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發里歲月,時光荏苒

2015-11-25 . 閱讀: 3,367 views

文/魯小陽

楔子

如果時光允許,我想看著你一步一步從一個小女孩成長為妙齡少女,然后從結婚生子到垂垂老去。這是個悲傷地過程,也是個讓我知道那些蹉跎時光里,你愛我的點滴。

似乎在每一個小說家的筆下,奶奶的形象一直都是那種滿頭華發面容慈祥,手里端著一碗雞蛋面等待外出玩耍的孫兒歸來的形象。真可惜,我的奶奶不是。

如果說時間在奶奶身上留下了什么痕跡,那么在我看來最深刻的便是奶奶的頭發。爺爺說奶奶年輕時的秀發賽過黑芝麻般烏黑,有不少身強力壯的莊稼漢都因為奶奶的頭發想把奶奶娶回家。我看著爺爺一臉自豪,撲哧一笑,然后忍不住歪過頭看了一眼坐在床頭帶著老花鏡縫衣服的奶奶,問題脫口而出,“那爺爺你是怎么把奶奶娶到手的?”

“你爺爺年輕的時候好歹也是個知識分子。”爺爺語氣中透著一股子好漢不提當年勇的感覺。

“什么知識分子?”我一臉好奇,湊上去問。

“當年大隊書記的文書。”爺爺回憶當年勇的語氣讓我禁不住一陣崇拜,心想著那個時候的文書可不就是很厲害。

“什么文書不文書,我當時不就是看你老實巴交的一人。”奶奶頭都沒抬,老花鏡專心的跟著針腳移動。

爺爺摸摸腦袋,嘿嘿笑著。

我轉過頭去注視著奶奶,看著那頭曾經迷倒萬千莊稼漢的烏黑秀發已經是銀絲閃閃了,背后的那團髻也頑強的證明著歲月的滄桑。

垂垂老矣。

在我很早的記憶里面,奶奶是最不疼我的。這不是假話。

在農村里面,各種叔叔阿姨爺爺奶奶的輩分是我最頭疼的,因為我特別容易記混。可是不喊人在農村是不禮貌的,不想被爸爸媽媽批評的我就亂喊。

最搞笑的就是我媽媽喊嬸嬸的一個人,我喊嫂嫂。問題是就這么一直喊下來從沒變過,其他人我見一次換一個稱呼,唯獨這個人我一直喊著嫂嫂,一直到現在。于是會出現這樣的狀況:我跟媽媽回來的路上碰到她,媽媽喊嬸嬸,然后我跟著奶聲奶氣的喊嫂嫂。街道上聊天的人都特別樂,說這小孩子還知道自己長輩分。

還有那么一個人我從來沒有記混過,那就是一個族里的太奶奶。至于血緣上的關系,我實在分不清楚,這個要溯本求源的話可能要把我太爺爺都抖摟出來。

我之所以喊她喊的很準就是因為她對我很好。那個太奶奶只有一個兒子,有很多女兒,所以她家就有很多好吃的。那個太奶奶唯一的兒子沒有結婚,因此她家丁稀少。我小時候很機靈,虎頭虎腦特別惹人喜愛,喊人嘴也甜雖然記不住該喊什么。于是那個太奶奶特別喜歡我。

于是我摸清了這個規律,每次看到她都屁顛屁顛的跑過去語氣的喊一聲太奶奶。她呢,特別開心的拉我的手回家去給我拿好吃的。我就扶著太奶奶跑去她家拿好吃的,邊扶邊偷著樂。其實那個年代的零食也就是山楂片果丹皮還有什么糖之類的,但是幼年的我特別愛吃酸,百吃不厭。有時候我還在太奶奶家吃午飯吃晚飯,媽媽曾經做好了晚飯挨家挨戶的圍著村找了一遍然后哭笑不得的發現我坐在太奶奶的家里已經肚皮滾滾了。后來摸清了規律媽媽也就不再找我吃飯,我餓了自然乖乖回家,沒回家那就是在太奶奶家里吃飽了。

但是我奶奶呢,在我幼年那些有趣的記憶里面,唯獨少了奶奶的影子。媽媽說,奶奶什么都不給我吃,有了好吃的自己留著。

于是即使在街道玩耍的時候看見了,我也不喊她。

說到這,我突然覺得很有必要說一下奶奶的樣子。

奶奶個子很高,在后來的時光里我還玩笑說我之所以可以長很高還是多虧了奶奶的基因,因為爺爺不高,爸爸也一般。奶奶體型也很大,屬于骨架天生很大的那種,臉長長的,不笑的時候很嚴肅。因為這些,我們村里有些小孩子都害怕我奶奶,喊她大馬猴。馬猴在農村里說的是吃人的怪物。雖然我不喊她,但是我知道她是我奶奶啊。那些小孩子一喊奶奶外號我就跟他們打架,打架之后在晚飯的時間被別人家找上門來媽媽就不讓我吃飯了。

我背著手站在門邊上看著爸爸媽媽吃飯,眼里噙著淚花心里面怪奶奶,雖然我知道待會會有媽媽煮的雞蛋羹。

一月份的寒假我本來打算留在學校,最終還是回了家。

怪只怪,時光不等人。

我上了高中之后奶奶笑容漸漸多了起來,伴隨著笑容增長的還有皺紋。那些喊著奶奶外號天天跟我打架的小伙伴們也都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寒假回家跟鄰里鄰居的嘮家常,問最多的除了成績也就是女朋友了。

要什么女朋友,我們學校都流行找男朋友。我跟小伙伴們開玩笑。

奶奶聽不懂,就笑。

我上了高中之后,回家就很少了。一年的時間也就能回去七八次。奶奶自打我上了高中之后笑容多了起來。現在笑起來很好看的奶奶卻經常念叨,說自己老了老了。

我啃著蘋果接話說,不老。

其實去年家鄉的冬天不怎么冷,但是適應了南方冬天零度以上氣候的我還是覺得四肢有些僵硬。我自己家里因為沒人居住的原因既沒有爐子更沒有暖氣,奶奶家太小放不下我,因此年前一直在哥哥的出租屋里面呆著做阿杰老師的論文,陸陸續續回去幾趟可是呆不了兩天又被凍回了市區。

到了大年三十,我知道必須要回去了,才收拾東西回家。剛剛很巧正好爸爸酒店放假,他也回來了。

奶奶年紀大了,嘮叨也隨之多了不少,經常自言自語也經常嘮叨我。奶奶跟我爸爸講話的內容基本離不開我,說我回來就到處亂跑,說我大了更加不懂事了。我撇撇嘴不說話,爸爸寵我寵到溺愛,才不會管這些。

奶奶自己念叨著跑去做飯,爺爺就去水井打水。我跟著爺爺跑去打水,因為我不喜歡奶奶嘮叨我。我跟爺爺什么都聊,我說爺爺我失戀了。爺爺問,失戀什么。我說就是處了對象,鬧翻了。爺爺說,你咋不好好珍惜人家。我低著頭,不說話。那種手動的水井咯吱咯吱的響,清澈的水伴隨著爺爺的起伏慢慢的流到了水桶里面。

吃飯的時候我在湯里面發現了一根白頭發,我把它夾出來丟掉,爸爸讓我重新盛一碗,我搖搖頭說沒事,然后大口大口的喝。奶奶看了看我沒說話,可是我分明是察覺到了奶奶眼里有什么一閃而過。

我低頭的瞬間,又想起了奶奶那一頭烏黑的秀發。

憑借一頭秀發被十里八村的小伙子喜歡,那該是怎樣一種美麗。

我曾經試圖尋找奶奶美麗時留下的印記,可是把屋子翻了個底朝天我還是沒能找到奶奶年輕時的照片。

我偷偷跑去問爺爺,爺爺說自從奶奶開始長了白發之后,本來就沒有多少的照片就被奶奶藏起來了。搬了幾次家之后,就丟了。

何況她不喜照相。

基于我的了解,自拍是女孩子的基本技能,就跟洗衣做飯生孩子一樣。我去問奶奶,奶奶說,不上相,也不喜歡照相。

我說為什么啊,你年輕的時候那么好看。

奶奶索性不再說話,看著我笑。

爸媽離婚之后我就跟著爺爺奶奶生活,那個時候我剛剛讀四年級。

我剛剛被我爸放在我奶奶家那會兒,我千萬個不愿意。奶奶又兇又怕人,爸爸還要一直不回家。雖然最后還是改變不了,但是小孩子心性就覺得只要我不聽話,爸爸就可以回來把我接走了。

所以,我怎么叛逆怎么來,奶奶給炒了雞蛋我端著倒掉,在河里洗澡把衣服弄濕讓奶奶洗,然后還故意不上學,甚至我還說奶奶讓我爸媽離婚的,是個很討厭的人。

奶奶都忍了,沒有跟爸爸講。爺爺后來說,你那個時候可是夠不聽話的,說話也很傷你奶奶的心。

我笑著問,那奶奶怎么沒把我丟出去呢。

因為你奶奶覺得你只是個小孩子。爺爺回答說。

怪也只能怪時光讓一切都變得無可抗拒,然后愛才是這一切里面最強大的催化劑啊。

初中三年,高中三載,大學兩度風雨。

我慢慢成長成了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然后奶奶,華發變青絲,身影也從小時候的兇狠可怕變得佝僂慈祥。

這是時光。

正月十二是奶奶的生日,每年都過。

去年是我第一次缺席。

爸爸上班去了,我一個人跑去西湖閑逛。中午的時候給奶奶打了一個電話。

我說,奶奶你吃飯了沒。

奶奶說,還沒呢,在準備著。

姑姑去了么。我問,還有叔叔和我姐,他們都去了么。

奶奶說,都來了。

我說,奶奶生日快樂啊。今年有沒有人給買蛋糕啊。

奶奶說,快樂啊。你不在,都一樣,蛋糕什么的,不吃也行。

我突然就詞窮了。

借口掛了電話,我好像才明白了奶奶的意思。每年我在家的時候,蛋糕我一定要買的,我覺得沒有蛋糕的生日好像缺了什么。

奶奶原來覺得,我就是生日里的蛋糕。

又幸福又愧疚。

奶奶,如果我有一臺時光穿梭機的話,我一定回到過去留在家里陪您過生日。

不僅如此,我還要穿梭回以前的舊時光里,看你從一個蹣跚學步的孩童成長為豆蔻年華的少女,看你一頭秀發是如何的美麗而溫婉。

然后,看著從嫁為人婦到垂垂老矣,在那些既開心又薄涼的時光里,讓幸福把我包圍。

時光

左岸記:這文章寫得真摯,語言更是樸實而動人。好幾次我都停下來,被文章拉回到那過去的歲月里,感嘆時光的精致。

歲月從指間流淌著,自己的星宿從軌跡中緩緩隕落。如花美眷,似水流年;風華是一指流砂,蒼老是一段年華。蝴蝶飛不過滄海,彼年豆蔻,誰許誰地老天荒。等待,是一生最初的蒼老,有些一轉身就是一輩子。

凡世的喧囂和明亮,世俗的快樂和幸福,如同清亮的溪澗,在風里,在我眼前,汨汨而過,溫暖如同泉水一樣涌現出來,那些安靜地躺著的浮草沉默不語,躲在某一時間里,想念一段時光的掌紋,白了一頭黑發。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在线股票 浙江11选5组2组3 极速时时彩大小计划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 qq幸运农场在线计划 福建36选7基本走势图 三分彩是不是官方开的 辽宁35选7开奖查询 找股票配资 广西快乐十分app下载 股票短线高手 韩国幸运28官方开奖结果 云南11选五5一定牛 场外配资抵押 排列5口诀 江苏七位数下期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