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扛著石頭走路的人

2016-06-08 . 閱讀: 1,951 views

文/淮北王二小

有些事情,總得過去。就像有些事情,總得發生。

一早,翻看了下朋友圈,我一個非常好的同學的父親去世了。我心里特別難受,難受到不知道說啥,也不知道今天的日記該怎么開篇。

我并沒有著急起床,而是點了一根煙,把回憶拉到了九年前的2007年……

1

我跟炬炬是大學同學,是室友。

剛進寢室的第一天,我看到一個黑臉大漢半躺在床上,翹著二郎腿,一只腳穿著夾拖,另一只腳光著,一只手玩著手機,另一只手夾著一根劣質香煙。

這是我對炬炬的第一印象。

不咋地!

當時,還沒有屌絲這個詞語。現在看來,那就是屌絲!

但,據后來炬炬所說,他對我的印象特別好。

我問他,哪地方好?

他說,我聽到你的手機鈴聲是張楚的《姐姐》,真是遇到了知音,瞬間覺得你這人有品味。

就這樣,因為張楚,因為張楚的音樂作品,我們認識了。

2

我是一個悶騷的人,而且干出的事情經常出乎人意料。平時默不作聲,但經常半路殺出來,干點雷人的事情。

果然,大一,我在全校舉行了一個演唱會。海報,宣傳報……搞得像模像樣。

說是演唱會,其實就是在階梯教室擺上幾臺電腦,幾個音響。當然,還有在淘寶買的話筒,9塊9,包郵的。

就這樣,一場寒酸的演唱會開始了。

我邀請了炬炬跟我一起演出。開場的時候,我唱了謝天笑的《是誰把我帶到了這里》。

一曲之后,三分之一的人,走了。

炬炬唱的誰的歌,我忘了。應該是崔健的。

后來,我唱到《哪里有壓迫,哪里就有反抗》的時候,整個人站在了桌子上,嚎地撕心裂肺。

全場陷入癲狂。

我唱一句‘哪里有壓迫’,臺下的人跟著對唱‘哪里就有反抗’。那場面,真感覺自己跟個明星似的。

當然,這是我事先安排好的,事先跟同學們商量好的一個對接環節。你知道,以我的嗓音,最后留下來的聽眾,基本都是我們本班的同學了。

演唱會之后,我和炬炬開了個慶功宴。

一個人一份炒面,一瓶啤酒。

3

無聊的大學生活,總想找點事情做。

我買了打印機,搞起了打字復印。據說,我干打印的那段時間,學校的打印室幾乎是沒有生意的。

我瞅準了學校打印室的弊端,和學生一般都是在機房里下載東西然后再打印這一習慣。

于是,我的業務來源主要是學生們給我發的郵件。

多年后,當我重新啟用那個打印專用的扣扣時,當我看到一封又一封標有‘王同學,這個幫我打印10份’‘王同學,這個幫我打印一份,我下午6點拿’之類的郵件的時候,總免不了感慨萬千。

時間過得真快,一晃,又是一個十年。

當年,學校打印室的老板還到寢室里暗訪過我。不過,他一進門,我就認出他了。

我做事情講究的原則是,兩個字,要快。

買來打印機之后,一夜之間,宣傳單貼遍整個學校。當然,也包括校長辦公室的鐵門。

臨走的時候,還在辦公室門口撒了泡尿。

這么SB的行為,也只有我能干出來。撒了尿,還貼了自己的聯系方式。

輔導員說,你自己看著辦吧。

然后,我就把宣傳單撕了。當然,我還帶了一個拖把。

4

我不喜歡吃米飯。炬炬,也不喜歡吃米飯。

學校附近又沒有賣饅頭的。

于是,每次放學的時候,跑老遠的地方買饅頭,便成了我和炬炬的必修課。 一邊拎著饅頭,一邊吹牛逼。

在馬鞍山,我請炬炬吃過家常菜,豆芽+豬肉+粉絲……炬炬說,那是他第一次吃到這么好吃的家常菜。

他說,他們老家沒有這樣的做法。

我開始鄙視他!

當然,還有青條魚,當年,也是我們的最愛。

準確說,是我的最愛。每次打飯回來,炬炬總會把他的青條魚給我吃,我也總會把雞肉給他吃。

于是,他總能吃到兩份雞肉。我也能吃到兩份青條魚。

最令我驚訝的是,幾年后,當我再回到學校的時候,那個賣盒飯的老頭,還沒有死。

5

一轉眼,就到了離校的日子。? 其實,我早已經離校了。那一次,只不過是重新回到學校。

炬炬問我去哪?

我說,繼續回上海呆著。你呢?

他說,就在馬鞍山混。

后來,他說他在麥當勞。

我說,我在臺企,工程師。

說是工程師,其實,只是在本企業內部被認可,而并沒有執業證書。

他說,你混得可以。

我摳著腳丫把子,吸著煙,笑了。

6

某個下雨的黃昏,我接到炬炬的電話。

他說,你在哪?

我說,我在上海呀!

他說,上海哪里?

我說,嘉定!

他說,我去找你。

我說,你來吧!

于是,我們過了一段紙醉金迷歌舞升平的日子。當然,那段日子,我們并不是無所事事。

7

每到傍晚的時候,我們便推著三輪車,拉著小百貨,跑到街上擺攤,叫賣。我的吆喝聲,成了街上最亮麗的風景線。

每當我開口吆喝出叫賣的段子的時候,后面一排排商戶的老板或營業員總會倚在門口,邊看著我,邊聊天。

她們可能在犯嘀咕,這是哪來的一個SB?

但我,樂此不疲。

我的生意,幾乎是整個街道的地攤里,最好的。

上海的城管,不錯。當時,我的房東,是城管的大隊長。所以,當年,我并沒遇到蛋逼的城管。

我這人的命,就是好。

8

又是一個落雨的黃昏。炬炬說,他要走了。

我說,去哪?

他說,回老家,山西,挖煤,一月能賺1萬多。

我說,咱孬好是計算機專業畢業的,無論上班,無論創業,憑你我的本事,絕對不會混的太差。

他說,我等不及了。家里需要錢,我妹妹上學也需要錢,我得馬上掙到錢。

我說,那你回吧。

后來,他就走了。

那天晚上,我們喝了兩瓶6塊錢瓶的雙溝大曲,還有一筐多啤酒。

9

一晃,又是5年。

從青藏線回來的時候,我跟炬炬打電話,我說,你在哪?

他說,在晉城。

我說,我現在西安,明天繞道晉城,去看你。

他說,我等你。

后來,因為在出了西安,到了華縣的時候,我跟一輛奧迪轎車撞在了一起,耽誤了不少時間。

摩托車也出了一點故障,我怕路上別有啥閃失。

我跟炬炬打電話,我說,我不繞道晉城了,我直奔鄭州,然后回淮北。山不轉水轉,下次見!

他說,你在鄭州等我!

后來,我倆在一家很有特色很有情調很有韻味但生意不咋地的飯店,落了座。他帶了兩瓶汾酒。

我說,我請客吧。

他說,我請吧。

我說,還是我請吧。

他說,那就你請吧。

老朋友之間,總是這樣。盡管多年不見,但絲毫不會有生疏感。

這中間,有個小插曲。

我到了酒店門口,遠遠地看到了‘炬炬’。我嚷了一句,SB,我在這里。

他說,你罵誰呢?

我說,罵的就是你!

他說,哥們,你認錯人了吧?

我說,趕緊,快,幫我卸一下東西,別墨跡。

他說,你送快遞的吧?你認錯人了!

果然,我真認錯人了。長得太像了。!

是我走錯了酒店。而且,當時我的確像送快遞的,一輛摩托車,兩邊搭了兩個邊包。

郵局標配!

后來,在該酒店的另一家連鎖店門口,我見到了真正的炬炬。我把這事說給他聽。

他說,也只有你王SB才能干出這事。

哈哈,我艸。

我艸,哈哈。

喝酒的時候,我們聊起了這幾年發生的事情。說著說著,他就哭了。

男人不是不哭,而是不在家人面前哭。

我說,干了!這杯酒敬給操蛋的生活。

他端起酒杯,沒說話,一飲而盡。

我又給倒了一杯。

他又干了!

10

鄭州的第二天。

鄭州市限摩,這是出乎我意料的。各個加油站都不給摩托車加油,我沒有備用油,油箱里的油也所剩無幾。

我說,我得抓緊走了。

他說,你走吧。

接著,我就走了。

后來,在摩托車沒有油強制熄火的地方,我罵了一句,艸他娘的鄭州。

之后,我看到斜對面有個加油站。

我拿著一罐紅牛遞給工作人員,說,朋友,現在可以加油嗎?

他說,加多少?

我說,能加多少加多少。

他說,只能加在油箱里,不能加在桶里。

我說,那就加滿吧。

你看,我總是那么的幸運。

尾聲:

6月6,本來是個很順的日子。一早,我看到炬炬發了一個朋友圈,他的父親去世了。

突然,我心里特別難受。我曾說過,世事無常,本身就是常態。可輪到我身邊的人的時候,我仍然很難接受。

我打了電話過去,我說,你發的朋友圈,我看到了。

他說,你要注意身體。

我說,掛吧。

電話掛了。

掛了。

就是這么簡短地三兩句對白。有些話,沒必要多說。真正的朋友,壓根就不需要喋喋不休。

后來,我補發了一條短信:你要是難受,就睡一會……

(完)

微信號? hbwexblog

扛著石頭

左岸記:王二小,一個每天寫日記記錄生活的人。二小寫的文章日記真誠直白,因為他是個很真的人。雖然他的很多生活理念和我不太一樣,但我欣賞他的坦率真誠和對生活的認真態度。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家庭存款都买理财好吗 福建11选五走势图电脑版 股票下跌可以买入吗 山东群英会专家分析 金7乐中奖规则 股票涨跌率怎么算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新疆11选5技巧大全 广东快乐十分安卓 金桥大通 幸运飞艇走势图怎么看图文了解 幸运飞艇官网下载 3d论坛乐彩3d福彩论坛 股票期权开户条件 深圳风采开奖信息 浙江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