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海邊雜記:夢想與現實

2016-05-06 . 閱讀: 1,361 views

文/馳云旅

我舅公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我曾有幸得以在十二歲的那年夏天到那去度過一個愉快的暑夏。
大海之邊,自然是孩童的樂園,且不說黃金的沙灘、翻滾的浪花、精致的貝殼、歡騰的魚蝦,光是每日理所當然的海風與日光,就夠人沉醉了。

最美的當屬日出了,從東方發白到日升海面,雖是短短的幾十分鐘,光景卻時刻不同,即使是世界上最高明的油畫家恐怕也調配不出如此豐富的色彩吧。每當看著太陽從東邊升起,面對寬廣的大海,感覺新的一天已經到來,生活中所有的不如意將在瞬間隨著潮水退涌而去,和浩瀚的大海相比,個人的些許日常悲歡實在太不足道了。

平日飯飽茶足之后,都會走出家門,沿著沙灘一步步慢行,與海浪嬉戲,與海風同歌,寂寞在天蒼地茫間是不存在的一種情懷,且別有一番樂趣。
如有遠方的客人來訪,你也不必刻意地去安排行程,帶著他們去領略家門前熟悉的風景,為他們講述每一個漁村每一座燈塔的故事,你就是最具溫情的導游了。

每當漁船歸港時,總是人頭涌涌,樸實的漁夫漁婦們總愛用特別響亮的說話聲宣告他們的勝利。一筐筐各種各類的海產品被抬上岸邊,大海毫不吝嗇地將她的所有賜給了她的兒女。
然而大海并不是一向都是個溫順的女子,她有時也像個怒漢,那就是臺風來了。臺風來臨時,風云變色,天地齊喑,強風暴雨洗刷著眼前的世界,讓我們意識到人類的渺小從而敬畏自然。臺風過境之后,收拾滿目蒼夷,重拾信心,以一顆更堅強的心笑對生活。
我愛大海,愛她的美麗,愛她的富饒,也愛她的變幻。

--------------------華麗麗的分割線------------------
(太好了,終于湊夠了幾百個字,接下來可以寫點真正想寫的東西了。)

我舅公家在沿海的一處小漁村,我曾經非常錯誤地去那度過了一個非常難頂的暑假。房子是一座小平房,門前屋后方圓幾百米之內不種花,因為沒閑情,他們偶爾會種幾棵青菜。

先說日出吧,除非云彩異常才有看頭,不然紅彤彤的就那樣,等太陽稍微升高了就立馬變成爆日了;況且加上海邊空氣質量賊佳,時常沒有一絲云,天空賊藍賊藍的,陽光特別猛烈。所以海邊的人很多都是黑不溜秋了,部分漁夫漁婦和非洲國際友人根本沒有表面上的區別。我表姐在城里住了快二十年了,用了幾噸的美白產品,還沒脫盡前面十多年曬下的黑,如今出去還是個顯黑的人。

應該沒有哪個傻逼會在飯飽茶足之后出去散步,至少住在海邊的他們絕對不會。
首先必須先糾正的是,并不是所有的海邊都有沙灘,不然地球那么長的海岸線就只有一個馬爾代夫。他們那,就二十來米勉強算得上沙灘的地方,沙子不純凈,夾雜細石和垃圾過多,根本沒法欣賞。要是去那里要攝影功夫很了得,加上PS技術高超,才能拍得幾顆照片上傳朋友圈曬曬。
沙灘不好當然不會有什么貝殼琥珀了,蚌蟹的的尸殼倒能見到一些;周邊又盡是黑乎乎的凌厲礁石,走路你都要放十二分精神,至于光著小腳丫亂跑,就甭想了。

除了藍得純凈的天空外,門外的風物似乎沒有多大的可觀賞性,沉悶且單調。如果你問他們那個漁村的故事,人家鐵定會瞪大雙眼反問你“what?”;至于燈塔,請你也要停止想象,這里更不曾有“鮫人在岸,對月流珠”的典故。對于那些牽強附會的神話故事,想必你在國家5A風景區一定也聽得夠多了,我也就懶得費心思去杜撰幾個來忽悠你了。

如果生活就這樣,那一切也都還是美好的樣子。然而!
然而,你又不是比爾蓋茨般的巨富,能悠閑度日么?
有話說“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于是一切就開始變得不愉快了。

以前,漁夫們蕩著個小漁船出海捕魚,歷經風浪謀生;再更以前,漁民還是比較低賤的職業,都不被允許在陸地上居住,終日窩在他的小蓬船里。
正所謂“行船跑馬三分險”,在幾十年以前,由于條件限制,更是險境迭生,所以作為外人要理解天后娘娘在他們心中的神圣和親和,“海不揚波”是他們最樸實的期盼。
如今所幸設備提高了,但他們也就蕩著大點的漁船出海捕魚。至于近海,能當養殖場的黃金寶地,早就被偉大的人物畫了幾個圈,圈起來出讓收租了,與他們沒多少關系。
總之,出海的事就交給男人們了。

那你就不要以為漁婦們就整天在家門口曬太陽啊,要做的事情多著呢。
第一曬紫菜。以前都不是規模種植的,打撈回來的紫菜一般人都是不要的。于是,勤勞的(我不想用“勤勞”這個詞的,可沒法替換)漁婦們就一點點拿來把雜物挑干凈,拿去曬成餅狀。于是外來的親戚朋友,聽是自家曬的,他們就以為是在海邊白撿的,都不知廉恥笑納了(笑著接納了),卻永遠不知道那一餅紫菜漁婦們要花費多少功夫呀。他們根本不會想象那雙終日浸泡在咸水下的手的模樣。

第二曬魚干。平日的小魚兒呀,沒法賣個好價錢,就都曬成魚干出售,當然原本有些魚本來就是要做成魚干的。活蹦亂跳的小魚用線串成串,掛著,讓太陽去完成任務。

第三曬耗干。把蠔蚌撬開,放在陽光底下曝曬。這個不難了吧?呵呵!撬一個當然不難啦,當你看見一筐筐的蠔拉過來,在你身后堆積成小山,數以萬計的,一個個的張開嘴像要吞噬你那般,你就知道有多難了。

這都是天氣晴朗的時候做的事。那下雨怎么辦?趕緊收紫菜,收魚干,收耗干去啊,淋濕了就賣沒人要啦,收完了趕緊回家織網編筐去。

這些事今天我一個外人,毫無良心地當笑話一樣講給你們聽,而對于親身經歷過的人來說,這種心境是無法磨滅的。我那位表姐,在漁村中度過了童年和青少年時光,如今她嫁為人婦,每當去菜市場,她說她聞到這些海產品的味道就撒腿狂逃,并感覺喉嚨不舒服。
我的一個鄉里人,早年家中貧寒日日吃紅薯,后來他去深圳發了洋財,如今目測身家幾個億,可是他恨透了紅薯,他說紅薯有個騷味,并且只要他在家絕不許煮紅薯。
可見人對于食物的記憶并不都是溫和的,吃份陳年的窩窩頭或者野菜,就能感覺到家鄉或者媽媽的味道,這種矯作的食物情懷,只配給一些文藝老青年編成幾段文字,像魚干一樣吊著賣,換得幾個銅錢以供養他們的都市生活;對于廣大凡心肉胎的平民百姓而言,能博得個不討厭的聲名就萬幸了,內心未必真有幾分饑渴感呢;而對于更甚者,他們內心深處長期被壓抑的黑暗記憶,總有著沉重的厭惡和恐懼,而我更愿意相信這是一種最真實的表現。

好了,現在我要說海邊刮臺風的事了。
首先,我們假設臺風之前所有的漁船都歸港了,并且這個假設必須成立的,否則我會難過得寫不下去。
臺風來之前要把所有能收的東西都收起來,平日掛小魚的竹竿也包括在內。
那臺風來了怎么辦?就躲在家里,等臺風過去唄。

八級以下的臺風還好,海邊的人都見慣了,就當是一個休息日,臺風過后打掃一下門庭日子就繼續了。最怕的就是強臺風!臺風過境之后,真是天地變色、滿目蒼夷,然而也還是要讓日子繼續。停幾周個把月的水電那是常事,多年前的一場強臺風,他們整整半年沒用上電!所有被破壞的東西都要一樣樣慢慢地還原,包括可能被刮跑的房子;更有時候,還原工程還沒完成,下一場臺風又匆匆趕來搗亂了;而最最糟糕的就是遇上海水倒灌的情況,這樣連室內也遭殃了…可是,即使這樣,又有什么法子呢?

看到這里可能很多人還是把嘴一撇,不屑地說:這些都是陳年舊事了吧,現在海邊的漁民日子可好啦。
我也希望你的話千分百完全正確。確實有很多運氣好的海邊漁村富了起來,他們成為了真正整天在海邊懶洋洋曬太陽的富翁。然而,畢竟不是全部。

如今的漁民已經不單獨出來捕魚了,不是承受不起“君看一葉舟,出沒風波里”的勞苦,而是近海根本就沒有魚可捕,要駕著一葉扁舟遠渡重洋去帕勞撒網,那是不可能的;況且小規模捕撈在價格上根本競爭不過財大氣粗的養殖場;那就成立個設備齊全的專業團隊吧,那耗資不菲呀;最后還遇上了所以傳統行業都遇上的問題,就是后繼無人,年輕一代早就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漁村扎進了都市,光榮地成為在一平米格子里面嘰嘰歪歪做PPT的現代化人才,于是昔日的漁村就大變樣了。

年老的漁夫們可以去當養殖場的工人,要么釣兩條魚賣給附近的餐館;漁婦們也不必曬嘛嘛干了,提個籃子去敲幾個牡蠣賣給附近的餐館。
大家整天盼望著能來一個腦子進水的老板或者一個錢包進水的財團,大手一揮,然后征收他們那片土地,他們能得到幾十幾百萬的補償,立馬拖兒帶女地高飛遠走。

如今惹人殷羨的漁村就是一座座小洋樓,每年村里有分紅,附近的中老年人士在附近的海邊上賣賣從義烏批發回來的沙灘游泳用品給游客,賺個小錢的同時也kill time。

這么說來,只要有錢海邊還是理想的生活之地呀。廢話,只有有錢,哪兒不是理想的生活之地啊。
但如果你真的在海邊買了一棟別墅,面朝大海,裝好WiFi,這個還真可以有。不過要提醒一下你,當你隔三差五地收到英式管家送來的更換家電家具之類的賬單時,請千萬不要懷疑你管家的忠誠。海風強日照侵襲的,家電家具甚至窗簾都折舊得比正常情況下勤快得多,如果你選的是咸水灣,那就更加是了。

當你年輕的時候,假節日帶著你的愛侶去海邊別墅Happy一下就好了,可千萬別打算年老了也在那里折騰哦。不然關節炎、風濕病等就纏上你了,慢慢地所有電視廣告上中老年人的病痛也在您家別墅里濟濟一堂了。
還有一點,即便你是一個游泳高手也不要輕視大海,正所謂“善泳者溺善騎者墮”,看見一個大浪打過來,能多快就跑多快吧。

最后再嘮叨一點,海潮洶涌滾滾的礁石處是千萬不要去的,如果你不聽勸阻偏要去,就有可能很好彩地遇見浮尸了。那些或他殺或自殺或意外而死去的人兒啊,總會飽含怨念在大海咆哮的時候以最猙獰的面目出來陳述冤情……

看到這里是不是倒吸了一口氣,不禁反問道:沒那么夸張吧,那海邊的別墅賣給哪個傻逼啦?
是的,真沒那么夸張,我瞎掰出來嚇唬你的,不信你買一棟海邊別墅住幾年試試。

最后想說,人對于大海的感覺和對詩人的感覺該是差不多的。詩人是只能戀愛不能結婚的,偶爾從他那收到一朵玫瑰一首情詩那是極為浪漫的事,但是一旦結婚了就或許另當別論了;大海也是,偶爾去度假小住那是身心的一種享受,那如果居住在海邊生活工作,那將是一場華麗麗的災難。

所以,寫了那首破詩的才子最終也沒能在“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的房子里“做一個幸福的人”;而另一個曾住在太平洋美麗島嶼邊上的詩人也未能“周游世界”并“在塵世獲得幸福”,雖然“有情人終成眷屬”,卻拿把本該劈材的斧頭砍死了用情詩追回來的妻子,然后自掛東南枝了。
所以,詩歌里都是騙人的呵呵噠。

一番洗腦恐嚇下來,你的海邊幻想是否破滅了呢?如果下次要是有人送你一套臨海別墅,你是不是想著擺手拒收?你傻呀,還不趕緊收下!不管房價如何,那都是好大一筆白花花的銀子啊!
這樣說來,海邊別墅,依舊是人人心中的最愛!

20160506

(原文鏈接:https://www.douban.com/note/550592690/ )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广西11先5开奖走势图 河北快3app官方下载 如何看股票数据 广东11选5任选五技巧 实盘炒股 炒股票融资 陕西11选5最大遗漏 京海配资 体彩福建31选7中奖规则 大学生如何赚钱养自己 湖北11选5奖金规则 广发聚丰2017分红 平特肖的概率有多少 盈策配资 黑龙江36选7开奖信息 股票配资的流程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