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可我他媽還想做個好人

2016-06-14 . 閱讀: 2,356 views

最近總有人跟好人過不去,前有和菜頭寫的《為什么好人總是會受到傷害》,后老霧也寫了篇《為什么好人總會受到傷害?》,果真好人難做嗎?

文:抽風手戴老濕
摘自:《不想討好全世界》

 

北京的哥大多都藏有一手絕活兒。

晚報原來專門做過一期節目,講述北京出租車司機的故事。里面提到一位董師傅,他等活兒的時候就用自己的出租車練倒立,雙臂撐著車門,兩腿筆直懸空,能堅持一分多鐘,不管風霜雨雪,天天都練。五十多歲的人了,一身腱子肉,參加健美比賽還得了第二名。

媒體報道的只是冰山一角,偌大的北京城,多少藏龍臥虎之輩,全貓在東風雪鐵龍里了。光是我親眼見識的,就有那么倆位。

這個司機姓謝,經常在我們學校門口等活兒,我攔他的車去大悅城,上車沒多會兒就聊開了,談天說地,風趣幽默。我常坐謝師傅的車。我發現他很會和人聊天,就像是三孔插頭正好插在三孔插座里。

他簡直把普通司機的侃大山變成了一種比央視煽情節目還要藝術的活動。

在我無數次香煙的賄賂下,他終于吐露了如何與人交談的訣竅。

“你要明白,你對話的那個人,究竟屬于什么?”謝師傅低聲說道,他的嗓音華麗,如同童自榮老師配音的佐羅。

“就像是你要賣梳子,絕對不會賣給一個禿子。”

“女乘客,一定要先觀察,如果是閨蜜之間或者男女朋友,不要插嘴,他們自己會制造話題。你要做的,就是變成空氣,隱藏自己。假如是單身女乘客,一旦她掏出手機來,你就要立刻閉嘴,因為她的動作表明在抗拒對話,不要強求。”

“至于男性,那就好辦多了。”謝師傅笑了,像是西點師把一個巨大的蛋糕擺在食客的面前,帶著職業般的自豪。

“政治和經濟,這是男人的核心。”

“拋開這兩個話題,還可以有針對性地說說。”

“白領、IT男上了車,那就狂罵公司老總,說他們沒人性,不知道體諒員工。再拐彎抹角地夸夸老羅,說只有有情懷的公司,才值得人們奉獻。”

謝師傅聲音一頓,把頭扭向我,對我說道:“至于你們年輕人嘛,那簡直就可以說是天生的聽眾。罵領導、罵制度、罵學校、罵企業,什么都罵,你們吶,都是真朋克!”

服!真服!

一張嘴,上下倆嘴皮,磕巴一下就能出音兒,這誰都會的,偏偏只有謝師傅把說話的本事真正琢磨透了。但說到底本事都是拿日子磨出來的,從早年間的黃面包再到夏利,又從夏利折騰到雪鐵龍,謝師傅已經四十有八,兩邊頭發都白了。他說自己在這座城市里見過很多人,好的壞的都有,什么心思的都體驗過,有上車就罵的,有上車就哭的,有求謝師傅往河邊拉想自殺的。都是活著吶!

謝師傅感嘆道。

有一次他和我講起他自己的日子,每天起大早,等活兒拉人,中午就在司機之家吃飯。那是一個專門針對的哥的飯店,雖然沒什么好東西,但是十二塊錢連菜帶飯管飽。

司機容易得病,謝師傅說,這么多年,不知道得了多少毛病。

“后來連那地方都不行了,硬不起來。醫生說和長期久坐有關系,另外雜七雜八毛病綜合的結果。”他笑著說,“我老婆找了個男人,我和她離了,兒子歸我,我掙錢供他上學。我兒子比我有出息!”

那一天他沒多說話,但我總覺得他那時說的每個字比之前他講過的所有語言都珍重。

像是金子一樣,亮閃閃地發光。

當然,也不是每個司機都把技能點加在了聊天上。

原來去法大的研院上課,因為路途遙遠,專門找了個司機師傅,類似于包車,每天早上七點,他準時在宿舍樓后面的柵欄門候著我。我上車看書,他專心開車,誰都不說話。

這師傅姓廖,名一平,三十七歲,個子不高,兩肩微塌,眉毛很濃,但眼睛挺小,嘴唇厚,下巴寬闊,是個一眼看上去就老實巴交的男人。

當然,從面相上看,也是不善交際的那種。

駕駛座的左側,擺著張相片,是他們一家三口的,一個年輕女人,一個小女孩。但很可惜,我們完全沒聊過有關他家庭的話題。

“來啦?”他沖我點頭。

“嗯!”

低頭鉆進車里,這就是我們的日常對話。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很久,從2012年的年初直到2013年,我們倆像是北京城內絕大多數擦肩而過的路人,來去匆匆,只有金錢的關系。

后來,我們有了一次對話。

那天是我和朋友在薊門橋喝多了,晚上十一點,攔不到車,朋友家住得近,先走一步,留我一人寥天野地茫然不知歸路。無奈之下,我試著打了廖師傅的電話。

電話通了,我問廖師傅還在跑活兒么,能不能接一下我。

那邊沉默了幾秒鐘,然后廖師傅問我在哪兒。我報上方位,廖師傅“嗯”了一聲,就掛斷了電話。

二十分鐘后,廖師傅的車停在我的跟前,他就是這么個人,話少但實誠。

他攙著我,把我架到副駕駛座上,又把車窗打開。我拿腦袋頂著車門,暈暈乎乎地想睡覺,但又像是孕婦起了妊娠反應,老是想吐。

眼皮打架,迷迷糊糊之際,廖師傅突然開口說道:“別睡,一睡就吐得厲害。”

“咱們聊聊,說說話,你也精神點兒。”他拍拍我的肩膀。

我強撐著睜開眼,窗外的夜風刮在臉上,涼涼的。

“小戴,你買車了嗎?”他問我。

“還沒。”我強打精神說道,“號都沒搖著,且等呢!”

廖師傅點點頭,說:“沒買也好,就北京這路況,買多好的車都得堵。而且這年頭,買車事兒多,哪怕沒事兒,都有人給你找事兒。”

我聽了廖一平的話,覺得他是想說點兒什么,于是接著問,這話什么意思?

“碰瓷兒!方法多著吶!”廖師傅提高聲音說道,“比如拿一個行李箱,悄悄擺在你車尾,等你一開車,箱子倒地,然后立刻有人跑出來,說你把他箱子碰倒了,里面裝的是文物,乾隆年間的花瓶,至少要賠三十萬!”

“或者是你倒車的時候,一個老太太,專門挨著你車邊走,你要是停著不動還好,要是接著開,立馬倒地,說是你撞的。要是去醫院驗傷,保管是骨折,這些人吶,都是專門找好的,真的有病才往你車上靠。”

“你說,這到底是怎么了,這些訛人的也都是老百姓,怎么老想著騙老百姓的錢呢?”廖一平低聲說。

我想起來原來謝師傅說過的話,于是解釋道:“底層欺負底層,這事兒才他媽是常有現象。”

“是!是這個理。”廖一平點點頭,不再說話。

車廂里一下子安靜下來。

北京的夜晚,十一點的街道依然霓虹閃爍,那些敞開著門的店鋪,喝得頭昏腦漲的食客,穿著暴露的姑娘,忽閃著警燈的警車,像是螞蟻一樣,涌向四面八方的人們。所有的一切都隨著我和廖一平所在的出租車呼嘯而過。

“四月份的時候,我拉了個人。”廖一平突然開口說道。

遠遠的車燈照在他的臉上,五光十色。

“當時那人出車禍了, 躺地上, 肇事車跑了。他老婆招手, 讓我拉。”

“說實話,我不想拉。身上都是血,再加上我怕惹麻煩,你知道的……”廖一平有些煩悶地吐出一口氣,問我有沒有煙。

我給他點上一支。

“后來呢?”我問。

“到了醫院,扯皮,說是我撞的。”

“到頭來,為了避免麻煩,還是賠錢,息事寧人,要不然連活兒都拉不了。”廖一平拿手指輕輕抓按著自己的太陽穴,煙灰輕輕落下,染白了他的頭發。

“操他媽!操!”廖一平輕聲罵道,他的聲音很輕,可是我依然能聽出來隱藏在語言之下的惱怒和憤恨。

“你說這他媽叫什么事兒?”

我靜靜靠在車椅上,看著廖師傅。原本濃密的眉毛,此時像是墨團一樣,擰在一起,雙眉之間現出川字形,兩頰因為情緒都染上了一層如同醉酒的紅色。

“我老婆說我是個大傻逼。”

“我覺得自己也是。”他說。

車緩緩停下,紅燈。

廖師傅握著方向盤,低聲說:“想殺人,當時我的感覺就是想殺人。媽了個逼,看誰不順眼,就撞死丫!”

“那一陣兒老想著這個,天天心里跟燒了一團火似的。”

“五月十七號,我還記得日子,往勁松派出所走的那條道。一個傻逼騎摩托逆行,直接沖著我來了。”

“當時我就握著這方向盤,腳挨著油門兒。”

“我真的想撞死他了!真的!”廖一平深吸一口煙,“你媽了個逼的,怎么都是你們這些雜種違反交通規則啊!怎么總是你們欺負別人啊!我感覺整輛車都發燙了,馬達嗡嗡地響!踩!撞死丫!”

我看著廖一平,滾燙的煙氣彌漫在車廂里,帶著殺意。

紅燈滅,綠燈行。

出租車又緩緩開了起來。

“我給了自己一巴掌,特狠的那種,把自己嘴巴都抽出血了。”廖師傅瞇著眼睛說。

他把煙頭扔出窗戶外,指著放在駕駛座左邊的照片說:“我想了一下她們。”

“那腳油門兒,還是沒踩下去。”

出租車靠路邊停了下來, 再往前路不好開, 我說我自己走過去得了。

混在體內的酒精都隨著汗流了出來,廖師傅說得平淡,我卻聽得驚心動魄。

他把車廂燈打開,埋著頭給我找零錢。

“你說這年頭,做個好人怎么就這么難呢?”他問我。

我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他。

“別做好人,好人都活不長。”廖一平低著頭說。

我推開車門,緩緩往學校走,覺得心里憋悶得厲害。我的身后,廖一平開著車慢慢地退去,像是要把自己隱藏在黑暗里。

但過了一分鐘,我的耳邊突然傳來汽車喇叭聲,扭頭一瞧,竟然是廖一平開著出租車趕過來了。

我停下,他的車也停下。

他搖下車窗,看著我,張嘴想要說些什么,好幾次,卻又閉住。他用鼻子吸著氣,像是要鼓足氣兒似的,太陽穴的青筋突突地跳動著。濃濃的眉毛伸展著,像是筆直向前的公路,細小的眼睛睜開來,如同閃爍的車燈,廖一平狠狠捶了一下方向盤,大聲說道:

“可是我他媽還是想做個好人。”

說完,廖師傅有些不好意思地沖我笑笑,關上車窗,掉頭。

樹立在兩邊的大廈,好像都映照著光亮,將他前行的道路輝映得無比光明。那輛不知開了多久的破出租終于駛離了我的視線。然而馬達聲卻始終回響在我的腦海里,那聲音越來越大,直至震耳欲聾。

雞賊的,利己的,個人的,墮落的,自私的,在這座城市里茫然不知的出租車司機,與此同時卻又是懷有夢想的,善良的,偉大的,向前的,在這座城市里討生活的駱駝祥子。

他們依舊在這座城市里,不停地奔馳。

本文由作者授權發布,《不想討好全世界》各大網站均有售

轉載請保留以上全部信息

s28015402

圖書簡介:

那些我們曾經推崇的英雄主義和理想主義,不僅僅是故事里的情節,而是這本書中真實存在的。這本書,讓我們不好意思再把那些賣力的執著當成笑料和諷刺,讓我們每個人不再盼望別人當好人,自己不再戴著面具做人。
在這本書里和一群小人物不期而遇是幸福的。世界這么美好,根本不用討好。

作者簡介:
抽風手戴老濕:
原名戴正陽,法律界小人物。
自認是玩世不恭的北京接地氣摳腳大漢,但他講的故事里卻總有一顆敏銳易感的心。
他筆下的人物像極了周星馳電影里的人,不完美不高大甚至丑態百出低到塵埃里,卻都是一些不想放棄生活和理想的人。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云南11选5 山西扣点点麻将规则 大满贯麻将游戏下载 幸运pk10历史记录 2013nba快船vs湖人 Gogo天海翼人术体艺术 今晚3d开奖*号码 亚洲片 开奖3d开奖结果 万能麻将辅助器免费 辽宁11选5开奖直播 a股大盘上证指数 河北十一选五开走势 持枪王者 幸运飞艇群 牛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