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老爸年輕時代的音樂夢

2016-07-19 . 閱讀: 1,042 views

文/蔣博芳

生活節奏如此之快的二十一世紀,大多數人們每天過著兩點一線的生活,工作上,日常上,有時因為一點小事情,鬧得自己不開心,但是,你曾否回憶自己年輕的時候,那一份叛逆,那一份堅持,又或者是那一份感動?

盛年不重來,一日難再晨,及時當勉勵,歲月不待人。我這篇文章的主人公是我的老爸,他雖然四十多歲了,但回首過去,有很多值得留戀的事情。他青年乃至童年的事情,是老爸人生中最寶貴的記憶。每天吃晚飯的時間,聽爸爸聊他小時候事已經成為我們家的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我從來沒有不耐煩過,每回都是靜靜地,認真地,聽著他的往事。

每回都是望著掛在客廳中間的那把吉他,才開始他的故事,

七零后的他出生在內蒙古,他有個妹妹(我的姑姑),爺爺是老師,習慣性教育爸爸和姑姑,好好學習,報效祖國,長大之后做一個棟梁之材;奶奶是醫生,她每天很辛苦,除了工作,還要照顧一家子的起居飲食,姑姑比爸爸小將近10歲,所以爸爸總是讓著她,一家子雖然不富裕,但在那個年代,生活過得還算不錯,算是那個年代的小康之家,全家人都很幸福。

老爸還在孩提時代就對音樂情有獨鐘,在大院里一聽到有鄰居叔叔阿姨的歌聲,老爸就會不自覺地被吸引過去,跟著附和,奶奶和鄰居們總說:“這孩子真是和音樂有著天生的緣分呢!”

老爸的童年蠻豐富多彩,很快樂,沒有奧數等課外班。下了學,很快就把作業寫完了。他最愛和小伙伴們玩堆泥巴,彈玻璃球,放風箏,吹煙片啥的,那個年代,物資匱乏,玩具什么的都自己手工做。爸爸和鄰居街坊的小孩都玩得很愉快。當時小孩心眼兒也沒有那么多,彼此之間很少有矛盾沖突,那時,“純真之花”開在每個人的心中。

直到家里的第一臺電視機出現后,改變了爸爸的興趣愛好,他不再像以前那樣貪玩,而是老老實實的呆在家里,津津有味地看著為數不多的電視臺。電視機是黑白的,信號也不好,經常需要有人舉著天線才會出現清晰畫面。街坊鄰居還都沒有這個“新鮮玩意兒”,所以每天都有人來串門到老爸家看電視,這一家子也算趕上了“潮流”。他現在還念叨著:“當年誰家里有這個新鮮玩意,老招人羨慕了,每個小孩負責舉天線10分鐘,輪流換。”

空余時間,他會一個人聽著廣播,有的時候聽到播幾首紅歌,會情不自禁地哼唱起來。每逢周日,老爸都開“個人演唱會”,每唱一首歌 ,都會讓爺爺奶奶還有姑姑當聽眾,給他做出評價。每一次都是夸獎和贊美,小孩子嘛,難免愛聽好話,老爸偷偷告訴我,那會兒他的心里都美滋滋的!

到了爸爸上初中的時候,他顯然已經不再追隨堆泥巴這種幼稚的事情了,開始對流行音樂,特別是剛剛傳入大陸的港臺音樂著迷了。那么,一開始,是什么事情讓他如此對音樂著迷呢?他有一個發小,比老爸大幾歲,家里條件不錯,有一把吉他,經常在大院里彈唱。過了幾個月,爸爸對此也著了迷,于是就纏著家長也要買,吉他很貴,爺爺奶奶是下了很大決心才買的。于是乎,這開啟他的音樂夢想之旅,爸爸對吉他愛不釋手,每天下學回家后,什么也不干,第一件事就是抱起吉他彈。每回奶奶開飯前,爸爸都要練上一小會,哪怕是1分鐘,奶奶和爺爺對此事都不看好,認為那是對學習一點用處也沒有的。畢竟爺爺是老師,再加上他天生性格很執著,堅決要讓爸爸放棄音樂,我爸爸也不是混不講理。一開始,兩個人誰也不退讓,都認為自己的想法有道理,最后,爺倆達成共識:不影響學習就行!

爸爸是一個全才,我真不是替爸爸吹噓,這是真的,在學生時代可算是學校里的風云人物,除了英語,他每門功課都很棒,數學,物理,地理是他的強項,體育,音樂樣樣擅長。當然,也像大多數男孩一樣,淘氣,甚至給老師添亂。當初因為給同學起外號,老師很生氣,作為班級干部,帶頭做這種事情,老師對這件事情很重視,于是請我奶奶到學校談話,奶奶表態:“謝謝老師,老師,您說得對,打他吧,我不心疼。”把這件事放到現在想想,老師打學生,家長不記恨才怪呢?

高中那會兒,爸爸加入了學校合唱團,擔任指揮,同時,學校組建樂隊,全校唯一一把薩克斯借給了爸爸。音樂老師是個花白胡子的老頭,是當地著名的音樂教育家,看上去是個很有修養的人。對爸爸說,“孩子,堅持下去,我看好你。”自己的音樂天賦被認同,爸爸更起勁了,除了學習以外,業余時間就全身心撲在音樂上。

選文理科的時候,一大家子都猶豫發愁了,選理科吧,地理廢了;選文科呢?物理化學就沒用了。“選理科,理科好大學多!將來好找工作。”這事爺爺給決定了。

高三上學期,爸爸突然接到取消他合唱團指揮的資格和樂隊成員的消息,當他得知是爺爺找老師說讓他退團這件事的時候,他整個人都不好了。和爺爺鬧翻了,還冷戰了一段時間。一天夜里,爺爺走進爸爸的書房:“不是爸爸硬要和你對著干。我也是為了你好。先把學習弄好了,行嗎?”“可是,我不耽誤學習還不行嗎?”“你馬上就要迎接高考了,音樂能當飯吃嗎?”爸爸漸漸體會爺爺的良苦用心,也就只好妥協了,爺倆和好了。那個年代,有種說法,“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老爸的故事還有很多,但令我最印象深刻的,還是那件事.......

那是一個悲傷的故事。

上高三時,一個大雪紛飛的周日中午,又是因為彈琴太投入忘記吃飯的事情,爺爺和爸爸爭執起來,不知道哪句話說”擰巴”了,爺爺第一次如此憤怒,于是拿起吉他的把手照著爸爸的頭砸去,爸爸一閃,琴的箱體磕在了沙發的扶手上,琴頸和箱體連接處當時就被震裂了。爸爸的心微微一顫,像在滴血,強忍著淚水,試圖搶回琴,可是爺爺不依不饒,舉琴就打。爸爸只好往屋子外跑,爺爺在后面追,奶奶看見事態嚴重,隨手拿了幾件棉衣趕緊追了出去,這時一個被驚動了的鄰居大伯也從家里跑出來試圖勸架。于是,出現了一個悲壯而滑稽的場景畫面——有四個人在雪地里追趕奔跑,最前面一個小伙子,穿著拖鞋,邊跑邊抹眼淚,第二個人,手里拿著吉他,邊追趕邊罵,第三個人手里拿著幾件棉衣外套,邊跑邊喊著,“兒子快穿上衣服,別凍感冒了!”第四個人,邊追趕,邊喊,“老蔣,站住!有事坐下來說啊。”多年以后,奶奶仍在喋喋不休的批評爺爺是神經病,哪能那么打自己的親兒子呢。

這件事情以后,爸爸就心里暗暗打算,不管考上什么大學,哪怕中專也行,只要遠離家鄉就好,不在父親的眼皮子底下就行。

聽完這個故事,我的眼前經常浮現出這樣一幅畫面:一個桀驁不馴的少年,穿著毛衣和拖鞋,站在雪地里瑟瑟發抖,臉上掛著淚水,已經結成冰,眼神里充滿著絕望和倔強,望著自己近在咫尺又十分遙遠的家。

但是這件事促成了爸爸的另外一門“手藝”——修琴。再買琴是不可能的了,不彈琴更是不可能的,那么,咋辦?爸爸從鄰居木匠那里借來了做家具的水膠,自己熬制完了再小心翼翼的粘上,再加上自己的聰明才智,居然把破琴又修好了,經過自己調試,又重新可以正常演奏了。不久,爸爸會修琴的事情在小伙伴中傳開了。

爸爸又補充說,其實,這個故事的背后還有另外一個故事,就是爺爺為什么那么動怒呢?干嘛非要砸琴打爸爸呢?原來,那個年代,剛剛改革開放沒幾年,剛剛興起跳交誼舞,砸琴事件的前幾天,奶奶的一位同事在交誼舞廳跳舞,發現伴奏樂隊的成員里面竟然有我的老爸,在彈吉他,樂手中只有他一個高中生,其他成員都是大他幾歲的男孩子,都留著長頭發,那些男孩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奶奶知道此事后,告訴了爺爺,之前本來就有人添油加醋說吉他屬于流氓琴,這下更不得了了,什么?舞廳?!長頭發?!流氓琴?!爺爺怒不可遏,正想著周末好好教訓一下爸爸呢。于是就發生了上述下雪的周末砸琴的故事。

多年過去,爸爸看著墻上的老吉他,搖著頭笑笑對我說,孩子,你知道嗎?那個年代,男孩子留長發等于流氓,吉他就是流氓琴,多可笑啊!

爸爸一直夢想考音樂學院等藝術類院校,但是,那個年代,絕大部分人都認為學習文化課是人生唯一的出路,爺爺的職業是老師,他當然希望自己的兒子走“學習之路”了,報志愿可是件人生大事情,親戚鄰居沒有一個支持老爸的,爸爸雖然有些任性,但是是一個孝子,很聽家長的話。最后,出于無奈,只好放棄了音樂夢想。也是,那個年代,考生考大學沒有過多的選項,但也有好處,畢業分配是國家管的,畢業后都能找個工作,有的大學生畢業就分配在父母所在的單位。

爸爸回憶說,關于報考藝術院校,不是沒有做過努力嘗試,但是那個年代,(“那個年代”成了爸爸回憶的口頭語)家鄉又不是北上廣這樣的一線大城市,所以沒有這方面的信息,周圍的親戚朋友也沒有聽說音樂學院如何報考,不知道從哪張報紙看到一個消息,說呼和浩特的一個音樂學校在招生,老爸看后很興奮,和一個小伙伴利用周日的時間,乘火車偷偷去咨詢了,學校說,歡迎啊,畢業后可以分到歌舞劇團啊,畢業文憑算是中專學歷。老爸興沖沖的回家跟家長說了,“什么?中專?你十年寒窗就是為了一個中專!不行,你又不是沒有實力考上大學!不許你自己再出去瞎咨詢了!老老實實復習,考理工農醫!”爺爺劈頭蓋臉的一頓訓斥,徹底讓爸爸沒有了選擇的權利。

順便說一句,那個年代,高考和高中中專,考試時間都是那幾天,7月份的7,8,9三天,考生如果報考了大學,就不能報考中專,同樣,報考了中專,就不能報考大專院校。

高考臨近,英語無疑是爸爸的最大阻礙,幸運的是,高考英語試卷的最后一道英語大題是關于非洲一個偏僻地方的地理題,老爸高興壞了,沒有看題干就直接答完了題,而且全對,分數自然也不低。

后來,終于實現了爺爺奶奶的夢想,老爸考進了北京的一所著名大學,由于有文藝特長,參加了學校的學生會等社團組織,在學校如魚得水,叱咤風云,畢業以后也順利的分配到了北京工作,可是他的愿望呢?終究,從事的工作不是爸爸最喜歡的。爸爸逐漸遠離了最喜愛的音樂,他的音樂之夢就此破碎了……雖說三百六十五行,行行出狀元,但是,那時人們思想太閉塞,現在想想,那些音樂工作者,也是一個很令人刮目相看的好工作啊。

進入大學后,老爸也不再被拘束,天天被爺爺進行“思想教育”了,80年代某,齊秦紅遍大江南北,這位來自臺灣的創作型歌手又讓爸爸拾起了當初對音樂的那一份堅持。大學宿舍里貼滿了他的海報,打開窗戶,坐在窗邊,微風吹在自己的臉頰上,抱起心愛的吉他,哼唱起那幾首青春記憶的歌,這便是老爸大學4年最令人難忘的事。

再后來,老爸娶妻生子,上有老下有小,需要照顧家里的方方面面,每天鍋碗瓢盆,柴米油鹽,再一次徹底的與音樂絕緣了。隨著我的成長,他也蒼老了許多,直到我長大進入了中學,老爸認為我在學習上和生活上自理能力強了許多,才又有了業余時間。

3年前,在電視上,老爸看到了《中國好歌曲》這個節目,老爸很興奮,那些在舞臺上演唱原創歌曲的人,與自己年輕的時候多么相像啊!一樣熱情,一樣激情澎湃,于是老爸又重新點燃了青春之火,拿出來塵封多年的老吉他,同時,老爸過去的小伙伴和新老朋友都來找到他,商量組建樂隊的事情,如今,老爸現在重新追逐音樂夢想,有著自己的樂隊,擔任吉他手,活躍在京城很多演出的舞臺上,他說他很享受站在舞臺上的感覺!

老爸從小到大,唯一沒有被時間的流逝而沖淡走的,是音樂夢想,它就像顆小種子,埋藏在心中,歷經風雨,已經長成參天大樹,那份最初的愿望,30年后,還在!不歷經風雨,怎能見彩虹?

也許,音樂在他心中只有一句話:“永遠年輕,永遠熱淚盈眶!”

我上中學了,爸爸曾經問我一個問題,什么是幸福呢?我不加思索的頑皮地回答,有錢任性唄!爸爸搖搖頭說,不是,至少不完全是,幸福還有很多種情形,其中一種就是,你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可以嘗試走自己選擇的道路,孩子你趕上了一個好的時代,你若有自己的特長和愛好,老爸一定支持你,成功的道路不止一條,你年輕,即使摔倒了,爸爸可以攙扶你爬起來,重新來,不給自己留下太多的遺憾。

我現在理解了,在我幼小的時候,爸爸讓我嘗試學習不同的藝術,給我報名學二胡,長笛,電子琴,繪畫等,爸爸風里來,雨里去,樂此不疲的帶我到這個老師家學琴作畫,到那個音樂學院考級,帶我看各種各樣的演出,每每我取得了一點小進步和小成績的時候,爸爸總是漏出滿意的笑容,那種舔犢之情總是洋溢在爸爸的笑容中。是啊,父愛如山,天下的父親都是愛孩子的,爸爸是愛我的,爸爸的爸爸一定也是愛自己孩子的,只不過在不同的年代,有不同的愛法而已。

我有時覺得爸爸好可憐,曾經問過爸爸,您恨爺爺嗎?爸爸搖搖頭笑著說,不恨,那個年代,都是這樣,要怪,就怪那個年代吧!

我有時無限感慨,我們的國家,我們的社會,經歷了改革開放二三十年,僅僅一代人的功夫,竟然發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變化,無論在物質條件上,精神生活上,還是在思想意識形態上。

我慶幸自己生活在這樣一個年代,不僅僅衣食無憂,更重要都是,我有這樣一個開明的爸爸,一個新時代的爸爸,在后面支持我,給我一雙自由的翅膀,任我翱翔。

音樂夢

左岸記:作者是北京市第171中學初二學生,他能這樣把他父親關于音樂的事跡如果詳實地描寫下來,故事感人肺腑,敘事行云流水,文章結構精巧飽滿,思想格局也放得很大,文章真的非常精彩。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2 Comments On 老爸年輕時代的音樂夢

  1. Pingback: 端午節中最幸福的人 – Walden

  2. Pingback: 端午節中最幸福的人 – My Blog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日本黄色片快播观看 3d跨度预测 中文字幕在线奈奈美 26选5全包多少钱 新浪股票行情 宁夏11选534期开奖结果 河北11选5 新十一选五缩水软件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查 东方61开奖结果查 一本道无码番号 北京赛车pk10返水赔率 南昌麻將 福建十一选五即时走势图 北京快3 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