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解剖潛意識——關于無意識的小述

2016-10-26 . 閱讀: 1,572 views

文/鄭勇生

精神分析,是弗洛伊德在20世紀時給我們留下的一筆豐富的遺產;雖然在此之前馮特的心理實驗室已標志著現代心理學的的創立,但精神分析學說的誕生以及它在文化,影視,哲學等各方面的巨大影響才讓人開始正視人類的心理狀況,弗洛伊德至此也成為20世紀里對我們影響最大的三位思想家之一。

1883年5月,剛過完27歲生日的弗洛伊德晉升成Sekundararzt(助理醫生),并加入了當時最偉大的大腦探索者之一特奧多·梅涅的精神科門診,在梅涅的大腦解剖實驗室時繼續研究神經系統。在19世紀中葉,關于身-心關系上,作為當時代神經學解釋系統的代表,梅涅理解的是可通過大腦結構去解釋生理學事實,即精神疾病必歸因于大腦物質的改變。

在接下來的數年時間,對于這種大腦神話觀念弗洛伊德產生了懷疑,并體現在他關于歇斯底里癥這一癥狀的不同看法上。

在步入工業社會之后,當時出現了很多工作意外?道路特別是火車車禍等災難,導致許多僅受輕傷,甚至沒有明顯外傷的男性產生一些因創傷引起的癥狀,比如麻痹,這就是我們所說的歇斯底里癥。這些癥狀并不符合當時的神經學與解剖學法則(并被稱之為偽病),并非由于病患的語言器官或控制這些器官的大腦皮質受損。在弗洛伊德兩度前往法國進修期間,他親眼見證到了他所尊敬的夏爾科用被斥為“江湖醫術”的催眠治好這種創傷歇斯底里癥。它被區別于器質性的歇斯底里癥,僅是由創傷引發的自我暗示造成的。一種暗示卻又是如何能夠影響人的身體?在對這個問題的思考過程中,在重新思考身體與心靈的關系上,弗洛伊德挖掘出了潛意識這一心靈裝置-在我們心理中,存在著大量的從未進入過意識而不受意識思維影響的觀念情緒,但它們卻在不斷影響著清醒的思維。而歇斯底里癥便是這種體現,歇斯底里癥主要是遭受著回憶之苦,因這部分記憶被從意識中遺忘,依附于某個記憶之上情感無從發泄釋放。

潛意識作為精神分析思想的核心概念之一,它位于我們心理結構的最底層,由各種最原始的,未經絲毫雕琢掩飾的,赤裸裸的本能和欲望構成。它的成分如此復雜,包括童年時的創傷,我們先天的性欲,各種我們意識無法承受的情緒,想法,我們所壓抑的目的。它只尊循著趨樂避苦的原則,不顧一切條件和一切場合,無視現實去表現自己——從日常生活中的口誤,愛好,遺忘,夢到人際關系中的移情,癥狀如歇斯底里癥。

潛意識概念的出現,不僅僅是治療了歇斯底里癥,更偉大之處在于更改了人類的心靈地圖,使得我們對于人性的理解比以往更為深刻。在關于人類心理的各種認識中,比如理性,最早可以追溯到柏拉圖時期的三分法——理性,激情與欲望。在長達數百年的時間里人們對自身的理解并未超脫于此,比如我們說嫉妒;18世紀的康德將其解釋為“忍著痛苦去看到別人幸福的一種傾向,......當它為了減少別人那種幸福而導致行動時,才被稱為地地道道的嫉妒“,嫉妒實質被認為是從錯誤的感覺與現象出發對他人比自己好的懷著忿忿不平的憎惡,它不斷提醒了人的匱乏,是理性缺乏的一種反應。它被認為是一種與忘恩負義和幸災樂禍一樣的惡習天性而加以譴責。這個觀點即使現在亦有不少人認同,然則在精神分析底下,我們得已對它有了新的認識:嫉妒—它亦是我們潛意識的一種吶喊,告訴我們生命中還有些亟待發展的自性成分,我們需要透過這些引起我們羨慕的事物去尋找真實的自己。

弗洛伊德1915年至1917年面向公眾發表了三次導論式的系列演說,從我們大家都熟悉的日常生活中的口誤與筆誤入手,介紹它的無意識理論(這些演講后來集結成書《精神分析引論》),而在這我想通過介紹投射性認同,以此讓你們能更好的理解到潛意識的作用與強大。(以下關于投射性認同的內容引自《客體關系心理治療》這本書,力薦)。

投射性認同:即在關系中,一個人誘導他人以一種限定的方式來行動或做出反應。這種誘導往往是潛意識的。在這本書中作者介紹了四種:依賴、權力、情欲與迎合。見下圖:

無意識

比如我們現在所說“巨嬰”,我們可以說這類人的自我功能較弱,有一些個案也可以從投射性認同這一角度來理解,這類人在童年時期與母親的依賴關系中,潛意識里形成了這種的觀念:要與那些和自己有親密關系的人相處融洽,關鍵是要說服他們相信自己沒有獨自生存的能力。潛意識的這種無意識引導著他們不斷的向和自己有親密關系的人,從家人到自己的戀人,傳達著“我活不下去的”信息,以此形成一種關系——在這種關系中,他們被要求提供一些事物,而通常這些事物只能理直氣壯地向母親索要。

我們還可以在弗洛伊德自己的傳記中的一些事例,了解到它的隱密與強大,它有時隱秘之深連弗洛伊德自己都沒意識到。

當弗洛伊德在小時候便以具有猶太裔血統的的漢尼拔為偶像——戰功彪炳而又勇猛無敵的猶太人,人們閱讀這一章傳記時我們順著弗洛伊德自己的話語總是聯想起他父親對他講述過的那匹帽子所帶來的屈辱,這仿佛是一位兒子的復仇或者作為一直被排擠的猶太人群體內心不滿的一個具體體現,這項選擇,如彼得·蓋伊所說的,實際上卻藏著隱秘而微妙的俄狄浦斯情結,他以此即證明了自己的優越,而又不會失去他的父親。

這便是潛意識,它隱藏在我們所以為的自由之中,我們的精神世界如同電影《楚門的世界》中的楚門一樣,看似我們在自由的生活,而實則我們不過是無意識的囚徒。

無意識

左岸記:越往深處走,有越多我們需要探究的秘密,別說我們有多了解自己,不,沒那么簡單,沒那么容易,因為我們有時就真的不過是無意識的囚徒,連自己為什么會那樣做都不知道。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幸运龙宝贝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走 东方6+1 上海11选5基本走势 山西快乐10分 江苏十一选五今天结果 河北十一选五开彩结 东京热全集目录图片 中国福广西快乐10分布图 手机版天津11选5 陕西快乐十分怎么玩 快乐10分天津 国王vs红公牛 黑龙江p62开奖号码今天 活塞vs湖人总决赛 25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