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舌尖上的故鄉

2019-05-12 . 閱讀: 618 views

文/鸚鵡夜陽

不知道在哪里看過這種說法,愛吃豆腐的人,有德,是吃中國的那種豆腐,不是吃女人豆腐的吃豆腐。原因就是,因為愛吃豆腐的人,他能克服貧困,安于質樸,他堅韌,所以有德。這是,我第一次對美食文化產生了興趣。

第二次,就是看了大家耳熟能詳的“舌尖上的中國”。讓人感興趣的不僅僅是這部紀錄片,而是他的導演陳曉卿。對他的好奇,我也百度百科了一下,給他的定義是導演,制片人。其實我覺得他更像是一位智者,一位人文學家。很清楚的記得,他說過:一切不下飯的菜都是耍流氓。這句話就很能體現:中國最重要的飲食習慣,主食。這其實是和中國每隔一段時間發生全國性的饑荒有很大關系,它已經深深的寫進了我們的DNA里,它可能就是我們過去行走,我們過去生活的印記。而食物呈現了舌尖上的印記,舌尖上的中國和陳曉卿給我們呈現了一個舌尖上的故鄉。

什么是故鄉,故鄉就是自己曾經生活過的地方,開心過的地方,甚至悲傷過的地方。允許自己吐槽,但絕對不允許別人說他一句不好的地方。

回得去的叫家鄉,回不去的叫故鄉。張愛玲的上海,汪曾祺的高郵,梁實秋的北京,還有作者小編的合德鎮。我們都能看得出我們文章里寫,與其說是懷念故鄉的食物,不如在說懷念自己的成長。但城市超速發展,我們從城市外觀已經很難區分北京,上海,廣州,長得都是一個樣子,高樓大廈。而關于故鄉情景的記憶遠沒有味道的記憶那么的濃烈。

我的家鄉是美麗的黃海之濱——射陽縣,一個小縣城,他沒有貴州那邊小山區縣城的偏遠貧窮,也沒有魔都上海附近縣城的繁華喧鬧,在我看來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縣城,他有著自己的方言,有著自己的街道,有著自己的人文景色,安安靜靜的在變化著、發展著。

和朋友經常在一起調侃,我們家根本沒什么好玩的地方,但每當在外地,別人問起我們家鄉的時候,總會侃侃而談:我們是丹頂鶴的故鄉,也是“四不像”麋鹿的家,在我們這里能吃到很多海鮮,息心寺一到佛教節日總是佛聲朗朗,射陽的大米一點也不亞于東北黑土地里的糧食。鎮上的雞蛋餅更是對于這種曾經在家念書,后來又遠赴他鄉的我們來說,看見它就跟看見親人一樣親切。

而對于我,關于舌尖上的故鄉的記憶,就是爺爺下的方便面,里面加上一個也只有老爺子能煎出來的煎蛋;奶奶炒的各種肉絲,雖然鹽糖會放很多,但每當自己在外地吃到類似的味道總會感嘆,就是這味道。這些都是深深印刻在我腦海里、舌尖上,伴隨著我二十幾年光陰歲月的味道。

有一天,故鄉會飛速發展,會煥然一新,雖然他已經不再是我們記憶中的那個小鎮,小鎮上也沒有了當年的小鎮姑娘。但是,無論何時回到鎮上,回到家中,總能找到隱藏在你記憶中的那個味道,我們心里的那個小鎮,他一直都在。

左岸記:很親切的一篇文章,讀著踏實,也回味無窮,那留在舌尖上的記憶終生難忘。有什么比餓了吃一碗分量十足的湯面來得實在呢?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發表評論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北京快3第2000期走势图 江西快三推荐号 山西十一选五遗漏号 琼崖海南麻将下载安 3d开奖今天结果 湖北快三 3d绝杀6码 女主特别惨的av 广东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天津快乐10分 甘肃省快三 河南22选5走图大星网 上马麻里子戴的什么 江西十一选五遗漏数 江苏十一选五现场开 北京28 加拿大28下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