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你一輩子“匿名”活著,怎么可能快樂?

2016-11-20 . 閱讀: 2,314 views

從前有個廟,廟里有個小和尚,小和尚問老和尚,你在看什么啊,老和尚說:……

我絕大多數文章發在左岸,一是懶、二是和左岸相惜。左岸呢有個左岸讀書思文群,大約都是讀者和讀書愛好者,我在里面是“德叔”“德爺”;左岸思文里有個新版塊,叫“解憂雜貨鋪”,下邊有我一個小欄目叫“德爺的板子”。解憂雜貨鋪可以匿名提問聊天,我可以拿著板子拍,各取所需。為什么有這個欄目呢?我絕大多數文章發表在左岸……

網絡上的名字還需要進一步的匿名,這既是個好笑的事情,又是個可怖的現象。早幾年,人對網絡的定義是虛擬的、非自我的狀態,反正沒把網絡上的“我”太當回事,可勁兒玩唄;才沒過幾年,虛擬已經現實,甚至屬于增強的“虛擬現實”,網絡上的聊天,也開始匿名了,約摸著人已經把網絡上的“我”當做自我的一部分了。

“解憂雜貨鋪”第一次開張,熱鬧非凡,問者踴躍,答者過癮,不管別人咋地,我是板子不離手,一板子一板子的拍下去,怎一個爽字了得。不過有趣的事情也同樣在,有些人匿名了也提了問題,還需要你進一步的追問,才能“撥草見蛇”;有些問題直接詳細,文字組織停當,貌似有備而來,心有其惑已久;有些就算匿名了,還是要說“我替一個朋友問”,“我的一個朋友……”,要么是真閨蜜鐵哥們,要么這個朋友八九不離十是他/她自己……

忘了“我”匿了“名”,貌似人都理性清晰、有序完整、謙恭虛心。是因為沒了“我”才把自己看得清楚?還是匿了名,旁觀的你就看自己更全面?連網絡上的你,你都認為是你自己的一部分,那這個匿了名的就不是你了?這個“我”到底是有多可怕,你自己都不敢多看兩眼,除非自己不是自己,才敢小心翼翼的偷瞄幾下?還是怕痛怕苦,不如旁觀,像參觀外科手術,看著血淋淋,卻不是自己的痛,甚而有點快感和真正明白?

“問題的答案在問題里”,這屬于我繞轱轆語錄里的經典。人這東西,奇妙的很呢,自己有什么問題自己清楚的很。你說“我是怎么了”,那基本你就是有問題了。甚至你都知道答案是甚,但無非是動不了刀子、邁不開腿,看似是怕“我”,其實是厭棄“我”。

其實道理就那么多,解決技巧和方法也不難找,自己的疑惑自己也知道。一個“我”橫在那,連問題都不敢提了,總是閃爍其詞、鏡花水月。你那么渴望的擁有“我”,閃耀屬于自己的光,卻在每一個問題里選擇匿名和旁觀,這不是心理問題,這純屬逃避和免責。換句爛大街的話,“你可以擁有性格,你也可以在任何時刻拿性格說事,那你就必須承擔性格帶來的結果。”

我們哀嘆我們懂得那么多道理,卻依舊過不好自己的人生。骨子里卻是,你壓根不是讓“我”懂得這個道理,你選擇的人生大半都是在“匿名”里活著。你拒絕改變的原因無非是:過去的經歷讓你如今無法改變,看不清的未來讓你不知道方向,知道了方向卻不懂得開始,我的性格總是讓我無法成功,你們不是我你們的方法不行……反正里外里,忘“我”忘的徹底,卻因為厭惡自己厭惡的寢食難安。卻忘了,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但每一個人都是“人”,只要那個“我”真的在。

現在的“我”要什么,現在的“我”怎么樣才能覺得快樂和愉悅,還盡量不要在明天充滿悔意和自責,這樣的話不算問題,只算答案。旁觀誰的人生,自己都是過客,李白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東坡言:“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多少還只是慨嘆渺小的“我”,只是旅行罷了,你倒好,連自己的旅行都旁觀。

你既然能在網絡和現實里無縫切換,還能隨時的旁觀別人的生活,有空了干嘛不把自己拆拆零件、好好掛起來晾曬,然后擦擦新、上點油重新組裝一下,不再“匿名”活著?不旁觀自己,對自己像對待仇人般的穩準狠,下得了手動得了刀。真那一天明白,除了你自己對自己過于在意之外,沒誰那么費心記得你是什么東西時,或許你會選擇不再“匿名”的活著。

左岸讀書呢有個左岸讀書思文群,思文群呢有個“解憂雜貨鋪”,“解憂雜貨鋪”呢有個“德爺的板子”,近期手癢,殘虐成性,來來來,賞你幾板子!

另:匿名提問我不反對,但回答提問還匿名,這樣的我也拍板子,回答問題都沒有“我”,都免責,你也別回答問題了吧。否則誤人誤己!

左岸記:為什么要匿名,是大家真的把互聯網當作現實了,類似于我們生活里沒能直言不諱,而是要帶著面具,穿個馬甲當鎧甲,不然赤裸裸的怕傷了自己。不匿名了也就是敢做敢當,是用真的行動來分析自己,改變自己。建議老德去分答為人答疑解惑,大家也去提問圍觀收聽,讓老德的回答更有價值。

附:解憂雜貨鋪話題鏈接:

  1. 《解憂雜貨鋪》第一期(1)

  2. 《解憂雜貨鋪》第一期(3)

  3. 《解憂雜貨鋪》第一期(4)

  4. 《解憂雜貨鋪》第一期(5)

  5. 《解憂雜貨鋪》第一期(7)

  6. 《解憂雜貨鋪》第一期(11)

  7. 《解憂雜貨鋪》第一期(12)

  8. 《解憂雜貨鋪》第二期

德魯伊Druid

德魯伊,70后。理工科碩士,喜歡寫作,職業經理人。 人入中年,攜妻帶子,止思踐行,與世界融洽、與自己坦然,充滿快樂生活的勇氣。 “質樸、靈動、喜悅、淡和”是為人生準則,“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為人生標準。 文風以毀雞湯、靜心冥想、兒童教育、心理應用等見長。 著有: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 2》(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沒走過的是路,走過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學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憊的世間任性的活》(散文雜文集,文匯出版社)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华东15选5 四川快乐12网上购买 体彩七位数历史开奖号 山西快乐十分胆拖价格表 黑龙江22选5投注技巧 火箭vs爵士g1录像回放 快播日本女优性交片 26选5中奖概率 武汉沐足店都带服务吗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开奖结果 股票开户 山东11选5任2技巧 日本东京热阿V 3d非常准的独胆公式表 西安一条龙洗浴休闲中心 安徽11选5走势图跨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