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說“你好”的時候再見

2019-04-19 . 閱讀: 539 views

文/德魯伊

我總會遇到一些莫名其妙的人,我經常用“可愛”去形容他們,比如說金寶兒。

金寶兒叫我“德哥”,這很無賴,因為別人都叫我德叔,她大大咧咧的說她就是喜歡叫我“德哥”,喜歡受著不喜歡也要受著。

金寶兒一直希望我能逗逼一些,她說她剛從蠢萌蠢萌的少年變成蠢萌蠢萌的成年,需要逗逼讓她緩緩。我說德叔是幽默,你自己成為逗逼就能緩緩了。金寶兒說,德哥說了算。

01

金寶兒是做影視造型的,我說就是個易容化妝的,她說你不懂我懶得理你。

我經常在朋友圈埋汰她,還是那種需要繞一個彎才知道埋汰的話,她每次都反應的正確,我說她很配合,她說當著面會啐我。

金寶兒小酌后喜歡語音聊天,我不方便,只好轉文字看。于是她需要操著較標準的普通話,我說你不忘本就好,因為她是北方女孩子在上海。

金寶兒是個待人很真誠的人,善良且有點仗義,偶爾會沒腦子的仗義。穿衣戴帽混搭的厲害,飾品丁鈴當啷的,不昂貴卻順眼。有人身上有亮點,有些人出來就光彩照人,有些人你覺得舒服、像你讀書時候的燈光,金寶兒是第三種人。

我想寫故事的時候愛找她,我編不了故事,我只寫真實的故事。金寶兒見得多,故事也就多,她最大的好處是講故事就是講故事,不太幻想和篡改,這給我了篡改的機會。

她說了很多故事給我,但我總是更喜歡她自己的故事,比如重慶男人云飛的故事。

02

金寶兒剛離婚的時候,自己租了小公寓,醉生夢死的。逢場子就是最后那個離開的,眼睛雪亮,走路搖晃,但能送走每一個人。金寶兒不想回那個公寓,她總是睡不著、睡不好。

云飛是朋友,也是玩影視的,干干凈凈的男人,不陽光、不陰暗,“高級灰”男人。

云飛提議讓金寶兒住他那,他合租的剛好退了。云飛告訴金寶兒,他會做醒酒的魚湯,適合金寶兒。住的也是石庫門,會讓金寶兒覺得自己還活著,不會錯以為自己其實已經死了。

驗證完魚湯可以醒酒后,金寶兒搬去了。金寶兒東西多,但扔的快,搬一次家都會送一批扔一批。到云飛那,曾經的三個箱子變成一個大箱子,一個空箱子。石庫門鬧中取靜,金寶兒很喜歡。

03

金寶兒喜歡裝飾品,她會把裝飾品掛到她認為合適的地方,或是喝多了掛到匪夷所思的地兒。云飛很無奈,最終的結果是,給金寶兒騰了一面墻,貼了軟木,云飛覺得忍不了的,都動手整到軟木墻上。

金寶兒和云飛的工作時間有時差,能交集的就是金寶兒睡不著、云飛回來早。一般都會再整幾支啤酒,熱點魚湯,聊會兒天。

那時候金寶兒很恣意,卸下擔子和絕不回頭望的人,顯得蹦蹦跳跳、無事生非。偶爾喝多了回來,云飛忙不迭的把冰箱的啤酒拿走,他倆還為此爭執,最后都是一碗魚湯了事。

金寶兒喝多了,斜著眼罵云飛不男人,云飛就笑,我是不是男人你來試試?金寶兒手忙腳亂的找能砸云飛的東西,云飛施施然的走開。金寶兒喝多了喜歡蜷在沙發里睡,云飛不負責蓋毯子,但會準備一杯水在旁邊。云飛因著金寶兒在家也需要穿著停當,也不易。

04

也就半年多光景,云飛突然給金寶兒說要回重慶,說是回去散散心。房租已經預交了一年,讓金寶兒繼續住。

金寶兒想,又一個逃離魔都的人,自己還撐著真不容易。云飛卻幾乎什么都沒帶,走了。

走了個把月,云飛在微信里輕描淡寫的說,自己得了躁郁癥,才回重慶的,現在自己租了房子,靜修中。金寶兒以為是抑郁,想著是壓力大了,修養一下也好,開玩笑說,最熱的天氣去重慶,看妹子吃火鍋。

有一天,金寶兒和一個朋友聊,說起躁郁癥,朋友說你離那人遠點,容易自殘和傷人,情緒可怕的。當晚,金寶兒就拖著箱子去了重慶,到了重慶電話給云飛,來接我、我到了。

05

金寶兒制定了三個月的計劃,吃喝一個月,出去玩一個月,鍛煉身心一個月。

金寶兒強制云飛帶她去吃好吃的,喝好喝的,一個月為期不能重樣,目標是兩個人總體重增加10公斤,以周為單位排空測量。吃了喝了,大夏天坐商場門口看妹子,漂亮的過來,金寶兒吹口哨,重慶女孩都對她微笑。云飛倒是恨不得離她遠遠的,金寶兒就大笑,冰激凌配啤酒,接著造。

他們去了藏地,住了帳篷,騎了馬,挨了宰。住在臭烘烘的帳篷里,罵著刁民,凍得瑟瑟的,彼此翻看拍的照片,湊著取暖卻絕不擁抱。騎馬的時候,金寶兒走得慢,云飛是揚鞭飛馳,一會兒沒了影。突然金寶兒覺得害怕,草原沒有盡頭啊。金寶兒急了,騎著馬去追,云飛在一個山坡下躺著,睜著眼,看著天。見了金寶兒,指著天空說,那朵云好漂亮好白。金寶兒看了看,也說,好漂亮好白。

回到重慶的時候,他們臟兮兮的,眼睛明亮,害怕聲音和光電。身心鍛煉最簡單,讀書讀書讀書,健身健身健身。讀書讀到大腦死機,健身練到四肢無主。金寶兒覺得讀了自己一輩子的書,一開始想著讀和體重一般的書,最后讀摞起來夠身高的書,云飛很吃虧,金寶兒有沾了便宜的快感。

體重減了,腦子空了,緊實的肉體,耗空的靈魂,云飛貌似正常了,金寶兒回了上海。

金寶兒還想,躁郁癥按時吃藥,這樣折騰還是不錯的。

06

云飛回上海了,那時候金寶兒已經換了住處,原先的石庫門退掉了。云飛賺錢的能力有,換了不錯的地方住。

又到冬天了,上海的冬天,金寶兒需要黃酒,正裹緊衣服泡在小館子里,啜著小酒,聽著咿呀咿呀的藏經。朋友電話說,云飛失戀了,在家里鬧,瘋得嚇人,壓不住了。

出門,冬雨,燈光昏黃,冷冰冰。

云飛在家里像籠子里的狼,快速的走,突然的停。握緊著拳頭,青筋爆出來,眼睛斜著看,殺氣。

金寶兒來不及脫衣服,踢了鞋,沖到云飛面前,直勾勾的盯他。他眼神躲閃了,泄氣了。金寶兒拽了他的手腕,把他推到沙發上。拿了冰水,拿了藥讓他吃。云飛看了看,拿起杯子,接了藥,一口氣把水喝了。然后盯著手心的藥,手開始顫了,然后突然彈起來,沖到窗戶前,打開窗戶,把藥扔了出去。

金寶兒第一時間嚇懵了,以為云飛要跳樓,沖過去抱他,云飛扔藥的胳膊回彈回來,打到金寶兒的頭上,真的疼。

云飛笑了,說,你干嘛。

我干嘛?我怕你想不開。金寶兒也有點軟了。

我不會的,你放心吧,我就是覺得女人怎么能那樣。

你給我說說唄,說完咱倆去喝酒。窗子隨風進雨,冷。

我對她那么好,她怎么都看不上,我努力了,卻離她越來越遠。她不停的作,不停的折磨我,是不是女人都這樣,誰對她好她折騰誰,誰看不上她,她還上趕著舔?……

云飛,你是好男人,記住你是好男人就好了……

我好有什么用,我好有什么用,你說我好有什么用?!

云飛兩手掐住了金寶兒的肩膀,晃得金寶兒頭暈,披頭散發。金寶兒透過發絲,云飛的眼睛亮的嚇人卻不知道看著什么,青筋爆起來。

你弄疼我了,金寶兩手奮力隔開云飛的雙手,忽一下站起來。云飛抬起頭,金寶兒俯視著他,聽得到彼此的粗重的呼吸。

一秒、兩秒、三秒……云飛開始像鼓氣,一點點的繃緊,一點點的漲起來。云飛揚手的一剎那,金寶兒心有靈犀的胳膊使勁擋過去,讓云飛重新倒在沙發上。金寶兒轉身就沖出了門,把門狠狠的甩上。

07

冬雨的上海,沒穿鞋,襪子瞬間濕透了。

金寶兒快速的走,感覺不到硌腳,那種冰冷,讓人很清醒、開始發抖,又過不了幾秒就讓人麻木。

金寶兒走回去的,她清晰記得走了兩個多小時,異常平靜、穩穩當當。金寶兒第一次覺得,這個城市的夜晚這么靜,冬雨綿細。

第二天,金寶兒讓朋友去云飛那取了鞋,那是自己喜歡的鞋,不能丟。朋友送鞋來的時候,朋友想說些什么,金寶兒說,閉嘴。

08

金寶兒給我講這個故事,是因為云飛在兩年后的今天,給她發了短信,說了對不起。云飛是那么的真誠,很長的短信。

金寶兒知道自己在等著這個短信,甚至第一句話看到就知道后邊會說什么,她知道為什么等待,因為這個等待是為了說一聲“再見”。

左岸記:“莫愁前路無知己,西出陽關無故人”,對像我這種在情感上喜歡直來直云去的人來說,寶兒和云飛的故事,看了是很難受的。是有一種情感叫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嗎?是他們之間可以做朋友,可以像哥們,就是走進彼此的心嗎?對情感非常認真的人來說,需要點石成金的火候吧。

德魯伊Druid

德魯伊,70后。理工科碩士,喜歡寫作,職業經理人。 人入中年,攜妻帶子,止思踐行,與世界融洽、與自己坦然,充滿快樂生活的勇氣。 “質樸、靈動、喜悅、淡和”是為人生準則,“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為人生標準。 文風以毀雞湯、靜心冥想、兒童教育、心理應用等見長。 著有: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 2》(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沒走過的是路,走過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學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憊的世間任性的活》(散文雜文集,文匯出版社)

發表評論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白小姐特选 为什么要发股票 炒股的人一生穷 快乐十分技巧任务技巧 平煤股份股票 中国福利彩票快乐10分开奖分布图 股市行情查询 什么可以才能了解腾讯分分彩 北京快中彩和值走势 福彩黑龙江p62走势图 股票分析软件下载 2020白姐全年免费资料 江苏省七位数预测号码 小她理财平台可靠吗 江西时时彩走势图300期 内蒙古11选5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