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南城舊事

2015-12-10 . 閱讀: 1,529 views

文/樂不思蜀黍

舊城無新事,人們的消磨時光,就是和自己打謎語。

舊城的舊,和樓墻瓦礫的斑駁無關,也不是街頭巷尾的幽幽荒草,它是嵌入骨子里的灰色記憶。整座城市的人、馬、車都陷進去,深深地抹下陰影,扣在腰間,栓在腳上。

離峣城,妥當而貼切。城北一行高聳交疊的山把本就禁閉的通道封死,南面一望無際的大海浩浩蕩蕩,從始至今也沒見取經的帆船由天際駛來。那時國家為了擴大版圖,派遣一列四千左右的隊伍向南勘察,翻過崇山峻嶺安營扎寨,但再也沒能翻回去。人們太累了,累的用盡了全部的補給品,而探險家骨子里的自由勇敢也被磨滅。這里物資匱乏,這列人利用自己的才智搭房建屋,發揮想象制造出一切用于日常生活的物品,也時刻等待著國家的召喚,這一年,是1910年。

起初的日子平淡而滿懷憧憬,從山那頭延留的習慣總是難以消磨。內陸人以雜糧為生,干旱的地理環境把再俊的伙子都打磨的皮糙肉厚,他們自詡為斯巴達的后世,也盡是版圖擴張的產物。但那是30世紀前的事情了,后來馬其頓的崛起也把一片天地攪得翻覆。內陸南境的崎嶇不可多數,往北就不一樣了,廣闊無垠的大平原,稍有起伏的丘陵,一切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都在這片土地孕育。人們習慣也適應了與生俱來的地理優勢,每日耕作,勞務,不亦樂乎,也完全不像斯巴達的血統。

和如今的州縣市不同,那時的區域劃定并不明確,以山為區,以水為界。內陸無山,水源也屈指可數,劃分界定的任務久而久之便荒廢了,人們都習慣把山南未開荒的一切稱為南城,而內陸的浩大則叫作北國,合起來拼成一個國家。但莫名其妙,這里有條不成文的規定,婚姻破裂且主動提出離婚者將被派遣調至南城,終身不許回頭。人們是這么推敲的,既能通過遠行排解心中的苦悶,也避免了每日抬頭碰見舊愛的尷尬,更是重獲自由與新生。當然這些只是說辭,南城的荒廢和不可預測可想而知。這是離峣建立前的規定,這也真是條莫名其妙的規定,之前的人去哪了盡然不知,他們是否真去了南城也不得知曉,可離峣只有一個。

離峣真不一樣,它真是勘探造國的產物。北國突發奇想決定不讓南城在一堆毫無管制的離人手里荒廢,而這列浩蕩四千的隊伍多是思鄉的種兒,卻也背負著南城人同等的待遇。國家可別忘了這列隊伍的初衷,更別把他們當成斯巴達底下的奴隸,不管不顧。

環顧1910年的離峣,海風吹拂下的眼前全然卻是凄涼。山腳與海岸線間不到半天的徒步抵達,幾棵說不上名的樹木橫七豎八立著,幾塊巨石也參差不齊地堆積聚攏,千萬年的海龜聳拉著腦袋趴在岸邊,不知死活。左右望去倒是開闊,冗長的海岸線綿綿伸向兩端,沒有部族,沒有任何人工的痕跡,真是開荒來著。隊列里有人攜帶著先輩流傳的手冊,開卷寫道:南城變幻莫測,隨心轉,隨意搖,一人一小城,一城一世界。再往后翻,又詳細記錄了各人的具體事例:起初悲苦交戚,味如嚼蠟,迷迷糊糊大抵兩月,漸由悲轉恨,掏心底,挖心窩,寥寥數月,渾然不知舊事,可謂新生。或者寫著,淡然揮袖,只道枉此前生,欣喜拋卻雜陳,另覓佳境。兩種截然不同的心境讓探險家們左右為難,該喜該悲,面面相覷,誰也不懂。

漸漸地,背后的山麓愈發黯淡,呆滯的目光望向不遠處光禿禿的山頂,從早到晚,坐著站著,完全成了填滿饑餓的生活習慣。有人真想往回走了,可這蒼惶穹頂簡直就是一面緊扣鎖鏈的大門,任其翻爬滾打,終究連門面都沒摸著。來時所向披靡的通途,如今竟毫無手策,真是座匪夷所思的山麓。

既然這樣,我們就好好活下去,活是為了再次投入北國的懷抱,更是別讓自己在渾噩如淖的日子里肝腸寸斷。勘探造國的初衷已在無形中消乏磨滅,取而代之的這股新力量咬在齒間,抿在唇間。

山腳的碎石和雜木參差羅立著,隊列里的石匠和伐木工這時便有了活計。他們拎上手里的錘子斧子,看準量好了心中確認的位置,猛一聲劈下去,硬邦邦地鑿下去,噼里啪啦霎眼電光火石。孔武有力的漢子從海邊挑來潤稠的濕泥,和上細碎的石礫,在背風靠山的陰涼處堆出四面穩扎厚實的泥墻。這時把原先釘構好的長木板鋪成房頂,挑一處圓木架成房梁,拼拼湊湊一面木門掩著空出的泥墻口,一座簡單的土屋就這樣大體落成了。一傳十,十傳百,吆喝的口號喊起來,揮力灑汗,陸陸續續更多的土屋筑建起來,方方正正,排列的緊湊而工整。在沒有磚瓦修葺的原始境地里,大腦便成了開發一切的源泉。

解決了遮風避雨的問題,人們把目光投向了魚蝦簇生的海底。捕撈捉抓,一頓毫不利索的忙活總算逮著了幾條被潮汐拍到岸邊的小魚。可內陸的飲食習慣讓新大陸的人們好不適應,咸渴的海水更是虛脫了人們的脾胃,短暫的熱火朝天后,一股夾著恨意的憤怒黯然升起在探險家們的心中。

馬是這座國家的靈魂,倚馬伴天涯,策馬揮沙場,人們由生至死都和馬有著莫大的關系。當年錚錚鐵騎浩浩蕩蕩地踏平這片領土,馬與人同生,但人即使餓死,也不能殺了眼前這匹馬。它是宣告國家的標志,決不是牲畜。

可這一刻,有人竟打起了馬的主意。朔朔棕銅般的鬃毛,健碩強勁的身軀,冷峻高貴的目光,眼前這幾尊隨行的馬匹倒無時無刻不享受著神靈的待遇。落難離峣的人們每日四處采集最鮮嫩的青草,畢恭畢敬地安放在它們面前,待它們進食完畢才摸著逐漸干癟的肚皮,開始考慮自己的前頓沒了后頓。幾個難耐的小伙子最先神色詭異地圍著馬匹溜達,時不時卻和同伴湊近了耳語幾句。不到三天時間其中一匹馬卻莫名消失了,而人堆里的那幾個小伙子竟也跟著沒了行蹤,真是撞了鬼。陸續地,又一匹馬,又幾個人,無故失蹤。再然后,隊伍里輩分較高的前輩也毫無征兆地和一匹馬驀地無聲,完全沒了著落。

終于,留下的隊伍中有人再不愿偷偷摸摸了。他徑直撿起一把磨的鋒利的砍柴刀,大喝一聲沖向毫無征兆的馬群,“猛”一狠心甩起利刀當頭一劈,“噗”!!紅色!鮮紅的血液頓時噴涌如泉!伴隨著聲嘶力竭的馬鳴聲,整個天地頓時肅靜了。海面一片紅,頭頂一片紅,腳下一片紅,萬事萬物浸透在粘稠冷寂的慘紅里,探險家們直愣愣地怔在了原地,驚愕的表情襯在每張紅紅如血的臉上,僵硬凝固無法動彈。整幅畫面像張薄脆通透的錫箔紙,輕,飄,柔,一團昏紅的小火從底下揾揾而起,終于,“咔哧”一聲,從滾燙的燒的灼熱的最中央,這張錫箔紙,悄無聲息、轟轟烈烈地碎了。碎了,是徹底的流于死灰,沿著中央漫漫伸向整張枯萎的邊沿,又像是一面不愿再照它于心的鏡子,永遠的,碎如殘陽,紅如鮮血。

把信仰擊碎的人們,終究會成為前生可畏的新生物。這時像人群里的一顆炸彈爆裂,探險家們頓時沸騰起來。抄起腳邊的砍柴刀,沖向再無生息的馬群,“猛”一果斷甩起利刀當頭一劈,“噗”!!每張神采奕奕的表情咧開了花。飲馬血,吃馬肉,終于沒了饑腸轆轆的束縛,人們大開手腳,大吃大喝,這群落難的人們,終于成了自己的信仰。

食物畢竟是生存恒久的第一問題。在數星期的痛快豪飲后,探險家們不得不把目光再次投向魚蝦簇生的海底。但這時候人們的心態早已不一樣了,大概萬事萬物總會變化,倏忽間你無法知曉下一刻的轉折,而你無論如何,保全自己才是最重要的。連信仰都能改變的人,一點小的飲食習慣就是雞毛蒜皮的小事。前人羅列的情境,或許形似或許影似,終究心不似。

就這樣,離峣城在不緊不慢的歲月里逐漸展開了新的生活。偶爾從廣闊無垠的大海際處駛來一兩艘避風遮雨的船舶,也中和在天色慘淡的黃昏里,無可奈何的清晨里,夾著寒風,浸著暖陽,緩緩地消失天際。離峣不解風情,也在后知后覺的渺無人煙里成了孤島。

年復年,月復月,新城總有歸屬舊城的那天。這時候離峣城儼然成了一幅規矩整齊、排列有序的新模樣,后輩們遺傳了先代骨子里的堅韌探索精神,將這片原本簡單的城邦打造地更富生機。但一座孤島的使命,在安穩生活后,茶間飯后的談資,卻無處找尋,唯有和自己打趣,或者對著渺茫的大海仰天長嘯,聽那句被海水淹沒的回聲。附在印象里的灰色記憶,那段艱難如淖的歲月,從始至今依舊像個無法擺脫的鬼靈,在悄無聲息的黑夜里鉆進你的夢。不忍說,不可說,不必說。

北國終究再無聯系,那些信誓旦旦的不過虛妄,而離峣,在紅如鮮血的朝升夕落里,此起彼伏,富貴長安……

南城舊事

左岸記:去一個地方,要融入那里,包括改變原來的生活習慣和身體里的信仰,當很多東西已經格格不入,是守舊還是革新,是重建還是出逃,一半是火一半是水,盡管一切都沒那么容易,但生活總會逼迫人們做出選擇,也許到最終,想讓荒蕪變成繁榮,孤獨變得安寧,卻還得靠自己的創造。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体彩海南飞鱼开奖结果 河南福彩快三直播 澳洲快乐8开奖结果 股票行情格力 黑龙江快乐十分玩法和奖金分配 上证指数是什么意思 生肖牛的吉祥物是什么 重庆幸运农场是哪的 海南环岛赛车彩票 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直选走势图 万人炸金花真钱版 大智慧股票软件下载 股票投资回报率 云南福彩时时彩 辽宁35选72020年走势图 九五至尊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