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那我還是先活到夏天吧

2019-07-31 . 閱讀: 784 views

文/落微

當我萌生出要在這個月月底結束我自個兒的生命的想法的時候,我正在讀太宰治的《晚年》。

很多人說,不要讀太宰治,讀了心情容易不好。

我想,是的。

上一次陷入想結束生命的怪圈的時候,我也在讀他,《人間失格》。不過那次還好,我那時候還年輕,還能從鮮活的世界里尋找到一絲希望,比如我的那只傲嬌的從不喵喵叫的小土貓。

為了彌補它習慣于沉默的冷酷特征,我給它取名叫喵喵,一個很符合它的土氣的土名兒。這樣我就可以從叫喚它的過程中找到一點“我養了一只貓”的尊嚴感。

“喵喵”,“喵喵”,即使它不回應我,我也找到了存在感,聽起來我是個很不錯的貓咪之友。

雖然它從來不叫,永遠高傲的用那雙卡姿蘭大眼睛斜睨著我這個朋友,并以不屑一顧的姿態享受著我準備的貓糧,仿佛我是它最虔誠的信徒。但我一點也不生氣,相反的,我很感激它,在此之前始終沒有產生過離開我的念頭。它是唯一一個。

不,也許在某些時刻它也想過,不過沒有付諸于行動,大概是偶爾的小魚干零食使它依舊留戀著。

啊,跑題了,我并不太想過多的回憶喵喵的生平。

我在思考了三天之后,決定“去死”了,這很符合人們對我的“怎么不去死”的期望。因為喵喵,從三天前,真正的離我而去了。

或許是被另一只貓勾引走了,或許是它想要看看外面的世界,或許是它找了個我看不見的地方先我一步死去了。不知道,我沒有心情當一個落微摩斯。總之,我從最開始的以為它在捉迷藏,到現在已經很確定它不會再回來了。

它終于離開了我這個窩囊的主人。祝它幸福。

而我,也將幸福的死去。

在此之前,我想,我大概應該體面一點,讓發現我的人還能在心里感嘆一下:這個人生前應該過得還不錯。瞧,他還做了一整條煮魚呢。

于是我決定洗個澡,打理一下亂糟糟的頭發,穿上最干凈的衣服,然后出門,去菜市場買點菜,做一頓豐盛而美味的飯菜。

我已經兩個月沒出過門了,當然了,這兩個月也沒刮過胡子,沒洗過澡,沒做過飯。(可能喵喵就是因為受不了它的朋友如此邋遢才離開的吧?)

此時此刻,心情還是不錯的,保持一個良好的心情,那樣死掉了也不會太難看。就醬,出門,朝著菜市場出發!

久違的強烈的光線讓我的眼睛有點脹痛,在適應它之前,我不得不半瞇著眼走路,這使我整個面部表情有點怪異,像某年某個電視臺某個小品中那個“憂郁哥”。

上一次來菜市場,大概是半年前?不太記得了。印象里,水泥地上腥臭的水永遠都不干,各種氣味混雜在一起,各種市井人聲團成一團強行鉆進我的耳朵,這很難受。關鍵是,我不會砍價。我甚至極其不愿意說出一個字。

好吧,我又來了,菜市場,你好啊。

“小伙砸買什么菜啊?要茄子嗎?苦瓜也很新鮮。”進門第一個攤位的大姐喊。

我買了生姜,小蔥,和辣椒。沒有砍價,我保持著不想說話的狀態。

這很好,雖然我在人間,但我不想跟人間有任何牽絆,這會使我難過。

我的目標是做一鍋煮魚,所以我去了水產區。這個時候我不想再計較地上腥臭的水了,我要買魚,買了魚,我就高興了。

挑選了一條鯽魚,這分量我一個人吃夠了。看著老板利落的刮鱗,剖魚,掏內臟。

有點粗糙,魚鱗沒刮干凈。不過我覺得還行,比起去跟老板要求再刮干凈一點,我覺得這點魚鱗并不是什么大事,應該不影響口味。

拎著魚和配料,我沿著原路返回,調味料家里都還有,變質與否我不是太在意。

又走到第一個攤位,大姐在拿著手機看電視劇,百忙之中瞟了我一眼。

我感覺她似乎有要張開嘴的架勢,畢竟在不久前與她有過一場嚴肅的沒砍價的交易,于是我放慢了腳步。

果然,大姐噼里啪啦的開口了,語速快得驚人,哎小伙砸你是要做魚啊,這條鯽魚還不錯啊你再弄兩片豆腐吧,鯽魚豆腐湯才好喝呢。

聽起來好像有道理,我開始有點兒期待鯽魚豆腐湯的味道。那廂大姐已經迅速的裝好了兩塊豆腐遞給我:兩塊錢。

小伙砸下回還來姐這里買菜啊給你優惠!大姐在身后喊。

大概沒有機會了吧。因為今天是這個月最后一天了呀。

我回到了我的安靜的家中,但不知為什么,感覺今天并不像以前那樣心如止水。可能是出過一趟門的緣故,腦海里總是回放著菜市場的攤主們,菜們,那是人間。

久無煙火氣的廚房今天要履行它的職能了。

淘米煮飯,魚沖洗干凈,生姜洗干凈切絲兒,辣椒切段兒,豆腐切塊兒。為了防止它有腥味我特地倒了一點兒料酒,插了兩片生姜。

萬事俱備,開火,鍋熱倒油,放魚。大概是魚身上的水分太足,油充滿活力,四處蹦噠,甚至沖到了我的手臂上。不過男人向來是不以為意的,于是繼續淡定的爆魚。

放鹽,放辣椒和姜絲,放熱水。蓋上鍋蓋。

看著透明鍋蓋的下方魚在咕嚕咕嚕的煮,我想起了喵喵同志。它大概不會想到廢柴人類朋友還會做它最喜歡吃的魚吧。

湯濃白,香味已溢了出來,放豆腐,放點兒鹽,再煮十分鐘。我嚴格的掐著時間,我希望它的味道能滿足我的體面。

幾乎沒出什么差錯,熱騰騰的鯽魚豆腐湯新鮮出爐。

我掃出一片干凈的桌面,放上我的魚湯,放上一碗米飯。

第一口湯從喉嚨滑過的時候,我覺得我大概也并不是太無用。流言蜚語的威力我已充分了解,眾口鑠金往往還積毀銷骨,但此時此刻這碗鯽魚豆腐湯擺在面前,我突然有那么一絲釋然了。

我的生命有什么過錯呢,我第一千次問自己,卻是第一次猶豫著給出了答案——似乎并沒有什么過錯。

生而為人,似乎并沒有什么過錯。而我,敏感之余但不夠愛自己。

魚湯很鮮,不咸不淡,有微微的辣味,豆腐很嫩,不夠入味。一點小瑕疵,我坦然接受,總的而言,一次堪稱成功的嘗試。

大概,明天還能再嘗試一下吧?

是吧?

或許這回可以放點蘿卜?放點金針菇?甚至放點黃瓜?

我躺在床上想。是的,我決定明天再去一次菜市場,盡管今天是本月的最后一天。

早晨,緊拉著的窗簾透出暖黃色微光,又是個晴天。

我決定拉開窗簾,讓陽光進來。

窗外。

它正冷漠的看著我。

喵喵。

“我本想這個冬日就去死的。可正月里有人送了我一套鼠灰色細條紋的麻質和服作為新年禮物。是適合夏天穿的和服。那我還是先活到夏天吧。”——太宰治《晚年》

本故事純屬虛構。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發表評論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浙江20选5标准版走势图 手机麻将作弊新闻 26选5开奖结果今天期 足球指数足球即时指数 广西快乐双彩复式计算器 百家欧赔即时指数 新疆11选5推荐号 股票涨跌指标 广东快乐10分钟技巧 今日吉林十一选五开 快船vs勇士今日直播 快3赚钱 炒股指南 福建十一选五今天开奖结果 30选5 黑龙江十一选五玩法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