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蠢貨是怎樣煉成的

2016-08-05 . 閱讀: 2,540 views

文/王建平

斯坦福大學的菲利普·津巴多博士做過一個監獄實驗,他讓一些中產階段的白人大學生隨機擔任“罪犯”和“警察”,在大學地下室的模擬監獄內進行角色扮演。僅僅6天,這些學生就發生了行為和心理巨變,原本是大學生志愿者的他們竟然毫無顧忌地做出了虐囚等殘忍的事情,實驗不得不中止。40年后,菲利普·津巴多博士在一篇文章中寫道:“正如斯坦利·米爾格拉姆早年證明的那樣,大多數普通的成年人經過引導,都容易盲目地服務非正義的權威。”

這句話的核心意思是,在特定情境下,年輕人(我認為并不局限于年輕人)容易被洗腦,一旦陷入被給予的角色之中,就有可能做出那個角色有可能做出的事情,不管它殘忍與否。他在文章中申明,要洗腦,只需經過簡單的幾個步驟:去個性化、服從權威、自我辯白、合理化與去人性化。只要擁有這幾個步驟,就可以制造納粹思維、狹隘民粹主義、軍國主義,最重要的是,能夠在愛國、正義等名頭下毫無顧忌地制造暴力與仇恨。

誠如大家所看到的,我將其稱之為洗腦。但也有人將其稱之為教育。基于各種用意,兩者表述不同,但實質無異。

我查了一下“情境”的含義,有這樣一句極其晦澀地表達:情境是指在一定時間內各種情況的相對的或結合的境況。換言之,它的時間是特定的,在個體周圍所發生的各類情況具有強制力和感染力——個體必須對這些綜合性的境況作出自己的反應。正是這種反應,足以改變一個人的行為和心理。

無獨有偶,在心理學案例上有一部電影叫作《浪潮》,講的是一位政治老師為了讓學生體會獨裁,于是和學生一同開始了獨裁模擬實驗,結果一發不可收拾,最終以一名學生之死告終。真實事件發生于1967年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的一所中學,主人公叫Ron Jones,據說他在一次采訪中反問記者:“去你們當地的學校看看,那里找得到民主嗎?”

這兩個案例都極其著名,用不著我在這里饒舌,我亦不想由此引申出人云亦云的感慨,畢竟最近愛國青年們已經給我們上了許多生動的課,彰顯了“情境”一詞的深刻含義。對于所謂“愛國行為”,其實也并非咱們中國傳統,因此我反倒不驚異于目前所發生的種種行為,因為它們完全符合當前的情境。我所遺憾的是,對此表示抗議的“非蠢貨”們,身上具備了一種看不見摸不著的優越感,而這也是完全符合當前情境的(正如獄警之于囚犯的優越感)!比如有人也喊出了“抵制日貨前先抵制蠢貨”這類口號,然而怎么抵制呢?口號中卻什么也沒有講。所謂口號,無非是一種站隊的表態,從這點來看,“非蠢貨”們和蠢貨本質上也并沒有什么不同。

我們缺少的不是在微博上呼吁理性的人,不是在朋友圈轉發口號的人,而是獨立思考的人,真正去分析問題的人,像胡適那樣較真的人。這大概是我征引這兩個案例的目的,畢竟它們無論何時都很接地氣。

培養蠢貨是件挺不容易的事兒,雖然有固定的心理程序,但人剛出生時千姿百態,怎樣才能讓他們按程序辦事?菲利普·津巴多博士已經說過了,這需要某種情境的引導。怎么引導呢?比如一個孩子上小學,先從統一服裝開始,隨后在同一間教室,做同樣的事,學同樣的文章。上課時手放哪兒腳放哪兒,都得有個規定。如若有小孩不符合這些規定,就要懲罰,最大的懲罰不是體罰,而是老師嫌棄他同學排擠他,讓他意識到自己孤立無緩,讓他意識到他違反了規則。要融入這個圈子,就必須按照既定的規矩來。

這叫去個性化。

他們遇見老師就要說“老師好”(要大聲,還得鞠躬,姿勢不標準還得重來)。對孩子們來說,老師一開始就作為權威締造者而存在。但這還不夠,必須要打造一個組織,組織架構和往常一樣,有班長、副班長等,替班主任管理日常事務。這樣的組織架構原本沒什么問題,但班干部受權威者器重就會產生優越感,自覺不自覺和“普通”學生拉開距離。這種距離是由上至下的領導與服從關系。如果有學生不服從班長的安排,班主任很可能就會懲罰他。

設好了骨架,接下來就要注入血肉。比如古代,孩子們一進學堂就得拜孔子像,這不算很糟糕,畢竟只是拜一拜而已。但接下來就是讀四書五經,讀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一遍一遍在孩子心中灌輸忠君思想、倫理道德、奴才思維,直到成為固有的烙印。幾年后,他們心里儼然建立了某種如同神一般的權威崇拜,有質疑者將被唾棄被淘汰被懲罰。書上就是這么教的。

這叫服從權威。

我曾在自己的專欄中提到過一件真事。有一天我和孩子吃飯,他突然冒出一句話,我要去殺光日本人!

我有些驚訝,想想可能是在學校學習了抗日故事,于是解釋道:“日本人和中國人一樣,有好人有壞人。”

“不,我就要殺光日本人!”孩子堅定地說。

為了緩解孩子的仇日情緒,我將日漫里學來的日語教了他幾句,還給他看了一集《足球小子》。結果第二天,他同學來我家吃飯,聽到我兒子秀日語,大眼一瞪說:“好哇,你竟然講日語,我要去告訴老師!”

……

我所要指出的是,所謂情境洗腦,絕非我上面所說的這么單純。它涉及各方面的因素,是學校、家庭、社會等情境的疊加。但我能夠斷定,即使到今天,咱們中國的孩子幾乎都需要經歷去個性化和服從權威這兩步。所以有時聽周蓬云的《中國的孩子》,心中一片冷意。

聽到我如此分析,許多人可能馬上會不高興并且抗議:我們都是從這樣的教育環境成長起來的,但我們不是擁有獨立的人格和思考能力?再進一步說,你王建平也是這樣的環境成長起來的,今天不是在寫這樣自以為是的文章?

其實各位,包括我在內,還能自詡冷靜客觀,只不過是未入情境罷了。我個人是典型的例子,小學時整天捧著雷鋒和賴寧的故事,而到大學就一百八十度大轉變,激進地崇拜索爾仁尼琴。一個喜歡閱讀和思考的人會在某個階段陷入執迷,但只要他注重并且持續改善“自我意識”,當蠢貨的機率就會低一些。

但這也只是在情境未走極端的情況下而已。

咱們中國流行一個動作,叫作表態。表態是頗可玩味的。情況越極端,表態就越重要。比如在《皇帝的新裝》中那些贊嘆皇帝新衣服的大臣們,他們不是在說謊,只在表態——我效忠于皇帝,哪怕這樣很蠢,但這就是保全自我的規則(說真話的才是不要命的傻瓜吧?)。讓我們這些“非蠢貨”們來假設一下,如果有一天,一群人站在我們面前,他們氣勢洶洶,我們形單影只,他們要我們表態,是和他們一起去砸日本車砸蘋果,還是拒絕。作為自詡不是蠢貨的我們,自然是要拒絕的,但這就有問題,一拒絕,你就是漢奸,就站到了對立面,生命、尊嚴甚至家人都有可能受到威脅。你必須按照他們的邏輯去行事,或甘愿付出代價去反抗他們的邏輯,因為他們在掌控局面。

這時,你會怎么做?

我想了很多遍,都覺得自己恐怕沒有勇氣拒絕。如果我活在文*革,被迫去揭發好友的事兒說不定我也會半推半就著干。這樣一想,優越感蕩然無存。

在文*革結束多年后,余杰等人(不知道他現在是否依然如此)曾指責某些知識分子在文*革中趨炎附勢甚至為虎作倀,現在竟然還不懺悔。我自己在大學也鸚鵡學舌般寫過這類文章,比如批判汪曾琪寫樣板戲啦,批判胡風的屈服啦,現在想來真是慚愧。沒入那個情境,我們就無法去指責別人。從這個角度說,逼別人表態大概是這個世界上最卑劣的事情。但即使在“非蠢貨”的自以為有獨立觀點和性格的群體中,逼迫別人表態的事兒也時有發生。在逼迫者的眼中,這世界只有正確與錯誤兩個選項,只有我們和他們這兩個陣營,只有團結和背叛這兩種方式。這就是洗腦后的暴力邏輯。

到這一步,洗腦依然沒有結束。我們被逼著混跡在隊伍中時,還保持著“清醒”的頭腦,自以為和他人有所區別,畢竟是生活所迫嘛,這不是我的錯。這樣一想,愧疚感就緩解了很多。

幾年前,我曾經遇見一個激進的知識女青年,以為她于善惡有深刻的認知,于道德有決絕的憎惡,于時代有先進的觀點,后來得知她竟然是她所批駁痛斥的群體中的光榮一員。她輕松地說:“我只是利用他們而已。”

說出這句話時,自我辯解階段就結束了。

試著想想看,也許我們沒有被逼著站隊,但我們在別人面前有沒有附和過自己完全不認同的觀點?有沒有跟隨著去做完全違背自己意愿的事兒?有沒有一邊做著違背良心的事兒一邊私底下罵娘?

我做過。

我們不理解當年紅衛兵為什么能夠動手打自己的老師,不理解當下這些愛國青年思維為何如此幼稚,我們自認為和他們很有區別,但正如《浪潮》所講的,我們到他們之間的距離不會超過五天。只需要五天,只需要一個特定的情境,我們就能夠成為他們!

我們順著“站隊”的例子往下推:你被逼著表態,為了保全自己,你無奈地跟著他們走了。這時,你所跟隨的這伙人和另一陣營突然發生了沖突。啊,好一場血戰,你在這血戰中東躲西藏,結果沒用,對方有人發現了你(在他眼里你就是這個陣營的人),為了自保,你奮起反抗,兩人幾個回合,眼看你要落敗甚至要丟了小命,危急之際同伙毅然出手救了你,并沖你高呼了口號。你不知不覺竟然也回應了他,情緒莫名其妙地激動起來。這回不再躲藏了,直接和對方干,大家一起上。你突然感覺到了團結的力量,群體的勇氣。在你們的英勇奮戰下,對方終于落荒而逃,你們高呼著擁抱著,流著淚慶祝自己的勝利。你們的腳下是一片片血跡。

這個故事也有另外一種說法,你在和別人大戰時對方險些丟了小命,沖你求饒,所有同伙都盯著你,鼓勵你一榔頭敲下去,你是敲還是不敲?敲下去的同時,說不定你成了殺人犯。哦,對不起,這里根本沒有殺人犯,因為沒有人不是。

不管哪種情形,合理化與去人性化的階段就這樣結束,關于洗腦的所有程序已經全部走完。恭喜你,蠢貨誕生了。

蠢貨就是在特定情境下引導的結果。獨裁者用的就是這幾招,屢試不爽,誰也無法幸免。為了達成某種目的,我們洗腦、被洗腦,樂此不疲,麻木不仁,逆來順受。所有的廣告營銷、宣傳策略,都用最優美最動人最真誠的語言表達一個最基本的意思:請被我洗腦,請變得愚蠢,請掏出你的錢,請閉上你的眼睛和嘴巴。

這還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某一天,他們也許還會用最激昂最正義最富有磁性的語調沖我們的孩子表達一個最恐怖的意思:請燃起你的仇恨,請拿起你的刀槍,請染上你的鮮血,為了祖國……

2016年8月4日于云和?

作者簡介:王建平,自由寫作者,著有《請珍愛這樣的自己》、《想和這個糟糕的世界說點什么》、《眾生之死》、《魂兒飛呀》等作品。個人微博:http://weibo.com/wasu/

思考者

左岸記:人的心態決定著自己的行為,驅動心態的因素有很多,當內外共鳴時,人就會順著心態去做事,甚至做出和自己平時完全不敢相信的事。如何逃出你的肖申克?如果我們的情緒系統已經給出了傾向或感到滿意了,那么很少有人會繼續深入地思考事情的另一面,而開始轉向著手行動。這種匆忙的態度和不再思索的慣性往往是墮落和失敗的起源。

王建平

王建平,豆瓣作者,著有《請珍愛這樣的自己》、《般若》、《眾生之死》等作品。個人微博:http://weibo.com/wasu/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最近有什么股票大跌 河北福彩3d开奖结果 福建22选5走势图1000期 云南11选5有规律吗 佳永配资 浙江6+1开奖数据 2013年股票行情 贵州快3大小计划 炒股怎么炒 北京时时彩赛车网址 pk10赛车走势图怎么看 澳洲快乐8开奖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股票涨跌的秘密 胆码没中拖码全中 芝麻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