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原著翻拍電視劇為何總不盡人意?

2016-12-13 . 閱讀: 1,417 views

文/鄒近夫

我們每個人都有一雙挑剔的眼睛藏在心里頭,遇人便會掏出,見事便會睜開。正因為電視是有聲的,觀眾永遠處于被動的地位,絕大多數觀眾只能通過演員的外在形象和演技去思考去感受,所以原本感人的情節往往在這雙眼睛下失去了該有的魅力。

小羊圈胡同是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作家的精神堡壘,眾多的靈魂合在一起賦予了那個時代建筑的生命。然而我們翻開書憑借白紙黑字想象的畫面和打開電視觀看失去歷史痕跡的場景,必然存在極大的心里落差,而這落差就是被一開始融入腦海的胡同印象導致的,不過這類人是僅限于看過原著的人,竟然許錯了期待,那么拍得再好的電影也會讓這雙藏在心里頭的眼睛挑出毛病,不分青紅皂白地拒之門外了。

大學那會兒,我看四世同堂的時候,因為冠家人為取得日本人信任而告發錢家,心如刀絞,這種感覺我相信每個讀這本書的人都有這樣的心情,看到錢默吟被迫下獄,錢家大少爺和錢夫人病死,誰不對大赤包恨之入骨,甚至想將其從書里頭拖出來痛扁一頓,然后大卸八塊;看到祁家二少爺瑞豐茍延殘喘地活在日本人腳下,甘愿做亡國奴時諂媚取寵的樣子,誰不想把胖菊子和他一同給消滅了。我們始終想不透那樣悲苦的時代還有這樣一批人,竟然在一個家里出現價值觀截然相反的兩種人,感慨其可悲的同時想到這批人是真實存在的,不會因為我們恨就不存在。可是,讓其幡然醒悟的心一刻也不停地在我們的胸腔里跳動。反過來想一想,如今那些翻拍電視劇的導演不是也正懷著這樣的心情,想讓讀原著的人幡然醒悟呢!有時無聲勝有聲,因此電視以0:1的劣勢敗給原著。

無聲的紙質全靠讀者在心里頭去模仿人物對話,憑借語氣詞去猜想人物的情緒。電視在這方面就將優勢發揮出來了,因為其有聲。而為何搬到了屏幕上,又讓人讓大失所望呢?于是我猜測,聲音是否吻合與感官上的刺激比起來,人們更在意后者。一大批仁人志士開始琢磨為名著畫龍點睛──插畫,這些插畫當然是不可多得,可以幫助讀者去主動想象,有了些零零碎碎的印象,便可大致推想那個場面下人物活動的場景是什么樣子的。書中插畫可以任憑讀者去想象,可是電視就不能任憑觀眾想象了,而且由于某種因素導致的人物形象不吻合而可能“斬獲”一片惡言。就好比這樣一段對冠曉荷描寫的話,“他永遠沒用過他的心,象用他的手勢與眼神那么仔細過。他的心象一罐罐頭牛奶,即使打開,也只是由一個小孔,慢慢的流出一小條牛奶來。在這小罐里永遠沒有象風暴或泉涌的情感。他寧可費兩個鐘頭去修腳,而不肯閉上眼看一會兒他的心。可是,西院的哭聲確是使他把汗擦在褲子上的原因。他害了怕。”從細膩地筆觸和由內而發的感情可以看到冠曉荷是多么的可恨,而類似于這樣的細節在大熒幕下頂多是一閃而過,誰會認真仔細地去看這個細節呢?自然看書就不同了,可以想象他這個人。相比之下,原著的魅力以2:0的優勢又略勝一籌。

在《四世同堂》的偷生中,看到錢老人神志不清的出獄,在胡同鄰居的幫助下逐漸恢復神智,錢家兒媳產下一子,當然大喜,會聯想到救國救民后繼有人了。既而胖菊子見勢改嫁給藍東陽,瑞豐被新一波的勢力推下科長之位時失望無助,當然也大喜。大赤包入獄,冠家被封,冠招弟不知所蹤,高第與曉荷流落街頭,等等這些大快人心的場面,讓人拍案稱絕。可這些驚心動魄的場面一放到熒光屏下,便像凋零的玫瑰一下子失去了生機,就因為這些場面在電視里頭不會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同仇敵愾的情緒是慢慢累積的,快節奏下的產物會考慮多種因素而對劇情做簡陋的處理,那么觀眾就達不到有感而發的地步,既然觀眾沒有懷著深仇大恨去看賣國求榮者的下場,那就不會因為大赤包入獄被虐待致死而聯想其在生時的胡作非為,也不會因為招弟的無知去嘆息一個青春少女供敵人嬉弄落入紅塵的悲哀,更不會因為參加革命的瑞全殺死了自己的前女友而扼腕嘆息。試問,哪來的大快人心的感受呢?而一頓轟隆嘩啦的場面頂多給人一陣視覺沖擊,而后便慢慢地在歲月的腐蝕下逐漸消退了。正因為如此,電視劇的魅力以0:3的絕對劣勢大敗給原著。

觀眾看頂多是被當時饑荒的畫面感動,被餓死在了母親懷里的小妞子發出感嘆,被孫七與剛被放出的冠曉荷慘遭活埋而震驚一時。可不會因為韻梅在哭泣中被人們告知抗戰勝利的那一刻,而驟然爆發出那種積壓在心底的沉沉的愛國之情。因為揪心的畫面成了過眼云煙,沒有經過內心的沉淀,所以談不上什么積壓在心底的焦慮,更不會爆發出什么沉沉的愛國之情呢!眼下電視劇的那種畫面太多了,難以讓人深有體會地感受到抗戰勝利的來自不易,也因此電視劇違背了最最原始的初衷──將原著深刻的思想意蘊表露出來。只好心有余而力不足,也如《XX的世界》翻拍請上一些明星大腕,二話不說先打開觀眾那扇心門。既然觀眾沒能深刻地感受到大喜,那么“擁有幾千年燦爛文明的大國為什么卻遭受日本人的侵略,怎么會引起普遍大眾的思考呢?未必能讓人聯想到“一個民族的興衰存亡,不僅在于其經濟的發達、武器的先進,而且還取決于該民族普遍的社會心態。”不過電影行業實在是眾口難調,因為要免去大多數沒來得及看原著的人的煩惱,符合普通群眾的視野;同時又得考慮那些看過原著的人的感受。可兼顧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所以要舍小取大,忽略了知識分子的感受。然而在商業化時代,恰恰又是這些讀過原著的人給予評價,挑剔遠遠大于愛好,這時藏在心里頭的眼睛肯定非常敏銳,當然這一份挑剔無可厚非,也許是因為對原著的那一份永不改變的熱忱吧!

最后,用上這樣一句話來形容當前的影視行業,“讀者很惶惑,導演很偷生,群眾很饑荒。”原著是無聲的,不同的人不同的閱歷,帶著感情讀白紙黑字,思考而來的感受遠遠比電視觀看來得深刻。這大抵就是電影翻拍總不盡人意的緣故吧!

來自豆瓣:https://www.douban.com/note/596149683/

版權歸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轉載請聯系作者。

左岸記:電視劇和書籍是兩種不同的媒介,書承載著是作者構思的世界和讀者自己建立的世界,電視劇是編劇導演對原著的一種解讀和演員對那個世界的一種表現。一種是自由的,一種是刻意的;一種是深刻的,一種是淺顯的。文字的背后是無限想象的空間,也就是所謂一千個讀者一千個哈姆雷特。如果有部電視劇可以讓你忍不住看上三遍,那么這部電視劇是相當有魅力的。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西安配资 河南泳坛夺金481技巧 黑龙江p62开奖数据 五分彩玩法中奖说明 江苏快3投注 快乐12最高中奖金额多少 浙江20选5最新 恒生电子股票行情 十一运夺金任三稳赚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视频直播 河南泳坛夺金481走势 彩票天天选四开奖结果 浙江11选五遗漏 江苏体彩七位数走势图 炒股的平台 十一选五历史开奖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