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我們走向哪里

2017-11-29 . 閱讀: 1,076 views

文/自遠先生

“人生天地間,忽如遠行客”。人從出生開始就旅行。

童年、少年、青年、中年、老年;幼兒園、小學、初中、高中、大學、社會;孩子、成人、父親或母親、爺爺或奶奶。其中五味雜陳,當事人最能體悟。人生百味,死亡之味,誰都得品嘗,可誰也無法向別人訴說。

莊子的生是氣聚,死是氣散,最終回歸到自然中。在他妻子死亡時,他鼓盆而歌,認為那是一種解脫,是種回歸,是走向新生,與四時同行。

當然,莊子誰也無法模仿,也沒人能超越,他是獨特的,是智者,是勇者,是行者。

***

何來、何去、何從,老子有老子的態度,莊子有莊子的態度,佛陀有佛陀的態度,對此,每個人想法不一,誰也無法去改變誰。

三十而立,這“立”字,是種自覺、主動、獨立,不人云亦云,不亦步亦趨。

“五音相和,樂而不同”,黃霑在創作《滄海一聲笑》的時候,看到《樂志》中的“大樂必易”,反用五音,而誕生這首婉轉悠揚的歌曲。僅僅是調換了五音位置,就有這種效果。

“和而不同”,“和”是內在,“不同”是外在,“和而不同”的最終目的是達到內心的和諧統一。

想起以前看的勒龐的《烏合之眾》,在一個群體,個體難免受到群體的素質的影響,甚至喪失責任感、道德感,失去個性。在同一化的今天,仍然能保持清醒、自制,是一種境界,更是一種立。

當開始拒絕同一化的時候,我們就真正地覺醒了。

佛家云,自覺、自悟、自度,只有自己發現了自己,發掘了自己,認識了自己,我們才能對生命覺醒,對生活覺醒,對人生覺醒,我們才知道自己將走向何方。

***

雨果說過:“比天空更廣闊的是人的心靈”。

帕斯卡爾說“人是一根能思想的葦草”。

宇宙廣漠無垠,人的存在對其來說,只是一瞬。

我也堅信,我們不會是孤獨的存在,在某個地方有著物種也在不斷地繁衍,甚至已經早早的超越了我們。

而我們卻只在地球村上廝殺,上演種種所謂的成功抑或悲劇。

海德格爾,提出了“此在”“在者”“彼在”,“此在”是對存在的領悟,就是能意識到存在而存在,存在于自己的存在中,對自己的存在有所領悟,不斷的在存在過程中領會內化。這與佛教所談的“心生種種法生 心滅種種法滅”頗為相近。

試想人都無法意識到自己的存在,無法感知周圍,那即使存在,也等于沒有存在。一個覺醒者,他肯定感受到萬物是我,我生萬物。

***

死亡,是都必須遵守的,都必須經歷的。

然而,死亡只是一種形式,死是個過程,亡是最終完成。此時,已經沒有了死的概念了,因為過程已經走完。

其實,我們一直是以死亡的姿態的活著。

老子說“不失其所有者久,死而不亡者壽”,有沒有一種東西是不死的,有,那就是人心。

“哀莫大于心死”,心死,則天地茫茫;心明,則撥云見月。明心見性,性本清靜,而心有雜念。妄心休而本性現。待到明心見性時,生滅滅已,寂滅為樂。生死苦樂已不在心上,存在抑或不存在,已無須探究。

我們從此回到了最原初、最自然的狀態,猶如老子說的“載營魄抱一,能無離乎?搏氣致柔,能如嬰兒乎?”此時,我們的旅行也到達了最終的目的地。

逝者如斯也好,漫漫長夜也罷,我們都要走,人本身越走越遠,而心走向自己,走向萬物。

左岸記:人的發展結果是回歸自己,從自身出發走向萬物。我們要去哪里,去到那能讓自己變得更好的地方,無論是哪一座城市,或者某一個人,或者一個事業……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期如意期货配资软件 欧美电影a片电影 莲花味精股票 广东快乐十分 新疆十一选五 狂欢节 重庆幸运农场快乐十 水咲萝拉 沈阳期货配资ˉ杨方配资靠谱 十二选五辽宁一定牛 东京热正规网址 免安装手机麻将作弊器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 全民玩麻将下载 那些av女优漂亮 特发信息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