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仇貓記

2016-06-21 . 閱讀: 1,478 views

文/馳云

一個未婚女子,如果說自己喜歡小動物,定會在那些看臉的男士心中博得一個“有愛心”的美名,可是,我從不占這種便宜。
像我這種低情商的人,都難以容忍一個不喜歡的人,何況不喜歡的畜生呢。如果非要我認養一兩樣生物,那就只能是魚和烏龜了。

和貓有仇的就只有狗了,我可絲毫不介意這話有罵自己之嫌,因為貓狗的仇恨是世人皆知的。我兒時看見貓收起平日一身的慵懶,弓著身子渾身戾氣地和狗打架之時,就好奇貓狗間的恩怨了。
母親大人告訴我它們是百千年前競選十二生肖時結下的梁子。話說當年的競選項目是賽跑,在比賽過程中,不巧在過獨木橋的時候狗不小心把貓碰落水了,而貓天性好漂亮,非要等毛干了之后再續賽,等它到達終點時十二生肖早已選好了。所以其中有狗而沒有貓,為此貓懷恨在心,立誓世代與狗不共戴天。
我當年的疑問是:“老鼠怎么可能跑最快呢?”
“那是因為它使詐,躲在牛的耳朵里搭了順風車。”
“那牛能跑得過老虎嗎?”
“牛一開始剛好跑在老虎的前面,習性使然,就拼命地跑了第一,剛要宣布自己是冠軍時,老鼠從它耳朵里跳到前面去,說老子早到了。”
當年那場比賽一定激烈非常,對于貓的失利我剛開始覺得有幾分可惜,要是它入選了,如今就會有人屬貓了,轉念想想可也覺得它活該,因為臭美而錯過了比賽,果然貓天生就有濃濃的bitch味。

小時家里養貓,沒少聽“一條貓毛三條蟲”的訓語,所以所有吃的東西都要避開貓的染指,為此而多出來的成本就通通化成怒氣加在貓的身上了。
不過據研究表明,貓身上果真有大量的寄生蟲,其中弓形蟲就是一個典例。據說弓形蟲能夠引誘老鼠,使它更容易被貓抓住;養貓人士也無可避免地被弓形蟲染上,當然人不會成為貓糧,但是弓形蟲進入人體后,會讓細胞變得更加活躍,據此養貓的人士通常有幾分敏感和神經質。

在日光絢爛的午后,貓就懶洋洋地躺在被窩、沙發、枕頭上睡覺,然后徒留一席騰飛的貓毛讓你收拾,并沒有絲毫的歉意,就像飽餐過后賴在沙發上看泡沫劇的摳腳大叔,哈哈大笑地無視收拾滿桌狼藉的人,這怎么不讓人火冒三丈呢?
所以愛貓人士必定是個胸懷寬廣的人,要么就和貓達到同一個層次的懶惰境界了,為此才能無動于衷。
我天生是個小氣的人,沒有比海洋還寬廣的胸懷去包容一只畜生。

我討厭貓,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恐懼蛇。
可能在此貓會忿忿不平:哼,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可是貓啊,這真關你的事。家住山腳的農莊,難以避免的是老鼠的理想棲息之地,所以家中多年來都養貓。一個夏日的漆黑晚上,我在迷迷睡夢中感覺身上有東西,用手一趕,大概是碰到貓的尾巴了吧,那種滑滑蜿蜒的感覺讓我想起了蛇,瞬間驚醒并喊叫“有蛇”,然后一大家子燈火通明地找不出元兇,卻看見一只貓在旁邊“目無王法”的走動,最后被人以“擾人清夢”的罪名臭罵了一頓。
那些委屈加上當時心中的恐懼,我分文不少地全都轉加在貓的身上了。于是對貓又深了一層的厭惡。

養了貓,我小時曾擔當過一段時間的喂養員。貓性嗜魚,而魚腥味最令我不喜了,這也罷了,它們還愛亂找地方拉屎,旁邊放好的沙盆偏是不用,這都是讓我生氣而無處泄氣的地方。每清理一次它們的便便,我對它們的厭惡就大朵大朵地在心中肆意地綻放。
有一次到了喂食時間,幾條貓咪在我腳邊亂叫嚷吃的,恰逢我當時心情煩悶,就將平日積蓄的怨氣凝聚在腳邊,對著一只發聲的貓一腳踢了過去,于是我的怨氣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報應!我一腳剛好踢在它張開的口上,腳趾碰上它的門牙,華麗麗地掛了彩滴著血!
歷經那次戰役,我對貓就不再是厭惡,而是“血的仇恨”了。

看到這里,可能很多愛貓人士要心情大好了,同時也要為不懂人語的貓鳴不平。你們養貓還不是在利用它們,有本事你別養啊?必須承認,當年養貓確實是貪圖它們會抓老鼠的本領。
貓捉老鼠,這事地球人盡知,可是真正見過的應該不多。如果你有緣見過,你就知道貓有多賤格了。它們抓到老鼠了,第一時間并不是馬上吃掉,而是拿來當玩具。我當年見過一只貓早上抓了一只老鼠,一直玩到晚上,它會松開爪子讓老鼠走,然后在一定范圍內立即抓回,如此反復,到最后老鼠都深知在劫難逃索性放棄了,它就退后給與老鼠更大的逃跑空間,當老鼠試圖最后一搏時,又被抓住了……直至老鼠力盡而亡!

這是世間少有的酷刑!古代砍頭刑場上,死囚都希望能遇上一個快刀的劊子手,待宰殺的生靈,即便卑微如老鼠,也應該是有同樣的希望吧。在殺生道行上,一個生物究竟有多邪惡,才能玩出像貓那般的花樣!在行刑中享受著無限的樂趣并包攬最后的勝宴。
而我注定不會喜歡這種動物。

此外,養貓的另一糟心之處就是碰到貓的發春期了。無論平時多么乖巧高貴的貓,一發春起來就本性大變。公貓一發情就離家獵艷,很多都不會再回來了,等于白養了;母貓發情時那聲聲凄厲且刺耳的叫聲,不論夜黑天明,都向全世界通告它的生理需求……這個時候,就苦了平日里喜歡它們的小孩子。他們發現貓并非餓了病了,卻仍叫得那么急躁且痛苦,多少會感染到純凈而不明事理的他們,我正曾深受其害。
所以如今的養貓人士都會給貓做節育手術,可是這種因一己之私而蠻橫地剝奪動物權利的做法,我雖不喜歡貓,可是我并不茍同。

近十年來,只身在外,住所終于從心如愿,再也沒有貓的痕跡了。
可是我跟貓的前塵過往,有著無盡的誤會和偏見,早喪失了任何一絲和解的可能。

如今所見的愛貓人士都會給貓洗澡,或給貓穿上奇丑無比的寵物服,寄生蟲應該是很大程度的降低了;況且如今養貓也不利用它的天資,它們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大概連老鼠的樣子都忘記了吧。
它們如今就是好吃貪睡賣萌求關注,稱為電子社交圈的常客,成天瞇著雙眼粘在主人身邊,有幾分邀寵賣笑的風塵騷味,就正是它們如今最被我所不喜的一點。即便如此,這些人家豢養的寵物貓可算是貓中的貴族了。

我曾見過一個同事的朋友,養了一只貓,正中了養貓的人有幾分神經質的魔咒,無論他人怎么勸說,她就是害怕她的貓會離她而去,所以從剛買來開始就一直將它拘禁在一個不足一方的鐵籠子里面。那只可憐的貓,如無意外,終其一生它的天地都不足一平米。我雖然不喜歡貓,但總會為這只生靈一生所失去的色彩傷心。

再者曾拜訪過一個親戚,家中的老太就養了一只胖貓作伴。當我們正和男主人交談之際,那只貓躍上沙發,然后我看見男主人瞬間抓起手邊的一根拐杖,用盡全身力氣地朝它頭上打去,且正中頭部!雖說“貓有九命”,他那一棒下去,那只貓應該也只剩下八條半了。它想必受了不輕的疼,慘烈地“喵”一聲溜走了,男主人恨恨地瞪著它,然后無比心痛地摸摸他剛炫耀過的真皮沙發!

我也仍記得在幾年前的一個陰冷冬日早晨,在小區樓下的垃圾車旁邊見過三只渾身濕漉漉被遺棄的小貓仔,可憐的叫著卻無人(包括我)搭理,最終生死未卜。
而關于流浪貓的新聞也經常見諸報端,它們在垃圾堆里覓食,被人驅逐,而更慘的是被人虜去最終血淋淋地成為餐桌上的肉食……

紀曉嵐在《閱微草堂筆記》中有則殘忍見著的孽貓屠宰事件。說是一位官夫人特喜吃貓肉,而她殺貓的手段卻非同尋常。將貓抓來放入一個大缸里,加上些許石灰,然后往里面一點點地加沸水,貓就在里面蹦跳掙扎,由于石灰的作用,待貓力竭氣衰之時,全身的毛也脫干凈了,據說這樣死去的貓肉味還更鮮美呢……
這種殘忍和貓戲老鼠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可見在殘忍作為上,人畢竟略勝一籌。

寫到這里,我突然覺得我也不是那么討厭貓了。我討厭的只不過是當年那些懷著本性折騰過一個小女孩的家庭動物,而如今對于那些落盡本性曲意茍活的生靈,似乎有幾分同淪天涯之感,卻怎生也痛恨不起來了。

(原文鏈接:https://www.douban.com/note/565050731/

p34879093

左岸記:好好地養一只貓,愛一只貓,絕對能讓你的人生境界提高一大層。

?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广东36选7 世界杯比分预测吧 捷报篮球比分网捷报比分app 中国三大轴承 吉林11选5 e球彩三场全包奖金 明星上海麻将作弊视频 长峰河南 配资图片 新疆十一选五 幸运龙宝贝 重庆时时彩人工免费计划软件 桥本凉作品在线播放 投资理财平台有多少是靠谱的 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图电脑版 新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