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劍癡,劍仙,劍佛

2016-11-02 . 閱讀: 1,464 views

文/徐緩歸

初九,大雪,宜會親友。

我站在客棧門口看著漫天大雪,盤算著今天又要送走幾個求死鬼?

我本無名無姓,十年前便在這萬劍客棧做伙計,因這萬劍客棧以劍為基而我又不會劍術,所以我便常帶一把竹木劍裝裝樣子,掌柜的和客人也就索性喚我木竹。

客棧不大,只有我一個伙計,所以我每天都很忙碌。

劈柴,喂馬,面朝萬劍山。

這是我工作,這也仿佛成了我的生命。

萬劍客棧開了數十年,卻少有老主顧,客人總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對于萬劍客棧來說,客人都是流水的,。

我常常倚在客棧門口目送他們遠去的背影,我不知道他們會怎樣離去,但我知道他們將要去哪。

他們來的目的一樣,去的地方自然也是一樣。

那就是山上的萬劍莊,對于江湖人士來說那是一塊寶地也是一塊死地,因為那是劍癡獨孤的地盤。

傳言劍癡獨孤自十八歲出道以來從未敗績,曾以一人之力單挑九大門派的最強者,當年江湖排名第一的川涼劍帝僅三招就被它一劍挑飛了武器。

他儼然已經成了武林的一個傳說,一個永遠無法企及的男人。

登上萬劍莊便意味著挑戰劍癡獨孤,同時也意味著剎那之間獲得榮耀或者跌向死亡。

很可惜,我從未見過一個人能從山上活著走下來。

每個人都知道戰勝劍癡的幾率幾乎為零,但是為了名利他們寧愿走向毀滅。

所以雖然我看著他們一個個義無反顧的前去送死,我對他們卻生不出半分憐憫。

這天來了一個書生,他說他要上山挑戰劍癡。

我說,你先躺下喝了這碗姜湯再說,這點風雪都能生病,內力也太差了吧。

他說,我沒有內力,我只會一點武功。

我看了他細皮嫩肉的虎口一眼,我說,這位客官怕不是習武之人吧。

他說,我雖不是什么高手,但是我也聽說萬劍莊有個與人決斗取人性命的劍癡,我就是要來殺了他。

我突然對這個書生起了興趣,我問他,你也想殺了劍癡贏那天下第一的名頭?

書生突然握緊了拳頭,憤憤說到,我想殺那劍癡并非為了名利,只是希望世上少一個殺人的魔頭罷了。

我說,若不是利欲熏心去挑戰劍癡,劍癡也不會殺人,你怎么能說他是魔頭呢?

書生說,將人打敗就好了了,何苦取人性命呢?貪心何罪,罪豈致死?

我笑笑說到,我沒讀過書,大道理我講不過你,不過你這一去恐是一去不回。

書生握緊拳頭說到,那便一去不回!

眼中滿是堅定。

我因為實在擔心這書生還沒上山便倒在這風雪之下同時又想賺點小錢,便問他,我在這里做伙計也有十年了,什么樣的武林高手也都見過,不瞞你說,我還偷學了幾招,你若愿意出二十兩紋銀我便教給你,興許你能靠這個保住一條小命呢。

書生說,我愿出全部身家。

我大喜,便將我所偷學的招式一五一十的交給了他。

一個月后,書生前去挑戰劍癡,我沒有送他,因為掌柜叫我去買菜。

次日夜,掌柜早已睡去,我正在收拾碗筷,突然見到書生站在門外看著我。

我急忙放下碗筷出去,顫顫巍巍地問到,你... 難道贏了?

書生說,贏了,但是他似乎并沒有傳說的厲害。

我拍拍他的肩膀說,管他有沒有傳說的厲害呢,反正這么多年你是第一個贏了劍癡的人,以后你就是天下第一了,不得了啊。

書生說,我不想當天下第一,我只是想少一個殺人的魔頭。

我說,你不打算當這個天下第一么?你不當,別人上去發現劍癡已經死了,一樣會取走他的名利,成為新的劍癡,也就是新的魔頭。

書生說,那我就呆在萬劍莊迎接挑戰者,把他們打敗就讓他們下山。

我說,貪欲是會蒙蔽一個人的良知的,你不想殺,名利會逼著你殺。

書生冷冷地說,我不會的。

說完便轉身走向了萬劍莊的方向。

這一夜,風刮得緊,我不知道這對于他來說會是一條怎樣的路。

三年轉瞬而過,這三年里客棧更加熱鬧了,因為客人不再有去無回,相當于多了一倍的客流量。

這天,來了一個黑臉大漢,雖然長得五大三粗卻看得出這人毫無武術根基,估計是個只靠蠻力的野路子,我想這次書生靠著我教他的幾招應該是能輕松取勝了。

突然發現好久沒有見到書生了,這三年里也再沒有見著書生這樣不為名利只為蒼生的劍客,心里還怪想他的,所以我決定偷偷跟著這個大漢上山。

萬劍莊外,寒風呼嘯。

我躲在萬劍莊門外透過門縫觀戰,書生正與那大漢交手,書生雖然會點招式,可惜身板太弱,刀光劍影之中,才一回合手中寶劍竟被震落,天下第一連劍都握不住,這說去恐怕會被笑掉大牙。

黑臉大漢見書生沒了武器,兩眼直冒兇光,立馬舉起大刀沖向書生,喊道,哈哈,天下第一馬上就是我的啦!

我看情況不好,立馬破門而入,竹劍微點使出一招萬劍歸宗。

我的劍上沒有一滴血,只有一朵血花徐徐綻放。

我望著劍上的血花緩緩說道,這花,我好像已經有十多年沒有見過了。

書生嚇癱在地,看著我說,你…你到底是誰?

我淡淡地說到,木竹。

書生說,不!不可能,一個伙計怎么可能有這么高的武功。

我淡淡一笑,說到,木竹是我,獨孤木石也是我。

書生說,獨孤!你…你才是真的劍癡!

我說,十幾年前是,現在早已不是了。

書生說,你這是什么意思。

我說,十幾年前我歸隱萬劍莊,來挑戰我的不計其數,我知道他們都是為了名利而來,我很看不起他們,后來我發現自己其實和他們一樣,打打殺殺了十幾年不過也是為了這些,這一切不過也是過眼云煙罷了。頓悟之后,我就下山做了小伙計,每天看著上山的人也挺有意思。

書生說,如果你是劍癡那你豈不是已經是好幾十歲的老頭了?可你分明和我差不多啊。

我笑道,老夫自十幾年前看淡一切,便已成劍仙,既成劍仙何來老去一說。

書生愣了一愣說道,你的意思是你早就不在萬劍莊了,那這些年殺人的劍癡是誰?

我說,殺人的不過是一個又一個“你”罷了。

書生瞪大了眼睛用手指著自己,說到,你說殺人的是我?你這是什么意思?我可是只把人打傷從未殺人!

我說,在你之前,上山的人里和你有一樣心愿的雖少卻也還有幾個,為了幫他們完成心愿,我偷偷在菜里放了藥,讓前去挑戰的人到萬劍莊時便已功力盡失。

書生說,既然如此,為何還有這么多人死于非命。

我嘆息到,可惜他們都沒能像你一樣堅持初心,時間久了也就忘了自己為何要鎮守這萬劍莊,只知道要守住這第一的位置,心里也就只剩下殺戮了。

書生說,便是貪這名利,也只要打敗別人就是,何必奪人性命呢?

我笑道,你沒到那個地步自然不懂,打傷了還會再來,而且會變得更強,既然要保住這名這利那最好的辦法就是把挑戰者殺了,永絕后患也震懾其他想來挑戰的人。名利面前誰還在乎他人區區性命!

與惡龍纏斗過久,自身亦成為惡龍;凝視深淵過久,深淵將回以凝視。

書生默然不語良久,突然跪在我面前說道,劍仙前輩,既然如此,懇請您繼續幫我鎮守這個萬劍莊,我不希望再有人為了名利送命了,如果有一天我也變成了惡龍,請您….請您就直接殺了我吧。

我說,世間要救之人何其多,只守著這萬劍莊你能救幾個?

書生抬頭望著我說說,那前輩的意思是?

我說,我考驗了你三年,雖然你手無縛雞之力,這三年也全靠我暗中幫助才守住這萬劍莊,但是你有一顆仁勇之心,我看你也有幾分意思,不妨做我徒弟,本領越大能做的事情也越大,到時候你不僅可以渡這萬劍莊更可以渡這蒼生。

書生說,既能渡這蒼生,我有何不愿意呢。

我說,地藏王菩薩眾生度盡,方證菩提,地獄未空,誓不成佛。你既也想渡這蒼生,又頗具仁愛之心,便賜你名號“劍佛”吧。

書生對著我磕了三個頭,說到,是,師父。

看著書生稚嫩卻堅毅的臉龐,我便知道數十年后江湖上最廣為傳頌的將是一位鋤強扶弱、心系蒼生的劍佛,至于劍癡,那早已是不屬于這個江湖的人了。

微博@徐緩歸 知乎@徐緩歸
博客:www.xuhuangui.cn
做溫柔的人,寫溫柔的事,我活在我的故事里,陌上花開徐緩歸

左岸記:喜歡這樣干凈的語言,精練飄逸,道骨仙風,藏有空靈之氣。故事雖帶有套路,卻能用如此的短篇展示一個宏大的故事,對人物的描寫讓人非常深刻。子曰:天之道,其猶張弓與!高者抑之,下者舉之,有余者損之,不足者與之,天之道損有余而補不足。人道則不然,損不足,奉有余。孰能有余以奉天下?其唯有道者。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北京pk拾赛车全天计划 贵州11选五前三直遗漏 恒牛所 山西太原11选5 每日一股黑马股推荐 天津快乐十分20选8 公司首次发行股票的条件 黑龙江快乐十分168 多种形式多种黑马股票推荐 福建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极速赛车一天输了15万 跑狗图 江西11选5走世图 黑龙江快乐十分麻将走势图 炒股怎么样 单双10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