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拿腳步測量城市(杭州、蘇州、上海、西安)

2018-05-18 . 閱讀: 874 views

/德魯伊

五天三地,回到西安。

總是過上幾年,會有那么一半次的機會,快速、奔波、輾轉在幾個城市,時間很短。因為是幾天中的比較,反而觸動更深。

***第一站,杭州。***

杭州曾經是我很熟悉的城市,那時候覺得杭州發展的沒有規劃似的。這兩年東南方向,再過兩年轉北,開始的沒什么征兆,發展的也沒什么特別。

真到過了幾年看,杭州將周遭發展了一個整圈,像極了鸚鵡螺的曲線。一個城市,擁有絕對的中心,又螺旋狀的向外發展。

“小螺號,滴滴里吹……”,一個城市就這樣一步步的展開畫卷,鋪陳出規模和不同的產業特色。

杭州充滿包容性,也堅守著自己的特點。一個城市的本質,偶爾從餐飲里是可以看出來的。起碼火鍋、串串類的,沒有占據杭州的大街小巷。杭州的菜味道沒什么變化,這可能和歷史有關,也可能顯得不夠那么創新,但骨子里的東西也可見一斑。

杭州不是一個休閑城市,西湖也不像北方一些景區,極晚了仍舊燈火輝煌。甚而西湖邊的酒吧,11點還營業的不多。我開玩笑說,夜晚的西湖沒有十景,只有風和潮聲。

去了朋友推薦的小河直街,運河邊的古建筑改造項目,加點文化、加點規劃、加點噱頭,這是杭州人擅長的。全國的古鎮都是冒出來的,但真正讓我覺得敬佩的,是這個項目里商家大部分都是文化、創意項目。這才是可怕的,這才是差距。

一個古鎮項目的存活,內涵才是生命,而所有的內涵除了傳承,就是差異化,就是創意,就是文化的立足點。

真正的差距,不是我歷史如何、過去如何,而是將來如何。

杭州的變化不大,這讓人看似很困惑,但內里的加速度已經出來了,這個城市的發展依然值得關注。

***第二站,蘇州。***

我對蘇州印象很好,曾經說,不在西安呆了,首選成都,次選蘇州。

我喜歡蘇州的老城,那種市井的,對自己所處環境的沉迷。蘇州人是自視頗高的,出租車上說蘇州不如杭州的綠化,司機師傅還執拗了幾句。

一起去蘇州的朋友,說蘇州遠沒有他們想象的好,老城的街道和店鋪雜亂無章,也沒有很精細的打理,景區周圍似乎也亂的可以。

也可能是我蘇州有朋友,做的又是玉雕,平時聊的多,有些內在的東西了解多一些吧。

及至帶了朋友們去了金雞湖,朋友們感覺這個才像蘇州現在的城市地位。其實我有些啞然,蘇州拋開老城區,才是她能發展到今天的關鍵,反之,留著老城區,才有了姑蘇的傳承。

中國的城市發展,都死守著老城區的中心向外輻射。在傳統和破舊立新里迷失,不倫不類,以為丟掉舊的就能迎來新的,但千篇一律的結果就是城市迷失了自己。等你回過頭想起重拾過往,那些碎片化的、星星點點的遺存,只會讓你捶胸頓足,悔恨交加。

突然想起來,西安現在發展規劃的三條軸帶,無非是亡羊補牢般的學習蘇州。

蘇州的園林是美的,在絕小的地方展現溝壑,胸中溝壑,人間行走。我和朋友聊,現代人不是不能做到這些,但你肯定想不到這些。偶爾想人與人的區別,城市與城市的區別也在此。

唯一令人詫異的是,蘇州的餐飲風格變得超快,那些曾經的口味和店鋪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如中國很多的城市,火鍋什么的,幸而我還算熟悉,尋到了傳統的味道。

朋友的玉雕工作室開在獅子林邊的園林路上,如今也是中國玉雕蘇派的集中展示地。蘇州玉雕替代揚州成為行業的巨擘,除了玉進入尋常百姓消費這個因素外,更多的是一些人自己的努力,而這樣的努力,才是蘇州之所以成功的理由和自信。

文化是傳統的,產業未必是;城市的定位隨著時間的流逝,需要你不停的調整和前行,泥古者不化,創新者砸碎,幸好蘇州沒有這么做。

所以,我喜歡蘇州這個城市,也相信她不會被其他的城市所代替,也會一直一直保持著自己的特色。

***第三站,上海。***

原來有個笑話,說上海人的細膩,大致說上海人吃一只螃蟹,可以從上海吃到蘇州還是南京,意思是足夠纖細和足夠自得其樂、節省。

那時候火車要幾個小時的樣子吧,現如今,高鐵三十分鐘。我開玩笑,作為一個北方人,我也能做到了。長三角的一體化,讓我覺得有面對巨無霸的恐慌和焦灼。

我在上海,是一只地下動物,因為只有不停的坐地鐵,辦事似乎是出了地面透透氣。公司談的業務在嘉定,我們住在浦東。然后的然后,去談事的時候,沒去的朋友微信里問,到了沒?還沒到?回來了沒?還沒到?我坐在地鐵上,只有埋怨這個城市的巨大。

上海是一個沉默的城市,城市很魔性,每個人都很沉默的自顧自。做好自己,城市最終就是好的,這點我一直很欣賞。

一直覺得,只有上海人才是純正的城市人,他們可以那么認真和長久的住在城市里,不懷念鄉村,不像我,隔三差五不去自然環境透透氣,我都憋屈。

上海是需要定期來的,上海最好有些相對成功的朋友,這樣每一次來,你都像一次學習的歷程。我們的城市在比較里要么迷失,要么就自暴自棄,像極了我們對自己的認知。

城市化有章可循,你自己城市的城市化呢?經濟的發展回望總是有因有果,但前行的時候,又是如何的呢?

別人經歷的,在時代面前,你多半也要經歷,那為了更好的過好自己,那些已經經歷過的人、事、城,是不是需要學習呢?

***回到西安。***

我不羨慕任何的成功,任何的城市,除非你決定做到別人的模樣和去那些城市居住。

但隱隱覺得,那些看似已經發展完備的城市,竟然在默默的提速,這讓我生活在西安,有了莫名的恐懼。

你可以讓歷史告訴未來,但同樣的,希望你的現在能成為你的歷史,而不是成為笑話。

你以為的,你看到的,你想到的,不一定是正確的,特別是在你故步自封,自以為是的時候。

?

左岸記:隨著德魯伊閱覽杭州,品味蘇州,穿行上海,去到西安,城市游記還能這樣寫,真是妙極了!一個人眼中的城市是它不留余力想展示的,一個人能看到城市的樣子代表著一個人對城市的理解和融入程度。當不識“廬山”真面目,離開那座山,去經歷,去比較,你才能見到它的真實。

德魯伊Druid

德魯伊,70后。理工科碩士,喜歡寫作,職業經理人。 人入中年,攜妻帶子,止思踐行,與世界融洽、與自己坦然,充滿快樂生活的勇氣。 “質樸、靈動、喜悅、淡和”是為人生準則,“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為人生標準。 文風以毀雞湯、靜心冥想、兒童教育、心理應用等見長。 著有: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 2》(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沒走過的是路,走過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學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憊的世間任性的活》(散文雜文集,文匯出版社)

2 Comments On 拿腳步測量城市(杭州、蘇州、上海、西安)

  1. 德魯伊去的這幾個城市,在國內都是很有代表性的。其中有個我沒去過。
    杭城有良渚文化以及錢塘文化傳承。杭州,我呆的時間稍微長點有三年多,個人覺得2013-2018這段時間是她真正變化快的幾年。2012年年底地鐵的開通,后來東站高鐵的開通,以及城站(老火車站)的升級改建。錢江新城的完善,G20的召開。這些都加速了杭州的前進步伐。還有接下來2022年要在杭州召開的亞運會,都將見證她在各個方面的提升與進步。當然,個人最喜歡的地方,還是杭州的文化環境建設,就是德魯伊所說的城市綠化建設。
    杭州之后,說一下蘇州。江南出美女,蘇州實乃代表。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確實如此。在出行的路上,不是一次兩次的遇到,實在太常見。幾年里,也去過好幾次,除了像我這樣的外地人之外,剩下的基本就屬吳儂軟語了。給我的感覺可能有些“小氣”了,或許是園林和小巷帶給我的濃縮感。至于她的建設腳步,待的時間較短,說不上來太多的感觸。毋庸置疑的是,交通那是特別方便。
    還有距離蘇州一個小時高鐵車程的魔都,去過的次數與時間都較前兩者更少。讓我來形容的話,就用兩個詞“群魔亂舞”和“群英薈萃”吧。各路神魔鬼怪各聚一堂。剛入魔都的人,或許大多數都會有一種壓抑感,這種感覺就是那么的自然而然,應運而生。
    德魯伊的家-西安,因為至今還沒去過,不能貿然去描述。希望下次出差可以在那里停留些時日,一天也好。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广西快三最聪明的玩法 360股票行情 短线炒股获利技巧 陕西高频11选5走势图 贝格富配资 山西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 在网上怎么玩股票 体彩排列五近15期开奖结果 快乐12开奖结果 重庆快乐十分怎么玩法 股票融资融券费用 加拿大快乐八开奖 大家千万别赌幸运飞艇 赌博连赢一个月 查北京体彩11选5开奖号 股票app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