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清醒思考的藝術

2016-10-16 . 閱讀: 13,258 views

“純粹的理性”這件事,確實不是每個人在每件事上都要追求的,但是在某些情況下,不講邏輯和理性卻可能導致巨大的災難。《清醒思考的藝術》這本書的好處是,52個思維謬誤個個經典,看了能讓人嚇出一身冷汗來。缺點是,每個篇幅都太短了,沒有深入地闡述,如果對這個思維謬誤本身的定義和外延都不甚明白的話,很難看到其精彩之處。下面大家就一邊看摘錄下邊思考吧,結合自己的實際往深度去思考。

文/ ara?SHI

01 幸存偏誤

幸存偏誤是指:由于日常生活中更容易看到成功、看不到失敗,你會系統性地高估成功的希望。

我們就以道瓊斯指數為例吧。它由純粹的幸存者組成。因為失敗公司和小公司——也就是大多數公司——都不會出現在股票指數里。股票指數并不能代表一個國家的經濟,就像新聞不會報道所有音樂家一樣。你也應該懷疑那些暢銷圖書和成功教練,因為失敗者是不著書立說,不去演講他們的失敗的。

幸存偏誤意味著:你系統性地高估了成功概率。解決辦法:盡可能常去逛逛曾經大有希望的項目、投資和事業的墓地。這樣的散步雖然傷感,但對你是有好處的。

02 游泳選手身材錯覺

他們之所以成為出色的游泳選手,是因為他們擁有這樣的身材。他們的身軀是一種選擇標準,而不是他們運動的結果。

一旦我們混淆選擇標準和結果,我們就會產生游泳選手身材錯覺。如果沒有這種錯覺,一半的廣告都不會奏效。

請你從現在起遠離成功自助圖書,它們百分之百是那些天生具有快樂傾向的人所著。書中從頭到尾都是好點子,但讀者不知道,這些點子對數十億人都不管用——因為倒霉蛋是不寫成功自助圖書的。 結論:凡有人謳歌某種東西值得追求——強健肌肉、美貌、高收入、長壽、影響力、快樂,你都要看仔細。在跨入泳池之前,不妨先照照鏡子。你要誠實地對待自己。

03 過度自信效應

讓我們用3點說明來結束這一章吧:(1)不存在相反的不夠自信效應。(2)過度自信效應在男人身上比在女人身上更明顯——女人較少高估自己。(3)不僅樂觀者會受到過度自信效應的影響,就連自稱悲觀的人也會高估自己——只不過高估的幅度要少些罷了。 結論:請對所有預測持懷疑態度,尤其是當這些預測是由所謂的專家們作出的。請你在籌劃任何事情時都從悲觀的角度出發,作最壞的打算。這樣你才會真正有機會,更現實一些地判斷形勢。

04 從眾心理

從眾心理是僅次于股市泡沫和股市恐慌的惡魔。在時裝、管理技術、業余活動、宗教和節食里都存在從眾心理。從眾心理能讓整個文化癱瘓——請想想邪教的集體自殺吧。 簡單的所羅門·阿希試驗第一次是在1950年進行的,試驗顯示了團隊壓力如何壓倒健康的人類理性。試驗時將不同長度的線條拿給受試者看,要他說出線條比起參照線條是更長、一樣長還是更短。如果此人是獨自坐在房間里,他會正確估計所有線條,因為這任務確實很簡單。現在有7個人走進房間——全是演員,但受試者被蒙在鼓里。那7個人相繼說出一個錯誤答案,雖然線條明顯長于參照線條,卻說它“更短”。現在輪到受試者回答了。30%的試驗者會說出與前面的人一樣的錯誤答案——純粹是受到了團隊壓力的影響。

當一家公司聲稱它的產品“銷量最高”時,請你表示懷疑。這是個荒唐的說法。憑什么一種產品“銷量最高”就應該更好呢?英國作家毛姆這樣講道:“就算有5000萬人聲稱某件蠢事是對的,這件蠢事也不會因此成為聰明之舉。”

5 糾纏于沉沒成本

為什么會有這種荒謬行為呢?因為人類想努力表現得堅韌,堅韌是我們發出的可信信號。我們害怕矛盾。如果我們決定中斷一個項目,我們就在制造矛盾:承認從前的想法與今天不同。繼續執行一個無意義的項目是在推遲這一疼痛認識。那樣我們就顯得更堅韌。

有許多好理由支持你繼續投資下去,但如果你只是因為舍不得已經作出的投資而決定繼續做某件事,這就不是一個好理由了。理性的決定意味著忽視已經投入的成本。你已經投資了什么并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現在的形勢及你對未來的評估。

06 互惠偏誤

互惠也有可惡的一面:報復。緊接著報復的是反報復,然后你就會陷入一種惡性循環中。耶穌曾經布道,要求將另一面臉也伸給攻擊者,也就是打斷惡性循環,但這是很難做到的,因為互惠這一理念已經在我們腦中頑固地存在了一億多年。 最近,一個女人向我解釋了她在酒吧里為什么不讓別人請她喝飲料:“因為我不想要這種跟他上床的潛在義務。”這樣做很明智。如果下回在超市里有人主動跟你搭訕,讓你品嘗葡萄酒、奶酪、火腿或橄欖,你就知道你為什么最好是拒絕他了。

07 確認偏誤之一

確認偏誤是所有思維錯誤之父——它傾向于這樣詮釋新信息,讓它們與我們現有的理論、世界觀和信念相兼容。換句話說:我們過濾掉與我們的現有觀點相矛盾(因此被稱作反駁證據,不過它缺少合適的德語表達)的新信息。這是危險的。赫胥黎說過:“事實不因為被忽視而消失。”但我們恰恰是這么做的。投資大師沃倫·巴菲特也知道這一點,“人類最擅長這樣過濾新信息,使現有解釋仍然成立”。很可能,巴菲特之所以這么成功,就是因為他了解確認偏誤的危險,于是強迫自己換位思考。

“特殊情況”這個詞,更仔細地傾聽是值得的。它的背后經常隱藏著很普通的反駁證據。你最好是像達爾文那樣去做:他年輕時就習慣于系統地克服確認偏誤。一旦他的觀察與他的理論相矛盾,他就會特別認真地對待它們。他始終隨身攜帶著一個筆記本,強迫自己在30分鐘之內記錄下與他的理論相矛盾的觀察。他知道,大腦在30分鐘后會主動“忘記”反駁證據。他對他的理論越堅定,他就會越發積極地尋找矛盾的觀察。

08 確認偏誤之二

慈善家和憤世嫉俗者,雙方都將過濾掉反駁證據(相反的證據),得到支撐他們世界觀的大量證明。

柏林克羅伊茲貝格區的房產還是咖喱烤腸的價格? 宗教信念和哲學信念因其含糊性更是確認偏誤的杰出溫床,它在這里瘋狂地滋生。信徒們一步步看到神存在的證明。神不直接現身——除了向沙漠里和偏僻山村里的文盲現身,從不出現在法蘭克福或紐約這樣的都市里——這表明確認偏誤是多么強大,就連最有力的異議也被過濾掉了。

該死的是認識不到確認偏誤。當然,我們不喜歡我們的信念被攻擊得千瘡百孔。但實際情況不是我們在我們的信念前豎起了一塊擋箭牌,實際情況恰似對方在使用消音器朝我們射擊:子彈落下,而我們聽不到槍聲。

我們怎樣才能保護自己呢?作家亞瑟·奎勒·庫奇的一句話很有幫助:“干掉你的寵兒。”他的這句話是對那些經常舍不得刪除漂亮但多余的句子的作家們講的。他的呼吁不僅適用于優柔寡斷的作者,也適用于我們大家。 結論:請你與確認偏誤作斗爭。請你寫下你的信條——有關世界觀、投資、婚姻、健康預防措施、節食、成功策略的,然后尋找反駁證據。干掉自己最心愛的理論,這是一樁艱苦的工作,但作為聰明人士,你不會躲避的。

09 權威偏誤

關于權威有兩個問題。首先是令人警醒的跟蹤記錄。這個星球上有大約100萬受過培訓的經濟學家,沒有一位精確預言了金融危機發生的時間,更別說房地產泡沫的破裂、信用違約互換的瓦解直到通貨膨脹引發的經濟危機的順序了。再沒有哪個專家群體失靈得比這更驚人了。讓我們再舉一個醫學界的例子:事實可以證明,在1900年之前,病人都不怎么去看醫生,因為醫生只會使病情惡化(由于當時衛生條件不夠,醫生只會采用放血和其他不當方法)。 其次,經常可以證明,權威也會出錯。

專家們希望被人認出,為此他們必須用某種信號顯示他們的身份。醫生和研究人員是通過他們的白大褂,銀行行長則是通過西服和領帶。領帶沒有作用,它只是一種信號。國王們頭戴王冠,軍隊中有軍銜標志,基督教會里的權威信號更是明顯。其他信號還有名人訪談的邀請、圖書和其他出版物等。

不管什么時候遇到一位專家,我都會設法向他挑戰。請你也這么做。你對權威的批判性越強,你就越自由,就越相信自己有更多的能力。

10 對比效應

我們很難作出絕對的判斷。 對比效應是常見的思維錯誤之一。你會為你的新車訂購真皮車座,因為你覺得3000歐元相對于6萬歐元的車價來說只是筆小錢。所有靠銷售裝潢用品生存的部門都在玩弄這一把戲。

們就像鳥兒聽到槍聲一樣會對對比做出反應。我們撲翅飛起,很快行動起來。不利的一面是,我們發覺不到逐漸發生的小變化。魔術師能夠偷走你的表,是因為他對你身體的另一部位使勁用力,讓你根本注意不到你手腕上的輕微接觸。我們同樣不會注意我們的錢是如何消失的。它的價值不斷下跌,但我們發覺不到,因為通貨膨脹是逐漸發生的。假如它以無情的稅收形式讓我們承擔——原則上是這樣的——我們就會發怒。

11 現成偏誤

它們更現成。 現成偏誤是指:我們依據現成的例子來想象世界。這當然是愚蠢的,因為外界現實中的某種東西不會因為我們更容易想到而出現得更頻繁。 由于現成偏誤,我們的腦子里總有一張錯誤的風險卡。于是我們系統性地高估了因飛機墜毀、汽車事故或謀殺而遇難的風險。我們低估了因為糖尿病或胃癌這樣不太能引起轟動的方式死亡的風險。炸彈襲擊要比我們認為的少得多,抑郁癥則要常見得多。壯觀、華麗或大聲的一切,我們都高估了它們出現的概率。而無聲、無形的一切,我們都低估了它們出現的概率。因為我們的大腦更容易接受壯觀、華麗或大聲的東西。我們的大腦是劇本式思維的,而不是量化思維的。 醫

應對辦法:請與跟你想法不同的人合作,跟那些與你擁有截然不同經驗的人合作。因為你獨自戰勝不了現成偏誤。

12?在好轉之前會先惡化

“在好轉之前會先惡化”的陷阱是確認偏誤的一種變體。使用這個花招大大有利于一個對專業一竅不通或對事情沒有把握的專業人員。如果情況繼續走下坡路,就證明了他的預言是正確的。如果情況意外地回升了,客戶開心,專業人員則可以將好轉歸功于他的能力。不管怎樣——他總是對的。

結論:如果有人說:“在好轉之前會先惡化”,你腦子里就應該敲響警鐘。不過請小心:確實有那樣的情形,先是再次下滑然后回升。事業的轉換可能會耗費時間,會造成停發工資。一個企業的重組也需要一定的時間。但所有這些情況,人們很快就能看出措施是否有效。里程碑是明確的,是可以檢測的。請你望著里程碑,而不是望著天空。

13 故事偏誤

故事偏誤是指:用故事扭曲和簡化現實,它們排斥不合適編進故事的一切。

結論:從自傳到世界大事——我們將一切炮制成有“意義”的故事。我們這樣做是在扭曲真相——這會影響我們決定的質量。應對方法:請你將這些故事拆解開來。請你問問自己:這些故事想隱藏什么?訓練方法:請你設法用無關聯的眼光看看自己的生平,你會吃驚的。

14 事后諸葛亮

為我們是事后諸葛亮偏誤(英語叫作“hindsight bias”)的受害者。

事后諸葛亮偏誤絕對是最頑固的思維錯誤之一,可以恰如其分地稱為“我早知道現象”,即事后回顧時一切都顯得是可以理解的、不可避免的。 事后回顧時,一位靠幸運獲得成功的首席執行官,對他的成功概率的估計要遠遠高于客觀估計。

事后諸葛亮偏誤為什么這么危險呢?因為它讓我們相信自己是很好的預言家,而事實卻不是這樣。這會導致我們傲慢,誤導我們作出錯誤的決定。在私事上也是如此。

這建議更多是來自個人經驗而不是科學:請你記日記。請你寫下你的預測——有關政治、事業、體重、股市等。請你不時地拿你的記載與實際情況相比較。你會驚訝你是個多么糟糕的預測家。另外,請你也同樣讀歷史。不是事后的、成熟的理論,而是那個時代的日記、剪報、備忘錄。這會讓你更好地感覺到世界的不可預見性。

15 司機的知識

查理·芒格是全球最優秀的投資家之一,普朗克的故事我就是從他那里聽來的。他認為知識有兩種:一種是真知識,來自那些投入大量時間和思考以獲得知識的人們;另一種就是司機的知識,按芒格故事里的意思,司機是指那些裝得好像他們知道的人。他們會模仿別人表演,他們也可能擁有動聽的聲音或具有說服力的形象。但他們傳播的知識是空洞的,他們高談闊論地揮霍著華麗詞匯。

巴菲特的生活信條是:“請認清你的能力范圍,并待在里面。這個范圍有多大,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知道這個范圍的界線在哪里。”查理·芒格重復說:“你必須找出自己的才能在哪里。我幾乎可以向你保證,如果你必須在你的能力范圍之外碰運氣,你的職業生涯將會非常糟糕。

16控制錯覺

控制錯覺是指:相信我們能夠控制或影響某種我們客觀上無法控制或影響的東西的傾向。這是詹金斯和沃德兩位研究人員在1965年發現的。試驗規則很簡單:兩只開關和一盞燈,燈或開或關。詹金斯和沃德可以調節開關和燈光互相制約的強度。即使是在燈純屬偶然地開、關的情況下,受試者也堅信,按開關能夠在某種程度上影響燈。 一位美國科學家將人

央行行長和經濟部長也常常使用“安慰按鈕”的伎倆。這些按鈕是不起作用的,日本人20多年前就看出來了,美國人是近幾年才看出來的。但我們聽任他們這么做,他們也繼續這么做著。承認世界經濟是個基本上無法操縱的系統,對所有參與者都是無法忍受的。 那么你呢?你控制了你的生活嗎?你實際控制的很可能比你以為的要少。你別以為自己是那個淡泊地克制自己的馬爾克·奧萊爾,你更像是那個戴紅帽子的男人。因此,請你將注意力集中于你真正能影響的少量東西——堅定不移地只關注其中最重要的那些。其他的,聽之任之吧。

17 激勵過敏傾向

這是激勵過敏傾向的例子。它先是說明了一個平庸的事實:人們會對激勵機制做出反應。

請小心激勵過敏傾向。如果你對某個人或某個組織的行為感到吃驚,請你想想,那后面隱藏著什么激勵機制。我保證,你可以這樣解釋90%的行為。激情、精神疾病、心理障礙或惡意最多占到10%。 投資大師查理·芒格走進一家漁具店,突然在一個支架前停下,拿起一只一閃一閃、引人注目的塑料魚餌,問店主:“請問,魚類真的會喜歡這種東西嗎?”店主笑笑:“查理,這玩意兒我們可不是賣給魚的。”

18 回歸均值

極端成績與不太極端的成績總是來回交替。已經連續3年表現優異的股票幾乎不可能在接下來的3年繼續走強。因此許多運動員在比賽取得好成績,并因此登上報刊頭版后心中往往會產生恐慌的情緒:潛意識中他們預感到,下回比賽時他們可能再也不會取得這一最高成績了——這當然與頭版毫無關系,而是與他們成績的自然波動有關。

當你聽到諸如“我病了,去看醫生 ,現在我好了,因此是那位醫生幫助了我”或“這一年公司業績很糟糕,我們請了個顧問回來,現在業績恢復正常了”的話時,很有可能就是回歸均值在起作用。

19 公地悲劇

私有化是較為簡單的解決方法,但加強管理也有據可援。為什么這兩者做起來這么難呢?為什么我們總是沉湎于公地的想法呢?因為我們還沒有為解決這一社會難題作好準備。原因有二:第一,在整個人類的發展史上我們幾乎一直擁有無限的資源可供支配;第二,一萬年來我們都生活在一個50人左右的小群體里。彼此間相互認識,如果有人只考慮自己的好處,濫用公眾利益,就會被發覺,并遭到最嚴厲的懲罰——失去名譽。在小范圍內,道德的制裁至今還有效(雖然沒有警察在場,我也不會在聚會中將我朋友們的冰箱洗劫一空),但在一個匿名社會里道德就沒那么管用了

只有上述兩種解決方法:將公地私有化或加強管理。對于無法私有化的東西,如臭氧層、海洋、衛星運行軌道等,必須加強管理。

20 結果偏誤

結果偏誤:我們傾向于以結果判斷決定——而不是當時作決定的過程。這種思維錯誤又名史學家錯誤。一個經典例子就是日本人偷襲珍珠港的事件。這座軍事基地是不是應該疏散呢?站在今天的角度看:自然應該疏散。因為有大量線索說明,日本即將對其進行襲擊。不過這些線索是事后回顧時才顯得這么清晰。在當時的1941年,存在無數自相矛盾的線索。有的說明要襲擊,有的說明不會襲擊。要判斷決定(是否疏散)的好壞,必須置身于當時的情境之中,過濾掉我們事后知道的一切信息(尤其是珍珠港果真遭到了襲擊的事實)。

結論:請你切勿以結果判斷決定。結果差并不一定意味著當時所作的決定不對,反之亦然。你最好仔細研究一下這樣作決定的原因,而不是吐槽一個被證明是錯誤的決定,或者為一個也許是純屬偶然地獲得成功的決定感到慶幸。這個決定是出于理性而作出的嗎?如果是,那你下回最好仍然這樣做,哪怕上回的結果很糟

21 選擇悖論

美國心理學家巴里·施瓦茨在他的《不滿指南》一書里說明了為什么會這樣。原因有三:第一,選擇范圍太大會導致無所適從。為了做試驗,一家超市擺出了24種果子醬。顧客可以隨意品嘗并打折購買這些產品。試驗第二天,超市只擺出6種。結果如何?第二天賣出的果子醬要比第一天多10倍。為什么?因為品種很多時顧客無法作決定,于是就干脆什么也不買。使用不同的產品重復進行這一試驗,結果始終一樣。 第二,選擇范圍大會導致作出更差的決定。第三,選擇范圍大會導致不滿。你如何能夠保證從200個選項中作出完美的選擇?答案是:你不能。選擇越多,你在選擇后就越沒有把握,因而也就越不滿。 怎么辦?請你在端詳面前的選項之前,仔細考慮你想要什么。請你寫下你的標準,并務必遵守它們。你要明白,你永遠作不出完美的選擇。要想作出在事后看來無懈可擊的選擇是非理性的,因為事情的發展永遠有無數種可能性。你就滿足于一個適合你的“好答案”吧。是的,在生活伴侶這件事上也是如此。只有最好的才適合你嗎?在存在無限選擇的年代,情況恰恰相反:適合你的才是最好的。

22 討喜偏誤

什么叫討喜?科學家列出了一系列因素。我們會覺得一個人討喜,如果他:(1)外表有吸引力;(2)在出身、個性和興趣上與我們相似;(3)他覺得我們討人喜歡。這三個因素是依次排列的。

“復制”是銷售的標準技巧。銷售者設法復制對方的手勢、語言和表情。如果買方語速特別慢、聲音特別低、經常抓撓額頭,賣方也同樣又慢又低地講話、不時地抓撓額頭就很有意義。這會讓買方覺得他討人喜歡,做成生意的可能性就更大。 所謂的傳銷(通過朋友銷售)之所

你在判斷一筆生意時應該堅持不受賣方影響。請你不要考慮他,更好的辦法是:請你想象他是個不討人喜歡的家伙。

23 稟賦效應

我們擁有某種東西的事實顯然賦予了這樣東西額外的價值

讓我們放棄要比讓我們囤積難得多。這不僅解釋了為什么我們會在房子里堆滿廢物,也說明了為什么郵票、手表或藝術品的愛好者很少將他們的收藏拿出來交換或出售。 令人吃驚的是,稟賦效應不僅神化了我們已經擁有的財產,甚至神化了我們可能會擁有的財產。

請不要死抱著某種東西不放,請將你擁有的視作“宇宙”臨時留給你的某種東西。要知道你擁有的一切隨時又會被拿走。

24 奇跡

不可思議的意外事件就是雖然少見但完全可能發生的事件。它們的發生沒什么可吃驚的,如果它們從不發生,那才令人感到意外。

25 團體迷思

心理學教授歐文·詹尼斯研究過許多失敗案例。它們都有以下共性:一個智囊團的成員通過建立錯覺不知不覺地形成一種“團體精神”。這些錯覺之一就是無限的信任:“假如我們的領袖(在之前的案例里是肯尼迪)和團體堅信計劃可行,幸運就會站在我們這一邊。”然后出現意見一致的錯覺:“如果其他人意見一致,我的異議一定是錯誤的。”還有,人們不想做個有可能破壞統一意見的掃興的家伙。畢竟你會為自己屬于一個團體而高興,異議則有可能意味著被隔離在團體之外。

如果你是一個智囊團的成員,無論何時,你都要講出你的看法——哪怕這看法不是很中聽。你要仔細考慮沒有講出的意見,必要時要甘冒被隔離在溫暖團體之外的風險。如果你領導著一支團隊,請你指定某人唱反調。他將不是團隊里最受歡迎的人,但也許是最重要的人。

我們是對一件事的預期強度做出反應(累計獎金的多少及電壓的強度),而不是對它的概率。換個說法:我們缺少對概率的直覺理解。 人們把這種思維錯誤稱為忽視概率偏誤——這會導致作出錯誤的決定

26 忽視概率偏誤

我們是對一件事的預期強度做出反應(累計獎金的多少及電壓的強度),而不是對它的概率。換個說法:我們缺少對概率的直覺理解。 人們把這種思維錯誤稱為忽視概率偏誤——這會導致作出錯誤的決定。

結論:我們很難區分各種風險,除非風險為零。由于我們不能直覺地理解風險,我們必須計算。在概率公開的地方——像彩票——這就很容易。而在普通生活中,風險很難估計,但又是躲也躲不過的。


舉個例子:

一個農民喂一只鵝。一開始鵝畏畏縮縮,想:”這個人為什么要喂我?這背后一定有陰謀!”
好幾周過去了,農民天天都過來喂食物。鵝的疑心漸漸減弱。
幾個月后,鵝這樣想:“這個人很喜歡我!”——這個信念每天都得到證明,它越來越堅定。
鵝沒有料到,農民在圣誕節的時候會把它從鵝舍取出并殺掉。

這只圣誕鵝就是歸納法思考的犧牲品。

歸納法,指的是由許多個別事例,從中獲得一個較具概括性的規則。這種方法主要是從收集到的既有資料,加以抽絲剝繭地分析,最后得以做出一個概括性的結論。演譯法,則和歸納法相反,是從既有的結果,推論出個別特殊的情形的一種方式。由較大的范圍,逐步縮小到所需的特定范圍。

清醒思考的藝術

本文來自:約讀星期日,很不錯的一個讀書筆記公眾號。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值 棋牌麻将辅助真的假的 山西快乐10分 安全互联网理财平台 足球篮球比分直播 边锋老友棋牌内蒙麻将 山东十一选五直播视 fc台湾麻将16张安卓下载 竞彩足球比分结果查询 子基金配资 幸运十一选五最新开奖结果 灰熊vs猛龙 日本av女友写真视频 股票推荐群怎么样挣钱 长峰河南所有作品 股票行情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