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本來就該是你

2018-03-29 . 閱讀: 840 views

文/德魯伊

冬天很漫長,春天很短暫。

剛捱過冬天,進入春天,周邊的朋友卻都聲稱抑郁了。基本是“新的一天,新的難過;新的一年,舊的焦慮。”。

冬天里,萬物世界都蟄伏著,天下大同,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到了春天,一陣春雨,次第花開,萬物喧鬧起來,顯得自己寂然而了無生趣,于是都開始抑郁了。

***

A先生,混到項目經理了,子女雙全,要車有車,要房有房,雖然都是貸著。

去年從干活的被舉上項目團隊的頭兒,拼了一年,頗有成效。

然后過了個年,突然感覺被扼住喉嚨似的,呼吸都是從逼仄的縫隙里使盡全身氣力。

這像極了他小時候的溺水經歷,一群孩子出去玩水,他本身游的不錯。但是腿抽了筋,水里撲騰、無比恐懼,但周邊的、還有岸上的都以為他玩的高興。就像現在,周邊的人可能覺得A正春風得意、一馬平川,自己卻連呼吸都需要拼盡全力。

A先生基本被“為什么是我”,“為什么又是我”,“為什么還是我”的三連擊,天天無情打擊。當一個人對生活沒有討價還價資格的時候。所謂的決策,其實是被當做工具;所謂的選擇,該是開卷考試的對錯題。

A先生發現,自己在被需要的時候才有價值、才有存在感。可是,真到自己需要的時候,別人都成了既聾且瞎的主兒。親人、妻兒、朋友、同事、領導、下屬,都覺得A很重要,也僅僅是覺得重要和需要他。

A覺得,自己高興的事情沒太多人關注,別人在意的事情自己必須“看見”。這讓他覺得,就算自己是人生的一個演員,我演技越好,角色越出彩,我越任勞任怨,我倒是得到認可了,但是“我”沒了。

“一方面我給每個人都說,你要關心我的角色,評價我的角色,我這個演員不重要,也沒必要關注我。但真到大家習慣了角色,我卻感覺我就沒有任何時間不是角色……”

然后我問他,“當初你溺水的時候,呼喊了嗎?”

“沒有。”,“為什么沒有?”,“不知道”。

“那后邊是誰救了你?”

“我自己啊,一瞬間的驚恐,然后我想我會游泳啊,我會自救啊。然后就好了啊……”

“那你以后有后遺癥嗎?還去游嗎?”

“去啊,我喜歡水。”

***

B小姐,天生麗質,大學沒畢業就被老公搞定了。

當時,在小城市里,原本介紹給她的是老公的哥哥,她沒看上。老公是跟著哥哥來相親的,她覺得本分、陽光、沉穩,陰錯陽差畢業就結婚了。

老公來到大城市打拼,略有成績的時候,把她和孩子都接了來。又生了女兒,一家生活不錯。

她是朋友們羨慕的對象,她也沒有放棄自己,漂亮、知性,有愛好,教育孩子也有一套,幾近完美的生活。

但自從她來到大城市,其實也攪亂了過去老公的生活和工作。獨自打拼、自由自在,在家庭這個從內容到形式都完備的時候,反而顯得既別扭也無法熔融。

矛盾不可避免,是否在意彼此,生活習慣,教育想法,事業方向……她試圖適應,也試圖掌控,在適應和掌控中,她越來越失衡和煩躁。

她以為做的更多就會回報更多,她也以為她要他就能給予。當初那個周邊都覺得是他下嫁的人,現在一股腦告訴她,當初他們說的是多么的對。

她后來習慣了,他是這個家庭的成員,僅僅是成員而已,她自己也是。她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應該做的,至于回報,那是可望不可求的事情。她信佛了。

但是,他開始家暴了,酒后。

一開始是胡言亂語,砸摔東西,事業受阻、合作伙伴不給力或是背叛,諸如此類的原因。醒后會道歉,會沉默,會給她買禮物,帶孩子出去玩,她會嘮叨,選擇原諒。

然后,開始在每一次她伺候酒醉時,或想讓他睡的時候推推搡搡。話里的厭惡和說辭,她只能不停的告訴自己那是醉話。她只能費勁力氣讓他回到臥室,不能給孩子留陰影,是她唯一想做的。再醒來,他會出差,他會道歉,但是是微信、短信,還會買禮物、帶孩子出去玩。

前些天,他動手狠了,她身上青紫,臉被扇腫了,她吵吵著要離婚,她說絕望+失望,在春天里要抑郁了。

***

莎土比亞在《皆大歡喜》中這樣寫到:

“全世界是一個舞臺,

所有的男男女女不過是一些演員;

他們都有下場的時候,

也都有上場的時候,一個人一生中扮演著好幾個角色。”

社會角色(social role)是在社會系統中與一定社會位置相關聯的符合社會要求的一套個人行為模式,也可以理解為個體在社會群體中被賦予的身份及該身份應發揮的功能。換言之,每個角色都代表著一系列有關行為的社會標準,這些標準決定了個體在社會中應有的責任與行為。每個人在社會生活中都在扮演自己應該扮演的角色,這里不僅意味著占有特定社會位置的人所完成的行為,同時也意味著社會、他人對占有這個位置的人所持有的期望。

***

拋開“二手車心理”(總覺得自己擁有的事物價值高,或是付出希望得到更大回報),更多的是我們扮演角色不開心,我們希望得到認可和回報,卻放棄角色應該承擔的責任。

我們有一整套的說辭來說服自己,自己是正確的。但每一個角色深層次的、需要負擔的,我們卻視而不見、有意識忽略。

“為什么是我”,“為什么又是我”,“為什么還是我”的三連擊,答案只有一個,“本來就該是你”。

你哭爹喊娘、鳴冤叫屈,失去自我的時候。一句“本來就該是你”,“我”也就回來了,你也不用抑郁了。

春天要是抱怨為什么是我去驅趕冬天,被夏天替代,春天會抑郁。

春天只是做好自己該做的,也得到自己該得到的。

扮演好你的角色,尋找角色外人生的意義。

左岸記:春天,如約而至。她從來不會把自己的使命推給別人,她總是最不吝惜自己的付出。因為她知道,她只相信夏天,給予最豐富的生機,夏天就會助她成長,到了秋天會有更充實的收獲,經過一個冬天的醞釀,待到來年,會是個更加美麗的春天。

 

作者簡介:德魯伊,70后。理工科碩士,喜歡寫作,職業經理人。

人入中年,攜妻帶子,止思踐行,與世界融洽、與自己坦然,充滿快樂生活的勇氣。

“質樸、靈動、喜悅、淡和”是為人生準則,“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為人生標準。

文風以毀雞湯、靜心冥想、兒童教育、心理應用等見長。

著有:《不曾孤獨,怎會懂得》(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 2》(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沒走過的是路,走過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學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憊的世間任性的活》(散文雜文集,文匯出版社)

德魯伊Druid

德魯伊,70后。理工科碩士,喜歡寫作,職業經理人。 人入中年,攜妻帶子,止思踐行,與世界融洽、與自己坦然,充滿快樂生活的勇氣。 “質樸、靈動、喜悅、淡和”是為人生準則,“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為人生標準。 文風以毀雞湯、靜心冥想、兒童教育、心理應用等見長。 著有: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 2》(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沒走過的是路,走過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學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憊的世間任性的活》(散文雜文集,文匯出版社)

4 Comments On 本來就該是你

  1. 全世界是一個舞臺

  2. 我不知道為什么,總覺得要評論一下,害怕自己讀了那么多年的網站沒有了支持,忽然消失了。

  3. 網站不能消失,要繼續,習慣了左岸

  4. 喜歡左岸,每天閱讀已經成為一種習慣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7月4日世界杯比分 体彩排列五最近500期查询 投资理财平台有哪些 辽宁快乐12选5遗 三分pk拾是统一开的吗 广东新11选5 一本道东京热网址 广东快乐十分稳赚计 10分彩官网-线上平台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 2011年上证指数 日本女优剧全集下载 秒速牛牛开奖机会平台 东方财富上证指数行情 少为人知的中国av女优 河南11选5中奖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