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還不起的債和驢子的蘿卜

2015-10-23 . 閱讀: 2,526 views

還不起的債

月近重陽人近中年,同學間的互動又熟絡和頻繁起來。

偉華是我們小學同學,在那個年代,因為媽媽是上海人,吃穿用度不是我們這些孩子可以攀比的。超出想象和認知的,他留給我們很多的羨慕嫉妒,那個年代學不會恨,最多偶爾欺負一下。偉華也聰明,那些新奇玩意兒、或是好吃的,也將就著能得到庇護。真到了忍無可忍,媽媽出現了,倒不至于被打,就是語速極快的碎碎念,讓孩子們徹底崩潰,最后再來幾把糖果,加上溫言細語的囑托,基本都瞬間被降服。雖然過幾天還是湊性不改,起碼偉華得幾天安寧。

偉華是單親,這個是到了中學才知道的,那個年代,單親是個壓力很大的事情,總是和爸爸殘暴犯罪生老病死、媽媽水性楊花有關聯。大了,知道偉華的媽媽純粹如現今人們談的生活理念不同有關。想來,一個大上海的溫婉細致女子,在西北的狂沙塵土里,自己活著就不易,再面對壓根生活方式不同的丈夫,離了也是好事。

偉華很爭氣,媽媽很堅忍。在大多數人復讀的情況下,他第一次高考就考上了交通大學,媽媽無微不至的關懷,也放棄了自己的人生,再也沒有結婚。偉華的孝順,體現在言行有禮有節,絕不忤逆母親,到了二十來歲還沒有夜不歸宿、大醉一場的經歷。起碼在我們那個年代,這個事情讓我們很鄙視,一方面自己會被自己的父母按照偉華的模樣要求;一方面奇異于這樣的年輕人,如何度過這么枯燥的青春。

后邊漸漸沒了消息。世界上總有一群人,能挖出你不知道的事情你尋找不到的人,有好事者近來靠著蛛絲馬跡尋到了他,我們的聚會于是多了個參與人和話題者。我們幻想著他的成功,他與妻兒、媽媽其樂融融的幸福。讓人下巴掉的事情是,他與妻兒住在城西,媽媽住在了城東,逢了節假日才團聚一下。

七十年代的人,雖然有自己的原則,但包容任何人的想法和行動。大家不醉不歸的熱鬧起來,他竟然也開始喝酒了,豪爽的威懾到酒棍們,沒幾杯,就剩下他追著別人滿場喝。我笑的不行,可能是被他發現了,坐在我面前不走了。

“你是不是覺得我不孝順呀,說啊,是不是,你說……”,眼睛很亮,臉很紅,貼的你很近,這樣的人心很虛;

“沒什么,奇怪罷了。”我推了一下眼鏡,稍稍換了坐姿,離他遠些,我又沒醉;

“你有沒有債永遠還不清,利滾利,舊債未還新債又來啊……”;

“你要說什么?你敢借就要敢還…..”,滿世界借錢還錢的人;

“我媽的債我還不清,就算我拿一輩子去還,也還不清,那我還能活自己不,我就想活一下自己,你說我有錯沒?”

“你說我對我兒子吧,我就想,他大了就出去,最好別回來了,他自己活他自己的,我不讓他還……”。

?

驢子的蘿卜

阿寶愛阿珍,愛的披荊斬棘、忘乎所以,無微不至的關懷和付出,小到痛經時的熱水袋,大到職場里的左右奔波。阿寶不是備胎,阿珍也不是心機婊。阿珍永遠覺得阿寶應該再努力點就好,阿寶永遠不知道進度條到了什么位置。阿珍享受的不夠心安理得,阿寶付出的總是心有不甘。

“德叔,你說我咋辦,阿珍就像拉磨驢子面前掛的那個胡蘿卜,我永遠看得到甚至聞得到甚至似乎努把力就能夠得到,但好像永遠吃不到,也不知道吃了什么味道,我還日復一日的使著吃奶的勁拉磨……”

“分手唄…”,“分手?!……”

“你不怕,真的吃到了,你覺得胡蘿卜也就那樣,你的付出真不值得?還不如,現在還留點念想,把這個胡蘿卜供在你的心里呢……”

“這個這個,那阿珍怎么想啊,她真的不愿意給我弄個胡蘿卜么?”

“這個已經不是她想不想的事情了,你要她怎么辦,你付出的越多,其實你離胡蘿卜越遠,阿珍知道那是個胡蘿卜不是金山銀山。你吧,努力這么久倒是有了道德優勢,你多么的無怨無悔的付出,不求回報只求真愛,你想怎么著,要她感恩要她珍惜?要她給你夸獎?那這個感情變成了債,變成了計算,她寧可永遠做那個胡蘿卜,也不會讓你吃到的。”

“哦……”

我去見了阿珍,想落實我想的對不對。

“德叔,不是我不喜歡阿寶,也不是我多心機,這個事情好像從開始就是錯的。阿寶不停的付出,最后都偏執了,不管我喜歡不、不管我接受不、不管我是否感恩、不管我是否認可,不停的自顧自的付出,我覺得他都不是愛我,而是純粹為了完成自己的心愿和滿足他自己的執著,我覺得換個人,只要是他內心覺得要得到愛,在我這樣的位置,他一樣會這樣。而我,是個活生生的人啊,獨一無二的我啊。”

“我接受了,示好了,我心里的債也有了,我怎么辦,那我寧可如他給你說的,永遠做那個胡蘿卜,或是阿寶自己不想要我這個胡蘿卜了,換個胡蘿卜。”

“反過來說,就算我給了胡蘿卜,要是阿寶覺得不值得那個付出,然后就讓我還,怎么辦?我都不能感恩,我也怕啊。”

“那你不怕背個不好的名聲?”,雖然我不在乎這些,只是不知道阿珍在意不。

“怕?怕啊,但我成全了他的名聲啊,他可以說我不知好歹啊,但起碼我還是他念想的胡蘿卜,他可以給每個人說他為愛付出那么多,真的是愛。而我,也可以說為了愛,我寧可選擇我愿意珍惜愿意感恩的啊。”

或許,世界上最遠的距離,是你已經筋疲力盡,愛著的人卻只想說你再努力一點點。阿寶和阿珍無疾而終……

秋天總是那樣,晨霧和太陽永遠分不清誰強誰弱,霧起來的時候,露珠在葉子上晶瑩。真是霧霾,那這一天就別指望看到藍天,如果太陽努力點,再加些秋風的撩撥和清淡,藍汪汪的天也會清麗麗的出現,黃紅的葉子們,也就會那么那么的美麗。

秋意深深

左岸記:最美好的愛是以獨立、平等、尊重為基礎的,讓對方舒服,讓自己快樂。父母對子女的愛是放心放手,愛人之間是安心牽手。

德魯伊Druid

德魯伊,70后。理工科碩士,喜歡寫作,職業經理人。 人入中年,攜妻帶子,止思踐行,與世界融洽、與自己坦然,充滿快樂生活的勇氣。 “質樸、靈動、喜悅、淡和”是為人生準則,“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為人生標準。 文風以毀雞湯、靜心冥想、兒童教育、心理應用等見長。 著有: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 2》(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沒走過的是路,走過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學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憊的世間任性的活》(散文雜文集,文匯出版社)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青海11选5最大遗漏 华讯投资 南粤风采26选5好彩3 有趣的二人扑克牌玩法 彩票山东11选5的玩法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官网 排列三带坐标走连线图 湖北十一选五赚钱 幸运飞艇看号技巧图 原油期货交易技巧 北京pk拾直播开奖结果 多彩科技网辽宁快乐12 粤36选7最新开奖查询 体彩排列3开奖号 五分彩怎么稳赚不亏 安徽快3是国家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