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琴瑟在御 莫不靜好

2018-10-13 . 閱讀: 940 views

文/奶茶不太甜

我們去云南的時候,十一月的西安被霧霾籠罩的嚴嚴實實,天氣陰冷,天空灰暗,可是,這樣的忐忑不到兩個小時,就被昆明的碧藍天空治愈。

雖然這個城市沒有西安大,也不似西安古老繁華,但它未被霧霾攻陷,十一月在街上還能看到五顏六色的花兒,姑娘們大衣長裙配雪地靴的裝束也顯得自然妥帖,洋氣灑脫。我們豆豆感慨,終于找到一個可以一年四季穿大衣裙子的地方,雖然她從來都是帆布鞋、牛仔褲、運動衫。

從昆明到大理、騰沖、楚雄,然后麗江,這一路上的風光好到讓人可以忘記任何煩惱,什么奪命追魂要稿子的電話,什么可怕單身預言,什么身材不好長的差沒自信之類的自卑心,統統一邊去。

云貴高原上挨著山頭的一連片白云,蒼山洱海邊的一陣微風,一面爬滿玫紅杜鵑花的墻,白族阿黑哥不標準的普通話,金花姐姐繁復漂亮的頭發花式,導游說的需要在大腿內部揉搓之后才下進鍋的彝族特色面,還有阿詩瑪感人的愛情故事,傣族女生的纖纖細腰,納西族與蒙古族說不清道不明的糾葛,還有摩梭族的走婚制度。不論自然與人文,這塊土地實在神秘的令人神往。我暗暗想著,如果我在云南日報工作,開一個非遺欄目,找尋失落的民俗故事,該是一件多有趣又有意義的事兒。不求什么,只為著這一本厚重的各民族民俗文化需要被記錄,被了解。

大概我的好奇心是隨著年齡不斷增長的,盡管老大不小,卻依然喜歡聽故事,而導游又是最會講故事的人。每經過一個少數民族聚居區,他都會講一講那片土地上的故事。恨我當時太懶,不肯動筆,一年之后再想起,多半已經記憶模糊,唯有一個故事,我聽的時候已經掉眼淚,回想起來,還是無限傷感。

一個上海畫家與傣族姑娘悲傷的愛情故事。

相遇的時候,畫家是年輕張揚的城市青年,因為上山下鄉到了西雙版納,是個大象會穿過叢林敲窗戶原始又神秘的地方,美則美矣,總是不如城市便利繁華。有時候覺得,自然的美同人一樣,不能當飯吃,相看兩不厭也得物質無憂、情感和諧妥當的時候才有可能。

這個出身高貴的城市青年,當然過不得這種原始簡樸的生活,山間自然清新美麗,可一旦不通水電,冬冷夏熱,必然生厭。幸虧畫家有藝術的靈魂,他雖不愛這里艱苦的生活條件,倒也歡喜這美幻絕倫的自然風景,總在干農活的間隙偷溜出去寫生。一次寫生中,裹著長裙的美貌傣族姑娘無意撞進了他的畫面,他被她天然去雕飾的美打動 。不過,他們也只是遠遠看到對方,未打招呼便已消失在草木旺盛的叢林中。

后來,青年趕集的時候,才算真正認識了姑娘,還吃了人家面前的雞。傣族的婚嫁習俗是,姑娘到了該找對象的年齡,就在趕集的這天把燒好的老母雞帶到集市上,標志著可以自由選擇郎君了,聰明的小伙子如果有意就可以上前搭訕,姑娘若是相中了,那盆老母雞就是小伙子的口中之食了。吃了雞,一段姻緣也就算定下了。青年不知此習俗,卻也吃了姑娘的雞。姑娘芳心暗許,青年知道后倒也歡喜接受。畢竟,年輕的時候,誰能抵抗得住美?

兩人相約寫生,畫畫,足跡印在西雙版納的山水間。可他們并不是同一世界的人,姑娘的母親堅決反對,負心知青癡心村姑的故事還少嘛。可姑娘堅持,家里人也無奈。可青年的母親寄來信,通知他去考大學,一封接一封,言辭懇切,催得他的心搖搖擺擺。他是喜歡畫畫的,還有當大畫家的野心,這好山好水好姑娘,總也彌補不了他心上的那一點點缺口。姑娘看出青年的不甘,幾次三番誠懇勸說,他終于考了大學。

莫不如說這世上的人,總想占著兩頭好處,男人就事業愛情都不能少,有了老婆還需要一二三四越多越好的紅顏知己,女人就工作家庭兩不誤,才華容貌占兩頭,可人這個字,寫來都是一左一右一撇一捺,上小下大,分明就是只能緊著一頭顧,都想要中間合二為一那一小點,該多難多苦。青年離開時,估計就想著要做中間那一小點,事業愛情雙豐收的成功人士,雖然滿心不舍卻也憧憬滿滿。

兩人分別之時,姑娘取下脖子上的玉觀音,告訴他,我們這有個風俗,誰家生了女兒,就給女兒帶上一個玉觀音,讓玉觀音保佑她能夠平平安安。等到女孩兒長大要與男子定終身時,就要把自己脖子上的玉觀音摘下來給男子帶上。而他也把自己視為寶貝的派克鋼筆贈給了姑娘。

還是古人說的好,等待江山都老。姑娘盼郎歸的心從最初的滿懷希望到徹底失望,經歷了十年,她熬不住父母的跪求哭喊,與并不喜歡的毛多哩(傣族青年的通稱)結了婚。就像平凡世界里的潤葉,抱著必死的決心走進了無愛的婚姻。

而青年呢,他是不想回來嗎?并不是。從上海畢了業,他便準備回到云南的大學教書,然后接來西雙版納的姑娘,一起生活。可他的母親告知父親在美國病重,他急需前去探望,他去了之后,文革的爆發讓他沒了回國的機會。他的信無法寄出,以前在國內寫的信,也被姑娘的父母偷偷藏起,兩人徹底消失在彼此的世界里。但那時候,他的事業取得了巨大成功,成了有名的畫家,他畫的西雙版納風景吸引無數美國人,溫文儒雅的他也得到了父親舊識陳叔叔女兒的青睞,門當戶對的兩人自然而然走到了一起。生活無波無瀾的過了幾十年,直到女兒從法國留學歸美。

妻子去機場接女兒回家的途中,遭遇車禍 不幸離世。年過七旬的他悲苦萬分,事后竟想起那日自己偏偏未戴玉觀音,這么幾十年,從未摘下來過,偏偏那天洗澡時摘下忘了帶。老年的他捧著玉觀音,把年輕時候的故事講給女兒聽,告訴女兒自己的心愿,希望回去找一找那傣族姑娘。這么多年,心里始終未忘懷。

女兒同意之后,他坐上了飛往云南的飛機,又從昆明一路顛簸來到了西雙版納,歲歲年年花相似,只是人面不知何處去?他去當年插隊的村子,找村長,記憶中的小朋友已是頭發斑白的男人,可他不愿多說什么。他幾乎找遍了所有人,人人都對姑娘的事兒閉口不談。后來,曾經住在姑娘隔壁家的老人,挨不過他的再三懇求,答應帶他去看姑娘。

可是他眼前的是一位衣衫襤褸,兩眼深陷的老太太,滿頭白發在風中肆意飛舞,她住在深山的洞穴里,環境殘破不堪,凌亂潦倒,他早已老淚縱橫,雖是出口成章的知名畫家卻已語無倫次。“你看看我,看看,我回來了,回來找你來了,來娶你”。那老太太表情木然,一動不動的站在那里,任他怎樣哭訴也無動于衷。人們說她早已瘋了。

后來村長告訴他,在他離開之后,姑娘一直等可始終沒有他的消息,不得已結了婚,可她的丈夫很早就已離世。文化大革命爆發時,人們借著姑娘和他曾經有過的戀愛關系做文章,說她是里通外國的特務,挨過批斗。姑娘終歸是瘋了。

他把老太太接到了北京,住在一所高級醫院里。他日日到病房陪伴,喂她吃藥,跟她講話,可她依然眼神空洞,不言不語。一天,他握著老太太粗糙干枯的手,突然間想起一件事,迫不及待地從胸口掏出翡翠玉觀音,放在她手心,老太太的手下意識的握住了玉佩,呆滯的臉上浮上了一抹笑意。那天,他陪著她到了很晚。

第二天一早,他便迫不及待地趕往醫院,可老太太已經奄奄一息,他過去扶起那瘦的干癟的身體,早已淚崩。老太太微微一笑,突然用力拽斷了他脖子上的玉觀音,把玉觀音在自己手里攥的緊緊的,便離開了人世。后來他在整理老太太遺物的時候,在枕頭下面,發現了纏著紅線的派克鋼筆。是他當年送與她的。

真是讓人痛心的故事,美好的愛情竟是這般凄涼慘淡的結局。從大理到麗江,180公里的距離,導游斷斷續續講了一個小時,車里的人們聽完故事,原來嘰嘰喳喳的雜亂車廂也變得沒了聲音。

不知怎樣形容聽過故事后的心情,想起晏幾道的話,春夢秋云,聚散真容易。點點行行,總是凄涼意。那天晚上,在麗江古城,我和豆豆踏著青石板街,被人流裹挾著前進,看兩邊各色店鋪里唱歌的人,賣樂器的的人和吃飯的人,人潮洶涌卻不急促,慢慢悠悠竟也走到了出口處,那里很多人在祈福牌上祈福,我在祈福牌上鄭重寫下:宜言飲酒,與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靜好。

第二天,我們去了玉龍雪山,在藍月谷對著這座神山虔誠許愿,但愿人長久,但愿人長久,但愿人長久。

我們說好,要再去云南,在大理,麗江、騰沖、楚雄,瀘沽湖,香格里拉,西雙版納每一個地方住上兩個月,等老了的時候,寫這片土地上多多的故事。

左岸記:這樣的故事是聽一遍就永遠也無法忘記的,因為足夠的美,也足夠的悲,有十足的時代烙印,有足以讓我們動容的情感。一個地方如果只有景色,那只是美得自然,如果還有動人的故事,那么那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一路一橋才變得生動起來,仿佛能聽到那熟悉的聲音。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江苏11选5一定牛遗漏数据 微信股票交流群 上海11选5彩票网 安全的理财投资平台 六台宝典图库大全资料 北京pk赛车计划最准 仿pc蛋蛋源码 股票分析软件 用哪种好 有青海快3的台子 财经新闻股票行情查询上证指数贵州茅台 平码二中二最准的网站 北京11选5走势图表一定牛 北京快乐8走势图 北京快3线路 打彩票的技巧 福建11选5任选五中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