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一別兩寬 各生歡喜

2018-05-12 . 閱讀: 1,689 views

文/奶茶不太甜

最近,每天晚上都會做夢,夢見那些曾經無比要好的同學,他們或面帶微笑,或滿目愁云,或靈動俊秀,或木然呆滯,好像我身邊的那些同學,離開了我的生活又忽然出現了。大家的關系在這幾年的空白里變得疏遠淡薄,明明離的這么近,但又好像隔著千山萬水,忐忑不安地望著成長之后的彼此,欲言又止,像從來沒有熟悉過。

夢里,夕陽西下,紅彤彤的晚霞把整個天際都染成了絳紅色,遠遠的圓圓的落日,淺淺地被這印紅了的山川托著,囡囡像是從畫里跑出來的一樣,被這抹紅色追逐著,又將這團紅色甩在了身后,扎著馬尾辮,穿著再普通不過的紅白相間的寬大校服,上氣不接下氣地跑到了我面前,氣急敗壞地說:“讓你等等我,你怎么又給忘了。”她蹲下去系自己的鞋帶,大聲埋怨我的不長記性。起來的時候,我才看見,她額頭上沁滿了小小的汗珠,小麥色的皮膚差點掩蓋了因為極速奔跑而好不容易得來的緋紅臉頰,大大的眼睛盛滿了不滿。我這么慢的人,怎么每次放學都走在她前面了。百思不得其解。

她是個非常漂亮的女孩,除了皮膚之外,五官近乎完美,那時候,我媽看“幸福像花兒一樣”的時候說了一句,嗯,就說孫儷咋這么眼熟,囡囡跟她長得挺像啊。現在我媽看“那年花開月正圓”又加了一句感慨:囡囡確實跟孫儷長得像,哎,可惜了。

小學六年,我們形影不離。上廁所,即使上課鈴聲響了,如果一個人還沒出來的話,另一個就在廁所外面邊催邊等邊嘀咕,反正絕不會舍對方而去教室;寫寒暑假作業,我們就坐在她家的寫字臺上,你拿我的數學,抄數學答案,我拿你的語文抄語文答案,之后交換,抄的時候一句話不說,都憋著勁比誰抄的快,好不容易同步寫完了,兩個人都著急忙慌地直奔廁所,這下又爭著搶著了,她奶奶在一旁笑:你們兩個呦,見不得又離不得,一個一個來嘛,囡囡,你讓下她嘛。她極其不情愿但又只好讓我了。

讀到六年級,老師都在強調說,馬上要升初中了,大家要珍惜一起讀書的機會,互相之間不要鬧別扭,不要吵架打架,上了初中,都不一定在一個班了。這是第一次,我們一點都不相信老師的話,一致認為,老師在騙我們,小學不會這么快結束,應該還會再持續個十年八年的吧,反正我們那時候覺得十年八年都快跟一生一世一樣長了。可還沒反映過來,就已經如老師所說,兩個月的假期以后,我們就升到了初中,分到了不同的班級,遇見了各式各樣的新同學。

上學的路長了一點,學校大了很多,除了學校門口零食的牌子變多了之外,生活也漸漸有了一些別的變化。我還和小學一樣,不上不下卡在中間的成績,普通的可以被忽略的塵埃,就像學校里最常見的那種低矮冬青樹,因為太多而最容易被人遺忘的存在;而她那時候就像一珠清水芙蓉,出落的越來越漂亮,高挑的身材加上干凈的臉蛋,引來了很多追求者,最要命的是,她的成績也變得出奇地好,在全年級十二個班,一千多名學生里,竟然能排到前五十名,多了很多羨慕的眼光,也多了很多朋友。

自然而然,我們一起玩的時間越來越少,但互相等著對方放學一直堅持了三年。不管相處的時間被壓縮了多少,我們在一起的時候,始終還是小學的狀態,互相嫌棄對方的慢悠悠,又耐著性子慢下腳步等著;她在給我看她成績單的同時,也會給我講一講做數學題的思路,或者我拉著她一起補課;那個和藹可親的物理老師每次一講課我都忍不住要睡覺,聽了無數次都聽不懂什么電路電流原理,害得我不得不借各種理由逃課,她卻一次不落的把課聽完,回來再講給我聽,可我還是一副茫然無措的樣子,她氣的用筆敲我的頭。

那時候我媽最愛說的一句話是:你啊,看看人家囡囡,再看看你自己,咋這么笨呢。為了讓我追上她,我媽也是想盡了辦法,又是找科大的學生當家教,又是拖熟人找老師補課,可我就是那種,嘴上說聽懂了,腦子里還是一團漿糊的糊涂蟲。我媽說我,心大的可怕,人家囡囡上大學的時候,你就知道哭了。就連一向不關心我學習成績的奶奶都說,你可得好好學,再不敢吊兒郎當了。到時候人家穿名牌的時候,你只能在菜市場買幾十塊錢的衣服了。他們表情嚴肅,甚至可以說是恐慌,而我卻不以為然。誰會在十四五歲的時候,想到十年以后的事情?更何況他們說的好像是五十年以后?

而她的爸爸比我媽還要恐怖,把我和她放在天平稱上,稱來稱去,看著天平一邊倒,就開心地忘乎所以,似乎我的存在就是為了證明她的萬般好,而相反的,在我媽眼里,她的好只能一次又一次地驗證我的一無是處。那時候她爸每次來我家,都笑瞇瞇地問我,女子,這次考的咋樣?囡囡這次考了個第八,沒有上次考的好。而我媽就瞪著我,又擠出一絲笑容轉向她爸爸,低聲說句,哎,考的不好,反正沒在前十名。天知道,那時候的前十名對我而言,就是一個夢。連二十名我都沒有進過。

三年,就在兩家父母比來比去中度過了,中考成了重頭戲,她當然不負眾望,考取了市重點中學的火箭班,第一學年學費全免;而我跌跌撞撞考了個省重點中學的普通班,還得意洋洋的告訴我媽:我們老師說了,我這次發揮超常了,本來都可能考不上,你還要花一萬塊的借讀費呢,現在我掙了一萬呢。我媽噗嗤一笑,沒心沒肺啊你,還好意思說這個。可囡囡她爸一來,說她不用交學費,我媽臉上的笑容就凝固了,沒一會兒就陰了下來,像六月的天氣,說下雨就下雨,還是大暴雨,把我澆了個透心涼。剛剛答應好的夏令營就變成了在家掃地拖地收拾屋子一暑假的決定。

奇怪的是,我從來不討厭她,在我面前她幾乎從來沒有刻意表現過自己的優越感,所以父母們比的不可開交并沒有影響我們之間的革命友誼。在我的心里,始終愿意相信,她會一直優秀下去,擁有一個燦爛光明的未來,盡管這樣的未來跟我是沒有什么關系的。但我還是打心眼里為她高興,覺得擁有這樣一個什么都好的朋友,就可以彌補我學習不好的缺點。我從來不對未來的日子做設想,那么有生活經驗的父母不是都替我們想好了嘛,可我沒想到這條路不由什么人決定,竟然如此出乎意料,不知道進了保險箱,還可以被無情淘汰。

高中,我們不在同一個學校了,課業更緊了,我媽竟然對我的學習又充滿了信心,于是我的課余時間幾乎被補課占據了,物理,英語,化學,數學,什么差補什么,什么不會學什么,我面前永遠是一堆堆的練習本,我的生活被這些包圍了。那時候最大的消遣就是上語文課,聽我們那個戴著眼鏡,樂嘻嘻的語文老師用陜西話說:來,來來,給我把這提記下,百分之九十九點三七要出這道題;或者下課時間跟同桌趴在樓道上望著天空,一臉茫然,這樣的日子什么時候是個頭啊。

沒有電話,周末時間又安排得緊,根本不可能找時間跟她玩了,兩個學校一個在南,一個在北,離的挺遠,漸漸的我們就失了聯系,她的消息還是從我媽那里得來的,哦,囡囡這次考的很好呢,年級前十,高一的時候,我媽老說這句;高二,高三,我媽都不再說了,有時候探究性的一句話,最近也沒聽囡囡她媽說她,她媽好像跟著陪讀去了,聽說,她在學校談戀愛了,從重點班給踢到普通班了,學不進去,成績不行了。可我并不相信我媽的話,連我這么笨的人都能被硬灌進去知識,都能耐著性子一坐一上午,筆記抄了一個作業本又一個作業本,她底子那么好,怎么可能呢?這三年里,我很少遇見她,沒有機會問這樣的問題。直到高考完之后,我才知道,她沒有去高考,第一天去了,到第二天就沒有再去了。

她落榜了,那個暑假她爸爸不再到我們家來了,而她們家卻多了一個客人,那個男生又白又高,圓臉大眼,每次來都開著一輛車提著一堆東西,這就是囡囡好了兩年的男朋友。在外人看起來蠻帥,可她的奶奶提起這個男生總是一副恨恨的表情:如果不是他,我娃至于考不上大學嘛。她爸爸覺得是她發揮失常,讓她再補習一年,可第二年她勉強考完了試,成績依然不好,隨隨便便填了個大專,就去讀了。她畢業后,跟初戀男朋友結了婚。那個時候,沒有人會在乎工作,家庭出身,未來發展,唯一握在手里的砝碼就是感情。感情這種無形的力量足夠摧毀任何物質標準,況且幸運的是,除了工作之外,這個男孩并不是一無所有,他家好像環境蠻好。只能說她是個善良的女孩,命中注定就該遇到一個順其自然什么都不缺的男孩子。

她結婚的時候我還在讀書,沒有收到她的消息。有很多年,我們不聯系了,自從高考完之后,我們幾乎沒有見過。后來聽蘇打綠的小時候,我第一個想起的人還是她,我時常在想,她的高中三年到底是怎么過的?為什么我們班那么些學習好的人也談戀愛但不影響升學呢?那個男生,到底是個什么樣子的人?可從來沒有人給我這些答案。

有時候真的很奇怪,那么小的一個地方,住的那么近的兩個人,曾經無比要好的朋友,可就是碰不到,永遠碰不到,真的一次都沒有見過。直到幾個月前再次遇到她,在他們家小區門口,她插著耳機來回踱步,我伸著脖子看了好久,才敢叫她,她一驚,然后愣住,微笑,依舊是扎的高高的馬尾辮,白色T恤,黑色褲子,平底鞋,還是漂亮,可好像比以前呆了一些,眼睛里的光少了很多很多,我們打了個招呼,寒暄兩句,然后她電話響起,她去接孩子了,走了好遠之后,才回過神,我們竟然連想要留電話這種稀松平常的事情都沒有想起過。

回家向我媽提了一句,沒想到她嘆了一口氣:“她媽媽說,她丈夫醉駕出了事情,賠了一百多萬,現在要離婚,因為離了婚,這些債務夫妻雙方都要共同承擔,她要背上至少五十萬的債務。這都不說了,當時她丈夫出事的時候,她媽還把幾十萬積蓄全都填進去,這下看來也甭指望他還了。囡囡這些年,也沒個正兒八經的工作。可惜這么好的娃了!”我媽的這幾句話,在我心底引起了一場大地震,在我猶豫著要不要開始進入生活好好生活的時候,她已經經歷了這么多,在我看來不可想象的事情,不知道她是怎樣挨過這些痛楚的日子,不怪她的眼睛里沒了亮晶晶的光芒。

我貌似稍微明白了那句,活到二十六歲然后死去的話。如果,如果我們早一點知道,后來面對的世界不過如此。那么,年少的時候,是否會少一些因為過度期待而產生的怨懟。

生活會安排什么,實在無從知曉,有什么足夠堅硬的東西能支撐一個人一輩子,以前以為小學到初中近乎十年的時間,對一段友誼來說,至少足夠維持它的穩定。現在看來,似乎不是這樣;以為背叛這種事情只適合于沒有感情基礎的兩個人,其實不然,多年愛人但始終看不清對方的心,這種情況實在多見;以為善良的心一定會換來善意的結果,但種花有時候得的是草,甚至是苦果。越來越明白,生命是個過程,享受其中的樂也要承受得住相應的苦,有時候生活就自然而然地讓大家分開,曾經很親密的人后來幾乎都不會再有交集了,遠到就剩下聽說和感慨了,然后仔細一想,哦,我們曾經還這么好啊,像是我們熟悉過,又好像沒有,恍如一個夢。夢里還是湛藍的天空,空曠的操場,樓梯上以為十年就是一生的孩子,醒來時,打一個冷戰,已經過了二十年,我們走散在了人海,彼此遺忘。

即使住的依然很近,但好像永不會再見了。即使一片迷霧,你還有你的路,而她有她的。沒有誰比誰好,誰對誰錯,只是不會有交集,遺忘比死更可怕,在人生謝幕以前,她從你的生活中徹底失蹤了。

除了一別兩寬,各生歡喜之外,還能說些什么?

左岸記:看完,心中一陳噓唏,自然明白那種成長之后過大差別的境遇橫亙在人之間所產生的情感鴻溝是怎樣的難以逾越。她還是不想讓她知道自己的近況吧,讓她們的情感還能停留在以前那個美好的記憶里,她知道現在不一樣了,見面又能說些什么呢。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5 Comments On 一別兩寬 各生歡喜

  1. 1.誰會在十四五歲的時候,想到十年以后的事情?更何況他們說的好像是五十年以后? 這句很好笑

    2.有點長, 但我會再看一次
    3.這種感覺我能體會

  2. 青澀時光里,我們相遇,然后走散在人海,帶著曾經的美好遺忘。不管后來彼此的境遇讓人如何唏噓,終究,我們私藏著一份久遠的美好。不見,也好。

  3. 童真年代的小伙伴,那個時期的純樸友誼是最讓人懷念的,不摻雜任何雜質。十年之后,依然可以關系如初,只是別去過多揣測小伙伴的想法。

  4. “自然明白那種成長之后過大差別的境遇橫亙在人之間所產生的情感鴻溝是怎樣的難以逾越”我想我能做的只是把那最美好的青春歲月拿一個畫框永久的固定其中,不讓之流失。

  5. 很現實,我的發小也是,明明成績很好,考上了重點高中,我就只是在一個普通高中。但她讀完一年就輟學了,去了外省打工。過了一年結婚了,現在孩子都有兩個了。比左岸的里的女孩要幸運,雖然辛苦,但她在家四自己做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四人打麻将 微乐吉林麻将安卓版下载 体彩p3彩报中心 下载 河北11选5胆拖 新十一选五开奖 彩金捕鱼ol可兑换现金 大唐麻将怎么看出有挂 免费下载南京麻将 甘肃快三推荐网站 秒速飞艇定位技巧 快乐十二选五辽宁一 银川站街女大全 河北地方20选5 微信群二维码股票 分分PK拾官方网站 天*戏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