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小草花與魔法青年

2016-10-25 . 閱讀: 943 views

文/錦瑟

1.

烏云翻滾在天邊,銀白色的光橫亙在云端。雷聲滾滾,天黑了下來。猛烈的風從東海岸吹過來,豆大的雨滴也被它吹的歪斜。

一朵紫薇花唱起了歌,她的枝葉吸收著天空的恩賜,跟著風兒搖擺腰肢。她躲在綠葉之下,仿佛睡在搖籃里,風婆婆搖著她。她安然的哼起了《雨之歌》。

歌聲順著風飄向遠方,大馬士革玫瑰、鳳凰花、勒杜鵑、紫荊花也跟著唱了起來。

歌聲乘著雨滴落泥土,蚯蚓從地底爬了出來,蝸牛從它的殼里鉆了出來,它們扭動著身軀跳起了舞。

風雨越來越大,花兒們的合唱也越來越歡快,似乎想要跟上雨水的節拍。

2.

在一個角落里,有一株小草,她用兩片僅有的單薄葉子,護著她那朵小小的花蕾。她想跟著這節拍唱起來,因為她認為自己也是一朵花。

“我是根根晶亮的銀線,神把我從天穹撒向人間,于是大自然拿我去把千山萬壑裝點。

我是顆顆璀璨的珍珠,從阿施塔特女神的皇冠上散落下來,于是清晨的女兒把我偷去,用以鑲嵌綠野大地。

我哭,山河卻在歡樂;我掉落下來,花草卻昂起了頭,挺起了腰,綻開了笑臉……”

她唱不下去了,因為她挺不起腰了,更大的風掀開了她的防護,更密的雨敲打著她的花蕾,她委頓在泥土里,用力的藏起自己的花蕾。

蚯蚓在她腳下的土壤里拱來拱去,瘋狂的扭動,綻開了笑臉。

蝸牛爬上她的葉子,狠狠地咬了一口,一邊咀嚼,一邊盡情的搖擺著他的觸角,綻開了笑臉。

小草花的根裸露了出來,她喘著氣使勁的抓住一點泥土,攀住其它小草的根,默默的堅持著。

旁邊的幾棵小草大聲嚷嚷:“誰擠到我了?他娘的!這是誰的根?”

“又是她,那個要開花的笨蛋草!哈哈哈,你不想做草,你就離開吧。”說著各自伸出了一條根,將小草花的幾條根給擠了回來。由于互相糾纏,小草花的幾條根斷了。而他們的須根也損傷了,于是繼續罵罵咧咧。小草花疼的渾身顫抖,再也無力攀住泥土,順著雨水飄到了路邊。

灌木和樹上的花兒們還在唱:

“我是大海的嘆息,是天空的淚水,是田野的微笑。

這同愛情何其酷肖:它是感情大海的嘆息,是思想天空的淚水,是心靈田野的微笑……”

當花朵們的歌聲終于跟著雨的節奏停了下來。雨水滲入了地下,土壤里的蚯蚓也休息去了,蝸牛邁著他的小步伐去找另一棵小草啃了。

小草花也松了口氣。她用力的把根扎進土壤,汲取著養分,她還要積蓄力量,要挺起自己的花莖。

路邊的小草也叫起來:“誰踩到我?”

“是那個要開花的家伙,被雨水沖到了你們那里嚒?”從草地中央傳來嗤笑聲,小草花聽出了這個聲音,那是她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小虞。

“想要開花,哈哈哈,你咋不上天?”身旁那些小草也哄笑起來,還拿根來擠了下她的根。

小草花只有把根并并攏,往深處扎去。她滿身傷痕,泥濘不堪,她昂著頭,看著這些同類,說:“我開出了一朵小花,你們看,我們是可以開出花的,只要努力……”

“你這個愚蠢的家伙,我們是小草,能開出什么花?”身旁一棵深綠的小草說。他年紀大了,說完還咳嗽了兩聲,這雨水使他傷了風。

“小草就是小草,開什么花?不自量力。呵呵,愚蠢啊。”一個聲音拿腔作勢的附和。

“事實上,也不是沒有小草能開花。可是一場雨就會把花打爛,因為你看,我們的葉子不足以保護花蕾。可憐的家伙,看看你,花莖都折了。”一個溫柔的聲音傳過來。這是小草花很喜歡的一個慈祥的老奶奶。

“是啊,是啊。即使你開了花,你能保得住么?”幾棵小小的嫩嫩的草疑惑的看著她。

“只要我們互相幫助,風雨很大的時候,誰剛好開了花,其他的草都可以幫助他保護他,這樣我們就都可以開花了……”小草花焦急的說。但是她還沒有說完,就被打斷了。

“哈哈哈,你還是那么天真!跟你說過多少次,我們草的天性就是喜歡擠在一起,卻不肯團結。你妄想改變草性?真不自量力!!你是不是每天都在做夢?”這個聲音憤憤的指責,又是小虞。小草花不知道他到底在指責自己,還是指責草性。

“哈哈哈,她每天都在做白日夢……開花有什么意義?為什么一定要開花?做一棵普通的草不好么?春榮秋枯,春榮秋枯……”他們嬉笑著,唱起了單調的小草之歌:“沒有花香 沒有樹高/我是一棵無人知道的小草 /從不寂寞 從不煩惱/你看我的伙伴遍及天涯海角/春風啊春風你把我吹綠/陽光啊陽光你把我照耀/河流啊山川你哺育了我/大地啊母親把我緊緊擁抱……”

3.

這時,一個美麗的姑娘走了過來,雨后的清新空氣讓她心曠神怡。她覺得最里面那朵紫薇花最美,想走近看。她走過來,踏上了草地,一步一步。小草花驚恐的看著她,用力的想把花莖挪的離她遠一點。那姑娘終于找到了最好的角度欣賞那朵花,她久久的停在那里看著紫薇花,繡花的鞋子踩著那棵老草。老草不斷的咳嗽著,所有被踩的草都默默的忍耐著。沒有被踩的草,有的慶幸著,有的表示了同情。

而小草花就恰恰躺在姑娘的鞋子邊緣,她保持著緊張,又吃力地往后挪她的花莖。

那姑娘嗅了嗅紫薇花,輕輕的靠在紫薇花樹上。

紫薇花開心極了,她喜歡這個美麗的姑娘。她一定是非常有眼光的人,一眼就看出自己是最美的花。為了報答她的欣賞,在姑娘靠在她樹皮上的時候,她全身劇烈的顫動起來,跳起了舞。姑娘吃驚的看著發瘋一般晃動的紫薇樹,驚叫著跑開了。

紫薇花楞了。小草花舒了一口氣,她積蓄起力氣,一下子挺起了花莖……

可是下一瞬,那姑娘卻滑了一腳,跌落在草地上。砸破了小草花的花蕾。也砸斷了那棵老草的葉子,他昏了過去。

小草們為老草驚呼了一下,又奚落了小草花一回,拿葉子拍拍她的花蕾,嘖嘖有聲。無非是說:“看吧,早就告訴你,你不可能開花的,也不想想你是誰!”隨后,他們又隨風跳起了舞。似乎忘記了傷害曾經來過,而且還會再來。

小草花不再說話,躺在泥土里,她的葉子蜷縮著,她的根松松的扎在土里,任憑同類把自己擠來擠去。

為什么要開花?難道只是讓人看到我也是一朵花,不要隨意踐踏?難道只是因為向往美麗優雅?還是說,開花是因為我的生命之火在燃燒?想要生命的尊嚴?可是花開易謝落難尋,又或許,一切都沒有意義。

她默默的漫無邊際的思索著。沒看到黑夜拉開了他的幕布,沒聽到夜風吹起了她的號角。

夜里,又來了一場暴雨。小草花匍匐在地,不再掙扎,不再防備,風把她吹來吹去,雨水沖刷著泥水灌進破了的花蕾,蝸牛爬上了她的花莖。

忽然,有人扶起了她。一個低沉的聲音直抵心房:

“你討厭被人隨意踐踏的感覺么?你討厭風雨說來就來你毫無辦法的感覺么?你討厭用盡心血拼湊出的美麗衣裳被無視甚至被摧毀的感覺么?你討厭樹枝上那朵花高傲的俯視你的眼神么?你討厭同類們那惡劣的天性么?

交出你的靈魂吧,你這朵懷抱浪漫夢想的花。我可以讓你開放到極致美麗,直到生命的盡頭,可以讓你享受被呵護,不再被欺負,可以讓你被眾目環繞被群芳嫉妒。” 青年在暴風雨里揮舞著他的魔法鏟。他的斗篷比黑夜更黑暗,他的面龐比暴雨還冰冷,他的眼神卻比火焰還明亮。

“交給你我的靈魂……”小草花喃喃的重復著,“我就可以盛開到極致么? ”

“沒錯。在你盛開到極致之前你還是有靈魂的。因為沒有靈魂的花是無法盛開到極致的。我不僅要照看你的花蕾,還要照看你的靈魂,他們都成熟的時候就會是你最美的時刻。但是當你盛開到極致的那一瞬間,我就開始收割你的靈魂了。而你將保持著這個最美的姿勢死去。愛你的那些人們將會為你的死去而心碎。你愿意么?”

暴雨更加急得敲打在小草花的花蕾上,她渾身顫栗似乎馬上就要死去。蝸牛還在死命的啃著她的花莖,蚯蚓還在松動著她的根系。樹枝上那朵花在枝葉的保護下幸福的唱著《雨之歌》,她高高在上,枝繁葉茂,嬌生慣養,美麗大方,歌聲宛如天籟。

“同樣是生命,為什么她那么高貴,而我卻如此卑賤?為什么人們仰頭望著她不住贊美,腳下卻踩著我剛開的花蕾?我無意與她一爭高下,可是即便我安安穩穩的想要開放一朵不起眼的小花,為什么都不能如愿?生活為什么要對一株小草花這樣苛刻?”小草花悲憤的聲音都顫抖了。

“凡有的,還要加倍給他叫他多余;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過來……生活就是這樣……小野花,要不要交出你的靈魂?”青年說。

“受夠了我卑微的生活,受夠了我蠅營狗茍的狀態,受夠了一生無望的夢想,只求被命運呵護一場,美麗一回,奪目一回,哪怕我將死在最美麗的時刻!”

“記住你今天的選擇,不要怕。我會兌現諾言,你將會無比燦爛的開放,那將是你做夢也想不到的美麗。”青年笑了,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齒。

“我交給你我的靈魂。但你可以答應記住我的名字么?……我叫罌粟。”

“只要你開放的足夠美麗,沒有人會忘記你的名字和模樣。”

青年用他的魔法鏟把罌粟帶回了他的院子,種在一片開闊的花圃里,花圃里種滿了各種花草,罌粟就在花圃的正中央。青年給罌粟做了一個水晶的頂棚,雨再也淋不到她。噴上療傷的藥水,她的枝葉和花蕾慢慢地恢復了原貌,而且瑩潤有光澤。這片花圃的土壤是那么純凈,沒有一條骯臟的蚯蚓,也沒有一只殘忍的瓢蟲。罌粟的枝葉舒展著,她的根深深地扎入土壤,她又長出了多片葉子,她的莖有力的支撐著花蕾。

白天,青年讀書,晚上給她唱歌,有時給她說故事聽,教會她許多世間的道理。

比如有一天,他坐在長階上,說:根基不深,沒有強壯之前,開花是很危險的,獨立于一群不開花的草之間就更危險了。誰都渴望平等,但更渴望高高在上。木秀于林,風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眾必非之。當他們做不到高高在上,就不會愿意身邊有人出頭。一旦你做到了,他們的無能就被放大了,不消滅你不足以平復。更何況,你還沒做到。這就更危險,他們有足夠的方法把你扼殺于萌芽中。這是萬物的法則,你不要把它定義為惡劣,也不要試圖撞破它。除非你有了足夠的力量。

罌粟點點頭。

青年長嘆了口氣,繼續說:年少的時候,撞撞也沒事。不撞,感受就不會深刻。只是不要撞的太猛烈,失了性命。

罌粟覺得青年說的很有道理。自己才長出兩片葉子就試圖開花,未免太魯莽了。以后要安心的多長幾片葉子。

她有時也跟著吟唱青年唱的歌,有時也跟著背誦那些詩句,甚至有時候她也編出一個故事來講給青年聽,她的靈魂成長的充實而輕盈。

午夜來臨,青年拿起了尖刀,深深刺入了自己的身體,直抵心臟的位置,取出了七滴心頭血,滴在罌粟的花苞上。罌粟的花苞由蒼白變為了粉紅。但她在顫抖。那些血,訴說著青年的心聲。

“你為什么要這么做?”罌粟激動地問。

“紅色是最動人的顏色。你知道么,只有用心頭的血澆灌的花朵,才會最鮮紅。而,你的靈魂就住在這花蕾里,你的靈魂吸入我的鮮血,才能為我所用。”青年的聲音一如往常,平靜的像一潭湖水。

“你要用我的靈魂做什么呢?”

“做一味藥,相傳,吸入致命的美麗靈魂,可以讓人再次感受到世間最好的感覺。”

“你為著這最好的感覺,甘愿日日承受剜心之痛……”罌粟覺得荒唐。

“是啊,你也為了盛開到極致的那一瞬間而放棄漫長的夏天,甚至放棄下一個春天,以后的每個春天……”青年似乎自言自語。

“最想要的東西,都需要昂貴的代價……不過,我現在的的確確有了改變。我的生命在壯大,我的靈魂在充實,我的眼界在擴展。我已經十分快樂。也并不那么在意最后那一秒的燦爛了。”罌粟的聲音變得飄忽,“我有些不確定。也許世間存在更快樂的事,一旦經歷就不會忘記,也不再看重其他的小快樂。而我現在就處于這樣的小小快樂里。”

青年沉默不語。他的沉默像一座山,阻隔了罌粟的探討。罌粟多么想知道他曾經多么快樂啊,以至于他如今肯用這么痛苦的方法來換取一瞬間的重現。那就像一個世外桃源,又像天國,讓罌粟無限的向往。

“那最好的感覺由什么組成?”罌粟又問。

“一種你不懂的情感。可以讓我觸到我注定得不到的,和已經失去的……”青年的神情有點悵惘,他低吟著,“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我還不懂。這恐怕需要個青春與愛情的經歷。”罌粟如實說。

就這樣,罌粟每日努力充實自己,吸收光和養分,吸收經驗與知識。她欣喜的看著自己的成長,改變。生命對她來說,變得美好而多彩。她有了無窮的幻想。她用歌聲唱這些幻想,她用故事講這些夢境。她這么聒噪,青年有時候不得不吼她:閉嘴!默想,不準喊出來!我要安靜的看書!

4.

到了這一年夏至。

清晨,罌粟飽飽的睡醒了。陽光灑下來,照在花蕾上,花蕾打開了一片花瓣。一只白蝴蝶第一眼看到了,拍著翅膀飛過來,一邊圍繞著她旋轉,一邊唱起了贊歌。罌粟很開心的聽著歌,用心的打扮著,積蓄著力量,打開了下一朵花瓣。

青年赤足跑出來看,嘴角的笑容很大。他盯著罌粟,眼里光華璀璨,孩子一般。可是,這欣喜卻短暫的像流星劃過,變為了悲傷。

“晚上,我將收割你的靈魂,你怕么?”

“啊,這么快…我就要死了么?”罌粟的聲音變的很輕,她呢喃道:“我還有很多話沒和你說,我還有很多歌沒唱,我還有很多故事沒有講,我還想和你去看看大海的壯闊,或者沙漠里的日落,或者城市的繁華…”

青年沉默著。他眼里的黑色在蔓延,像日食一樣吞噬著光芒。

“你帶我去那片草地好么?我想告訴他們,我們可以開出很美麗的花……”

青年帶罌粟去了那片草地。所有的草木都看過來,小蜜蜂、花蝴蝶飛舞著環繞過來,百靈鳥唱起了歡樂的歌,黃鶯也不甘示弱,婉轉百回地唱了起來。

樹上的紫薇花,灌木叢中的大馬士革玫瑰,在罌粟的鮮艷奪目里,也變得黯淡。所有的草都贊嘆起來,他們根本沒有想到這就是以前那朵小草花。

“還記得我么?看我的葉子,和你們一樣。我們都可以開花的。”罌粟的聲音有點顫抖,她不太適應這么多熱烈的贊美。但是她很快的清清嗓子,高聲的說,“只要有心,只要互助,只要努力……你們也可以開出花來。”

“啊,我想起了,她就是以前那個非要開花的小家伙啊。原來我們開花可以這么漂亮……”一些小草附和了起來。

“那是她幸運,孩子,有人照顧她。奇跡不是發生在每棵草身上,懂么?!”又有小草諄諄教誨了起來。

“可是他說的對,我們可以開花,只要下雨的時候互相幫助,度過難關……”

“為什么要開花?”有的提問。

“開花后還會不會被踩?”有的開始表達深謀遠慮。

小草們七嘴八舌的討論了起來。小虞在草叢中低下了頭。他不敢看,不愿意看。

青年帶著罌粟回到了家。白蝴蝶還徘徊在院子里。

午夜悄悄逼近,催促著青年。青年舉起他的尖刀,最后一次剜出心頭的鮮血,滴在罌粟的花瓣上。罌粟顫抖著,夜風清涼,這血卻分外滾燙。她傾力吸收著青年的鮮血,熱烈而沉靜的舒展一片又一片花瓣,每一片花瓣都在搖曳,似在舞蹈。滿月當空,她美的驚心動魄。

白蝴蝶不住的唱著贊歌,飛舞在周圍。他感到了她的哀傷,卻沒有辦法去分辨原因,只能贊美和陪伴。

罌粟只是看著青年,吟唱起了青年常念的詩: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

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午夜的鐘聲響起,青年那滴血的尖刀,插入了罌粟的心房。罌粟注視著青年,又是眷戀,又是哀傷,又是心痛。她流下了大顆大顆的眼淚。她的眼淚白的像雪,純凈的像孩子的心,即便歷盡滄桑而不能改的初心。

青年的刀停住了,他的眼神里滿是震驚。黑色慢慢消退,光芒又出現在他的眼里。他的手指抹上那些眼淚,放在了自己的舌尖。

霎那間,他的鼻端香氣大盛,他的眼前出現了舊日的時光,和那個日夜思念的人。他走上前,抱著她纖細的身體,親吻她木棉花一般的嘴唇,這觸感是那么真實,他眷戀著,只愿時光就此停住。

尖刀還插在罌粟的心口。她看到青年擁抱的姿勢,還有唇角大大的笑容。她明白,他找到了舊日的歡樂。可惜那個世界她進不去。

她用心的催動身體和靈魂,流出更多的眼淚,散發出更多的香氣,環繞著青年,讓他的夢更久一點吧,更久一點吧~~

第一天,青年帶著心愛的人去了海邊,那里波瀾壯闊的大海正在怒吼著,聲音像要把人撕碎了一樣。但是他們相擁在一起,只感到歡快。

而罌粟用了太多的體力,她的葉子干枯了。

第二天,青年和心愛的人去了沙漠,白天的沙漠熱的像一個烤爐,夜晚的沙漠又像一個冰庫。但是他們并肩走在一起,看到了落日的壯美。

而罌粟用了太多的精力,她的花瓣干枯了。

第三天,他們去了繁華的城市,城市里人來人往,吵吵鬧鬧。但是他們手握在一起,看到了人生百態。

而罌粟用光了她的靈魂,她的心干枯了。

那天午夜,青年醒來了。眼前是一株枯萎的罌粟,焦黃的葉,干癟的花房。他怔了一會兒,把它拔起來,扔到了角落。他拿起魔法鏟,準備去草地上找尋另一株有靈魂的花。

邪惡之花

左岸記:回答有什么,是靠觀察。?回答要什么,需要對自己的內心做拷問。?回答能放棄什么,還需跟著靈魂去想象未來。出買了靈魂換得的短暫歡愉,很快都變成了行尸走肉。

溫馨提醒:罌粟是一種美麗的植物,葉片碧綠,花朵五彩繽紛,莖株婷婷玉立,蒴果高高在上,但從蒴果上提取的汁液,可加工成鴉片、嗎啡、海洛因。因此,鴉片罌粟成為世界上毒品的重要根源,而罌粟這一美麗的植物可稱為惡之花了。根據我國《刑法》規定,非法種植罌粟、大麻等毒品原植物的,一律強制鏟除。種植罌粟500株以上不滿3000株或者其他毒品原植物數量較大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罰金;非法種植罌粟3000株以上或者其他毒品原植物數量大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對于非法種植500株以下罌粟的,按我國《治安管理處罰法》規定,會被處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可以并處3000元以下罰款;情節較輕的,處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罰款。不過一般種植一棵沒人管你的,但是最好別種。喜歡那樣的花,可以種點虞美人。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海豚海岸 日本av女优色情电影免费下载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报告论文 微信理财平台 东方6+1 上海力天包装彩印有 海南4加1开奖结果 开拓者 vs 独行侠 西宁酒店按摩服务电话 大盘股票指数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三级片进不去三级片视频 长春按摩会馆 25选5 深圳风采中奖条件 上原花 番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