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北京初體驗

2016-03-10 . 閱讀: 1,358 views

文/左航道

我來北京了。這不是一個帶著豪邁語氣的句子。盡管,它一般會被這樣看。但它的確不是。它應有的語氣應該是不夠明確的,甚至是猶豫的。唯一可以框定它的含義,即它的多愁善感的一面只要一被觸動就會引起泛濫和某種形式的升華。這個時候,我們一般會看到這樣一副副畫面:夜晚街邊的某個小攤上,升騰的熱氣在刺眼的燈光上以某種令人感傷的節奏飄著,映入眼簾的是強裝豪邁的男女的吆喝聲。或者以同樣感傷且釋然的情緒描繪的其他場景和畫面。那種現在流行被稱之為情懷的東西就是一句句“我來北京了”的暗語。不管人們任何匆忙和浮躁,這一點都是在北京的工作者尤其是慕名“北漂”的人都心之向往和不可否認的。

我來北京的原因中自然也包含這一點。當然,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愛情。我喜歡一個人,她在這里,所以,我就來了。但是,這段感情已經過去了。這多么讓人可惜。在這段感情過去的時候,我卻允諾來北京了。這是一段類似“異地戀”的感情,在此我不贅述了,這不是本文的重點。當然,雖然我們結束了。但是,我過來一趟也是有意義的。一是我想見見她。二是我也想證明一些東西給她看看,比如我的努力之類。所以,我們來北京總有很多原因,還有北京工作機會較多、北京薪水較高之類的原因,種種原因使我們最終選擇了北京。一種由多種力量組成的合力使我們選擇“北漂”。

由于在七月份,我已經來過北京了,我并不陌生。那時,我的她有些麻煩事,我趕來了北京。但我們因為一些問題導致沒有見面。那時,我在北京呆了一個星期。我租了一個群租房,我是通過網站找到這家的,價格是30元一晚,押金是100元。群租房一共有4個單間,大的單間14個人,也就是說一共有七個上下鋪,也就是我們在高中或大學住校期間會住到的雙層床,小的比如廚房里也放置了一個上下鋪。論衛生,?我覺得這里的衛生是不錯的,房東會天天打掃,并且明令禁止不要亂扔垃圾,而且不缺垃圾桶。廁所放置了除味的清香劑。因為一般的群租房都是接待大學畢業生的,所以從人員構成,以及群租房的管理情況來看,論衛生,并沒有什么可挑剔的。這是我比較關注的問題。其他的優點,比如房東還是比較友好的,比如雖然那么多人,但這里并不喧鬧,又比如寬帶、熱水、暖氣、飲用水、洗衣機等一應俱全。說到缺點,那就是人多了,就有點擠,沒有了個人空間。還有的情況是:群租房里終日是不見太陽的,因為窗戶旁邊就是高高的雙層床,還有很多掛著的衣褲,阻擋了陽光。同時,你也就無法知道外面的天氣了。這一點頗使這顯得陰沉沉的,壞人心情。但不管怎樣,有了七月份的經歷,我這次來就有些胸有成竹了。我就不再是一個對北京什么都感到陌生的局外人了。

要在北京生活,首先要找到工作。我想要從事的工作的方向是文字的編輯。編輯這個詞在職業上的表達不夠準確,它可以代表新聞及圖書出版的工作,也可以表達包含各行各業的新媒體運營或網站運營的工作。我當然想要從事前者。但一開始,對于兩者,我的認識都非常膚淺。所以,我免不了要吃了虧,歷點險。在來北京之前,我已經在58同城等重要的招聘網站上投簡歷了。我的簡歷是認真寫的,陸陸續續,我收到了一些面試邀請,并約定好了時間。其中,來自58同城的招聘是最多的。因此,來北京后,我在最初的幾天都有面試。在來北京的當天下午,我面試了模范書局的副店長。模范書局是中國最美書店之一。我通過添加他的微信公共號,得知了應聘的消息。這一點是值得注意的,在很多情況下,我們的工作機會取決了對獲得工作機會的渠道的熟悉程度。除了文字編輯方向的工作,我還試著尋找書店銷售方面的工作。我想如果找不到文字編輯的工作,那么只要從事書籍相關的工作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但是,一般的書店,我并不想去。而那些具有特色,聞名的書店,卻蠻吸引人的。而這些書店都頗為小眾,它們的老板一般會把招聘信息放在58同城等大網站的,它們的招聘需求也不強,所以,它們一般會在書店門口放個小牌子,寫著招聘的消息。而現在有微信公共號了,所以,它們則會把招聘信息放在公共號上。關注他們的微信公共號,也許,就能得到更多的工作機會。其實,去那兒做兼職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除此之外,獲取招聘的信息,還可以關注微博,在一些公司網站也有招聘信息,總而言之,我的一個感悟就是尋找工作可以用很多辦法,并不是只是一種或少數幾種渠道。尋找工作需要一定程度的未雨綢繆和發散思想,這樣就能減輕不少壓力,減少不少忙碌的精力。

工作機會有了,選擇是一個大問題。我應聘的模范書局是一個充滿小資情調的書店,它是一棟民國建筑,在北京胡同里顯得特立獨行。走進書店,面積很小,估計20個平方都不到。左右兩邊是書架,書架是用未上漆的頗顯古風的木板搭的。中間是一個按某種風格擺滿各種小玩意和物件的平臺,琳瑯滿目。走在地板上,會發出嘎吱的聲響,令人忍不住小心翼翼。音樂是民謠,傳遞的是淡淡的憂傷感。這兒的氣氛就像某種類型的“世外之地”,是我印象里的麗江古鎮風格。店長是一個胖子,低著頭,并不注意來客,顯得少言少語,偶爾幾句介紹,不浮躁,不浮夸,給人一種心如止水,超然物外的氣質。這里的書籍主要是作家簽名本以及各種稀罕版本,這些書是極具收藏價值的,還有就是臺版書和日版書等小眾書。所以,看起來,這里的書并不多。甚至各種風格的小物件在這兒幾乎占去了一半的空間。長發的頗顯藝術氣質的老板告訴我,他們主要經營中高端書籍和自家設計的藝術類物件。他帶我去里屋面談,那是一個咖啡館或者說茶館,充滿禪意,設計得頗為精細。這樣的環境,某種程度上,是我心之向往的。和老板聊了一些,最后,老板推薦我去當他新店的圖書銷售,我不大滿意。起初,我是和老板娘聯系的,我本來應聘的是兼職,可想而知,這樣的兼職是輕松愜意的,但老板娘推薦我去當副店長,我想,以后開書店也是不錯的選擇,同時,這個有著十幾年的編輯撰稿經驗的現為自由撰稿人的非常熱心的老板娘在郵件中表示要給我一些編輯工作方向的建議。但是,最終陰差陽錯,我見了老板,副店長的工作沒有了,珍貴的建議也沒有了。而且將得到的工作是100平米的大書店的圖書銷售。我的熱情顯得消退了許多。今天的下午,我還應聘了網絡文學審核工作。這份工作,據我所知,是人家公司主動找到我的。所以,我還是有比較多的信心的。來到他們的辦公地,是一個高檔小區里,這個公司是一個初創公司,也是一個互聯網公司。這樣的相對年輕的公司的福利和待遇明顯要比傳統公司好得多。尤其在食宿方面,它們一般給一些補貼。對于出門在外的“北漂”,這點福利是溫暖人心和急人所急的。但是,由于我對網絡文學實在了解太少,所以,面試沒有通過。這兩個工作讓我長了經驗,第一,書店銷售是我第二選擇,但現在看來,這份工作并非我想要的,圖書銷售,其實并不和圖書有多大關系,根本是一個銷售,而我則不想做銷售。第二,即使是文字編輯工作,有些編輯工作,就像網絡文學,那并不適合我。80后的老板對我說:做審核編輯,你要從事幾個小時內看完40萬字的小說。我不得不望洋興嘆。工作的方向在沒有非常具體的確定之前,會面臨很多選擇,或別人選擇你,或你選擇別人,不實實在在地經歷這些,就會造成對自己的不了解,就是“未認識你自己”。

就算決定了,也不能一勞永逸。我在今天早上應聘了圖書編輯出版的工作。早上,我去到這家公司的時候,它也是在一個小區里,當時,出于警惕,我還不太敢相信這家公司。漸漸地,我發現原來這類公司都把家按在了小區里。見慣了,也就沒有什么擔心了。所以,下午,我去應聘網絡文學審核的時候,已經清楚了這一慣例。這家公司離我現在住的地方有點遠,是在通州區,總共有一個小時的地鐵車程,這點時間也不算長,但它換乘多,著實讓人感到麻煩。在此之前,我對路程長短不夠重視。這一度引起我的焦慮。但是,我在朝陽區的群租房租的時間只是一個星期,所以,我是一定要搬家的。原因呢,我也提到了:擠和沒有個人空間……慢慢地,我想到如果在公司所在的小區里租一個單間,那豈不是非常方便工作呢。這個問題,也就解決了。這家公司的應聘過程是我經歷的這幾家公司中最嚴格的。它需要筆試,分別是錯別字改正和寫作。錯別字改正,我只寫了一半,還有一半已經忘掉了。寫作則是根據原有文章段落大意進行重寫,原有文章段落是二戰時美軍對日本的一份報告中選的,就是一本大家都知道的書《菊與刀》里的選段,我倒沒有讀過,但還是較為流暢地寫完了。最后,這個也是留著長發的頗顯藝術家氣質的老板對我的錯別字改正表示無奈,對我的寫作評價說有點偏。但是,我對我的寫作還是比較滿意的。盡管如此,他還是答應了2500元的工資,這是我在北京第一次的明確的入職邀請,而且是我想要的工作。這個公司教會了我做文字編輯的主要能力,即語文基本功和寫作能力。這是很重要的了解。起初,我對文字編輯是沒有具體的概念的。但這樣的工資是令人猶豫的,更重要的是,這個工作在食宿方面完全沒有補貼,所以,一旦從事這份公司,日子就會很緊巴。這也一度引起我的焦慮。我的語文基礎和寫作能力有待提高,顯然,稚嫩的我并不確定能否勝任。同時,當我具體接觸他們公司的工作環境時,那是一個較狹隘的空間,坐落在小區的公司,與世隔絕,工作氣氛并不濃。我會想到未來我將面臨大量的強制性的寫作,和大量文稿的編輯,要知道,在出版行業,大量曾經被我輕蔑的商業傳記和勵志類書籍是公司的主要業務方向,我是否能承受它的枯燥性。就像在面試網絡文學審核的時候,人事會告訴我那份工作其實是挺枯燥的。除此之外,我是否能承受較低工資,耐得住寂寞,因為很顯然,這樣的工資在大城市里是令人難以啟齒的,對家人也很難交代。這些方面都引起我的焦慮。這里且不論自身學歷和能力,不管我的焦慮是否正當,但它的確是真實的,甚至是普遍的。首先,我會想到,這家公司能夠鍛煉我的語文基本功,這也我一直想要去做的。如果我在公司那邊租了房子,交通費就會省下。包括,想到有提薪機會、打好基礎就有更換工作的機會、這份工資是該行業的正常工資、我只是一個應屆生,以及可以做兼職補貼一下等等,這些補償性思考一定程度上緩解了我的焦慮。更重要的是,我漸漸想明白了,我必須去經歷枯燥和低工資的時期,從更高層次上講,我來北京就是來經歷困難,甚至經歷苦難的。我也就慢慢釋然了。焦慮的產生是令人緊張的,而解決焦慮,又讓人感到輕松快樂。

我熱愛閱讀。我熱愛寫作。我希望尋找一份與寫作相關的工作,以此作為我的職業方向。雖然,我不是中文專業的。但是,我的興趣和能力讓我執著于此。這是我的應聘簡歷上寫的一段話。我學的專業和文字編輯沒有任何關系,而且我的學歷也不高,只是大專學歷。所以,這樣的職業方向存在很多不確定。我在簡歷上寫的是我寫了那些文章,發表在什么網站的,效果怎么樣。這一內容是我唯一的資本。也將是公司是否能夠應聘我的重點考核內容,說白了,這就是寫作能力。我并不是一個愣頭青,也不想當一個愣頭青,我選擇這個職業方向,具有充分的原因。所以,我就這樣去做了。能選擇自己的興趣方向,挺好的。我會堅持住。

2016年2月寫于北京朝陽區

jz-5

左岸記:人會走向哪里,會因為某些特定的原因推動著,但會不會停留下來,進而在那里落地生根則取決于內心的那份喜歡、執著,并找到自己興趣的歸處。以書為友,以文化人,祝福左航道同學!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上海时时乐413开奖 安徽快3下载安卓版 广西快3大小专家预测 幸运28预测神测网组合 酒鬼酒股票分析 幸运飞艇技巧交流论坛社区 福建快三形态跨度走势图 大乐透玩法中奖规则图 环岛赛体育彩票 股票分析软件哪个好 甘肃十一选五和值 湖南幸运赛车app下载 股票指数是什么人好吗 福建11选五开奖结果 福建快三官网下载 贵州快三贵州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