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燕子飛時新翅

2019-08-15 . 閱讀: 375 views

文/讀博在四方

剛拐到靠近小區門口的道路上,就看到兩樓之間相連的五六根電線上落了十來只燕子黑影。我迷糊的眼神其實辨別不出來老燕和雛燕的不同,況且電線是布置在六層樓的樓頂之上。習慣性舉起手機拍了照片,翻看時連連嘆息又沒拍好,但也沒更多時間重拍了,要抓緊時間趕班車。

途中突然想起一事,今年份的小燕子們也快能出窩練習飛翔了,要不然時間再往后拖,等到九、十月份秋風勁催的時候,還鍛煉不好遠飛的能力,那到海南、東南亞甚至南亞的南飛之旅,翻山越嶺跨江過海的一路可怎么完成呢?

不知道在鋼筋水泥叢林的城市里,燕子們會把小窩筑在哪里?是不是遮陽檐的下面就能擠上一個或者兩個土樣小窩呢?一時也說不清楚。還記得五月末的一天傍晚,我坐在機場大巴站點座椅上等候班車,只見三號航站樓一二層之間寬闊的空間里,燕子們嗖一下飛來又嗖一下飛去,嬌小的黑色身影不停地穿梭追逐。一陣接著一陣短促的燕叫聲環繞在頭頂,竟然沒有被機動車運行的轟鳴淹沒。那大概有上百只燕子,目光一直跟隨它們飛翔的身影,天色逐漸暗了下來,始終沒發現它們將停宿于何處。

候鳥一詞最早是從燕子這塊了解的。因為它在村小教室周圍是最常見的,三月來九月走,年年如是從不爽約,老師就拿它舉例子,還說對應的留鳥就是麻雀和喜鵲這種不走的。那時候大多數人家堂屋的遮陽房檐下,總會有一到兩個燕子窩。窩的造型怎么形容呢?就像葫蘆切開后的半張瓢粘在了屋檐下面,然后又在最遠的柄把處開了個可以進出的口一樣。窩雖小但也算精致,這是在《群鳥學藝》中得到鳳凰真傳的燕子們一點點銜泥一層層地壘起來的。窩外表面上布滿了小泥疙瘩,窩里面是軟草或者羽毛做得鋪墊。每年老燕子飛回來時,都要合力重新修葺一下,補補缺口、換換墊草。要是有麻雀膽敢因過冬偷住在里面,到點也要被狠狠地攆出來,是那種被啄掉羽毛的狠。

小時候也難免淘氣,要是被老一輩人看到我們想拿棍子捅燕子窩,一頓狠狠地訓斥是免不了的。他們會不厭其煩地說,燕兒們是待見吃害蟲的,咱可不能把燕窩給捅了,它們沒地住了,明年就不落窩了。到現在,村里各家戶已經很少能看到燕窩了,主要是不讓它們再筑巢了,嫌臟。哪怕筑巢了,也會被捅碎。而燕子呢,一旦舊窩沒了,第二年回來一看,也就放棄原址重建。現在的它們,估計會選擇少人住的舊房屋檐下覓得棲身之所。不過那種燕呢喃、雞鳴唱、狗叫貓兒跳的鄉村畫面,恐怕徹底封存為我們的記憶了。

燕子在紅樓夢里也有些許著墨。第二十七回中黛玉走出瀟湘館前特地細細交代紫娟說:“把屋子收拾了,撂下一扇紗屜,看那大燕子回來,把簾子放下來,拿獅子倚住,燒了香就把爐罩上。”可見那個時候燕子還是敢把窩筑在大家族的正兒八經的房屋里的,關鍵的地方在于房屋主人還是大觀園中人。那家族未衰敗前的公子小姐們,愛干凈可以說是到極致了,然而對燕子們卻有很高的容忍度,這就有點奇怪。冒昧地猜測一下,燕子在詩詞中是美麗的意象之一吧,愛詩詞的紅樓夢中人自然也會喜歡。

若要再推測一把燕子種類,估計那是一窩白脖子燕。大爺爺家奶奶活著的時候曾經給我們一幫孩子們講,白脖子燕愛干凈不亂拉屎,就算是有不會飛的小燕子弄下的臟東西,老燕子也會在出窩捉害蟲的時候叼走,黃脖子燕不行,比較懶。說完然后她就指了指自家堂屋門口房檐下的那窩燕子,恰好此時從窩里探出來個燕子頭,我們從下方看去就是一只黃脖子的,隨后它就掉轉身體來了一下,真是驗明正身了。窩的正下面原本就有不少的臟污印記,雖是一大早清掃過了,這下又填新作痕跡。

說著說著我又想起小時候住姥娘家,大雨天坐在廂房炕沿邊,聽拆縫衣服的大妗子講故事,說起那年在家中東廂房筑巢的燕子來。那對大燕子中的一只不知是吃錯東西還是被其他動物吃了,總之好多天沒有回來。剩下窩里孵卵的另一只左等右等不到,然后就跟瘋了一樣,大雨天里無數次的經過開著的頂窗飛進飛出,就好像要千方百計地把對方找出來一般。最后沒有辦法,活著的這只,就把窩里正在孵的蛋推擠出來,摔了一地,然后凄厲地尖尖叫了幾聲,就一下消失在茫茫雨天里,再也沒有回來,甚至第二年以及以后的年里,也沒有見過。那個窩也就閑了幾年,后來過年前掃房子,就一并清理了。燕子有情,微雨雙飛,獨只難撐。

還想起來吳冠中先生的名畫《雙燕》。自己其實也說不清楚為什么,看到這幅畫的時候總會有一種莫名的感動,覺得這才是夢中的故鄉。盡管那白的馬頭墻、黑的臨街門,枯的老榕樹,靜的池塘水,都是一派江南景色,而我又是太行山區地道的北方人,自忖可能是被文藝作品熏染過度的結果。還是回到畫上,相比于占據了畫面主要部分的墻體、天空和水面,畫中雙燕形象嬌小而且不見肚白,在樹梢與房檐之上飛翔,卻又讓人感覺極為靈敏矯健。

有意思的是,畫家沒有把畫命名為故鄉、老家、鄉愁、記憶、鄉情等等直接反映感受的名字,而是好像無意般的取了雙燕的名字。就這樣,歸去來兮的感覺就突顯出來,甚至進一步纏繞在搬不動、移不走但又禁不住想念的村居上頭。然后那種存在于動與靜之間、今與昔之間、乃至規律性的年年來歸與不確定的落葉歸根之間的差異和對比,就幻化成某種力量,重重地撞擊在人心上。

其實燕子也等于故鄉!

圖片為吳冠中先生代表作《雙燕》

左岸記:在老家,特別喜歡燕子來家屋檐筑巢安家,因為有了燕子,家會變得生動起來,看著燕子飛進飛出,那靈動的身影,輕快而優雅,總能讓人心中歡喜自恰。要是有哪一年,燕子沒來,那是會很失落的,也會猜想,去年飛走的燕子是不是中途出了什么變故,心中總是擔心,也會安慰自己,也許它們只是去了別處安家。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發表評論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走势图 基金配资比例两种模式 天天彩选4怎么玩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安全b贵丰配资 云南快乐10分遗漏数据 体彩上海十一选五开奖 河北省11选五 广西快3人工计划网页 东方财富淘股吧股票论坛 浙江体彩6十1杀号 美国股票行情 2020年买马12生肖号码图 股票配资平台_杨方配资开户 贵州快三计划 股票入门网 广东福彩26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