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我的德國鄰居——多沃

2017-01-19 . 閱讀: 911 views

文/映山紅

2013年2月份第一次到德國,頭次看到多沃是通過洗手間的窗戶。這一扇窗戶足有90厘米寬和1米高且沒有鋼筋護欄。她一頭棕色短卷發蓬松至滿頭,雙手拄著拐杖、背影很臃腫,緩慢的一步一步挪動著腳步,往正門的方向走著。后面跟著一個八歲左右的小男孩。男朋友告訴我,這個鄰居叫多沃,那是她的養子沙夏。

離開的那天我去向她們告別。當時我德語和英語都不能暢通的交流,男朋友告訴她們我要回中國了,沙夏熱情的帶領我參觀了他的房間,他得意躺著他鐘愛的月亮型的翹板上前后搖晃著,同意我拍下他,拍下他舒適的屬于他的空間,天藍色的地毯鋪滿約15個平方米房間的三分之二的面積,單人床的被套也是男孩子喜歡的星球大戰的圖案,整潔的寫字桌靠在偌大的一塵不染的窗戶旁,陽光透過玻璃照在地毯上,天然紋路的實木衣柜散發出溫暖的芬芳。我用蹩腳的外語微笑著歉意的告訴他,我拍下整潔美麗的這里,回去講給我的女兒聽。告訴她這里有一個可愛的快樂的小男孩。

2013年12月第二次到德國,我是和女兒嘟嘟一起來的。來的第三天,我就和男朋友在當地登記結婚(這是半年之前預約的時間)。男朋友叫蘇里——德國人。和蘇里結婚后,我順里成章在德國長居了下來。多沃就是我們樓挨樓窗對窗的鄰居。

多沃的體重目測應有100多公斤,一雙腿估計占去一半的體重。這導致她不能正常的行走,必需得有拐杖作支撐。幸運的是她還可以開車,車如她的左膀右臂,每天頻繁的進出,日理萬機的處理著各種事情。多沃說:“我的腿是一種病態的肥,我的雙腿里積了很多的水。”說這話時她示意我按她的大腿,證明她說的是事實。什么原因導致她的腿的病態?我也沒弄得很清楚。鎮上唯一的中國女人西說(西比我早來9年):“多沃是越來越胖,應該是飲食結構和量沒控制好而發生的問題。”。

知曉到多沃的身體狀況,我的惻隱之心更多了一些。對我們初來乍到的母女倆,她很是熱情和關心。嘟嘟剛來時只會一句德語“ich liebe dich(我愛你),蘇里在擔心嘟嘟是不是可以直接入學時,多沃打電話給學校校長詢問。到德國21天后圣誕假期結束時,嘟嘟就到采爾的綜合文理中學五年級順利上學了。多沃主動擔負了嘟嘟的德語學習,一周二次每次一小時,有時我幫她做相應小時的家務來替補、有時直接付費。我們也可以每天和蘇里學,但蘇里沒有耐心和精力、也沒有方法來教我們。他自已也不能確信他的圖林根州的德語可以用來做嘟嘟的德語啟蒙老師。

多沃的前夫是一個美國人,她曾先后去美國一共生活了兩年多,她能體會在異國生活最初的窘境。她的美國丈夫和別的女人結婚后,就沒有再回到德國。她獨自撫養大了兩個年幼的兒子。

一名記者寫了關于多沃的一篇文章在網上,開頭這樣寫道:Zell. Die geborgenheit einer Familie ,die W?rme der Mutter hat Doro nie erlebt. Das schmerzt noch Jahrzehnte sp?ter(采爾(城市名),一個家的安全和溫暖,一個溫暖的母親,多沃從來沒有享受到,這種痛苦一直到延續十多年之后。)文章中寫道,她是作為私生子來到這個世界,作為小女孩的母親生下她之后,想把她送到兒童之家,外公外婆不同意,說他們帶養。外公外婆年老精力不夠,幼稚園的老師建議,送年幼的多沃到寄宿學校,在寄宿學校嚴厲的管教和缺少母愛的環境中,多沃的身心遭受了很大的創傷。

苦難的童年、破碎的婚姻、身體的病況。不幸的經歷一次又一次與多沃邂逅。用只要心中有陽光,生活永遠充滿希望,來形容多沃很恰當。我們的洗手間的窗戶相隔10來米,有時她從窗戶中看到我:“yinghong Guten Morgen(早上好)。”那個hong故意拖得老長還加強了鼻音,我會心的笑著回應:“Doro Guten Morgen。”她不時引導我說德語,隨即糾正我的發音或者語法。也許是她家里的衛生做完了,分享她舒暢的心情,也許是沙夏吉它練習的很好讓她開心,每天日程安排得很滿的多沃,已沒有時間去搭理不幸的過往。快樂和悲傷就是一張白紙正反兩面。我們用心去感受正面的藍天、白云、清風帶來的快樂,看著超市買回的新鮮的水果和蔬菜——快樂;剛剛烘烤好的蛋糕,麥香和奶油的香味撲鼻而來時——快樂。

多沃的小兒子湯姆是一個又帥又高的美德混血小伙,他的老婆梅蘭妮至少大了湯姆有六歲多。

有次我和多沃交流:

“我在超市看到梅蘭妮、小甜甜(她的孫女)和一個又高又壯的男孩子呢。”

“噢,那個男孩子是梅蘭妮的和前夫的兒子,快二十歲了。”

“啊!梅蘭妮有那么大一個兒子了?”我自然發出了驚訝的“啊”聲——難怪梅蘭妮臉上的皺紋那么深呢!

“我不管那么多,我關注的是她是不是把家里收拾得整潔和干凈,是不是會持家!”多沃聽出我的詫異后補充她的觀點。

“噢!”傳統的門當戶對的觀念在我的腦海中閃現一下后,我用“噢”的一聲回應并且認同多沃的看法。眾多務實的父母不干涉子女婚煙的德國人中,多沃是其中的一個。

我見過的德國人中,約有85%的人把家里收拾得有條有理,溫馨舒適。多沃屬于85%人中的一員。每次洗了衣服要熨,各類用途的毛巾定期更換。初到德國前三個月的時間里,嘟嘟每周和她學德語,我時常幫助她打掃家里的衛生作為交換。我需要接觸她以增進我的口語,她是除蘇里外唯一直接糾正我講德語時錯誤點的德國人。多沃的廚房和洗手間的地板,會定期的用地板液刷洗。德國人不同我們中國人,我們揮舞鍋鏟,廚房里經常煙霧繚繞如同仙境,德國人一天就一次暖餐,很多時候用烤箱,或者用黃油煎整塊的肉類,廚房基本沒什么油煙。她先展示水和液的比例、刷洗的掃把帚用那個方向和如怎樣力量。先后順序全部交待清楚,然后在一旁觀看監督。多沃用她56年的人生經歷告訴我,她在家庭清潔整理方面一定是德國標準,專業人士。我必需一切行動聽從她的指揮。比如靠近門邊和桌子腿角邊一定不要有水弄到,以免木質品的東西遇水膨脹變形。我愿意謙虛的學習別人擅長的事情,細致到極點的做事也是我的追求,有些馬虎的我需要這樣的培訓,做事多考慮、安排、再行動。多沃小心維護和保養、愛惜家里每一個物品,她客廳偌大的紅色地毯已經超過50年看起來有8.5成新,吸塵器是十幾年前超過500馬克購買,現在依然功能齊全,正常運轉。

沒有人無緣無故的出現在你的生命中,嫁給蘇里并在德國生活,遇到這樣的鄰居。好比懂易經的大師給我卜卦掐算“金木水火土”,算出結論我就缺金,上天派我和一名德國人結婚了。德國人強硬貫徹執行一件事一定會到底的精神如“金”。我和嘟嘟每天的日常,蘇里如年如日如時的提醒我們一些細節。關門要輕、說話聲音要小、家里暖氣開了,窗戶開了5分鐘要及時的關上,暖氣調回相應的溫度。書桌上和茶幾上的不能雜亂。用了東西要及時復原等等。做一次整潔容易,做一個星期整潔不難,難的是任何時候有人來訪,家里的環境給人的感覺清新、整潔和條理。我和嘟嘟,如同中國來的二塊鑄鐵,他要把我們一點點打造成他們的標準,可想工作量之大和艱巨。多沃也許看我們母女倆是可塑之才,也參與到打造我們母女的行列中來,經常對我們言傳身教。

電話叮嚀叮嚀響起:“yinghong,我需要你的幫助。”(固定坐機互通免費)那聲音和語氣親熱得透出蜜來,并帶著請求和尊重。

“yinghong,這件大衣真漂亮。”我穿過的春夏秋冬的衣服,只要她看到,她都關注并且不吝贊美。

“嗯,好吃,好吃。”有時候,我做了中餐給她端過去也會得到好評。多沃天生深諳處事之道,不吝嗇贊美別人,并且讓人感覺是真誠的。當然中國的某些飲食習慣,她不適應的時候,她也會中肯提出來。比如說豬腳。那天是沙夏的生日,指針已經指向21:00多了,幾個她的好朋友吃了蛋糕,喝了紅酒后一直坐在她的廚房的餐桌旁還未離開,多沃打電話讓我過去坐坐。我過去和她的女朋友們寒暄后不一會兒,我無意說起我做了紅燒豬腳。女人們好奇的表態想嘗,她們是餓了,又或許對中國食物有某種記憶。我回到家炒上一盤大白菜加紅椒配點蔥,帶上紅燒豬腳和米飯急匆匆過去。我的三腳貓烹飪功夫,還有德國人固有的飲食習慣,一時誠惶誠恐。德國人過生日一般就是下午咖啡蛋糕,之后各種葡萄酒香檳輪番喝,配一些薯片之類小吃。5個女人風卷殘云的很快把豬腳和汁、青菜和米飯吃得個精光,直夸真好吃。我看到多沃只是吃了豬腳汁青菜和米飯。她也說好吃,但直言吃不慣豬腳。我得到一個皆大歡喜和圓滿的結局,我們一起度過了一個愉快的晚上,要知這些豬腳我在家中一點也沒有推銷出去啊!蘇里覺得不可思議,說德國女人有時會發瘋。我要勇于分享我們的勞動成果,我們中國的幾千年飲食文化,哪怕我分享千分之一也好,盡管分享后的結果如何,我們無法掌控。

多沃喜歡與我聊天,包括她的經濟狀況。她每月只有400多歐的補助,現在的她還未到退休年齡,即使到了退體年齡,估計退休費比一般人少。外嫁去美國會影響她的工作年限。在德國,配偶結婚達到要求的年限,如果配偶其一去世,活著的配偶每月會得到去世配偶退休工資約75%(這中間有各類情況出現,均有詳細的規則)。她的前夫不在德國,這筆有可能的待遇她不會有。政府給沙夏的補助每月是不到700歐元,她有約1200歐元的錢來安排她們的生活。房租、車子、電話、兩人衣食等等,一向選擇購買高品質東西的多沃,每月的這點錢讓她的生活有點捉襟見肘,有二次她和我周轉過數額很小的錢。多沃不得不尋找一切她可以切實可行的賺錢機會。讀到報紙上哪里舊貨甩賣,她會開車前往。價錢合適,一車拉回,分明別類的整理,再等到舊貨集市時,帶著沙夏去售買。在德國舊貨很盛行,人們使用東西時很愛護,環保節能的觀念從小就有。多沃偶爾幫人熨襯衣一件2歐,偶爾教外國人學德語。多沃如同我想像中街委會主任,認識的人多,朋友也多,信息也多。她總是可以得到朋友的幫助,朋友們愿意幫助她。

她回憶說:“沙夏剛來到我身邊時,不到三歲。像一只沉弱怕生的小貓,我整夜整夜的把他抱在懷里,他才可以安然入睡。吃飯也不會好好的自己吃,要一口一口的喂。每天陪著她講故事,陪他一起做游戲。”現在的沙夏在多沃八年多的精心照顧和疼愛下,成為一名熱情、活潑、陽光的初中生(德國小學只有四年)。多沃曾經自己缺失的母愛,在沙夏的身上加倍的給予。沙夏是幸運的,他有一個視如已出的養母。當然這也得益于德國完善的兒童保障社會體系。

那天多沃的車還未停穩,就聽到沙夏在車里叫:“yinghong!”那會我剛好回來正在家門口。原來多沃剛為沙夏買了一個品牌書包,為沙夏上初中作準備,之前的120多歐元書包說只適合為小學生。那120多歐元的二件套書包因為外觀保養完好可以在舊貨市場有一個不錯的價格出手,用來補貼新買的書包。

有天在門口又碰到多沃和沙夏從外面回來,沙夏興奮把我叫過去,欣賞他們剛買的吉他、吉他保護套、琴譜架。說一共花了將近1000歐元。這一筆錢對于多沃來說是一筆巨大的開支。她需要熨多少件襯衣?教多少堂德語課呢?要知道她的腿不能久站,手指有沒有知覺的毛病。多沃畢竟是腿有疾患,持有殘疾證的人。健康人可以輕而易舉做的事,對于她來說,難度要成倍的增加。真是再窮不能窮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啊。天下母親對孩子的舍,是世上最無私和偉大的。

言多必失,行多了也出問題。交往太緊密的兩個人之間會出現如牙齒和舌頭匯合的情況。那天,我正在微信上回答朋友關于德國商品的問題,多沃的電話來了。讓我過去幫忙擦擦她客廳里的天花板的燈上的灰塵,說只需占用我約5分鐘的時間,我答應說五分鐘后過去。如約我到達她的大門前,按下門鈴,又走到她窗戶邊看她是不是在廚房,又快速的回到大門前。我聽到屋內按門禁的聲音,我即推門,門沒有開。我又按了一下,聽到門卡的一下開了。這時,她站在樓梯口,很嚴厲的表情,臉漲得通紅的和我說:“我說多少次,按了門鈴后讓你站在門口,你又跑開了,接著你又按了一遍。”她非常生氣。我解釋說我站在門口,但是我推門,門并沒有開,我接著又按了一遍。她面紅耳赤的重復著她的觀點。平日一向很溫順的我,那天一反常態。很多時候,多沃說話也有急的時候,我都是笑笑過去了。她和我說過因為身體的病痛常年吃藥導致情緒容易激動,一點點小事,有時會到情緒發瘋的邊緣。我理解多沃常年一個人帶著沙夏生活的艱難,我想到她也沒有一個噓寒問暖的男人,陰陽也會失衡吧!?不過,她告訴我,她對90%的德國男人已失去信心。常年小說不離床頭的多沃,感情世界看起來是空的,但精神的世界在浩瀚的書海遨游。那天我腦袋一轟的說:“對不起,今天我的身體不舒服,我下次再幫你吧!”我迅即轉身離開。

我想著特意過來幫忙,就為開門這件小事,唧唧歪歪、歪歪唧唧,老娘不幫了。我的小情緒大爆發。我的菜鳥級的德國代購事情也瑣碎、和蘇里的相處磨擦矛盾時有,德語水平也還不盡人意,另外一份迷你工作也時有煩心處。我兵疲意阻的回到家中,情緒一時難以平復。我的很要好的親切的多沃啊!我們之間出現這樣的問題?《東京愛情故事》中對于莉香來講,分手后的完治已成為她精神上的甜點,最難做的是把自己的情緒控制到像莉香碰見完治和他的妻子時,寒暄道別之后,本來想甩起腳狠狠踢一腳路邊的垃圾桶,但最后只是輕輕地磕了一下那樣的優雅。我想我的情緒控制失常。德語還不過關的我,情緒不穩定時的表述估計也會張冠李戴。過了約一刻鐘,讓嘟嘟打電話給多沃解釋。多沃似乎還沒有離開當時的爭論漩渦,和嘟嘟的通話很簡短的就結束了。

后來哪個日子,我們怎么又平靜如初了。我已經記憶模糊。我們有一個共同優點,記住對方的好!

多沃,在我的心中,依然是那個真實、熱愛生活、堅強自信到有些固執的女人,一個稱職的好母親。

有天,她似真似開玩笑的說:“如果你和蘇里分開了,和我們家丹尼爾好吧!”(她的34歲的大兒子婚變不久)。我心在想和你要好,但還并沒有看好丹尼爾。我們家蘇里好著呢!

她對我們的家事的依然關心,甚至好奇!我們每天上演著遠親不如近鄰的故事......

我們的如福老和尚說:“在閉關的這100多天中,感謝諸位的護持,老衲我實在是無以為報,也只能在關中多念佛,多持咒的會向上報四重恩,下濟三途苦!人生是無常的,也是苦短的。

生命中沒有誰無緣無故的出現。

我感恩生命中遇到每一個人,每一件事。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银川按摩上门服务 河南*22选5开奖 3d试机号今天的 老鹰vs网队 财经新闻股票行情查询上证指数绿春环保 和讯股票行情 钻石帝国 广东36选7开奖号 性爱黄色片段 乌鲁木齐沐足麻将 天津快乐十分 北京pk10 专家预测3d特别号今 凯尔特人vs步行者 美女麻将脱衣版 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