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關于攝影與修行

2016-02-23 . 閱讀: 2,210 views

文/高曉濤

人生中的許多事我都是從三十歲以后開始做的,比如學習烹飪,練習古箏,愛上攝影。然而我樣樣也不精,愛好始終是愛好,沒有達到癡迷的地步,也沒有取得了不起的成就,因此這些愛好似乎更像是為了取悅自己。

在諸多喜好中,攝影算是最能直接抵達內心的藝術,不用廢話就可以表達,不用得瑟就能訴說,所以我內心是喜歡的,但也常常會分心,分心的原因后面會講到。所以現如今的我還是個門外漢,我的影集中更多的是一些不講黃金分割和光線運用的景點旅游照,以老公和孩子為主角的歲月靜好照,以及自己的各種花叢聞花照和臭美自拍照。

但也不能說,我對攝影這件事不上心,我加入了本單位的攝影協會,參與組織過幾次像模像樣的活動。朋友圈里面,熱愛攝影和精通攝影的人不少,線上線下少不了分享和交流。攝影器材雖限于財力只是入門級,但也絕對超出了我的預算,每次出門旅行寧可少帶幾件衣服也要多跨一個相機包。閑暇時我還會研究學習各種PS軟件和攝影知識,微信里加的最多的是攝影公眾號,時不時地去參加個攝影沙龍什么的,為的都是有朝一日,自己也能拍出幾張得意的作品得瑟兩下子。

然而事實是,攝影這件事入門雖易,真正學精學好,拍出點驚世之作來實在還不知有多少的山頭要逾越。各種高深的專業理論非發燒級攝影大咖們才能了熟于心,單是各種專業器材、鏡頭裝備就遠非我這種一摸器械就繳械投降的菜鳥能應付。更何況,早就聽聞有名有號的攝影師們大多是有錢有閑之人,今天換個鏡頭,明天升級個裝備都不在話下,那可都是燒錢不眨眼的貨。還不必說,大咖們今天也許還在西藏拍日出,明天也許就去尼泊爾拍日落了,而我等只是區區的小公務員,受制于工資長年不漲的常態和朝九晚五的限制,于是乎,各種的自我質疑和否定讓我一度打起了退堂鼓。

前不久,聽朋友推介,看了一部名為《尋找薇薇安》的記錄片,片中的主人公薇薇安生前是一位再普通不過的女性,她默默無聞做了40多年的保姆,沒有丈夫,沒有孩子,在外人看來,她的人生如死水一般不見任何波瀾,然而在她去世后,竟留下攝有10多萬張內容為芝加哥街景和人像的底片,這些照片中不乏精品和大師級作品,她遂被攝影界公認為20世紀最偉大的攝影師之一。一個人,一千多卷膠卷,還得藏著掖著,這是多么巨大的孤獨啊!才華橫溢的她似乎從來就不想讓任何人靠近和了解,而是獨處一隅去打通一條通往心靈深處的道路,品味只有她自己才能懂得的甜蜜或是苦澀。

看完整部電影,我一直在尋找一個答案,她如此癡迷于攝影這門藝術的動機是什么?是她熱愛生活的天性還是對攝影藝術不懈追求的決心?似乎都不是。

今年初,我們全家去到泰國旅行,這個迷人的國度有太多吸引我眼球的景色,也讓我的相機閃個不停。一路同行的旅伴里也有一位相機不離身的攝友,在一起交流時,他拿出一張1000元面值泰銖的紙鈔指給我看,鈔票上印著在泰國街頭和寺廟里隨處可見的國王普密蓬的肖像。仔細一看,這位戴著眼鏡,顯得優雅斯文的國王的脖子上竟然掛著一部相機!在和這位朋友的交談中,我這才了解到,原來當今的泰國國王還是一位資深的攝影愛好者。在他公布于世的各類照片里,無論是重大紀念日活動、出國訪問等正式場合,還是生日誕辰,家庭聚會等非正式場合,他都挎著他的相機,從年輕到蒼老。這位世界上在位時間最長的統治者,絕對算得上是史上最文藝的國王之一,他是泰國最高攝影大賽的評委,每一屆“國王杯”攝影大賽作品的獎項都由他親自參與評選,他還是泰國本土一家雜志的新聞攝影師和圖片供稿者,并還自覺自愿地領著和其他人一樣的微薄的稿酬。

那么,這位受著泰國人民頂禮膜拜,看似什么也不缺的國王,又是什么令他對攝影如此癡迷呢?

無獨有偶。米洛斯拉夫.提奇,一位二戰前出生在捷克斯洛伐克中部一個叫基約夫的小鎮上的裁縫的兒子,他曾是一位不甚成功的畫家,生前潦倒不堪,出現在世人面前的形象是長期不洗澡,不剪頭發,不理胡子,穿著破外套的瘋癲樣子。多年后,人們卻在他居所的地下室里發現了若干震驚世界的攝影作品。這些作品在被發現以前,竟然像垃圾一樣堆放在地下室里,被塵土和老鼠包圍。法國巴黎的蓬皮杜中心為提奇舉行了大型回顧展,近兩年,他的作品又被莊嚴地掛在了紐約攝影藝術中心美術館的墻上。

如今提奇已去世,只留下那些曾被他自己公開承認是用偷窺者的眼光去拍攝的、主題永遠是女人的照片。在網絡上,這些照片也被瘋傳,雖然很多都已破損,但也許正是因為經歷了漫長的時光,這些照片透出一種柔弱而驚世的美感。

這個懷揣著一個自制的破舊相機,如同流浪漢一樣終日在街邊游蕩的男人,他以偷窺為拍攝方式,捕捉著他認為美的女性,街上行走的女人,泳池邊休憩的女人,公園里換衣服的女人,在他的鏡頭下是那么隨性而自然,美麗又渾然天成。那么,這個一無所有的男人,他熱愛攝影的動機又是什么?全然是因為他對女性的迷戀嗎?我找不到答案。

直至一天,我看到網上的一篇報道。那是一對父女連續三十五年在同一地點的合影集。照片如編年體一般一一排列,沒有文字說明,也看得出沒有PS過。照片上的女兒是從她一歲起開始拍攝的,小小的人兒頭頂只及到父親的膝蓋,一臉的純真無邪。一年年拍下來,從青澀的小丫頭長成風姿綽約的少女,再到成為兒女繞膝的幸福母親。照片上的父親則是從一個風華正茂、外表俊朗的青年直至儒雅成熟、風度翩翩的中年大叔再到成為兩鬢斑白、目光睿智的老者。一張張照片明白無誤地記錄了父女倆各自的成長和興衰。

嚴格說來,這些照片的藝術性也許并不夠強,構圖或光線的運用都有一定缺陷,但它卻忠實地記錄了一個平凡而幸福的家庭一路走來的一幕幕感人畫面,其間的愛和深意不言而喻。

看完后,我一直在想,給父女倆拍攝這些照片的那位妻子亦或是母親,她在拍攝照片的初始應該未想到她拍的這些片子會被這么多人爭相追棒吧?也許于她而言,相機只不過是一把鑰匙,開啟了她掙脫瑣碎生活和庸常人生的桎梏。

有人說,好的攝影作品就應該抓住月亮的暗面,抓住人生故事內核里不堪的美麗。可是那也注定是一件無比孤獨的事情,這世界上少的是像薇薇安和提奇那樣天才的怪人,全世界的普密蓬國王也只有一個,更多的是像我這樣俗氣的常人吧!所以手拿相機的人兒們,何不試著讓自己在飛逝的時光里安靜下來,去尋找只屬于自己眼中的美。不一定是在壯烈的背后去尋找犧牲,在沉淪的背后去尋找希望,在消失的背后去尋找永恒。平凡的我們,只需靜候一樹花開,拍一拍玉蘭櫻花迎風飛舞的嬌美,或是踏著早春的薄霧去捕捉第一束陽光,在金色的太陽消失于地平線時搶抓住它的滄涼壯美,或是把鏡頭對準陽光下孩童們純真的笑臉,記錄下家人平凡生活的點滴,如果還是覺得沒什么可拍,就拿起手機對準你自己,把你和歲月的蒼老一起記錄下來,然后放在朋友圈里求點贊,我想你也不至于太失望。

至于是否成名成家,借用重慶一青年攝影師的一句話:“廣積糧,高筑墻,緩稱王。”因為攝影和所有的藝術一樣,是一場沒有盡頭的修行。

攝影

左岸記:讓照片記錄你的心靈旅程,時光沒有消失,它就藏在你用心記錄的每一段話,每一張照片里。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三一重工股票行情 广西十一选五 山西11选5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一 骚妇激情三级片 麻生希 吉林十一选五 河内五分彩是人为吗 麻生希2018最新作品 娃哈哈股票最新价格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直 免费黄色片电影网站范冰冰766激 乌鲁木齐红灯区在哪 188比分直播 台湾十六张麻将下载 上马麻里子牛奶喷泉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