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優秀有不同的標準,是不是一種逃避

2016-09-06 . 閱讀: 1,791 views

文/巧言

最近被這么一個問題問倒了:“你總是說,優秀有不同的標準。但這樣是不是一種逃避,是不是帶著一種‘比不過你,所以我就不比了’的心態?”

高中課本里有一句背得滾瓜爛熟的話,“舉世譽之而不加勸,舉世非之而不加沮”。初讀時只覺灑脫,再三回味,竟為之膽氣而敬佩。位居高位,順風順水,眾人皆百般贊賞萬分鼓勵,如何自持,如何不為所動地保持自我,如何不被旁人的夸耀所牽制去迎合眾人。

好難好難。

之前在“奴隸社會”讀到一篇,《從麥肯錫到蓋茨基金會,我為什么換工作》,點開前原以為又是一篇鞭笞資本主義對員工的壓榨、歌頌慈善事業對人世與人心滋潤的情懷文,卻在字里行間讀到了冷靜理性的分析與選擇,并不冠冕堂皇,并不清新動人,更多帶著冷靜與堅定。另一篇文章《清華六年,不是彼岸是漂泊》(附后)說,“可這個世界的評價標準本就千差萬別,屬于他人的‘彼岸’又怎么值得你去花大半輩子的時間去抵達?”

我想這算是某種回答。

我曾經很熱衷于比較:分數,排名,等第,層級,唯恐人后。比較帶給我許多滿足感,旁人的贊賞夸耀,比較中的優越感,以及由此產生的對自己的肯定,都讓我格外的心安與興奮。

而今卻格外恐懼,“哎呀你在XX大學讀書,好厲害”、“哇你申請到了XX學校好牛逼”、“在XX部門做部長,真是太厲害了”,比比皆是,都讓我毛骨悚然。感覺無形中被安置在某個線性的隊列里,簡單粗暴地分作三六九等。今日你且風光,一旦落后,一旦偏離,便會受盡鄙夷。于是在這巨大的意蒂囚牢里奔走,就為爭一句旁人口中的“大神”。

個中滋味自然冷暖自知。你自然可以把旁人羨慕的幽徑視為自己的賽道,奮力跑向眾望所歸的終點。眾人構建的體系成為自己攀爬的階梯,充滿了勝券在握的安全感與一騎絕塵的滿足感,卻始終是一種怠惰——一種對于“自知”的怠惰。

內心的自給自足是最難得的。自己所選擇的路,如能有內心的堅定支持,旁人的評價無非是錦上添花。這樣的選擇是純粹自我的,它并不偉光正,也并不高大上,卻能在午夜夢回給你踏實依靠。

所以所謂優秀有不同標準,是希望你在磨礪里建立起自己的世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效用函數,有著不同的參數與自變量。它可能裝滿了貨幣與股票,那么請你為國接盤振興A股;它可能包含著家國天下,那么希望你腳踏實地一心為民;它也許充斥著許多難以言盡的奇思妙想,也請你放心大膽地去找尋。你終究會建立起自己豐富的維度,估量著成敗得失,判斷著進退取舍,用一把你歷經打磨的人生標尺,而不是旁人的贊賞和嘲諷給你建立的坐標系。

這也許是一種逃避,卻比蝸居在千軍萬馬蜂擁而上的人流中,拿著旁人丟給你的框框觀察世界,更會讓你坦然與心安。

優秀

左岸記:很喜歡秋水姐在她的《像男人一樣戰斗,像女人一樣享受》這篇文章中說的一段話,優秀是自己自由的底氣。

優秀,有時候是在這個世界上暢通無阻的通行證。
我優秀,所以可以不合群。
我優秀,所以可以單身。
我優秀,所以可以拒絕某些應酬。
我優秀,然而我沒妨礙他人。
嗯,會有人說自認為優秀是臉皮厚,隨便,反正我要義無反顧地成為優秀的人,在通向優秀的路上一騎絕塵。

與其說自認為優秀,不如說始終都追求優秀,乃至卓越。

附:清華六年,不是彼岸,是漂泊

文/Oni

六年前初來乍到,我不知道清華這盤棋該怎么下。可是慢慢地,我看到了許多被推選出來的“下棋高手”和“下棋秘籍”。

秘籍書曰:欲練此功,定要有高GPA、二學位、科研發表、校會/校團/院會/院團/輔導員骨干、藝術團上道、基層志愿經歷、洋氣海外學習背景、高大上公司實習經歷...樣樣都做到了,都做了第一,還能常常出現在各輿論頭條中,那你就是坐享彼岸的“大神”,而不是漂泊流離的小弱。

好,那我們就按照尋寶圖,像世博會上到處排隊蓋戳一樣,集齊10個龍珠,召喚一個彼岸。

然并卵。

看似簡單的解決方案的背后,是無數的時間投入,以及無價的機會成本。當別人在音樂的世界里徜徉的時候,我在集龍珠;當別人開設時尚專欄的時候,我在集龍珠;當別人靜心學術研究的時候,我TM還在集龍珠。這東西收集起來還挺上癮,恨不得所有人都應該跟自己一樣——或者說,自己跟所有人一樣。

現在想來,很慶幸當年能有半年的時間遠離清華,來到德國南部無比寧靜的學術小鎮海德堡。這里沒有GPA,沒有團委,沒有實習,沒有社團。有課的日子里,我和許小姐在全德國最好吃的食堂吃午飯,下午在老街上溜溜彎,再找個圖書館寫寫作業;沒課的日子里,我們跑去超市采購,回她的廚房燒排骨燉牛肉,坐著火車去巴黎去東歐。

在這樣浪漫、無拘無束的環境中,我發現之前如此敬仰的“彼岸”,竟然變得黯然失色:如果真的愛學術,為什么我在圖書館里上躥下跳,而許小姐卻享受至極?如果真的愛志愿,那么即便遠在他鄉,也應自主尋找和創造出奉獻社區的機會。然而在這個漂泊的異鄉,我所感受到的,竟然是“解脫”的暢快,以及解脫后的迷茫。

交換結束后回到清華,立刻慣性地馬不停蹄,奔去“彼岸”。可畢竟心中開了一個豁口,在疲憊的深夜,問問自己為什么要做這些,為什么被這個園子推著、無意識的做這些。這學期是副組長,那么下學期就應該做組長;這學期是班里第二名,那么下學期就應該做第一名;這學期做了A公司的實習生,那么下學期就應該找一個更好的公司去實習...一切都似乎是為了完成而完成,為了超越而超越,I don't look for them; they come to me.

因為害怕居無定所,于是我們放棄了開墾,選擇了蝸居;因為害怕輿論爭議,于是我們放棄了一方專注,選擇了八面玲瓏;因為害怕一事無成,于是我們放棄了冒險和偏鋒,選擇了從眾與萬全。

那些曾插上過小紅旗的“彼岸”,卻漸漸地淹沒了我們,就像是穿著一件華麗卻毫無特色的袍子,走在那些跟我們完全一樣的人群當中。我們在每一處“彼岸”交匯,卻又并不屬于自己的領土;而那些漂泊的人,卻在耐心地建造著心中所想的彼岸

也許這六年來最大的失誤是繼續再讀一個學位,當初沒有鼓足勇氣殺入職場的海洋;但這恰恰是我在清華成長最快的兩年。我開始懷疑大神秘籍,開始問自己真正想做的是什么,心底里并不在乎的是什么。我開始試著割舍和重建。

割去了學分績的功利,重建的是自己真正感興趣的畢業論文;割去了學生干部的“攀爬”,重建的是自己真正感到價值和使命的團隊;割去了“立竿見影”的急躁,重建的是對每一段高大上或接地氣的經歷的珍視。

慢慢發現總有人對你指手畫腳,總有人對你并不滿意;可這個世界的評價標準本就千差萬別,屬于他人的“彼岸”又怎么值得你去花大半輩子的時間去抵達?

割舍的過程是痛苦的,就像是對自己這幾年、這十幾年的一種否定;但是只有潮落之后,才發現當初的那些“彼岸”,不過是盲目而畏縮的另一種表達。了解一個人,不要只看他曾獲得了什么,更要問他,你可曾痛苦而堅決地割舍過什么。

對每一個來詢問如何準備咨詢案例面試的人,我都會說,如果能把準備過程看作是提高自己分析能力和表達能力的契機,就算未能拔得頭籌,你在未來的職業道路上也會深受其益;但話又說回來,既能刻苦準備又平常心的人,結局也不會差。面試錄取和能力提升相比,前者雖然是彼岸,可后者卻能讓你去漂泊。

十七載風雨求學路暫告一段落,在匯入新一段旅程之際,祝愿我們都能在這充滿各式各樣“彼岸”的世界里,慢慢摸索出自己的航道,跟隨內心的燈塔,放手去遠洋,去漂泊。

借用Sheryl Sandberg的話,祝你勇敢而幸運,因為幸運偏愛勇士。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在线波多野结衣AV影片 台湾牌十三幺 最新日韩a片中文字幕 股票涨跌即将涨停 青海省十一选五开奖 熊猫四川麻将手机版下载 澳门即时赔率 2019低价潜力股 江西新11选5开奖 4.20公牛vs热火录像 票据理财平台排名 即时比分即时指数比较 东方6+1 万能麻将棋牌辅助器 女足世界杯比分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