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一出好戲》:你的冰淇淋怎么樣了?

2018-08-14 . 閱讀: 1,358 views

文/立夏公眾號:立夏時節

最近我看的幾部電影(西虹市首富、小偷家族、一出好戲),自以為都是大人的電影,但是每一場都有孩子前來觀看。

或許大人們把這些全部當做喜劇片對待吧,但讓我感慨的是,孩子們都看得很認真,從頭至尾沒有見到孩子哭鬧和退場。《西虹市首富》能吸引孩子我可以理解,那么《小偷家族》和《一出好戲》呢?這樣意味頗深的電影孩子看得懂嗎?

今天在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想起來松居直在《幸福的種子里》寫過,“即使是幼兒,也希望看到真實的東西”。這句話是針對大人如何給孩子挑選圖畫書而言的,但是我覺得放在如何尊重孩子的意識上也可以說得通。

我很喜歡的公號主人大J說過無數次,你要相信孩子能聽得懂你說話的意思,他才真的能懂你教給他的東西。

這句話和我成長經歷中的很多事產生了觸碰,我一直都覺得家人不理解我、不尊重我,說到底,他們一直把我當做一個孩子,特別是一個沒有自我意識、不會分辨事物的孩子來看待,才自以為是地忽略我所有的需求和訴求。

今天想說周末去看的電影,黃渤的《一出好戲》。本以為這部戲并不適合孩子看,但是我錯了,每一個去看了電影的孩子都乖乖地看到了最后,這讓我有一個思考的角度,這個電影哪里吸引孩子,或者說孩子為什么能安靜的看到最后?

翻開豆瓣和各種評論文章,多么深的解讀都有,我當然沒有那么專業的視角,那么就像平時一樣,說一說我作為大眾水平的普通觀眾的感受吧。

電影開始15分鐘的特效做得特別好,看著滔天大浪席卷而來的時候,我使勁捏了捏Charles先生的胳膊,心跟著屏幕一陣一陣的嗵嗵直跳,直到第一個團隊領導者小王被擁護上位。

原諒我看著電影還跳戲出來思考,我第一個想法就是:史教授說的都是真的嗎?為什么眾人會相信他的末日論?僅僅因為他是天文學專家?影片最后證實了他的推斷是錯誤的。

如此一來,我的想法就是,這部電影是不是在這一個角度上諷刺了所謂的“權威”,戴著專家帽子的人們隨便說幾句專業的話,就會被大眾當做論斷,輿論就會被引導過去,即使假的也變成真的了。

《一出好戲》就在這樣的情況下上演,眾人相信史教授的末日論,才有接下來的種種情節,這是電影能夠繼續下去的基調,暫不論這理論現實不現實。

整部電影看下來,我有三點想法。

第一,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偽裝。

窮途末路之際,人與人之間的階級層次消失了,回歸到生存本能的人們褪去文明社會的偽裝,才真正還原出本來的面目。

馬進得知自己中了六千萬后的舒展和興奮,司機小王成為領袖后的暴虐和作威作福,張總另立山頭后的嘚瑟和專制,史教授為了有魚吃時的低三下四……

我們總說人都是多面性的,但是現實生活這層偽裝遮蔽了很多東西。突出其來的災難、緊急的突發事件、發酵后的言亂等等,很容易把人的偽裝撕開,這時候才能看到一個人的本質。

這種人性的復雜才是電影好看的根本原因吧,我們在電影中看到欲望、賭氣、順從、暴虐、真情、搶奪,才真正能夠震懾心靈。

第二,是什么決定一個人在極端情況下不會迷失人性。

整部電影的女性比男性讓我感覺更舒服,不僅因為她們溫和順從,還因為她們不是輿論和權利的主導者,沒有過多地迷失自我,至多是為了生存爭搶食物而已,這是人的本能。

四位男主演,黃渤除了主角光環以外,確確實實是沒有過于迷失本心的一個人。

他真實——我就是要拼了命回去兌那六千萬的獎金;

有血性——我跟著你張總就是為了能回家,而你違背了諾言我就背棄你;

有真情——始終愛著姍姍,為她著想(送她很多魚做生日禮物);

有道德——不愿小興黑化,想扭轉他,愿意告訴眾人真相。

于和偉飾演的張總也不錯,不過因為他的定位是特權階級和規則制定者,于我們這些普通人的身份相差太遠,所以沒有馬進這個人物更有親和力。

看完電影后Charles先生說,什么樣的人才不容易迷失本性啊?是追求真實的人啊。

馬進一心愛著姍姍,這種真誠的情感是他性格的底色,姍姍一心追求真實,她對馬進的一通表白觸動了他的心,激發出他的本性,也最終讓荒誕回歸正軌。

當我們漸漸長大,見識了虛偽,也學會了保護自己,得到的越來越多,但有時卻越來越焦慮。

我到底是什么樣的人、想要什么、怎么去得到它、離目標還差多遠?

這些是現代人容易忽視的問題,也是因為不再認真思考這些問題,我們才會在洪流中掙扎。

小興之所以黑化,不是他有多么壞,而是從來沒有努力去改變過現狀,通過努力去做成一些事,所以在權力流轉到自己手中后才會害怕失去,才破釜沉舟的去保護那個幻象。

如果他試過,知道自己幾斤幾兩,知道能力和理想的差距是什么,也許不會那么殘酷的對待張總(雖然可能他也罪有應得)。

第三,?在封閉的回歸本能的環境中,如何保存實力和保證自身安全。

小王的體力、張總的頭腦、馬進的運氣、小興的技術,貌似哪一種都是生存必不可少的能力。

電影中一次次的權力流轉,人的悲歡和起落都在不斷的更迭,即便如此,我覺得在這種情況下還是首先要保持冷靜,了解所處的環境,觀察身邊人們的反應,提防自私的舉動,并且充分調動自己的知識和判斷力,得出科學的判斷,避免因人云亦云而喪失希望。

其次就是要找尋同類,團隊協作才能增加生存的概率,而團隊協作要的就是無條件的信任,馬進和小興能夠笑到最后也是因為彼此無間的配合。

最后就是摸清環境,等待機會,了解身處的世界是什么樣的,才能做出準確的判斷。如果眾人少花點時間內耗,分頭組織起來搜索小島、打探消息、分析信息,或許早早就能發現路過的大船。

整部電影荒誕中帶著合理,因為人會在那種情況下那樣選擇,才讓故事能夠繼續下去。也因為每一次決定和沖突都出于人的本能,才讓這個故事足夠吸引人,我想,這也是孩子能夠看得進這部電影的原因吧。

不知道電影的情節會在孩子們的小腦瓜里產生什么樣的發酵,也許需要等待某一個時刻,他的經歷和腦子里的想法撞出火花,但愿這火花是有溫度的。

黃渤用一種皆大歡喜的結局結束了故事,也是希望給各個年齡段、各個層次的人們一個閉合的結果吧。他親手來了斷一樁塵事,用最人性的手段,避免給人們無限的遐想,同時給人們最大的希望。

出走、回歸,是藝術作品喜歡表達的主題之一。托馬斯·福斯特在《如何閱讀一本文學書》中說,“每一次旅途都是追尋”,是主人公在未知旅途中找尋自己命運的答案。

當黃渤對著鏡頭泣不成聲地說,我是怕冰淇淋化了的時候,他才真正在這次旅程中找到自己的歸途,因為,“追尋的真正原因總是認識自我”。

我總是認為,除我之外的所有人、所有事,其目的都是映照自我。那么,看過這部電影的你,在里面照出自己了嗎?

左岸記:可以說能吸引小孩子的電影才是好電影,不久前帶小治去看了兩部電影,一部是《金蟬脫殼2》,一部是《動物世界》,結果是看《金蟬脫殼2》不到20分鐘,小治就躺在電影院的椅子上睡著了,而看《動物世界》卻能全程全神貫注地看完,還意猶未盡。不說《動物世界》有多好,至少在孩子的眼中,有足夠吸引他們的東西。對,就是那種叫“真實的東西”。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豪车自由驾驶的游戏 股票指数上涨 安徽快三app下载安装 新加坡幸运28开奖结果 华东联网15选5 微信股票开户安全吗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数据 炒股票软件 陕西11选5电子走势图 股票k线图颜色详解图 山西定牛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南京期货配资网 湖北体彩十一选五 重庆幸运农场是哪的 澳洲快乐8数据分析 云南11选5杀号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