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人類的故事——評《全球通史》

2016-01-09 . 閱讀: 2,542 views

文/洱海扁舟

“天之蒼蒼,其正色邪?其遠而無所至極邪?”高中時讀《逍遙游》,除了感喟于“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的高遠境界,更被這句簡單平常的話深深吸引。天空的無邊無際,無限無窮,讓人感到地球,人,都是如此的渺小。而與此類似,當我們把目光望向歷史,時間的長河同樣如此的悠遠無限,此時此刻,我們僅僅只處在時間的一個微小的節點之上,而人生也不過白駒過隙,忽然而已。

宇宙蒼茫,時空無限,然而懷著一顆敬畏和謙卑之心,我們卻仍要窮究宇宙無窮之奧秘,探索歷史變遷之真理,創造渺小卻絢爛的精彩。

念及此,近日終將斯塔夫里阿諾斯的《全球通史》瀏覽了一番,又對要點之處進行了重讀,只為能對過往的歷史之概貌有一總體把握。然雖為通史,全書并未如想象中簡明扼要,信息量之豐富依舊讓人咋舌,從史前人類社會一直到21世紀,作者不緊不慢有條不紊地講述了全球各大洲尤其是以歐亞大陸為主的人類的故事。以史為鏡,可知興替,更可知現在何以成為現在,未來又會走向怎樣的未來?而況作者斯塔夫里阿諾斯是如此強調“新世界需要新史學”,這使得《全球通史》一書具有強烈的現代意識和深刻的現實感。

下面擇印象深刻之處做一簡單總結,管中窺豹,只可見一斑而已,更多精彩之處,還是要去看原著方可。

一、人類文明是開始就有的嗎?

談及歷史,我們總津津樂道于人類過去輝煌的古代文明和如今迅猛發展的現代文明,仿佛文明是時時伴隨著人類社會一般。然而,其實文明并非開始就有。史前社會,即人類還是穿梭于叢林之中過著狩獵采集的生活時,文明是無從談起的,甚至人類作為食物生產者開始定居下來從事農業生活的初期,也不過是文明開始出現了萌芽而已。一直到農業發展到一定程度,人口不斷增加,人類才逐漸的在一些大河流域從部落文化過渡到了城市文明,如兩河流域的蘇美爾文明、黃河流域的中華文明。

發展至今日,文明早已超脫了早期的單純建立在農業基礎之上的階段,而是經歷了工業文明,直至現在科技日新月異的現代文明。作為地球上唯一改造自然,改變命運的生物,人類是完全可以為之自豪的。文明帶來了巨大的物質成就,也極大拓寬了人類的視野。按現在的發展趨向,甚至終有一天人類移民其他星球,向浩瀚的宇宙進發也是完全有可能的。然而同時我們也要看到,史前的社會確實具備一些我們向往甚至孜孜以求的東西,如經濟上的平等和社會地位的平等,輕松閑適、無壓迫感的生活等等。

二、沒有斷層的中國文明

《全球通史》中對中國的闡述頗多,欣許部分的原因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迅猛發展吸引了作者對中國文明的關注,而更重要的是,中國文明確乎是一個非常特殊的文明。它作為全球最早的人類文明之一,在其他的文明,如蘇美爾文明、古希臘古羅馬文明、印度文明等都逐漸衰落之時,卻一枝獨秀的延續了下來,從未出現過斷層,即便中間也經歷過游牧民族的侵擾甚至侵占。

這種穩定性和連續性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既在于中國相對與世隔絕的地理環境,也在于中國文字、語言的統一、儒家思想的強大生命力、科舉制度以及堅如磐石的中央集權制。

穩定而保守的中國文明,為人類留下了豐碩的物質遺產和文化財富,尤其是自隋朝之后的1000多年,整個中世紀主要的技術發明大多都出自中國。

三、衰落與繁榮的交替

歐亞大陸一直是人類文明的主角,起先中東、遠東都曾經歷過最輝煌的時代,然而歐洲終歸后來居上,引領了人類社會的發展。究其根由,眾說紛紜,而《全球通史》中認為,正是蠻族侵略對西方古典文明的毀滅性打擊(而不是如中國文明那般穩定連續),讓新觀念和新制度得以生根和繁榮。“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的古訓被歐洲的崛起演繹得如此的生動。

中國穩定而自滿,裹足不前,四大發明改變了世界卻幾乎沒有對中國本身產生什么影響,科舉制能提供有效的行政管理系統卻又扼殺創造力、培養順從性,中國在宋朝、明朝時都以其技術優勢本可成為海上強國卻又因強大的君權而驟然回縮。中國所具備的優勢在近代(指世界的近代,1500年之后)卻都一一成了劣勢。

而原本貧弱的歐洲,卻因落后而樂于并急于學習和適應世界,文藝復興、宗教改革使得歐洲的思想蓬勃發展,對人的重新強調和對人所能取得的成就的重新強調重塑了歐洲人的價值觀,權力由教會向政府轉移促成了現代國家的建設,知識和科技進步,海外擴張隨之而來。大航海時代拉開序幕,地理大發現刺激了歐洲牟利和擴張的欲望,而擴張中攫取的巨大財富又進一步刺激了歐洲的發展。

此外,在歐洲內部,也存在著衰落與繁榮的交替,先是葡萄牙、西班牙,然后是荷蘭、法國、英國,此后歐洲經歷了一戰和二戰的削弱,到如今則是歐洲的延伸——美國。

1500年之后一直到1914年,歐洲都是世界歷史中最活躍的一員,科學革命、工業革命、政治革命,知識和財富喂養著這個茁壯成長的巨人,日新月異。當然,同時也伴隨著對那些衰落的帝國的殖民和蹂躪,掠奪和侵害。美洲阿茲特克帝國和印加帝國的慘劇,亞洲印度的被殖民和中國的被半殖民,非洲奴隸貿易的興起,都在告訴我們:歷史,從來不只是良善的,而是滿滿的血與淚。

四、技術變革和社會變革的時間差

“這是最好的時代,這是最壞的時代,這是智慧的時代,這是愚蠢的時代;這是信仰的時期,這是懷疑的時期;這是光明的季節,這是黑暗的季節;這是希望之春,這是失望之冬;人們面前有著各樣事物,人們面前一無所有;人們正在直登天堂;人們正在直下地獄。”狄更斯在《雙城記》的開頭寫下了這段發人深省的話,那是他的時代,然而我想也仍然適用于我們的時代。

21世紀的今天,我們身處在一個經濟、文化都高度發達的時代,然而卻也同樣面臨著貧富兩極分化、不平等、環境惡化等一系列問題。理想和現實的差距,刀切一樣分明。

究其原因,《全球通史》中提出了一個很有解釋力的觀點,即技術變革和社會變革之間存在時間差,一般來說,技術變革要先于社會變革。

人類社會之中,文化已成為幾乎如食物和水一樣重要的必不可少的因素,每一個人浸潤在其特定的文化之中,只有通過文化才知道做什么和怎么做。因而人們往往難以忍受任何對傳統文化的修改和變革。而技術的變革則通常是受到歡迎的,因為它能提高人們的生活水平。

這讓我想到了為什么晚清救亡圖存之際清政府能接受“師夷長技以制夷”“師夷長技以自強”,卻又強調“中學為體,西學為用”。技術變革易,社會變革則難于上青天。

《全球通史》寫道:“21世紀并不是預先注定的,它將是我們創造的樣子。”預測未來最好的方式是創造未來,而今我們處在這樣一個技術爆炸的時代,傳統文化該如何做出調整來適應世界的改變,這是一個問題。

左岸記:

佛教經典《仁王經》中提到:「一彈指六十剎那,一剎那九百生滅」。歷史的洪流里,普通人的命運是如此的輕。當你了解自己不過是這個星球上60多億人中的一員,當你明白人類歷史與地球的歷史相比不過是剎那,而你自己的人生又是這剎那中的剎那。你有什么樣的感覺?于我,這是一種救贖。靜下心,深呼吸,剎那間有種感覺,自己的一切都消失了。雖然不過是紅塵中的剎那,卻足以釋放自我的喜、怒、哀、懼、愛、惡、欲。

斯塔夫里阿諾斯本人在“致讀者”中有這樣的表述:“每個時代都書寫它自己的歷史。不是因為早先的歷史書寫得不對,而是因為每個時代都會面臨新的問題,產生新的疑問,探求新的答案。這在變化節奏成指數級增長的今天是不言自明的,因此我們需要一部提出新的疑問并給出新的答案的新歷史“。這樣的一本歷史著作,大概也是時代的最好注腳。

下面這個視頻是5500年來世界版圖的演變史,4分鐘!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安徽11选5 上海快3走势图 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走势图 2019独行侠交易最新消息 极速飞艇彩票正规吗 时时彩三星组选计划 开奖广东36选7 武汉红灯区都有哪些地方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 幸运双星 吉林快3和值预测与推荐 30选5开奖号码结果昨天 北京28计划 四川快乐12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 体彩七星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