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這個春天來的有點早

2017-02-22 . 閱讀: 1,210 views

很多當初你不曾挽留的人,你最終念想的越深;當初努力不下去離開的,卻從你的記憶里消失了。——題記

 

春天就是那種,你內心躁動,不是溫度到了,而是心到了的季節。

然后也是那種,你剛剛得意于自己知冷知熱、順勢應境的增減衣服,一個倒春寒,不是料峭兩個字可以形容的,真真是比冬天還冷。

或許是老了,還是生活安穩了,也或許是去年大學同學會積攢了點聚會的遺毒。這個春節覺得最有意義的事情,是和L去找T,T是我們曾經共同的同學和朋友,但八九年前吧,因為一點瑣事,我和L都離開了T。T也是倔脾氣,后邊也沒有聯系過。

這些年里,我和L偶爾會說起T,幾乎每次的內容都差不多,但結論總是不一樣。大致無非是那幾個繞轱轆的東西:是T不夠意思;是我們太小心眼;T還是不珍惜我們,要不早找我們了;我們也做的不對,干嘛還計較那些事情;T或許早不在這個城市了;T家應該都拆遷了吧……

今年春節和L喝酒,說到T,那些話都說盡的時候,我們突然發現沒必要再重復的說一遍。我們可以去啊,可以找去記憶里他的家啊。如果一切如前,那么我們打聲招呼,如果已經沒有痕跡,那我們也就不會再那么的糾結,當做酒后每一次都需要提到的,如下酒的菜肴。

然后,第二天下了雨,春天的第一場雨,冷。我們真的決定去了,老的社區,房子沒什么變化,為了找到那棟樓,第幾層,哪個房子,在樓與樓之間徘徊了很久。努力的搜索記憶,從中學一直到八九年前。然后的然后,找到了。

疑惑的敲敲門,輕輕的敲。

敲門,再敲門,再再敲門。

沒…有…人…

研討半天,應該是還常住著人,不是沒有煙火氣的樣子。有點不甘心的下了樓,問了幾個含含糊糊的老人們,大致是T的母親還住這,T已經搬到外面住了。T 的母親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等了一會兒,空白的腦子,彼此看了一眼,走吧。

有一種感覺是既不快樂也不悲傷,不惆悵也不煩躁,腦子里空空的。我們說,我們的緣分大致如此了,或許以后我們不再會再聊T,也可能會一直聊到我們忘記。或許哪天晚上能拜訪到T的母親,那我們,也或許又能見到T了。也不知道T這個狗東西,會不會想起我們,也或許壓根不想,想起的時候又是一種什么心情?

這竟然是我這個春節覺得最有意義的事情?

為什么不呢?

總覺得人生就是個迎來送往,迎接的時候總是欣喜愉悅,送別的時候總是感傷遺憾。但實際呢?迎接的時候都是邂逅,送別的時候都悄無聲息。還有更多的,象這個春天,以為滿滿的春天就要來了,一場倒春寒,都不知道春天還要等多久。

很多當初你不曾挽留的人,你最終念想的越深;當初努力不下去離開的,卻從你的記憶里消失了。

人就是這么個怪東西,在沒離開的時候,你的沉沒成本越高,你越不想放手。但真的放了手,因為過去的沉重,你反而輕飄飄的遺忘了。因為你說服自己的理由,就是那些東西付出的不值得。因為不值得,你自己都會限制自己再想念。

反倒是那些,莫名其妙離開的,偶爾讓你覺得還應該有一個結束的儀式,或是應該真正的搞懂為什么離開。一個為什么,會讓你糾結足夠的歲月,足夠的時間。沒有沉沒成本了,卻多了些機會成本。

所以我經常說,人生無非是一種堅持,堅持到你不能堅持,那就讓結果告訴你真相。五十步是可以笑百步的,因為起碼我堅持了一些。不要讓未來給懷念留太多的時間,那是老了才需要做的勾當。

 

有學了點佛學的人,在我面前談“因果、生死”。然后告訴我,她很努力的供養神佛、行善積德,師父卻訓了她,他賣弄的問我,知道師父訓我什么了嗎?

“師父告訴你,不要‘求因果’,要學會 ‘了因果’”

“你怎么知道?”

“因為你想長長久久、天長地老、長命百歲。”

“師父也這么說呢……”

“天底下的師父都是一個師父……”

我不是師父,我也賣弄了,我還要繼續學習“了因果”。

左岸記:因果關系,亦稱 “因果律”。因果律有其三法則,即:

一、果由因生:無因不能生果,有果必有其因。其具有時間序列性,原因必定在先,結果只能在后,二者的時間順序不能顛倒。一旦時間旅行發生,因果律必定被擾亂。

二、事待理成:作為客觀現象之間引起與被引起的關系,它是客觀存在的,并不以人意志為轉移,在事物中有其普遍的理性。如生必有死、聚必有散、合必有離,成必有壞,這是必然的理則。

三、有依空立:任何產生存在的事物,必依否定實在性本性而產生,客觀事物之間聯系多樣性決定了因果聯系復雜性。

因果關系有三種類型:單因果關系、雙因果關系、多因果關系,也就是說有的結果往往不是由一個原因產生的,而是一系列因素促成的結果。

德魯伊Druid

德魯伊,70后。理工科碩士,喜歡寫作,職業經理人。 人入中年,攜妻帶子,止思踐行,與世界融洽、與自己坦然,充滿快樂生活的勇氣。 “質樸、靈動、喜悅、淡和”是為人生準則,“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為人生標準。 文風以毀雞湯、靜心冥想、兒童教育、心理應用等見長。 著有: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 2》(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沒走過的是路,走過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學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憊的世間任性的活》(散文雜文集,文匯出版社)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辽宁11选5人工在线计划 中国铁塔股票代码 快乐8平台注册账号 11选5技巧 股票融资融券好吗 天津时时彩开奖时间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真准网 中昌数据股票 幸运28官网 广西快乐十分投注站 天津11选五5一定牛 七星彩论坛大公鸡 上海快3官网下载app 做什么生意最赚钱 贵州快3走势图一定牛 pk10赛车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