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所有美好的感情,都應被溫柔對待

2019-01-24 . 閱讀: 1,070 views

文/謝慧敏

李安2005年執導的《斷背山》,可以再回味幾十年。同性戀的社會話題,沒有成為過去。

影片的結局令人潸然淚下,從明媚燦爛開始,到蕭瑟凄涼結束。孤獨的恩尼斯守著兩件襯衫,溫情而憂傷,這兩件襯衫,是他和杰克幾十年前在斷背山相愛時的衣物,一件罩在另一件外面,就像一個人環住另一個人。除了回憶,這是僅供恩尼斯憑吊感情的物件。

杰克和恩尼斯,一個死亡,一個抱憾終身。

故事的過程很簡單。兩個萍水相逢的男孩,為了謀生,到一座大山里牧羊,朝夕相處產生了愛情。然而這份感情不被世俗所認同,出了斷背山,他們就各奔前程,成家立業。幾年以后感情再次續接,便如地火噴發,他們熱烈又痛苦地相愛著,這份感情撲滅不了可也不知所終,最后焚燒了他們。

悲劇的原因是什么?我曾埋怨過恩尼斯:你是男人,你可以更男人一些,為什么不聽從內心召喚?為什么不像杰克一樣積極勇敢?你是自食其果。

然而細想一下,這不應是個人該承擔的責任。即便恩尼斯“若為愛情故,一切皆可拋”拋家棄女,奮不顧身,和杰克遠走高飛,雙棲雙宿。命運也不會就此改寫,生活不會就此幸福。世上沒有桃花源,斷背山也不是,斷背山夠與世隔絕了,食物都要用馬匹馱運幾天,就在這樣的地方,他們的戀情也有被發現的時候。世俗織就的嚴網,罩在地理上,也罩在人心里。

沒有大環境支持的感情只能以悲劇告終。

上個世紀60年代的美國,汽車和馬匹并存,電話和寫信同在,牛仔和嬉皮士共處,可以在星空下的汽車上激情四溢,但是不能容忍同性之間越雷池半步。同性戀是過街老鼠,是天花病毒,被歧視被懲罰甚至被撲殺。斷背山的愛情,只能以悲劇告終。

影片《斷背山》的使命是為同性戀鼓與呼。在本世紀初,同性戀合法化拉開幃幕,荷蘭率先舉起大旗,在2001年承認同性婚姻。2005年,《斷背山》適時進入人們視線。之后,歐美各國一路應和,至目前,世界各國已有近30個國家承認同性婚姻。 

最直接說明該片的影響的是,美國在2015年承認同性婚姻時提到了《斷背山》,《斷背山》有效地洗滌了人們對同性戀的敵意和偏見。就我個人而言,我對同性戀既無惡感,也無好感。但是經過此片,我自然地接受了它,《斷背山》感動著我。

我喜歡它的環境,斷背山雄壯、遼闊、寧靜,這是杰克和恩尼斯感情的萌發地。杰克和恩尼斯的感情不是產生在酒吧、舞廳、監獄之類的雜亂迷幻之地,而是成長在一方美麗寧靜的大山里,這里山水純粹,生命純粹,進入斷背山的杰克和恩尼斯同樣純粹。

所以,當杰克和恩尼斯激情迸發時,并沒有讓人感到齷齪下流,這份感情的滋長,如同草木的生長一樣自然,這份感情的質地,如同流淌的澗泉一樣清澈。

讓人好感的還有杰克和恩尼斯的形象,誰說同性戀就是變態者?倆人都高大帥氣,盡管性情很不同,杰克天真熱情,恩尼斯內斂寡言,但都是身著牛仔衣、頭戴牛仔帽馳騁在馬背上的漢子。他們在社會和家庭中承擔著男人的角色,恩尼斯為妻女打拼生活勤勞堅韌,任勞任怨。杰克是理想主義者,他在斗牛時不屈不撓的雄姿吸引了當地最美的女人。面對富翁丈人的頤指氣使,他表現硬氣:“這是我的家,你滾出去!”杰克和恩尼斯是男人,自視男人,也視對方為男人,表達愛意的動作和神情也非常陽剛,沒有所謂的一方是男人、一方是女人的性別錯位。

讓人感動的是,歲月在流逝,形容在改變,而感情如磬石。從最初到最后,幾十年的歲月,他們感情始終如一。走出斷背山,便意味著關系的終結,倆人默契地不留下聯系方式,這是對彼此的尊重。然而,在分道揚鑣時,當拐進一個角落,面無表情的恩尼斯突然手錘墻壁,狂烈的動作泄露了內心的波瀾。一騎絕塵的杰克表面風平浪靜,但在后面,我們發現,他偷偷地拿走了倆人的襯衫,并保存了二十年。在之后的交往中,杰克和恩尼斯相互依戀,杰克是主動的一方,強烈希望同恩尼斯生活一起,然而面對著恩尼斯的顧慮和退縮,杰克選擇克制,選擇離去。倆人表現方式不同是性格使然,感情不分上下。

正面的形像、正常的行為和完善的人格是《斷背山》所要表達的。它告訴人們這些都沒有背離社會主流價值的要求,僅僅因為性別的偏離,遭遇便不同,這很不公平。影片的結尾很殘酷,杰克被人打死了。

現實對同性戀同樣不寬容,美洲歐洲如出一轍。19世紀英國作家王爾德因為跟男孩波西鬧出性丑聞,被波西父親告上法庭,在這方面,名聲赫赫、風流倜儻的王爾德沒有勝算的可能,馬上由一介社會名流淪為階下囚,最后落得身敗名裂、中年早世的下場。

英國作家毛姆也是同性戀,一生有兩個篤定的男伴侶,為了不步王爾德的后塵,精明的毛姆讓這兩個男伴均以秘書身份存在。為了掩蓋同性戀的事實,毛姆還結了婚,同一個自己不喜歡的女人結為夫婦,為此,他付出了高昂的代價。

同性戀是一個普遍存在的現像。其影子在古今中外、正史野史、戲劇小說里隨處可見。“龍陽之戀”“斷袖之癖”說的是皇帝的同性戀,漢哀帝怕驚醒睡夢中的男寵董賢,不惜割下衣袖,敢說這不是愛情?《紅樓夢》中的同性戀很多,賈璉、薛蟠都是。薛蟠遭遇最慘的一幕是他想引搭形貌英俊的柳湘蓮,不料被武藝高強的柳湘蓮反教訓一番。就是鐘天地靈秀于一體的賈寶玉也是同性戀者,賈寶玉見到秦鐘那一刻的靈魂出竅,并不比見到林姑娘時來得輕,他們在學堂里出雙入對的曖昧關系,讓金榮他們看在眼里。《金瓶梅》的西門慶更是此中高手,既在外面尋花問柳,也不放過自己的跟隨小廝,對此潘金蓮見怪不怪。

現代科學證明,不管在生理上,還是在心理上,同性戀都非病化,是正常人,這已無爭議。同性戀占總人數的3%—5%,在學校里,每四十名學生中就有一人是同性戀。這個群體從比例上看并不高,但在絕對數量不容忽視,全世界有近2億人,我國有近5千萬人,對于這一龐大人群的正常生活的訴求,社會沒有資格肆意剝奪。

進入新世紀后,社會越來越寬容,體現之一就是冰島女總理公開攜女配偶來華國事訪問,人們反應平靜。同性婚姻合法化在歐美已成趨勢,這一觀念傳到了亞洲,臺灣成為其中之一。但是,并不能說明同性戀在現在社會的處境就很美好,思想的固執有時遠超出人們的想像。不消說世界上的大部分國家地區沒有接受,就是在已宣布的國家里,它還是非主流,同性戀合法化之路任重而道遠。

左岸記:社會環境對美和文明的需要會越來越進步,這個進步包括從心理上接受原來不可思議但事實存在的感情。兩個互為同性戀的人在一起是幸福的,一個同一個不是在一起是不幸的。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重庆幸运农场下期推荐 湖南快乐十分网上投注 天津快乐十分前三组遗漏 河北排列五开奖走势图带连线 3d近1000开奖 江西体彩新11选5 上证指数每日行情 北京赛车pk10冠军分析 南京麻将顶级技巧 2018年3d开奖 国产痉挛抽搐磁力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 辽宁快乐十二开奖结果走势图 29选7开奖号码是多少 麻将棋牌辅助器开挂软件 江西11选5赔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