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謝謝你”和“對不起”

2017-07-09 . 閱讀: 1,215 views

中國人對天地還是蠻敬畏的,前些日子了解民俗項目,才知道除了皇帝老兒到了春秋時令祭個天地,老百姓播種、收獲時也有些簡單儀式,謝天謝地。

年有四季,人有三世,想來中國人的思維也就圍繞這兩點來,一個中心無非是“天人合一”,講得是自我和周遭的關系。

“朱子家訓”里的名言,“一粥一飯,當思來之不易;半絲半縷,恒念物力維艱。”這個和西方基督教飯前祈禱異曲同工,基督教感恩主能賜給食物,因為敬畏所以感恩,中國人相信自己的努力,敬畏的是付出和交換的艱辛。西方好些,反正咱有靠山,因為敬畏主,所以感恩。

我一直覺得“謝謝”屬于僅次于“愛”的詞匯,也一直堅持說:越是親近越要說“謝謝”。這個習慣我認為很好,大家都認為很見外。

也怪不得大家,五千年文化,中國玩的是“天地君親師”,儀軌繁復,禮儀足夠,所以“謝謝”這詞用的不太多,一切按了規矩,自然都理所應當,何必言謝?

***謝謝你***

從前一個禪師,會些醫術,熱心的給村里人看病。

一天,一個壯勞力突發重病,一大家子驚慌失措,媳婦哭天抹淚的來請禪師。

禪師不緊不慢,看了病人,開了藥,告訴病人還有家里人會沒事的。沒過幾天,病人果然好了。

病人帶著禮,跑到寺廟里感謝,大恩大德什么的。禪師說,不要謝我,謝謝你自己,你沒打算死,所以就活了。多謝謝你自己。

又一次,村里有個老嫗,山上摘了些野菜,順手摘了些野花。

走累了,在寺里討碗水喝。

禪師陪著聊了一會兒,天涼快些了,老嫗下山。

放了一束花,兩個竹筍。

“謝謝,老人家。”

“禪師客氣了,你幫了我們那么多,我該謝謝你才對。”

“今天,該我謝謝你。”

小徒弟不解,問師父:“師父,師父,你救了別人的命,卻說他該謝謝自己;今天老奶奶,送了你一束花,幾個竹筍,你反而要謝謝,為什么呢?”

“那個人自己不想死,我只是順便幫了一下,一大家子人要靠他,他靠的是自己活過來了。謝不謝我無所謂……”

“至于,這個老奶奶,不給我花,不給我筍,誰都不欠誰的。給我了,就該謝謝才對,你看這花多漂亮,這筍多新鮮。”

***

中國人最難說的,怕是“對不起”。中國人表示歉意的詞要么繁復的很,要么簡單到“對不起”涵蓋了一切。不像英語,“sorry、excuse me、I beg your pardon”,打擾、對不起、歉意等等等等,似乎分的很細,運用的也就常見和純熟。

中國人沒那么多“對不起”,順勢應境自然天經地義,真努力抗爭了,干嘛又說“對不起”,這個思維很好玩。于是,我們可以滿腹歉意的面對人生,卻永遠學不會說“對不起”。

中國人講擔當,于是可以不說“對不起”,但或許說不來“對不起”的,卻是最不擔當的人吧。

***對不起***

兩兄弟是發小,各自在社會上闖了幾年,再相遇的時候。老大有幾分資本,老二有些閱歷。

于是,兩個人就開始合伙做生意,老二懂些行業,老大想干點事情。

真合伙了幾年,老二嫌老大甩手掌柜,老大嫌老二才德不配位。老二覺得沒我你能有今天,老大覺得就是你這瞎逼玩意兒,搞得我債一大堆,晚上睡不著。

是怨總有分手日,是恨總有了結時,真到分手的時候,酒喝的夠多,淚流的夠河,男兒淚,哭聲震。

但誰也不會給誰說“對不起”,于是緣分盡了,埋怨和恨還會延續,對方都是自己過得不好的理由,還會繼續糾纏下去。

還有個朋友,戀了七年,臨到八年頭上,分手了。

我問她,“馬上八年,抗戰都要勝利了,為什么分了呢?”

“分手和多少年關系不大吧,緣分盡了。”

“你的緣分是電池啊,還是干電池?不能充電的?”

“德叔,緣分就是緣分,盡了就是盡了,現在連他說‘對不起’,我都覺得假惺惺的。”

“如果你的緣分是可以充電的,那叫緣分,不能充電的,那叫激情。至于‘對不起’,起碼他還曉得緣分是什么東西吧。”

***

“謝謝”肯定是人間最美的詞匯之一,只要你還能發現值得感謝的;“對不起”也是人生永遠要學習的字眼兒,沒有“對不起”,少的該是珍惜、感恩。心存感恩才能敬畏,還是心存敬畏才知感恩呢?是知道無可挽回才說出“對不起”,還是真的愿為緣分繼續努力?

總之,或許,我們能在別人說“謝謝”的時候,心情愉悅,可以笑著說“好的,不客氣”;也能在別人說“對不起”的時候,雖然心痛,也可以說,“沒關系,我還在呢。”

至于你,會不會說“謝謝”,會不會說“對不起”,那是你的事情,誰知道呢?誰又想知道呢?

?

左岸記:《浮生六記》中有一段描寫陳蕓為什么要自己的丈夫沈復總是客客氣氣說話的原因,和德叔的這篇文章有著一樣的思絡。

我生性爽直,不拘小節。而蕓仿佛迂腐儒生,拘泥多禮。

偶爾為她披衣整袖,她必定連聲說:“得罪,得罪。”有時給她遞送手帕、扇子,必定起身來接。最初我很不喜歡她這樣,說:“你這是要以禮節束縛我嗎?俗語說:禮多必詐。”

蕓面頰發紅,說:“恭敬而有禮教,為什么反而說是虛假呢?”

我回說:“恭敬是在內心,不在這些虛假的形式。”

蕓說:“最親近的人莫過于父母,可以恭敬在心里,而舉止放肆嗎?”

我說:“我前面所說是開玩笑呢。”

蕓說:“人世間的各種反目,多由于玩笑緣起。以后不要再冤枉我吧,不然令人郁結而死。”

我于是把她攬在懷中,撫慰了好久,她才露出笑容。自此,“豈敢”“得罪”竟然都成為語氣助詞了。

我們夫婦像古人梁鴻與孟光一樣,相敬相愛,一起生活了二十三年,時間越久情感越深。家庭之內,或內室相逢,或小路偶遇,必定握手相問:“去哪里呢?”兩人小心謹慎,好像畏懼旁人看到一樣。事實上,我們兩人同行并坐,最初還避開別人,時間久了也就不以為意了。

德魯伊Druid

德魯伊,70后。理工科碩士,喜歡寫作,職業經理人。 人入中年,攜妻帶子,止思踐行,與世界融洽、與自己坦然,充滿快樂生活的勇氣。 “質樸、靈動、喜悅、淡和”是為人生準則,“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為人生標準。 文風以毀雞湯、靜心冥想、兒童教育、心理應用等見長。 著有: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 2》(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沒走過的是路,走過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學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憊的世間任性的活》(散文雜文集,文匯出版社)

4 Comments On “謝謝你”和“對不起”

  1. 如果你的緣分是可以充電的,那叫緣分,不能充電的,那叫激情。
    前幾年的一個論調,“一見鐘情鐘的是臉,日久生情生的是愛”。前者偏向于激情,后者更合適叫做緣分吧。

  2. 支持左岸

  3. 浮生六記切合的到位

  4. 每天堅持讀左岸的一篇,望左岸寫出更高質量的文章!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辽宁11选五有什么技巧 北京快3和值推荐 上海十一选五前五走势图 邮政理财产品鑫鑫向荣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 很准的时时彩软件 幸运飞艇庄家如何作弊 河南泳坛夺金481走势 山东11选5一定牛 集合竞价散户能成交吗 如何判断特别号码的单双波色 股票信息查询 江西11选五5开奖规则 合法a股丅十0交易平台 上海天天彩选4和值走势图 股票涨跌点数怎么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