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一場難以避免的性愛

2015-12-15 . 閱讀: 3,914 views

作家亨利·米勒曾在《北回歸線》說過這么一句話:“If you feel confused , fuck”。由于此言涵義豐富,過于真誠,以致不太和諧,這里就不做翻譯了,該懂了總會懂的。我只想說的是,對于米勒爺的困惑治療秘方,這段時間我有了新的理解。

話說前幾天,一個北京的同事過來出差,一起用膳,喝了點酒,數量不多,而且還是啤的。同事便開始話癆了起來,并且音量加大,語速變急。由此可見,此公的酒量并不太好,要不就是郁氣過多,長積于胸,不吐不快。后來的結果表明,以上兩點皆是。
期間,他跟我透露了一個驚天的秘密,說他一直所敬愛的女上司跟公司另一個部門的領導有了不正常的關系。
這個秘密還真是讓我有些小震驚(由此可見,酒桌上還是能了解到一些重要的信息嘛),因為其上司是一個大齡未婚有男友的熟女,至于男一號則是一個我熟悉的同事,當然也是有家有室的主。
震驚之余,我正打算發表一些有見地的而且飽含正能量的觀點,同事就搶著回答了。
他說,對此我非常理解。來,走一杯,理解萬歲!
我把快到嘴邊的話硬是吞了回來,疑惑道,怎么個理解法?
他爽朗地笑了笑,說換了是我,有機會也肯定會上的,我上司熟女一枚有多豐腴嫵媚啊你又不是不知道。跟你說吧,我現在這種狀態,不管是看到下到十八還是上到四十八的女性都有沖動。
我說有沒有這么夸張,饑渴到如此佳境啊,那不是跟弗洛伊德著名的“性本能是一切人類活動的動力”的學說不謀而合?!
他猛灌一口酒,露出不懈的眼神,同時補充道,要不現在怎么流行說男人是男淫呢?其實像我這種年齡(三十左右的壯丁)的部門男同事我都了解過,他們都這樣。當然了,想歸想,基本道德和嚴厲法律不允許我們胡亂非為而已。另外,有沒有能力也是一個重要原因......

其實,這很可能是同事最后一次以出差的名義來這個城市了,因為他準備離職了,結束七年多的北漂生涯。
他說在北京的生存壓力太大了,看似在500強的企業上班光線華麗,但卻看不到希望。如今奔三在即,別說自己那破車了,剛出生的寶寶都快養不起了。不過在臨走之前,我還是想深入地了解一下這個城市的,畢竟來這里有五六回了,這里有我掙扎過的青春。
接下來朋友說的話可能有些姑娘不愛聽了。他說,正如要想真正了解一個姑娘一定得從床上開始一樣,要想真正了解一座城市,也一定得從這個城市的小姐開始。所以你懂的……
都說成這樣了,還不懂就太他媽的裝了,所以我順勢問道,你住哪個酒店?要不一會給你叫個妹子?
有啥好介紹么?同事猛抽了一口煙后故作矜持但其實興致勃勃地問道。
我說好的介紹肯定有,不過價錢會貴些,900元起步,城市名片,既安全又健康,顏值還有保障,而且還是本科以上學歷,完事了還能夠嘮上幾句嗑——如果讀者朋友非要問我為何知道得這么清楚,我只能說只要你在一個城市呆得足夠久,總會知道一些信息的。
朋友說,900啊,還是有些貴的。考慮一下,你先給我電話吧。

后來,同事到底有沒有去約姑娘我不太清楚,他沒有分享,我也沒有問(當然,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在此文中也不方便告訴大家)。
但可以肯定的一點是,他最近這些日子確實非常性壓抑,而且跟他這樣的男士有很多,并會越來越多——大數據告訴我們,到2020年,中國將會有至少3000萬的光棍。
這些男神們本能般的性沖動將如何得到釋放,確實是一個很大的問題。當然,對某些部門來說,這些都是小問題,因為能做決策的人永遠不會有類似的問題,而且如你所知,優質的姑娘們永遠都掌握在少數人的手中,而且具有明顯的馬太效應。也就是說,手上資源越多的人也更能夠獲得資源。

一個禮拜后,同事在電話里跟我說,計劃有變,月底就走。
我驚訝地問道,你腦子秀逗了?!干嘛不領了年終獎再跑路?就剩幾個月而已。
他說,等不及了,再等下去就妻離子散了。
這是唱哪出啊?
他無奈地說道,臥槽!真是太小心了,上周六去河北見老情人,想著管上一炮,結果給遠在湖北的老婆發現了。
這都能逮到,你老婆是特工么?
比特工還他媽的厲害。她以前是跑業務的,工作需要,有時需要監聽客戶電話(沒準我們現在的談話就已經被監聽了)。結果被她發現我那天晚上不在北京。最可惡的是,那晚我還跟她特別強調當天工作太累早點睡覺呢。
那你不會……喂喂喂,別拍了,今天坐這么一小會,你都拍三張了。
沒辦法啊,要隨時跟老婆匯報啊!
我頓時一陣頭暈,這什么安全措施啊,在外面吃飯居然還得隨時照片打卡。后來我才知道,除了實時回報之外,他老婆還會經常登他的微信和qq,假裝他自己跟別人聊天,隨時檢查有沒有不良苗頭,搞得他老公好像是王思聰之類的活寶全世界都搶著要一樣。

如你所知,在跟自己的男神斗智斗勇的過程中,即便朋友的老婆再精明,這終將是一場難以成功的戰斗。退一步來說,在當下這個社會,哪怕是贏得了一兩場家庭的局部戰斗,后面還有那3000萬的光棍大軍正全副武裝地準備沖上前線呢,那才是一場真正瘋狂的下半身戰役。
告子曾曰:“食色性也。”意思是說,性是人的天性,并無善惡之分。孔子亦有云:“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指的是性愛跟吃喝一樣,都是人與生俱來的欲望。也就是說,想要管住一個人的下半身,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跟管住這個人的嘴一樣有難度,特別是男性同胞們。
其實有關性壓抑方面的事情,礙于文體所限,本文確實不宜說得過多,也不能聊得太細。這種事情還是留著小說里發揮吧,談得不好,談得有關部門不中意了,頂多我說編得不好想象得不好就是了,只要永遠存有一顆好知求真的自由心就好了,你們說是吧。

恰到好
左岸記:要把這樣一個比較隱晦的話題表達得恰到好處,不容易喲!

沈萬九

一手是風,一手是劍,我的夢想就不會太遠......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天津快乐十分一定牛 辽宁35选7图表 辽宁11选5规则 什么网站可以玩北京快3 江西十一选五杀号计划网 上海时时乐遗漏数据 亓和彩一肖公式 腾讯分分彩组六杀号 期货配资什么时候出现的 浙江20选5开奖走势图 山东体彩快乐扑克开奖结果走势图 pk10开奖软件 京海配资 福建31选7走势图查询 股票涨跌是什么控制的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