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如果不做現在的職業

2019-12-21 . 閱讀: 602 views

文/花千樹

那天在一個老師的微博里看到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如果不做現在的職業,你最想做的是什么?留言多種多樣,當房東、富二代、開一家奶茶店、開一家書店、瑜伽老師、種田、民宿老板、歌手、花匠、建筑師、還有吃飯睡覺打豆豆等等。

1.

每天忙著帶娃、看書、找工作,似乎已經好久沒考慮過這個問題了,如若說戀愛像一幅悠閑肆意的水墨畫,則生活更像一卷濃墨重彩的水彩畫。至今唯一清晰深刻的回憶是小學時候的作文,大概天南地北的孩子都寫過同一篇題目叫《我的理想》。同樣的課題,不同的階段,那時認認真真的寫下宏大的愿望,懷揣的是長大的欣喜向往;此時半認真半戲謔的說出自己想做的職業,是慰藉,是提醒,也是淡淡的無奈。

就像11年的時候大家都在扯著嗓子唱的《老男孩》:“當初的愿望實現了么 / 事到如今只好祭奠嗎 / 任歲月風干理想 / 再也找不回真的我”。那種滄桑深沉的嗓音至今還記得。或許我們從未遺忘過那些愿望,只是時間教會了我們隱藏。或許我們一直在兜兜轉轉,只是在未確定之前先學會了偽裝。我又怎會不知我的熱愛?又怎會將它徹底遺忘。只是生活之重,經歷之限,讓這些都顯的太過矯情,畢竟我們都是活在當下,活在煙火氣息的人間。

2.

前一段時間找工作被不止一次的問職業規劃,還是3到5年,無非是根據職位描述說一說。我們從小就接受各種考試,非常明白正確答案長什么模樣,都不知道會收到哪個公司的offer,誰又會知道三五年之內怎么規劃,現實面前規劃大概會一文不名。而且發現人很難突破以前的職業,幾乎就是畢業的第一份工作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你以后的職業發展道路。企業招人,大多都是招同行業有經驗的。想要跳出去又得從最基礎的工作開始做,這就導致薪資無法和工作年限匹配,求職者又很難接受,最后大約還是在原來的圈子里找一份薪水和發展還算不錯的公司,我們的愿望只能繼續在時光里茍延殘喘。

可我們想做的事大抵是生命里的一束光,是生活里的一杯酒。讓我們在低沉的時候不會放棄,在繁瑣的日子里依然能夠心生欣喜。現實是每天拼了命的擠地鐵,努力勤勉的工作,愿望可能就是可以悠然的開一家書店,每天可以在灑滿陽光的午后喝茶看書;現實是需要各種操心的一地雞毛,愿望可能就是海子說過的面朝大海,喂馬劈柴。我們終究是靠希望活著。

至此,想起一個殘酷的問題。記得在哪里看過一個測試,說如果有一天,這個世界只剩下你和一件東西,你會選擇那樣陪你?是金錢?是愛人抑或一只枯筆一本書?選擇之所以多樣,只因為選擇都是有條件的,而選擇從來都不是純粹的。我們并不能隨心所欲,就像我們當下的種種選擇永遠不能脫離目前的各種狀況,如家庭、如各種貸款。而詩和遠方的田野大抵只有生活的百分之幾。

3.

如果不做現在的職業,如若是理想,我大概想到各地走走看看。中國也好,國外也罷。自然風光也好,人文景觀也罷。那時讀著余秋雨的文化苦旅,讀著莫高窟、都江堰、陽關雪,尤其是莫高窟,只覺得血脈賁張。“看莫高窟,不是看死了一千年的標本,而是看活了一千年的生命。一千年而始終活著,血脈暢通、呼吸勻停,這是一種何等壯闊的生命!一代又一代藝術家前呼后擁向我們走來,每個藝術家又牽連著喧鬧的背景,在這里舉行著橫跨千年的游行。”藝術本來就該是有靈魂,有生命的。

還記得從四川一路走到稻城的時候,有雪山,有經幡,有牛羊,還有飄蕩在空曠草原上悠遠的鐘聲,澄澈有力。生命的氣息和自然的脈搏,久違的寧靜和無邊的遼闊。任何表達都不為過,任何一種生長都值得被尊重。

醉過方知酒濃,愛過才知情重。曾幾何時無邊厭煩的上課竟成了一種奢侈的回憶。如若還可以邊想邊心無旁騖的去讀書,非排行非熱門,只要喜歡就去涉獵。幾重山水幾多路人,原來最為懷念的還是那時青蔥。

或寄情山水,或寄情寫字。人活著,總歸有點寄托。漂泊的人世間,總需要一處柔軟之地來安放孤獨的靈魂,總需要一方理想之土來讓緊繃的神情放縱。如此說來,總有一份理想在別處。

左岸記:大家可以接龍,說說你現在的工作,也說說如果不做現在這個工作,你最想做什么?再問問自己,為什么沒有去做自己最想做的工作?一個原則是,現在的工作你也做得很努力,還做得很不錯。

作者:花千樹,一邊在世界里流浪,一邊在深夜里獨寫悲喜。愛繁花也愛星辰,孤獨與愛同在,悲涼與溫情并生。微信公眾號:孤獨與愛同在。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發表評論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美女麻将真人秀 小泽玛利亚番号加封面 北京赛车pk10 15选5历史开奖数据 日本av女优色情短片 黑龙江6加1特等奖多少钱 电击抽搐的无码av 番号 股票预测分析 湖北十一选五推荐号 黄色片床戏 PP基金投资理财平台 贵州11选5近20 即时赔率比分 nba比分差距最大的球队 北岛玲作品封面番号 持仓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