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我如此復活了埋在程高本后四十回的曹文

2016-06-12 . 閱讀: 1,328 views

文/唐國明

一、

首先要說明的是,本書是我做了一個復活埋在程高本《紅樓夢》后40回中曹文文本的工作,也是在發現曹文的基礎上以考古復原的方式復活了曹文。

我從14歲到37歲,23年閱讀《紅樓夢》的過程中,從《紅樓夢》程高本后40回中發現埋藏在其中《紅樓夢》八十回后的曹文后,不斷確認,不斷從里面找出曹雪芹所有可能寫的情節的點與段落、語句,如同尋找一個被人分尸后的尸骨,將找到的點點滴滴曹文骨肉組織起來,然后以考古復原的方式復活出了傳說中遺失民間或傳說被皇帝所毀、眾家所猜、脂批所示的《紅樓夢》八十回后的曹文二十回,自然地契合了脂批中多次提到的百回大文《紅樓夢》的回數,名為《紅樓夢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復原》(20回)。在仍以考古復原方式復活《紅樓夢》第67回曹文的基礎上,與對前79回的再次校對上,不斷完善到如今,自然成就了我閱讀到一本好書的夢想。

至于我是怎樣從《紅樓夢》程高本后四十回以考古修補復原的方式復活曹文的,看看下面舉的復活程高本《紅樓夢》第81回第一段的例子就知。【提示讀者:《紅樓夢》文本中的“的、地、得”在那時是統統用作“的”,“他、她、它”在那時統統用作“他”,“那”“哪”在那時統統用作“那”,“像”統統用“象”。在此書中凡是關于《紅樓夢》文本的文字,都遵守那時的用法,不要以為是錯字別字。】

1、在程高本原文第81回第一段以考古修補復原方式復活曹文過程的展示:

注意:下文“<>”內的是刪除的字句,“()”內的是還原的字句,“【】”內的是還原式添加的字句。

且說迎春歸去之后,邢夫人象沒有這事,倒是王夫人撫養了一場,<卻甚實傷感,在房中自己嘆息了一回。>(正在房中嘆息。)<只>見寶玉走來,<看見王夫人>臉上似有淚痕,也不敢坐,只在旁邊站著。【待】王夫人叫他坐下,寶玉才捱上炕來,就在王夫人身旁坐了。王夫人見他呆呆的瞅著,似有欲言不言的光景,便道:“你又為什么這樣呆呆的?”寶玉道:“<并不為什么,只是昨兒聽見>二姐姐這種光景,<我實在替他受不得。雖不敢告訴老太太,卻這兩夜只是睡不著。我想咱們這樣人家的姑娘,那里受得這樣的委屈。況且二姐姐是個最懦弱的人,向來不會和人拌嘴,偏偏兒的遇見這樣沒人心的東西,竟一點兒不知道女人的苦處。”說著,幾乎滴下淚來。王夫人道:“這也是沒法兒的事。俗語說的,‘嫁出去的女孩兒潑出去的水’,叫我能怎么樣呢。”寶玉道:“我昨兒夜里倒想了一個主意:>咱們索性回明了老太太,把二姐姐接回來,還叫他紫菱洲住著,仍舊我們姐妹弟兄們一塊兒吃,一塊兒頑,省得受孫家<那混帳行子>的氣。等他來接,咱們硬不叫他【回】去。由他接一百回,咱們留一百回,只說是老太太的主意。這<個>豈不好<呢>!”王夫人聽了,又好笑,又好惱,說道:“你又發了呆氣了,混說<的是什么>(胡道!大凡做了女孩兒,終久是要出門子<的>,嫁到人家去,<娘家那里顧得,也只好看他自己的命運,碰得好就好,碰得不好也就沒法兒。你難道沒聽見人說‘嫁雞隨雞,嫁狗隨狗’,那里個個都像你大姐姐做娘娘呢。況且你二姐姐是新媳婦,孫姑爺也還是年輕的人,各人有各人的脾氣,新來乍到,自然要有些扭別的。過幾年大家摸著脾氣兒,生兒長女以后,那就好了。>你斷斷不許在老太太跟前說起半個字,我知道了是不依你的。<快去干你的去罷,不要在這里混說。>(快回園看你的書去,不要再在這里為你二姐姐的事瞎耽誤工夫,仔細老爺又問你書。”說得寶玉<也>不敢作聲,坐了一回,無精打彩的出來<了>。憋著一肚子悶氣,無處可泄,走到園中,【便】一徑往瀟湘館來。

2、從程高本原文第81回第一段復活出來的曹文正文:

且說迎春歸去之后,邢夫人象沒有這事,倒是王夫人撫養了一場,正在房中嘆息,見寶玉走來,臉上似有淚痕,也不敢坐,只在旁邊站著。待王夫人叫他坐下,寶玉才捱上炕來,就在王夫人身旁坐了。王夫人見他呆呆的瞅著,似有欲言不言的光景,便道:“你又為什么這樣呆呆的?”寶玉道:“二姐姐這種光景,咱們索性回明老太太,把二姐姐接回來,還叫他紫菱洲住著,仍舊我們姐妹弟兄們一塊兒吃,一塊兒頑,省得受孫家的氣。等他來接,咱們硬不叫他回去。由他接一百回,咱們留一百回,只說是老太太的主意。這豈不好!”王夫人聽了,又好笑,又好惱,說道:“你又發了呆氣了,混說胡道,大凡做了女孩兒,終久是要出門子嫁到人家去,你斷斷不許在老太太跟前說起半個字,我知道了是不依你的。快回園看你的書去,不要再在這里為你二姐姐的事瞎耽誤工夫,仔細老爺又問你書。”嚇得寶玉不敢再作聲,坐了一回,無精打彩的出來。憋著一肚子悶氣,無處可泄,走到園中,便一徑往瀟湘館來。

二、

“紅學”的最高目的是為找到真正的《紅樓夢》文本,回到《紅樓夢》文本本身,闡釋傳播《紅樓夢》文本本身的事情上來,才是“紅學”未來走得更遠的理由。

當年脂硯齋見《紅樓夢》的書稿已失,憑著自己的記憶,以評的方式,告訴我們后人,《紅樓夢》完成了,并且內容大致是個什么情況,殘缺的部分基本寫了什么,給我們這些后人留下了修補《紅樓夢》不至走樣的珍貴資料。

自從程偉元與高鶚整理出一百二十回《紅樓夢》,可以說《紅樓夢》已進入了匯校的時代,到俞平伯前后一批學人對一百二十回本提出質疑,加之《紅樓夢》脂批各種殘稿本的出現,先有俞平伯匯校的前八十回加程高本《紅樓夢》后四十回,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不斷修訂普及至今,后有周汝昌《紅樓夢》前八十回匯校本與鄭慶山《脂本匯校石頭記》的出版,同時劉心武與周汝昌根據脂批對《紅樓夢》八十回后內容的考證猜測的流傳,可以說使《紅樓夢》已空前進入了修殘補缺,復原整理的成熟時期。

在俞平伯以前,多年來流傳開來的是程高本一百二十回《紅樓夢》,程偉元在程甲本《紅樓夢序》中說:“……自藏書家甚至故紙堆中無不留心,數年以來,僅積有廿余卷。一日偶于鼓擔上得十余卷,遂重價購之,……見其前后起伏,……然漶漫不可收拾。乃同友人細加釐剔,截長補短,抄成全部,復為鐫板,以公同好,《紅樓夢》全書始至是告成矣。”又程偉元、高鶚在程乙本《紅樓夢引言》中說:“……是書前八十回,藏書家抄錄傳閱幾三十年矣,今得后四十回合成完璧。……書中前八十回抄本,各家互異,今廣集核勘,準情酌理,補遺訂訛。其間或有增損數字處,意在便于披閱,非敢爭勝前人也。……是書沿傳既久,坊間繕本及諸家所藏秘稿,繁簡歧出,前后錯見。即如六十七回,此有彼無,題同文異,燕石莫辨。茲惟擇其情理較協者取為定本。書中后四十回,系就歷年所得,集腋成裘,更無他本可考。惟按其前后關照者,略為修輯,使其有應接而無矛盾。至其原文,未敢臆改,俟再得善本,更為厘定,且不欲盡掩其本來面目也。”俞平伯晚年也很后悔腰斬“紅樓”:分開前八十回與后四十回。這四十回中究竟隱含了什么?

自十多歲始讀《紅樓夢》,讀過數次后,每讀到賈母叫惜春畫大觀園,叫添上一個丫頭捧梅與寶琴大紅大紫地站在藕香榭東門外的山坡雪地上,我就想這應是為日后讓出家的惜春于青燈之下、低眉展卷自畫的大觀園畫幅,看畫中過去千紫萬紅,抬頭望望櫳翠庵的窗外,已是殘月荒草作鋪墊的。每讀到八十回迎春出嫁,就感到繁華漸去,大觀園中的女子開始離散,青春的盛宴不再。總以為要寫最多還寫到黛玉寶玉的愛情悲劇,就該以一個總結的方式結束了。正好應了秦可卿死前托夢給鳳姐所說的:“三春過后諸芳盡,各自須尋各自門。”恰好在秦可卿死后,從賈元春省親算來,到《紅樓夢》第七十回林黛玉開桃花詩社,剛好是《紅樓夢》寫的第三個春天的開始。從時間上講,過完這個春天的一年,到第二年從元宵節后,就該為《紅樓夢》終局了。這樣才應了《紅樓夢》第一回那句從僧人口中說出的“好防佳節元宵后,便是煙消火滅時”的話。在這兩句話后的甲戌本脂批側批中:前一句是“前后一樣,不直云前而云后,是諱知者。”后一句是“伏后文。”

另外,《紅樓夢》通篇讀去,你會從一個家族生活的起居游玩打鬧小吵小斗中看到一個講排場、擺闊氣、顯奢華、圖樂子,過度溺愛孫子孫女的老太君;一個懷“安和”情懷安和著大觀園眾紅顏的男子賈寶玉;幾個寄人籬下心懷“零鄉”之感的知己紅顏;一幫深懷居安思危奮發圖強心氣的姐妹;一群命如紙薄,命系懸絲的丫鬟;一伙只管盡興揮霍祖業,今朝有酒今朝醉,享樂過日,坐吃山空,不事前程的男人構成的家族群體,共同畫寫了一幅“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的史詩圖像;如同雄偉的萬里長城與圓明園被劫后的廢墟一般,警示后人不管處如何境況,必時刻以思危奮發圖強的精神,以德安和天下的情懷處世為人,來避免家敗人亡的命運。也會看到從天上到人間來的寶玉及一群千紅百艷的女子在青春期萬紫千紅地相聚爭艷再到各自奔騰四方的一個聚散過程,自覺的應了人生如夢、聚散無常,盡管經歷了什么榮華富貴,三災九難,怎么美艷,詩情畫意過,人也不過是警幻冊子里的一個名字。

但《紅樓夢》主要是寫青春少女最純凈最美麗的原生態詩意生活的,作者借對這種最純凈最美麗的青春原生態詩意生活的追憶與懷念,去彰顯所處的那個時代與自己所產生的思想哲學與人生觀。隨著青春的結束,那次龐大的青春宴會也該散場,歸天的歸天,回鄉的回鄉了;入俗的入俗,出世的出世了。對于四大家族煙消的煙消,火滅的火滅了。

其次,《紅樓夢》也著重表達了一旦背后支撐的“詩意情懷”人生存在的框架已經失去,“詩意情懷”的人生就會破滅,而懷了這種“情懷”詩意的人最終只能退出現實這個殘忍的舞臺。

上面所述應是《紅樓夢》整體情節發展的方向。而程高整理修訂添補《紅樓夢》時曹雪芹才死去三十年,讀沒讀到曹雪芹后面寫的稿子他們已在程甲(乙)本序言中道明,至于《紅樓夢》八十回后原本,在《石頭記》脂本批語中——第二十回庚辰眉批云:茜雪至“獄神廟”方呈正文。襲人正文標目曰“花襲人有始有終”,余只見有一次謄清時,與“獄神廟慰寶玉”等五六稿,被借閱者迷失,嘆嘆!第二十五回庚辰眉批云:嘆不能見寶玉“懸崖撒手”文字為恨。第二十六回庚辰眉批云:“獄神廟”回有紅玉、茜雪一大回文字,惜迷失無稿,嘆嘆。第二十七回庚辰眉批云:此系未見“抄沒”、“獄神廟”諸事,故有是批……從這些話語中可得知,在曹雪芹完稿,脂批之時當時的批書者就有很多回遺失沒讀到了,到程高時期已經三十多年了,他們是不可能全讀到的,他們只能在發現的那些殘頁斷章中去修補,也就當然不可能完全按脂批意指去補上。然而程高本后四十回很多地方與細節是符合“脂意”的。據周汝昌的考證,他發現清道光年間俄國漢學家在他所購的程高本上題明:“宮廷印刷”。可見程高本是“脂意”與皇家“旨意”交織的產物。《石頭記》脂批里多次提到“百回大文僅此一見”,明確地告訴你《紅樓夢》是百回大文。這個脂批作者,在作脂批時就面對著了《紅樓夢》八十回后被粉碎的命運。直到曹雪芹死后,一百二十回程高本《紅樓夢》印刷流傳,也開始廣為被世人接受,后來的續書也不知有多少,都沒被讀者接受,唯獨接受程高本后四十回。

作為一個偉大的作家曹雪芹,幾乎在死前十多年都在增刪修飾,他前面八十回到現在都能找到存下來的各種殘本,在程高時期未必后面的會沒有存下來,說程高本后四十回是完全的續作,說曹雪芹沒有完成《紅樓夢》原作,都難以成立。在《紅樓夢》第一回中就有這樣的話:“……后因曹雪芹于悼紅軒中披閱十載,增刪五次,纂成目錄,分出章回,則題曰《金陵十二釵》。……”從這話中就明確告訴我們《紅樓夢》是完成了的,若說程高本后四十回全是另作的,那么八十回后面的部分到哪里去了呢?

難道曹雪芹完成初稿后在傾力對《紅樓夢》進行增刪修飾的過程里,因當時外界一些難以訴說的其他因素賦予的無形壓力,難道就自愿刪去了?《紅樓夢》八十回后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們只能從脂批中去尋找一些蛛絲馬跡。

在蒙藏本第二回脂批中有:“以百回之大文……世態人情,盡盤旋于其間,而一絲不亂,非聚龍象力者,其孰能哉?”的話;在蒙藏本第四回脂批中有:“后百十回黛玉之淚,總不能出此二語……筆未到而境先到矣。”在庚辰本第二十五回脂本眉批中有:“通靈玉除邪,全部百回只此一見,何得再言?僧道蹤跡虛實,幻筆幻想,寫幻人于幻文也。”的話;在庚辰本第四十回回前脂批中有:“今書至三十八回時,已過三分之一馀。”的話;在同一蒙藏本的脂批中前后矛盾,一說百回一說百十回,庚辰本脂批前后倒不矛盾。到程偉元高鄂編寫時又說是回目一百二十回。道來說去,做脂批的人才是親自讀到全書之人。通看脂批,百回之說總見優勢。但有紅學學者認為是一百零八回左右,理由是古人習慣以“九”為數,在《紅樓夢》前五十四回是寫“盛”,后五十四回是寫“衰”。由這般推去,說是一百回更有理由,因為《紅樓夢》通篇是以寫諸芳聚散之事來彰顯盛衰的,況且《紅樓夢》整體是圍繞“三春過后諸芳盡,各自須尋各自門”的意旨來進行的,在一至五十回已經完成了諸芳在大觀園千紫萬紅、百花齊放的聚集,從五十一回以“襲人出園回家探母,晴雯得病作引”地開始為諸芳千紅一哭、萬艷同悲地從“聚”向“散”開始伏筆。而最大的理由是幾乎有很多學者與讀者公認《紅樓夢》的寫作方法來自于《金瓶梅》,《金瓶梅》只有一百回。脂批中甲戌本第一十三回脂批中眉批云:“寫個個皆到,全無安逸之筆,深得《金瓶》壺奧!”在甲戌本第二十六回脂批側批有:“《水滸》文法用的恰,當是蕓哥眼中也。”的話。據專家考證最接近于《水滸傳》原本面貌的是一百回本。給《紅樓夢》是一百回更加增加了證據。若再增加證據,百回《西游記》更是更好的證據了,《紅樓夢》其“神”與“意”受《西游記》影響較大,其結構與語言又受《金瓶梅》影響較大,《西游記》與《金瓶梅》都是一百回,加之至目前發現的清朝小說。百回文本普遍,可以肯定曹雪芹創作的《紅樓夢》就是一百回。

曹公在《紅樓夢》中主要是以寫青春女子們的風流云散而彰顯世事。就像海明威的小說,只露冰山一角的。八十回后面的文字也應該如此,如大海般在平靜中去顯示出那份曹公須表達的千紅一哭、萬艷同悲的絕世出塵的傷感。

讀程高本后四十回越多,越明白它被大眾所接受的原因,就越明白這后四十回證明了曹雪芹沒有廢棄八十回后完成的內容,越有把握地肯定高鶚與程偉元當時搜羅到了曹雪芹寫的八十回后《紅樓夢》及脂批中說過丟失的那一部分。在閱讀的過程中時看到不少曹雪芹寫的文字跳脫出來。程高本后四十回的意指大體合曹雪芹與脂批的意思,雖然回目不太與脂批說的相合,只是可能在殘章斷頁處續補得太長,參沙子參得太多,使很多文字與內容有失曹公原味,所以也就拉開了與曹雪芹前八十回的距離,在寶黛悲劇的處理上不是完全符合前八十回情節走向的原旨。了解多了,更敢肯定的認為,曹公《紅樓夢》的這百回文字的殘章斷頁應是被高鶚與程偉元為了我們難以說清的目的如碎玉一樣粉碎在了一百二十回的《紅樓夢》程高本的汪洋之中。為求真本,使得紅學家們從俞平伯那個年代開始費盡了力氣探尋到如今。程高本的偉大之處,是它的后四十回保存了殘缺的《石頭記》后面許多逼真的文筆。時召喚起我復活那個隱藏在程高本后四十回中的曹公文本。

如果把程高本《紅樓夢》后四十回比作遮蔽曹雪芹《紅樓夢》八十回后真文字的黑夜,我卻以孩子般的童心在這個黑夜中發現了無數閃爍曹公文筆光芒碎片似的星星,懷著盡可能復原出曹公原意及文字原貌的愿望、傾盡全力的以程高本后四十回為參照底本,用修補古董復活原貌原意韻的法子,貼原著、作者、讀者之心,求真、補修、增刪,改添、復原,以“脂意”為參照,給這個找不到尾巴的“紅魚”復活出了一個“本真”的尾巴,給殘缺的《石頭記》考古修補復原出了這二十回“真”文字。為了讀者的習慣,所以名為“《紅樓夢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復原》(20回)”。如果名為“《石頭記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復原》(20回)”更為妥帖。

為了求“真”,本以考古復原修補復活出的二十回“曹文”所有的字、詞、句尊脂批《石頭記》八十回文本之例,文字上全沿襲保全了曹雪芹當時的習慣用法,也極力保全了曹雪芹原來的意蘊。

這也是我“考古修補復原《紅樓夢》”的一些心得、見識與看法,我覺得也應該是“考古修補復原《紅樓夢》”的一個原則。這個原則是:不但內容上要本真理出呈現曹公的原意段落,而且考古修補復原的文字與風韻也應本真復活曹公風骨,否則會真如張愛玲說的,是狗尾續貂了。

回頭想想古典時代給我們留下的長城已殘破在荒山野嶺,體現園林藝術最高峰的圓明園已成為我們不忘國恥的象征,只剩下了荒草殘垣。體現古典文學最高峰的《紅樓夢》雖經過程偉元高鶚為迎合當時政治環境的需要粉碎曹雪芹文筆式的整理編修,雖得以完整流傳,仍是良莠不齊。長城、圓明園不是我個人能力所及能修復的,而《紅樓夢》我可以個人去偽存真地完成修復它的殘缺,還原它本來應該的偉大的樣子。在我心靈被一些所謂專家灌輸的程高本后40回乃高鶚所續的定義被我無情的否決后,終于復活了這本代表中國古典文學高峰《紅樓夢》在曹雪芹筆下的原貌。無意之中,以文本實證的方式在“紅學”領域開創了一門叫“考古復原曹文”的學問。不管將會受到怎樣的待遇,我相信無數喜愛《紅樓夢》讀者的眼光,更相信自己發現與所做的沒有白費光陰,我無須寫出長篇大論廢話連篇的所謂學術論證,我以作家的本分與辛勞做出的文本會替我回答一切。

至于我把這道殘缺的長城復原修補得怎樣,讀者讀后便知。

2010年8月15日至2016年5月31日寫于岳麓山下

20160612

唐國明,男,漢族,現居長沙,湖南省作家協會會員,自發表作品以來,已在《詩刊》《鐘山》《北京文學》《星星》詩刊及其他國內外刊物發表作品數百萬多字。其中以反復閱讀的方式在程高本后40回中考古發掘出藏著的曹雪芹原筆,以考古的科學方式修補復原出符合曹雪芹語韻與曹雪芹創作原意的13萬字20回長篇小說《紅樓夢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復原》先在一些雜志發表片段,然后在民刊《浮玉》以《新編續八十回后紅樓夢》之名全文發表,隨后分別在美國與秘魯《國際日報》中文版以《紅樓夢八十回后真相還原》之名連載。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上海天天彩 36选7 好彩1选码的最佳方法 四川麻将怎么玩初学 篮网虎扑 西安小姐信息网 银行还能给私募基金配资吗 河北20选5 花花公子 七位数开奖走势图 宁陵初级中学磁力 下载单机上海麻将游戏 一只股票分析全面分析 辽宁十一选五一定牛 11选五5 76人vs湖人总决赛第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