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莫怪老虎,情商太低

2016-08-06 . 閱讀: 1,914 views

文/馬丁

2016年7月23日下午3點左右。北京延慶八達嶺野生動物園。

一家四口,包括三個大人一個孩子,去八達嶺野生動物園自駕游,車輛行駛至猛獸區的東北虎園里,年輕男女在車內發生口角,女子突然下車去拽男司機的車門,結果被躥出來的老虎叼走。年長的女子看到年輕女子被叼走,立刻下車營救,被另外一只老虎當場咬死并拖走據新華社北京8月4日電,此消息不實,目前傷者仍在醫院救治,傷者各項體征恢復良好,而動物園仍在停業整頓中)。一次歡樂的出游演變成一場悲劇。在這之后,媒體公布了女游客被老虎叼走的視頻,令人心驚膽戰。

事后,人們不禁要問,這場悲劇是如何發生的?是野生動物園沒有盡到提醒責任?還是那位女子疏忽大意,沒有意識危險?還是由于其他方面的原因?

實際上,八達嶺野生動物園有明顯的提醒牌,嚴禁游客下車,參觀須知里也明確了參觀規則。事發時,女游客并沒有按照園區的規定參觀游覽,而是在猛獸區下車,引來殺身之禍。那么,這樁命案究竟該由誰來負責?如果用情商之父丹尼爾·戈爾曼的情商理論來解釋的話,這樁慘劇來源于當事人的情緒失控。

丹尼爾·戈爾曼直言不諱地說,情緒失控具有嚴重的危害性,就像脫韁的野馬,會把主人置于死地。

設想一下,如果那位被老虎拖走的女子不是由于口角而導致情緒失控,為何會在猛獸出沒之地貿然打車開門?她在開門下車的那一瞬間根本就沒有意識到向她逼近的危險。

當你情緒失控時……

根據丹尼爾·戈爾曼的情商理論,在神經失控時,邊緣腦的神經中樞宣布進入緊急狀態,召集大腦的其他部分服從其緊急調度。神經失控發生在頃刻之間,激發立即的行動反應,這時掌管思考的新皮層根本來不及全面觀察當前的形勢,更無從判斷行動的正確性。神經失控的特征是在失控過去之后,失控者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

丹尼爾·戈爾曼認為,普通人情緒失控其實經常發生,雖然形式一般不會如此可怕,但強度也許毫不遜色。回想你上一次“失控”時的情形,比如對家人或者陌生的出租車司機大發脾氣,而在發作完之后,你經過思考和反省,發現似乎沒有生氣的道理。

情緒失控大體涉及兩種機制:一是杏仁核的觸動,二是保持情緒反應平穩的新皮層無法激活,或者新皮層動員起來應對情緒的緊急狀況。在情緒失控的情況下,理性腦聽命于情緒腦。當個體已經處于煩躁的狀態時,一旦被某種東西觸發了情緒失控,不管是憤怒還是焦慮,情緒強度都會特別大。

當個體已經處于煩躁的狀態時,一旦被某種東西觸發了情緒失控,不管是憤怒還是焦慮,情緒強度都會特別大。

既然情緒失控如此普遍,而危險性又如此之大,那么我們普通人應該如何避免這種憤怒的情緒失控呢?

情商理論認為,有兩種主要的途徑可以消除憤怒。一種是控制和質疑觸發憤怒的想法。當然,時機很重要,在憤怒周期中,越早進行控制就越有效。事實上,緩和性信息如果在憤怒表達之前出現,就可以完全終止憤怒。但這種緩和性信息具有特定的有效時機。它對一般水平的憤怒可以發揮很大作用,但對高水平的暴怒就沒有什么影響,原因在于 “認知失能”現象,也就是說,個體無法繼續正常思考。如果人們處于極度憤怒的狀態,只想著“實在太糟糕了!”他們就會忽視緩和性信息。

消除憤怒的第二種途徑是:身處不可能進一步引發憤怒的環境,等待腎上腺涌動逐漸消失,生理水平恢復平常。也就是說,在生氣時擺脫對方。在冷靜期,生氣的人可以尋找其他分散注意力的事物,使逐步升級的敵對想法及時剎車。分散注意力是扭轉情緒非常有效的方法,原因很簡單,我們在高興時很難保持憤怒。當然關鍵在于首先讓生氣的人冷靜下來,然后才有可能高興起來。

再簡單總結一下消除憤怒的主要途徑。第一種途徑:控制和質疑觸發憤怒的想法,獲得緩和性信息。第二種途徑:在生氣時擺脫對方,分散注意力,身處不可能進一步引發憤怒的環境,等待腎上腺涌動逐漸消失,生理水平恢復平靜。當然最好的途徑是,在憤怒或敵意想法剛剛萌芽時就把它們遏制住。

在具體的生活實踐中,消除憤怒的一個相當有效的方法是在冷靜期獨處。很大一部分男性的做法是駕車外出,研究者由此發現了開車可以讓人停止憤怒。另外一種更加安全的方法是散步,積極的運動同樣有助于平息憤怒。深呼吸和肌肉放松等方法也有作用,這也許是因為這些活動改變了身體的生理水平,使身體從憤怒的高喚起水平轉變為低喚起水平,也許還因為放松活動分散了個體對憤怒的注意力。積極的運動平息憤怒也是同樣的道理,運動過程中身體處于高度活躍水平,運動停止后身體就恢復到低水平。

不過,假如生氣的人在冷靜期對觸發憤怒的一連串想法一直耿耿于懷,冷靜期就不會產生作用,這是因為每一個憤怒的想法本身就是火上澆油、使憤怒不斷升級的微型觸發器。分散注意力的作用在于阻止一連串的憤怒想法出現。研究表明,分散注意力一般來說有助于平息憤怒,看電視、看電影、閱讀書籍等活動可以阻止憤怒的想法最終演變為暴怒。而放縱自己購物或吃東西等方法沒有太大的效果,在購物中心閑逛或者吞下一塊巧克力蛋糕的時候,實在是太容易繼續保持憤怒的想法了。

夫妻之間如何避免情緒失控?

那么如果伴侶之間出現情緒失控,普通人又該如何應對?又該如何避免被傷害?

悲觀的伴侶非常容易情緒失控,他們對配偶的所作所為感到憤怒、受傷或者困擾,而且負面情緒一旦發作,就會使他們困擾不已。

丹尼爾·戈爾曼認為,婚姻競爭力的一個關鍵是夫婦雙方必須學會舒緩自身的困擾情緒。這就意味著掌握從情緒失控引發的情緒泛濫當中迅速復原的能力。在情緒失控時,個體失去了清醒地聆聽、思考以及說話的能力,因此保持冷靜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如果個體無法保持冷靜,就無法進一步解決當前的問題。

在《情商》中,丹尼爾·戈爾曼建議,有決心的夫婦在發生激烈沖突時,可以學會大約每隔5分鐘測量自己的脈搏,即感受頸動脈的脈搏(經常進行有氧運動的人很容易學會這個方法)。測量15秒內脈搏跳動的次數,然后乘以4,得到每分鐘脈搏跳動的次數。以心平氣和時測得的脈搏作為基準,如果每分鐘脈搏跳動次數比基準多了10次,這就是情緒泛濫開始的信號。如果脈搏升高到這個水平,夫婦雙方需要暫停20分鐘,在繼續討論之前恢復冷靜。盡管暫停5分鐘已經感覺夠漫長的了,但實際的生理復原更緩慢。

當然,有些夫婦可能會覺得吵架的時候測量自己的脈搏有點尷尬,較為簡單的做法是進行事先聲明,在任何一方首次出現情緒泛濫跡象時暫停討論。在暫停期間,進行放松活動或做有氧運動有助于從情緒失控中復原,恢復冷靜。

由于對配偶的負面想法會觸發情緒泛濫,因此,如果為此感到不快的丈夫或妻子直接面對并加以解決,也能阻止情緒泛濫。類似“我不能再忍受了”或“我不該受到這種對待”的情緒是無辜受害者或易怒者的口頭禪。

管理好自我情緒,不讓負面想法引發情緒泛濫,進行積極的正面解釋,可以讓自己的緊張情緒得到緩解。

我們需要對負面的想法進行監控,意識到我們不一定要相信這些想法,并有意識地努力尋找質疑這些想法的證據或者角度。比如妻子在氣頭上也許會想到“他不關心我的需要,他總是這么自私”,此時她可以回憶丈夫以前的體貼行為,以此質疑這種負面的想法。這樣妻子也許會換一種想法:“他有時候還是挺關心我的,盡管他剛才的表現不夠體貼,讓我生氣。”后面這種想法為改變和積極的解決方法提供了可能性,而最初的那種想法只會激起妻子的憤怒和傷害行為。

讓我們回到文章開頭提到的老虎傷人事件,試想一下,如果那位妻子不是由于情緒失控拉開車門,如果與她吵架的那位丈夫能夠恰當應對他們之間的矛盾或沖突,如果這對伴侶之前能夠學會如何處理好自己的情緒問題,也許這樣的悲劇就不會發生了。

推薦閱讀:

情商

“情商之父”丹尼爾·戈爾曼經典套裝

情商培訓、家庭教育必讀書

中信出版集團 | 2016年7月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在线免费播放日韩a片 5分彩定位胆骗局 樱井莉亚种子迅雷链接 2017年3d全年 杭钢股票 福建11选5组选3玩法 2007年上证指数 重庆快乐10分公司 陕西十一选五 黑龙江11选5新版 有一万块钱怎么理财 云南十一选五遗漏查询 007足球比分网站 上海十一选5走势表 河南2选5走势图 win007球探比分苹果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