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蟲鳴鳥語,地軟薺菜,蟋蟀螞蚱……

2016-09-02 . 閱讀: 1,384 views

文/木頭人

“爸爸,今天老師教了新的東西,可是我不懂。”

“哦?老師教了什么?竟然難住了我兒子。”

“老師說,布谷鳥的叫聲是‘布谷布谷’,意思是春天來了,要播種了,可是我都沒聽過。”

“寶貝,聽好了啊,布谷鳥是‘布谷,布谷布谷’,就像這樣叫的,明白了嗎?”秋白學著布谷鳥的叫聲。

“布谷布谷,是這樣的嗎,爸爸?”五歲的兒子嘟著小嘴說道。

“老白,你們父子倆在那聊什么呢,來幫我把這些青菜切一下。”

“恩,就來”秋白起身對兒子說道,“你自己玩哦!”

廚房里傳來秋白說話的聲音和妻子銀鈴般的笑聲,不長的時間,香噴噴的炒菜、米飯就端上桌了,看著小家伙吃的香甜的模樣,兩口子眼里滿是濃濃的愛意。

像往常一樣,等天氣稍微涼下來,夫妻倆牽著五歲的兒子,一家三口去了北灘的豳風苑散步。據說這里建成時一共花了兩千多萬元,蘇州園林式的設計手法也頗得市民的喜愛,可不知為何,今天的秋白好像心事重重,讓本來心情愉悅的妻子也瞬間沒了興致,在兒子不情愿的眼神中,一家人早早的就回了家。

夜里,看著在懷里熟睡的妻子,秋白卻沒有絲毫的睡意,自從十年前父母被大姐接去北京,自己搬到這座城市定居以來,幾乎很少回老家去,偶爾返回也是親朋兒女嫁娶,鄰里老人喪葬,來去匆匆,幾乎很少停留過夜。兒子的話語還在耳邊回響,蟲鳴鳥語的聲音卻已經有好久不曾聽到,入耳的不是機器的轟鳴,就是刺耳的鳴笛,要么就是廣場上大媽們的舞蹈配樂,一切都變的嘈雜,少了那田間地頭的寧靜,鄉野生活的淡雅。

“你怎么還不睡啊?”

“恩,就睡。”

關掉床頭的壁燈,抱緊懷中的嬌人,他突然就想起了自己小時候的好多事。

那時候,家門前就是一片樹林,小時候的他眼里,遠處的山上有數不盡的樂趣,捉蛐蛐,逮螞蚱,幾乎所有的昆蟲都是他的玩伴,他甚至可以和一堆地上的螞蟻玩上一個下午。

那時候生活水準還沒有現在這么高,沒有反季節蔬菜,也不像兒子,有這么多的零食,可那些野菜在他口中是那么的好吃,地軟做的包子,在開水里稍微煮過后涼拌的灰菜、薺菜,勝過現在餐桌上的美味佳肴百倍千倍,可是已經有多久都沒有吃過了。

一家人住在兩孔破窯洞里,冬暖夏涼,也不用擔心得了空調病,想吃什么就去地里挖,去林子里采,不用擔心有殘留的農藥;想去鎮子上了,騎著自行車,那速度比大城市高峰期的汽車還要跑的快。晚上坐在門前的樹樁上,看著星星和月亮,聽著長輩講著嫦娥奔月和吳剛伐桂的故事。有時候村里來了說書的,就去麥場上聽三國、聽水滸,聽各種聽過和沒有聽過的故事......

“大姐,你說什么?今天要和爸媽回趟老家,好啊好啊......”

“好的,我告訴秋白,咋們一起回去。”

睡夢中的他聽到了妻子說話的聲音,原來不止他一個人惦念著那故鄉的山山水水。

余光中的《鄉愁》里說,“小時候,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我在這頭,母親在那頭......”原來鄉愁可以是蟲鳴鳥語,也可以是地軟薺菜;可以是蟋蟀螞蚱,也可以是窯洞樹樁;可以是嫦娥奔月,也可以是三國水滸......

看著兒子向車窗外張望的眼神,他的心中突然覺得是那么的滿足,轉過頭,妻子正對著他微微一笑。

鄉愁

左岸記:是那兒的記憶,是那兒的味道,是那兒的與眾不同,獨一無二,所以你尋遍了千山萬水,依然無法放下那自己成長的地方,與其說是鄉愁,不如說是鄉戀。這文章寫得真好啊,語言婉約,結構完美,虛實相接。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山东体彩扑克3下载 宝尚配资 宁夏11选五平台 比较好的金融理财方式 单机急速赛车游戏 韩国1.5分彩开奖数据 北京快三精准计划 辽宁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广东十一选五app哪家好 自行车赛车图片和价钱 上海十一选五 广东36选7走势图分析走势图 亚金配资 江苏快3安装 股票数据中心 新疆时时彩48期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