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即將過期的藥、食物、人生

2018-02-15 . 閱讀: 892 views

文/德魯伊

藥是一個有備無患的玩意兒,大約現在家庭里,藥箱總是滿滿當當,各類的準備,抵不了真病了時的慌亂。

前幾日,嗓子鬧事,扛了幾天抗不住了,翻箱倒柜找消炎藥。加了一倍量,和水吞下,大睡一場。次日見好,倍量療法見效。

下午回來,我媽問,你吃消炎藥了?吃了啊,怎么?

你也不看看,過期了,我今天把藥箱徹底整理了,扔了差不多一半藥。

忽然就覺得老難受了,這病癥好的很虛假似的,自己都有點糊涂。

然后就想,前幾日一個段子,對于老人來講:“這東西貴不貴不當事,這食品要過保質期了,一準兒能讓他們消滅”。

想來,這個時代在進步,之前的溫飽是問題,養成的習慣是食物珍貴,決不能浪費。生活好了,關注健康了,于是藥囤一大堆,小病小災,隨時伺候。藥這東西,按理說算化學品,這個有效期不會那么的嚴謹。不像食物,那東西,盡量還是鮮活好些。

但是真到藥過期了,你大致是覺得會傷及自己的性命似的。食品這個,可能自己有判斷的自信,吃吃也無妨。于是這個保質期和有效期,有點區別,也大致一樣。

我是推崇在生活細節里矯情“哲理”的人,天人合一也無非這個味道,西方叫什么分形學,反正意思就是“一沙一世界,一花一菩提”。那人生的“保質期”或者“有效期”到底是什么模樣呢?

青春易逝,前幾天和朋友聊,人生里最好的年紀是什么,我想了想說:大學、四十歲。這兩個比較確定而脫口而出,然后遲疑了一下:還有現在吧。

及至和朋友分了手,回去的路上,突然發了神經,短信他說:最好的年紀是現在。

***

時光這東西,總是讓你覺得無情,于是才有那些對青春的思念。“思”是思想思維,“念”是“思”的結果,沒什么思念,也不會對比出什么不同。但真不思念了,又成了行尸走肉。

人基本是個沒底線的生物,每一次信誓旦旦的底線,真到了情境,要么就繼續新建底線;要么就底線崩潰,言行失當、手足無措。于是想,人生的底線,算不算自己的“保質期”或是“有效期”?

怕也不算,人生是個變化的過程,人卻是活生生的存在著。真設置了“保質期”和“有效期”,要么就是一階段、一階段的定期腐化或失效;要么就是福爾馬林的勾當,看似防腐了,也悲劇和標本了。

細細想來,人活著,真能沾上“保質期”、“有效期”的,感情有“保質期”?承諾有“有效期”?

感情的保質期

感情和食物差不多,她變質是緩慢的,前期最多是不新鮮,然后口感差或變了味道。真等看得出來不行了,怕是已經過了保質期。

但人多少還是聰明的緊,感覺不新鮮了,大致都是先想著法兒、變著樣的加工一下,多了些許加工的味道,起碼食材味道似乎變好了。

再然后,急忙忙的想消滅他,因為損失厭惡總是如影隨形。人寧可得不到,也不想去損失。以為東西是自己的,哪怕已經略微腐敗,也要吃個干干凈凈。薛定諤有貓,你老媽有“菜”,差不多的孩子都聽到過媽媽一句話:趕緊吃,吃不完我就要倒掉了。

到了真變質了,捏著鼻子、滿臉厭惡的扔出去,似乎和自己一點關系沒有。

想想你自己的感情,差球不多吧。

還是?把感情當做一棵樹,種下去,慢慢育,等著他長大?

承諾的“有效期”

承諾這東西,多少都擔著一些責任,和你藥箱里的藥差不多。

有了責任,就得擔當;擔當了,什么時候扛不住了,估計“有效期”也差不多了。

藥的好處多多,性質穩定,療效確鑿。外界環境變化,大多數藥,療效不大會變,靜靜的呆在那,沒有什么病災的,你不會想起來。但沒那么點存貨,你又心虛。

既然是責任,遇到事兒就得出面,反正藥是兢兢業業,但療效這東西,和病癥大小、對癥與否、個人身體、環境飲食等等都有關,不見得次次很優秀完成任務。

而且人這種東西,抗藥性蠻強,你習慣用藥解決問題,一次次稍顯病癥就求藥解決。慢慢發現,這藥越來越不靈,你用的越來越頻繁。

真到那一天,覺得這藥徹底與你無助,多半第一時間會換掉它。而且你絕對不會覺得自己有問題,絕對是藥不行。

真到了哪天看著有效期已過,你一定毫不猶豫的扔了它,你不僅不相信它還能治病,甚至覺得會毒死你。

想想很多的承諾,也就這個意思。

承諾就是個保險繩,你非要把“承諾”當常備藥,想來沒誰的承諾可以用不過期。

***

你在購買食品時很關注“保質期”,你在用藥時很關注“有效期”,那人生怎么辦,生活如何繼續?

忘了保質期吧,多想著培育些鮮活的生命;別惦記有效期了,可以承諾或讓別人承諾,但這么著都是自己的生命,自己還要繼續……

左岸記:如果感情是一次性的,那么有保持期,因為這世界沒有不會壞的東西;但如果感情是發展的,是不斷成長的,是像一年又一年的開花結果的感情樹,那么感情卻是會經年常新,甚至可經歷幾百上千年。有期限的承諾必須在規定的時間內履行完成,這是一個人信用的基礎,這樣積累起來的信用就能不斷地延長,于是才有“一諾千金”、“一言九鼎”。

德魯伊Druid

德魯伊,70后。理工科碩士,喜歡寫作,職業經理人。 人入中年,攜妻帶子,止思踐行,與世界融洽、與自己坦然,充滿快樂生活的勇氣。 “質樸、靈動、喜悅、淡和”是為人生準則,“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為人生標準。 文風以毀雞湯、靜心冥想、兒童教育、心理應用等見長。 著有: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 2》(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沒走過的是路,走過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學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憊的世間任性的活》(散文雜文集,文匯出版社)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精准平码三中三公开 贵州快3号码推荐 陕西十一选五数据统计 11选5无死角每期必中 北京pk拾 福彩燕赵风采排列7 十大赌博官方网站平台 黑龙江22选5 01 04 06 09 出来过吗19 汇盈盘 广东26选5开奖查询 最好的短线炒股平台 属牛彩票吉祥数字 贵州快3计划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彩经网 股票分析软件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