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一杯清茶萬卷書

2019-01-13 . 閱讀: 11,650 views

文/唐國義

我曾經的讀書,最初是為了脫離文盲,順帶通過考試取得個畢業證本本啥的。沒想到,帶著功利目的讀書,竟然跟書結下了不解之緣。我不喜歡打麻將,看書的時間就要多些。現在清閑了,上網、攝影、寫博占去了一部分時間,看書仍然是一天不可或缺的必修課。

說到看書,想起了一個陳年老故事。

相傳有兩位鄉下人,是兩對門的鄰居,一人愛看書,一人愛養鳥。那位讀書人自己撰寫了一副對聯道:“門對千竿竹,家藏萬卷書。”愛養鳥那位看了不服氣:嘿嘿,我栽的竹子,成了你的風景,沒那么安逸!就把自家的竹子統統砍掉。過了幾天,讀書人的對聯就換了,道:“門對千竿竹無,家藏萬卷書有。”那養鳥的看了,氣得七竅生煙吐血而亡。各人過日子,何苦呢!

讀閑書,重點是個閑,閑適,寬松,不給自己立什么遠大目標,也不規定一定要讀多少。否則就不好玩。

我記得有兩個段子就是把讀書當游戲,或者給自己的不讀書找理由。

有一出川劇叫《做文章》,開場出來一紈绔子弟,念了四句開場白:

春來不是讀書天,夏日炎炎正好眠;秋有蚊蟲冬又冷,收拾書箱好過年!

我早先編過一則段子叫《幾不讀》,是寫給我自己的:

熱了,不讀;冷了,不讀;飽了,不讀;餓了,不讀;吹風不讀,下雨不讀;來客了不讀,出門了不讀。

不讀書的理由多多,讀書卻不需要理由,愛好而已,娛樂而已。讀書既然可以歸到娛樂一類,所以不見得比打麻將高雅。

人生在世,也完全可以不讀書,只要認得男女廁所,認得人民幣就足夠。即使不幸認識幾個字也不上網,即使上網也不寫博。如今微信玩得如火如荼昏天黑地,只要有一款智能手機,再買點流量,誰還瓜兮兮的去抱著書讀!

閑話說過,書歸正傳。

近幾年,每到炎熱的夏季,我總要到山邊住上一段時間。山邊氣候涼爽,空氣清新,環境幽靜;若不拿出幾本書來讀,就對不起這樣的好環境,好時光。

讀什么書,一般沒有明確的目標,一杯清茶,隨意拿來一本,就搖頭晃腦地讀下去。有了書的加入,一杯清淡的茶水便有了特別的韻味。山居兩月,閑書也讀了幾本。列個單子,給大家做一個匯報。至于心得,大部分都是五柳先生式的不求甚解,許多細節精彩之處都拿來下了酒,隨著書本丟在一邊。這里只得三言兩語,點到為止,很可能不著邊際。

【莫言《蛙》】

蛙,由蝌蚪變的。人在是人之前也是一只蝌蚪。被計劃掉了的,絕大部分是蝌蚪,沒有跨出生命之門甚至沒有成形,不算人。沒有機會變人,不來也不去,無所謂悲哀;而活得正鮮亮,遇上無妄之災,突然死了,才悲哀,比如車禍,比如地震。

我有個小學女同學,姓L,她早先在一個鄉鎮衛生院有一份工作,有幾年專門負責給被計劃的孕婦肚子打針,然后看著死胎出來,若遇到胎兒并沒有死,就趕緊拿鉗子夾住胎兒的脖子。后來也招架不住精神的折磨(如《蛙》里的主人公“我姑姑”一樣,精神錯亂中遭遇群蛙的攻擊),堅決不肯繼續干這個,找關系調到學校做了校醫。

【莫言《檀香刑》】

動物與人之不同,是我在看了電視《動物世界》之后發現的。

動物吃飽以后,一般不會再跟別的動物搶食;人吃飽以后仍然不消停,還要把多余的東西積攢起來。有些人,家里的財富金錢足夠他用八輩子,可仍然不愿意停一停,還一個勁地繼續掙,繼續撈。

動物的弱肉強食,其手段很是兇殘。一只獅子追上一只羚羊,一口咬住羚羊的脖子,直到羚羊蹬腿斷氣。人所在的社會據稱是文明社會,但比起動物的互相撕咬,其殘忍程度卻有過之無不及。人很會在如何弄死被俘獲的對手(仇敵)方面下功夫,尤其是權力者。當對手已經失去了反抗能力而必死的時候,不是讓對手一刀斃命,而是想方設法盡量讓對手死得痛苦盡量讓痛苦的時間延長一些。于是就產生了人類智慧的一大成果:腰斬、凌遲、檀香刑。

這三種頂尖的刑罰幾乎都跟政治相關,常常適用于懲治圖謀造反的人。腰斬,是將人犯從腰部砍成兩段,而頭部和心臟完好無損。凌遲,就是活剮,按照規定的刀數將人犯的肉一片一片割下來,有的能割三天受刑人才死。檀香刑更有創意,用一根在油鍋里煮過的一頭尖的檀香木棒,從人犯的肛門打進去,通過身體,從肩膀上穿出來,接著不斷地給受刑人灌人參湯,讓其五天內不死。

莫言在本書里沒有提及腰斬,詳細描述了凌遲和檀香刑。筆觸所及,足以使讀者毛骨悚然,頭皮發麻,甚而至于難以忍受。

權力者們之所以會采用這種方式處死人犯,以為這樣才可以發泄自己的巨大仇恨,并且讓別的企圖謀反的人望而止步,從而確保天下太平江山永固。

我們千萬不要責怪劊子手的殘暴冷血。劊子手趙甲其實并無政治地位,只是人家的一只狗和一把刀而已。從職業操守來看,趙甲是一個忠于職守技術高超的優秀劊子手。在凌遲的過程中,他能夠做到下刀精準,第500刀才把受刑人割死,一刀不多,一刀不少。為了檀香刑的順利施行,他事先做了精心準備,生怕有閃失。最終,又一次圓滿的完成了任務,把受刑人孫丙折磨得不能活也死不了。

在兵荒馬亂人肉傾軋的環境里,也有那么兩個人,在亂世的夾縫中找到了哪怕僅僅是肉體的快樂,他們是縣太爺錢丁和狗肉西施孫眉娘。

【畢飛宇《推拿》】

盲人的世界,自有其豐富的空間。但是我們健全人卻永遠不能進入這個空間,只能透過故事細節的講述在窗外窺視。盡管如此,他們之間的愛,恨,抱怨,糾結,相互依靠,以及生活的艱難,甚至做人的猥瑣,我們都能夠從字里行間讀出來。

【所羅門·諾瑟普《為奴十二年》】

人身的為奴,終究有被解救的一天;而精神上的為奴,卻很可能伴隨終身且自己并無察覺。

跟書里提到的美國南方相似,中國古代就有了主子與奴才這一對概念。所不同的是,諾瑟普對自己的奴隸身份十分抗拒,一直在尋找機會回到自己原有的自由民身份。在中國,自稱奴才的奴才們卻大多不愿意離開主子,內心深處時刻都在做著有朝一日也能夠當主子使喚別人的美夢;即使美夢未成,暫時做穩了奴才也是好的。倘若做不了奴才,反而覺得惶惶不可終日。關于這個,請在讀過了《為奴十二年》以后,讀一讀《金瓶梅詞話》,再看一看久演不衰的滿清宮廷戲。

記得京劇《法門寺》里有一段對話,大意是這樣的:
劉瑾:你可坐下跟我說話。
桂:奴才站慣了,不想坐。

左岸記:把書作為生活的常態,是生命最美好的習慣。吃茶讀閑書,聽雨看落花,這是怎樣的愜意休閑。說讀書是娛樂,那境界是很高了,讀書跟玩兒似的,這太不簡單。我最多只能達到把讀書當休閑,用來調整情緒,用來明智心神,用來尋找一些問題的答案。書在左右,或信手閑翻,或傾心細讀,或一笑看過,或反復品賞,芬芳盈口,滿心余香。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1 Comments On 一杯清茶萬卷書

  1. 讀書,最初是為了脫離文盲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快播播放日本av电影 AV号番列表 日本口味比较重的av排名 黄色片插放 长春站街女一般多少钱 最新东京热 tokyo hot n0863 茅崎 原千岁全部作品集封面设计 qq游戏河北麻将外挂 理财保险可靠吗 内蒙古麻将官网 广西快乐双彩 新浪财经股票首页 11.11足球直播预告 全国前三配资 华东15选5 河南22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