走完了他艱辛而偉大的一生。現在有一種說法,認為中國歷史上有“兩個半圣人”,其中孔子和王陽明各占其一,曾國藩算半個。且不論這樣的溢美之詞是否準確,單就“此心光明”這四個字就足以讓人高山仰止。“此心光明”是對心學大道至簡的高度概括、是其一生光明磊落的真實寫照、也是對往圣先賢大音希聲的致敬、更是對后世學子的心傳。我一直認為“此心光明,亦復何言”是為人處世的最高境界,即聽從內心光明的指引,讓心性光明、意動光明、言行光明,通過致良知構建人生的大格局、大境界。

佛祖拈花,迦葉微笑,心領神會,正法已傳。像釋迦牟尼、蘇格拉底、孔子等成佛成圣之人,通常是不立文字,心口相傳,靠習者自己體悟。用禪宗的說法,叫“言語道斷,心行處滅”。一方面,文有形而思無界,文字本身的局限性會制約思想的準確表達;另一方面,將抽象化的意識轉化成書面記載或多或少會有損耗和失真。《傳習錄》主要是王陽明的書信和與弟子的對話,陽明心學的思想精髓就像星火一樣散落于其中。我們沐浴在其思想光芒的同時,它也在對我們的心靈進行滌蕩與洗禮。當此心塵垢落盡、皎潔明亮之時,你會發現自心本具的光芒,其實與圣人之光無二無別。

相關閱讀:

周云峰:撥開迷霧見孔明——讀《出師表》有感

周云峰:取法于“有”,悟道于“無”

王建平:悉達多與肖申克——以及思想心理學的起源 P2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發表評論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沈阳麻将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 11月股票推荐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推荐九梦财富 保定股指期货配资 15选5 北京小赛车开奖结果 上海麻将手机版 开拓者vs掘金 十级黄色片 无广告篮球比分 几部日韩成人片 佐佐木明希作品迅雷下载 雀圣美女麻将 配资炒股 广西福彩24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