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我的同桌,我們終于一起長大

2018-08-28 . 閱讀: 1,212 views

文/奶茶不太甜

我永遠記得那個考完試的下午,天氣晴朗,云朵像一團團棉花糖一樣綴在藍的透明的天空,偌大的校園靜的只能聽到偶爾幾聲知了叫,冬青樹沿著兩邊的路排成一列,蒼松勁柏高聳入云,漫長的臺階直通教室。只是我們再沒有以前那種勇氣和機會,跑完樓梯,徑直推開教室門,找到自己的位置,從一堆練習冊里抽出一本,準備遨游在題海中,雖然大部分結局都是溺死于這些不知所以然的題目中。

天天盼的解放日終于來了,又讓人不知所措,我和同桌忐忑的坐在學校門口的小花園里,哭的挺傷心,眼淚順著臉頰滾珠子似的滑落,斑駁疏離的陽光透過密密匝匝的樹葉映照在我和同桌臉上,我們的臉一半在陰影里,一半在陽光下,眼淚就從陰影到陽光,另一邊,又從陽光流到陰影里。偶爾一兩個同學經過,關切的詢問,我們倆就用衣服迅速擦掉眼淚,紅著眼睛困難地擠出一個微笑:沒事,就是想在這坐一下。

這是2006年的夏天,我們抱著對世界的一些些怨懟和憤恨,給高中生活畫上了句點。同桌說,那時候還是沒長大,就這么簡單的以為,生活就要這樣完了。后來,真的長大了,就明白,生活只有沒完沒了的“完了的感覺”。

她說這些話的時候,是2014年的冬天。我上班之后,我們倆第一次見面,站在信達廣場的運動器材上,清晨的陽光將我們的身影拉的很長很長,同桌一臉天真無邪地說出了這么一長串沉甸甸的話。

她比高中時候清瘦了許多,五官也精致很多,最小號的長款羽絨服穿在身上也顯得寬寬大大,整個人被裝進去,團團裹住。我和八年前一樣,戴著眼鏡,扎著亂七八糟的馬尾,穿著寬寬短短的羽絨服、牛仔褲,臉上的痘痘也轉移陣地,從額頭長到嘴角、臉頰,談論的話題從同學到同事,從學校到工作,說的多半是自己的苦惱,盡管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但總歸是發泄了一番。而同桌也理了理這些年她的經歷。

2011年,她從西外德語系畢業了,經過重重關卡考驗,終于拿到offer,就職于美的公司,工作地點在廣東,這是二十二年來她第一次要去外地生活,幸運的是,她和男朋友一起都找到這個工作,單位提供食宿,工資比西安高出一些。想來這也算順利,相對于很多畢業等于失業的人來說,這是一個好的開始,況且美的還是一個大公司。

那個暑假,同桌還說要來武漢看我,我真是盼了好久,從我們宿舍的長長的樓梯下去上來又上來下去了好多次,同桌又告訴我她不來了,想多陪陪她媽媽,我本來挺生氣的。后來聽見她在電話里說,“以后工作就不能常回家了,誰不想多跟父母在一塊兒?況且我爸媽也一天比一天老了,聽說我要去外地上班,也很舍不得又不好說什么。你怎么這么不理解人,上班跟上學是完全不一樣的。”

這些話說的我心里一震,想起一種人生必須要面對的分離,要從一直信賴依附的人轉而去找別的依附或者暫時自己依附自己,的確是一件困難的事兒,首先在情感上就需要一個漫長的適應過程。同桌并不是堅強硬邦的人,不過必須隱藏自己的軟弱而已。

生活在無限變化的外部世界,一點不給人軟弱的機會,生活就是要教你堅強。在美的公司,同桌應聘的崗位是英語銷售,可時間長了發現性格實在不適合,我們倆都屬于見了陌生人連招呼都不會打的類型,可銷售偏偏就是要和陌生人打成一片,簡直違背天性的工作嘛。同桌辭職了,那時候她想年輕嘛,天地寬廣,有夢要想,鼓起巨大的勇氣離開這那個管吃管住有男朋友的地方以后,她去了很多地方,在無錫做銷售,大熱天要搬很重的東西,空曠的工廠里沒有一棵樹,咬著牙堅持很長時間,實在堅持不下去了又去昆山給意大利人做翻譯,小小的公司沒有什么可以說話的人,住的房子貴且不好,活動的范圍除了公司就是超市、房間,一個人撐得實在辛苦,又去了男朋友工作的合肥,找了臨時的翻譯工作,因為臨時不能長久,再一次去了昆山,這次這個工作真是好,同事好相處,老板也開明,甚至兩人都打算在昆山定居,買房子,可她男朋友又調去廣州的美的公司,一切泡湯。

同桌笑笑:“幾年的時間經歷換回來的人生感悟不過是想要安定的生活而已。以前鄙視的東西現在竟然渴忘不可及,人生真是好笑,有些彎路非得自己走,教訓和苦果都要自己嘗過之后,才能體悟家長們口苦婆心的勸說不是全無道理。這么多年,唯一沒有變得大概就是感情,雖然諸多坎坷磨礪,但終究還是走到一起了。無論是東北還是廣東,我選擇的地方都離西安太遠了,但其實我真的特別喜歡西安。”

成長是離依戀的人,熟悉的東西越來越遠的過程嗎?可能是。比如父母,比如西安。想起大學的時候,我們走在西安街頭,暢想著以后的生活,去哪個店吃什么,或者去小寨哪個地方買東西,是去曲江公園還是西外附近的山邊玩,一切都以這座城市為基點,從沒想過背離或者逃跑。盡管很多次遇見,但仍然沉迷于每次走過都會被美到的鐘樓,人多到轉不了身的回民街,古香古色文藝氣息十足的城墻,小寨各類物美價廉樣子時尚的衣服,去了無數次怎么也去不夠的大雁塔廣場。可是,我們好像離它越來越遠了。

“你說,為什么別人都可以過上想要的生活?我們怎么就這么難?”同桌一臉認真的皺著眉頭,問我。她的臉在冬日的陽光里泛著亮晶晶的光。

“如果我們生活在那兒,也許就不會像現在那么熱愛它了吧?呵呵,典型的自我安慰,真的生活在那兒,只會越來越愛。”我自問自答。

同桌笑,對啊,畢竟,我們都不是喜歡闖蕩世界的人,不過是想過安穩平常的生活,大概也只有心安才會身安吧。可是,此心安處是吾鄉嘛。

這個時候,我們已經繞著信達廣場走了好多圈,周圍的廣場上坐滿了曬太陽的老年人,商場里進進出出都是年輕人,我們兩個傻傻站著,看著太陽越升越高,越來越暖和,心里各有各的不安,都不說出來。

突然懷念那個考完試的下午,雖然哭的傷心,可至少在我們喜歡熟悉的地方落淚,心里對未來一點沒死心,還滿懷憧憬。如今,我們不再哭了,可也不再希望什么,夢想都是用來破滅的,后來遇見的很多人很多事都讓人灰心,真誠坦蕩的后果也許是被利用,心心念念的夢想也許一碰到現實就被打的七零八落。

我們終于一起被現實生活馴服,被生活約束,離喜歡的地方越來越遠,會愛的人越來越少,也不知道好還是不好。別忘了,偶爾也可以哭,雖然對眼睛不好,可是有益身心健康。

左岸記:一開始就待在一個地方歲月靜好,安安穩穩,或者,志在四方,走南闖北地去追尋夢想和可能,所獲得的是不一樣的。就算最后還是渴望自己能安定下來,被生活馴服,那樣的經歷和心境從來也永遠都會不一樣。不甘心和真正的踏實安心對生活的主導是完全不一樣的,這完全可以從之前之后對生活、對親人的心態改變看出自己的成長。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3 Comments On 我的同桌,我們終于一起長大

  1. 我發現,一定要是有些成就有些底氣以后才會有感慨,當你一無所有的時候,似乎連感慨都那么不合時宜

  2. ###同桌笑笑:“幾年的時間經歷換回來的人生感悟不過是想要安定的生活而已。以前鄙視的東西現在竟然渴忘不可及###,這里的“渴忘不可及”應該是錯別字吧

  3. 離喜歡的地方越來越遠,會愛的人越來越少,也不知道好還是不好。別忘了,偶爾也可以哭,雖然對眼睛不好,可是有益身心健康。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哪个时时彩软件哪个好 pk10官网app 韩国快乐8 20个开奖号码 扑克牌走势图 电子游戏娱乐 黑龙江11选5开奖 网上游戏棋牌 广西快3 开奖结果今天 股票配资官网 贵州快3开奖官网 股票在线查询 平码5块中一个多少钱 七乐彩定胆最新技巧 赛车pk10官网 国内最大棋牌游戏平台 11选5内蒙古遗漏号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