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人間有味是清歡

2016-06-24 . 閱讀: 2,317 views

要說成功的人,蘇軾算一個,不喜歡蘇軾的是少數,恣意肆意的活了一輩子,留得身后一片仰視的脖頸,治療了太多文人的頸椎。雖然看看他的人生,吃貨+文痞+落魄政治家+二流書法家,拉幫結派什么的,但不妨礙他就是那么招人喜歡。

蘇軾:《浣溪沙從泗州劉倩叔游南山》:“細雨斜風作曉寒,淡煙疏柳媚晴灘。入淮清洛漸漫漫。 雪沫乳花浮午盞,蓼茸蒿筍試春盤。人間有味是清歡。”蘇軾基本上一輩子都在文壇、政壇,圓潤的滾來滾去,文字不怎么圓潤、不自暴自棄,也實屬難得。偏這闕詞,寫的清麗自然,若有處子之靜香。雖然細想起來,早春細雨,寒峭煙籠的,不會怎么好受,但敵不過咱心情矯情阿。野菜配午茶,冷哇哇的,腸胃扛得住,一定是吃貨。真到了遠看近思,無非是得了清歡,砸吧砸吧嘴,人生味道何所似啊。

心靈么,總是需要滌蕩的,這個是中國人的臭毛病,定期的洗洗涮涮那還是必須的。太高深的諸如當下、諸如靜心、諸如喜悅、諸如冥想什么的,論起來云山霧罩,說的人不明白,聽的人似是而非。所以,過去多是一杯茶搞定:“施主,來杯茶吧。”,茶者“查”也。

但討厭的是,茶解決不了欲望,也治不了什么毛病,還喝的人有點饑腸轆轆。于是,來點雞湯聊勝于無,溫暖一下腸胃抵御一下外界的殘酷陰冷,偶爾滴幾滴眼淚進去,還能補充點電解質。再不成,來點興奮劑、致幻劑,打點雞血什么的,雖然透支了你的精神,但起碼看起來神采奕奕好似甲亢。最不濟,也要點安慰劑效果,自己騙把自己,望梅都可以止渴,給你點東西鄭重的告訴你是靈丹妙藥,多少激發點你可憐的免疫力和意志力,人生也能好過些。

都不行的時候,終極法寶出來了,“我就是對的,我的世界就是整個世界”,“如果世界告訴我我錯了,那一定是世界錯了”。唯識宗大爆發,內心的欲望可以說出來做出來,說出來做出來就離成功不遠了。你干嘛要說我錯,或許你才是錯的,我們都是獨一無二的,我們只要和自己和解、接納自己,我們就是成功的。禪宗講究棒喝,打出來的悟,那還需要師父打呢。這邊倒好,拿著磚頭往自己頭上拍,看誰敢惹我?咱不用悟不悟的,舍得拍自己的、舍得拍別人的,都是爺。這個跟毒藥、毒品類似,好吃不好玩。

生命在不在于運動不知道,人生毫無疑問在于折騰。人么,都不是什么好東西,能耐的人折騰別人,不能耐的人折騰自己,真到了折騰不了別人和自己了,要么是心灰意冷要么是行將死去。所謂成功的人,無非是既能折騰別人也能折騰自己,然后大家還都不反感,自覺還能進步的。

等繞了圈子回來,開始圓潤的便于隨時滾動了,卻想靜下來,安靜待會兒。人差不多都這德行,棱角嶙峋的時候,偏偏想去外面多走走、多動動,動一下多難阿,磨掉撞掉一小塊兒多疼呀。但真到好不容易圓潤起來,合著血淚、唾沫、臭汗、人油的包漿出來了,想往哪滾往哪滾,姿態優美、啟動迅速,靜摩擦為零了,你卻要靜下來。你說你作死都這么花樣,總想干最難干的事兒,為什么還覺得自己這不行那不行的?

于是,人間有味是清歡,于是宋邵雍就說:“稍近美譽無多取,纔近清歡與賸求。美譽既多須有患,清歡雖賸且無憂。”(纔同才,賸同剩),于是不管什么雞湯,總是容易求得,畢竟一大堆人哭著鬧著、引誘加強制的,給你灌個不停點;倒是“清歡”,一杯茶的誘惑永遠大不了,因為他沒有引誘你,也沒有強制你。清歡就成了個心境問題和發現問題。

蘇軾豪放不,肯定不,要不難得矯情如此的尋“清歡”。唯一可以篤定的,該是滾來滾去的,滾的自己倒是悟了。茶有沫,春筍香,吧唧吧唧小白菜,倒成就了自己對自己的品味。

中國人含蓄的緊,文人總是鋪墊鋪陳的到位。絕句名言,總要在詩詞的后邊幾句尋,總要在文章末尾升華。但真你扔了前邊,只看看絕妙,總還是少點什么。或許,人生也如此,清歡得不得求尚在其次,能品味清歡,總要鋪陳自己之前痛苦的滾來滾去。

真到自己能隨意的滾來滾去,能隨時停下的都是高手,得道且得法。光怪陸離之后,你還能欣賞和發現,晨霧艷陽,晨曦晚霞,能感知綠的些微變化,野菜苦澀里的甘甜和爽利。還能在最容易滾動的時候,如磐石般的靜止,一杯茶,數數自己的呼吸,感受一絲微風里的花香,微雨里的泥土味。聽得到,水在流,云在走。

人間有味是清歡?

人間有一種味道叫清歡?

人間最好的味道是清歡?

人間總要學著品味清歡?

還是,人間最終總需要尋得清歡?

20160624

左岸記:想起東坡的另一首詩來:“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飛時花滿城。惆悵東南一枝雪,人生看得幾清明!”人生總是要這樣,本是沉浮,卻得時時開解,哪怕是再難的生活,也要有一份閑心,因為“凡人多熟一分世故,即多一分機智。多一分機智,即少卻一分高雅。”人怎么能過得那么索然無味呢?

德魯伊Druid

德魯伊,70后。理工科碩士,喜歡寫作,職業經理人。 人入中年,攜妻帶子,止思踐行,與世界融洽、與自己坦然,充滿快樂生活的勇氣。 “質樸、靈動、喜悅、淡和”是為人生準則,“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為人生標準。 文風以毀雞湯、靜心冥想、兒童教育、心理應用等見長。 著有: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 2》(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沒走過的是路,走過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學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憊的世間任性的活》(散文雜文集,文匯出版社)

1 Comments On 人間有味是清歡

  1. 少年時代讀到蘇軾的一闋詞,非常喜歡,到現在還能背誦:
    細雨斜風作小寒,
    淡煙疏柳媚晴灘,
    入淮清洛漸漫漫。
    雪沫乳花浮午殘,
    蓼茸高筍試春盤,
    人間有味是清歡。

    這闋詞,蘇軾在旁邊寫著“元豐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從泗州劉倩叔游南山”,原來是蘇軾和朋友到郊外去玩,在南山里喝了浮著雪花沫乳花的小酒,配著春日山野的蓼菜、茼蒿、新筍,以及野草的嫩芽等等,然后自己贊嘆著:“人間有味是清歡!”

    當時所以能深記這闋詞,最主要是愛極了后面這一句,因為試吃野菜的這種平凡的清歡,才使人間更有滋味。“清歡”是什么呢?清歡幾乎是難以翻譯的,可以說是“清淡的歡愉”,這種清淡的歡愉不是來自別處,正是來自對平靜的疏淡的簡樸的生活的一種熱愛。當一個人可以品味出野菜的清香勝過了山珍海味,或者一個人在路邊的石頭里看出了比鉆石更引人的滋味,或者一個人聽林間鳥鳴的聲音感受到比提籠遛鳥更感動,或者甚至于體會了靜靜品一壺烏龍茶比起在喧鬧的晚宴中更能清洗心靈……這些就是“清歡”。

    清歡之所以好,是因為它對生活的無求,是它不講求物質的條件,只講究心靈的品味。“清歡”的境界是很高的,它不同于李白的“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那樣的自我放逐;或者“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那種盡情的歡樂。它也不同于杜甫的“人生有情淚沾臆,江水江花豈終極”這樣悲痛的心事,或者“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今夕復何夕,共此燈燭光”那種無奈的感嘆。

    我們活在這個世界上,有千百種人生,文天祥的是“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我們很容易體會到他的壯懷激烈。歐陽修的是“人生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我們很能體會到他的綿綿情恨。納蘭性德的是“人到情多情轉薄,而今真個不多情”。我們也不難會意到他無奈的哀傷。甚至于像王國維的“人生只似風前絮,歡也零星,悲也零星,都作連江點點萍。”

    可是“清歡”就難了!

    尤其是生活在現代的人,差不多是沒有清歡的。

    你說什么樣是清歡呢?我們想在路邊好好地散個步,可是人聲車聲不斷地呼吼而過,一天里,幾乎沒有純然安靜的一刻。

    我們到館子里,想要吃一些清淡的小菜,幾乎是杳不可得,過多的油、過多的醬、過多的鹽和味精已經成為中國菜最菜,端出來時讓人嚇一跳,因為菜上擠的沙拉比菜還多。

    我們有時沒有什么事,心情上只適合和朋友去啜一盅茶、飲一杯咖啡,可惜的是,心情也有了,朋友也有了,就是找不到地方,有茶有咖啡的地方總是嘈雜的,而且難以找到一邊飲茶一邊觀景的處所。

    俗世里沒有清歡了,那么到山里去吧!到海邊去吧!但是,山邊和海湄也不純凈了,凡是人的足跡可以到的地方有了垃圾,就有了臭穢,就有了吵鬧!

    有幾個地方我以前常去的,像陽明山的白云山莊,叫一壺蘭花茶,俯望著臺北盆地里堆疊著的高樓與人欲,自己飲著茶,可以品到茶中有清歡。像在北投和陽明山間的山路邊有一個小湖,湖畔有小販賣功夫茶,小小的茶幾、藤制的躺椅,獨自開車去,走過石板的小路,叫一壺茶,在躺椅上靜靜地靠著,有時湖中的荷花開了,真是驚艷一山的沉默。有一次和朋友去,兩人在躺椅上靜靜喝茶,一下午竟說不到幾句話,那時我想,這大概是“人間有味是清歡”了。

    現在這兩個地方也不能去了,去了只有傷心。湖里的不是荷花了,是飄蕩著的汽水罐子,池畔也無法靜靜躺著,因為人比草多,石板也被踏損了。到假日的時候,走路都很難不和別人推擠,更別說坐下來喝口茶,如果運氣更壞,會遇到呼嘯而過的飛車黨,還有帶伴唱機來跳舞的青年,那時所有的感官全部電路走火,不要說清歡,連歡也不剩了。

    要找清歡就一日比一日更困難了。

    我當學生的時候,有一位朋友住在中和圓通寺的山下,我常常坐著顛躓的公車去找他,兩個人便沿著上山的石階,漫無速度地,走走、坐坐、停停、看看。那時圓通寺山道石階的兩旁,雜亂地長著朱槿花,我們一路走,順手拈下一朵熟透的朱槿花,吸著花朵底部的花露,其甜如蜜,而清香勝蜜,輕輕地含著一朵花的滋味,心里遂有一種只有春天才會有的歡愉。

    圓通寺是一座全由堅固的石頭砌成的寺院,那些黑而堅強的石頭坐在山里仿佛一座不朽的城堡。綠樹掩映,清風徐徐,我們站在用石板鋪成的前院里,看著正在生長的小市鎮,那時的寺院是澄明而安靜的,讓人感覺走了那樣高的山路,能在那平臺上看著遠方,就是人生里的清歡了。

    后來,朋友嫁人,到國外去了。我去了一趟圓通寺。山道已經開辟出來,車子可以環山而上,小山路已經很少人走。就在寺院的門口擺著滿滿的攤販,有一攤是兒童乘坐的機器馬,嘰哩咕嚕的童歌震撼半山,有兩攤是打香腸的攤子,烤烘香腸的白煙正往那古寺的大佛飄去,有一位母親因為不準她的孩子吃香腸而揍打著兩個孩子,激烈的哭聲尖吭而急促……我連圓通寺的寺門都沒有進去,就沉默地轉身離開。山還是原來的山,寺還是原來的寺,為什么感覺完全不同了,失去了什么嗎?失去的正是清歡。

    下山時心情是不堪的,想到星散的朋友,心情也不是悲傷,只是惆悵,浮起的是一闋詞和一首詩,詞是李煜的:“高樓誰與上?長記秋晴望。往事已成空,還如一夢中!”詩是李覯的:“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極天涯不見家。已恨碧山相阻隔,碧山還被暮云遮。”那時正是黃昏,在都市煙塵蒙蔽了的落日中,真的看到了一種悲劇似的橙色。

    我二十歲的時候,心情很壞的時候,就跑到青年公園對面的騎馬場去騎馬,那些馬雖然因馴服而動作緩慢,卻都年輕高大,有著光滑的毛色。雙腿用力一夾,它也會如箭一般呼嚕向前竄去,急忙的風聲就從兩耳掠過。我最記得的是馬跑的時候,迅速移動著的草的青色,青茸茸的,仿佛飽含生命的汁液。跑了幾圈下來,一切惡的心情也就在風中、在綠草里、在馬的呼嘯中消散了。

    尤其是冬日的早晨,勒著韁繩,馬就立在當地,踢著長腿,鼻孔中冒著一縷縷的白氣,那些氣可以久久不散,當馬的氣息在空氣中消弭的時候,人也好像得到了某些舒放了。

    騎完馬,到青年公園去散步,走到成行的樹蔭下,冷而強悍的空氣在林間流蕩著,可以放縱地、深深地呼吸,品味著空氣里所含的元素,那元素不是別的,正是清歡。

    最近有一天,突然想到了騎馬,已經有十幾年沒騎了。到青年公園的馬場時差一點沒有嚇昏,原來偌大的馬場里已經沒有一根草了,一根草也沒有的馬場大概只有臺灣才有,馬跑起來的時候,灰塵滾滾,彌漫在空氣里的盡是令人窒息的黃土,蒙蔽了人的眼睛。馬也老了,毛色斑駁而失去光澤。

    最可怕的是,不知道什么時候在馬場搭了一個塑膠棚子,鋪了水泥地,其丑無比,里面則擺滿了機器的小馬,讓人騎用,其吵無比。為什么為了些微的小利,而犧牲了這個馬場呢?

    馬會老是我知道的事,人會轉變是我知道的事,而在有其馬的地方放機器馬,在馬跑的地方沒有一株草則是我不能理解的事。

    就在馬場對面的青年公園,那里已經不能說是公園了,人比西門時還擁擠吵鬧,空氣比咖啡館還壞,樹也萎了,草也黃了,陽光也照不燦爛了。我從公園穿越過去,想到少年時代的這個公園,心痛如絞,別說清歡了,簡直像極了佛經所說的“五濁惡世”!

    生在這個時代,為何“清歡”如此難覓?眼要清歡,找不到青山綠水;耳要清歡,找不到寧靜和諧;鼻要清歡,找不到干凈空氣;舌要清歡,找不到蓼茸蒿筍;身要清歡,找不到清涼凈土;意要清歡,找不到智慧明心。如果你要享受清歡,唯一的方法是守在自己小小的天地,洗滌自己的心靈,因為在我們擁有愈多的物質世界,我們的清淡的歡愉就日漸失去了。

    現代人的歡樂,是到油煙爆起、衛生堪慮的啤酒屋去吃炒蟋蟀;是到黑天暗地、不見天日的卡拉OK去亂唱一氣;是到鄉村野店、胡亂搭成的土雞山莊去豪飲一番;以及到狹小的房間里做方城之戲,永遠重復著摸牌的一個動作……這些污濁的放逸的生活以為是歡樂,想起來毋寧是可悲的事。為什么現代人不能過清歡的生活,反而以濁為歡、以清為苦呢?

    當一個人以濁為歡的時候,就很難體會到生命清明的滋味,而在歡樂已盡、濁心再起的時候,人間就愈來愈無味了。

    這使我想起東坡的另一首詩來:
    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飛時花滿城。
    惆悵東南一枝雪,人生看得幾清明!

    蘇軾憑著東欄看著欄桿外的梨花,滿城都飛著柳絮時,梨花也開了遍地,東欄的那株梨花卻從深青的柳樹間伸了出來,仿佛雪一樣的清麗,有一種惆悵之美,但是,人生,看這么清明可喜的梨花能有幾回呢?這正是千古風流人物的性情,這正是清朝大畫家盛大士在《溪山臥游錄》中說的:“凡人多熟一分世故,即多一分機智。多一分機智,即少卻一分高雅。”“山中何所有?嶺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悅,不堪持贈君,自是第一流人物。”

    第一流人物是什么人物?

    第一流人物是在清歡里也能體會人間有味的人物!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钻石帝国 天海翼经典3部 教师 南昌麻将胡法 nba热火vs步行者第七场 山东11选五5开奖 本田岬 3d绝杀一码 上马麻里子是怎么做到的 黑龙江11选5彩票站版 南粤36选7 青海11选5今天开奖 上海天天彩 湖南快乐十分爱乐彩官方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基 浙江20选5走势图表 丁字裤日本女优热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