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我們都是自身經歷的囚徒

2016-10-08 . 閱讀: 2,655 views

文/兌澤

那是7月的最后一天,坐著車顛簸在山上山下,都是一些很艱苦的地方。除了荒涼的山,就是戈壁灘,怎么去形容這些山與戈壁灘。一個個黃土山上布滿了風扇發電機,把綠油油的草兒都顯得好渺小。戈壁灘零零散散的白楊樹在空曠的土地上努力伸展著,有整齊排列的,有胡亂擺放的,有組成愛心型的……我一眼望去,除了心中越發空亮,剩余都是一些感嘆,我竟不知如何表達心中的那瞬間的感想了。那也是個大晴天,天空藍的猶如寶石,云朵大而厚,像昨晚下的積雪,白的刺眼,可看久了又覺得很暖和。從小就喜歡看云,因為那里面有故事,或是快樂或是心酸,或是喜或是悲,都由我們的心來定。

我其實不愿意寫遇見的人,總覺得只是一面之緣,怎可隨便寫,人是很雜的綜合體。但在荒涼的地,總會有一兩個人在那里存在,要不然景色縱然很好,也是空洞的。到北邊的荒山上合照的時候我見到了他們常說的催師傅,他個子高高大大,油膩的短發,穿著半舊白米色短袖,他站在荒破的房子邊。熱情的迎接著我們,幾句寒暄之后,我們開始了工作,只聽他給領導說可否調他回到原地,這里的工程也結束了,工人都回家了。這幾日總是一人待著在荒度,做飯的東西都不敢過夜,就壞掉了。以前的事不想再絮叨,只想把眼下的事做好,回到原地繼續好好做飯,眼神那么誠懇。可能是職業的緣故,總問我們吃不吃飯,沒什么招待我們的,吃點總是好的。除了工作領導們都是敷衍的回答著,由于時間問題我們匆匆忙忙的走了,我坐在車上回頭看著那個漸變漸遠的小房子,他的模樣在我的腦海中浮現。我知道催師傅比我們都活的明白,我想如果早點知道他是珍時之人,我理應帶幾本書送他,可以解除他的處境,過的充實點,但是事不會隨心變的,我幾度回頭,終了將他的生活兩言三語記錄。人活著總不能如愿,是命還是選擇都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是不跟往事瞎扯,看緊眼前就行。

幾經輾轉,我們到了南邊的一個工地,雖說仍是荒涼,但是由于建設齊全,像個小小的家,可以感受到淡淡的溫馨。因為路程有點遠,剛到我們就都有點餓了,一下車我們直奔廚房。一個精干干凈的小老頭,微笑的急忙張羅這,一會四道小菜端到我們面前,這是高師傅。我的老鄉,做菜絕對的上乘。吃著他做的菜,滿滿的家鄉味。可能是因為老鄉的緣故,我們很容易就聊了起來,他給我講述了屬于他的歲月,有青春,有激情,有夢……他說著說,夢都沒有做完,不知道那天就弄丟了,慢慢夢就沒有,只剩生活了。晚飯,他又給我們做了茄辣西蓋面,面很有嚼勁,菜也很美味。空曠的荒野,一群人在作業生活,不問明天,不說青春,不念歲月,只是小心翼翼的活著這段時光,他們也不知道為什么,他只明白要生存,要養家,竟此而已。我們奈人生何,只不過赤裸裸的來,赤裸裸的去了。所謂的人生就是一段時間,時間磨完了,我們也該入土了。

回公司的時候夕陽通紅,染了一大片的天空,牛馬在狂野上亂跑,他們都說這就是陜甘寧的交接處,沒有人管,可以大膽的走,我們聽著蒙古的民歌,那感覺真的很奇妙,只是一閃即失,這也許就是美吧,在瞬間。

黑夜里行走,一切都是那么空礦,心卻是格外的靜,人骨子里都會對于故鄉相似的東西有某種感覺,它是滲透到骨子里的,怎么都拿不掉的。我在想從小我就想逃離一切關于故鄉貧苦的一切,但是兜兜轉轉一直就沒有走出去過。決心很大,總沒有勇氣,而且還過著不如曾經憎恨的日子。

同事對我說:這就是我們所謂的青春所謂的人生,該痛的一點都不會少,該苦的只會更加苦,過著從未想過的最可憐的生活,消耗著青春,夢想早就見狗去了。帶我們的師父說:生活無論給你們什么你們都得接著,首先它畢竟消耗著你們最美好的時光,是你們的生命的組成部分;其次,它或多或少都會教會你們一些道理,說不定你們會受用終身,還未如愿見著不朽,不要不把自己搞丟了。

其實,我們都是自身經歷的囚徒,走的地方,做的事,遇到的人,都是我們不曾想到的,過的當下的每一個歲月都是過去現在我們認為最苦逼的,并且都是我們不曾未知的,有時候覺得這是一場與我們無關的人生,活著這回事,本來就如此單純,不必深究,則痛在其中。

自身囚徒

左岸記:

?“我們是自身經歷的囚徒”出自莫羅的話:”We are prisoners of our own experience”。或許生存環境無法選擇,但人生經歷是我們自己選擇的。內在外在施與我們的條條框框,一點一點把我們捏造成現在的這番摸樣,而終于,我們的思想禁錮在每一個腦細胞中,我們的反應受控于每一條神經鏈上,我們的行為凝固在每一塊肌肉群中,我們的自身囚禁在所有內力外力共同促成的經歷里。

所以軟弱無力的人也會有強硬如水的時候,從不抱怨的人也會有怨言連天的時候,置身事外的人也會有跳入其中的時候,逃避入殼的人也會有擊碎保護的時候。那一個時節,舊的人已死,替他活著的已是新的人了。他以為終于走出了牢籠獲得重生的喜悅,不過是幻影,不過是走進了另一個牢籠的新鮮感作祟。一次次在脫離“監獄”時候的“囚徒”又義無反顧且毫無選擇的成為下一個“監獄”的“囚徒”。你覺得那個監獄叫什么名字?我想它叫欲望。

叔本華說:人生即拋擲在目的和達到之間。除了欲望,我們沒有生存生活的理由。所有的人都逃不脫每一座欲望的牢籠,因而必須終生背負它所帶來的幸福和痛苦。權利不過是欲望的一種形式,曾經的貪嗔癡一旦得償,便有新的來替換。這是我們毫無選擇的人生,是內在要求和外在條件共同選擇的路途。而結束一條路的最好方式,就是走完它,即使是以囚徒的身份。

這就是電影《死亡實驗》展示的困境,沒想到作者能舉重若輕,如此也是一個出口吧,誰又是你的出口呢?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辽宁11选5技巧集锦 陕西11选5应用下载 信质电机股票 吉林快3今日预测快赢网 贵州十一选五怎么赔 北京快中彩官方网站 喜乐彩票下载官网 北京快3结果查询 股票怎么样玩 新骗局广东11选5 2011热门股票推荐 一肖中特免费资料选 急速赛车开奖数据 甘肃快3开奖结果全部 买福利彩票怎么选号码 贵州快3今日预测出号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