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與天下人交朋友

2015-09-06 . 閱讀: 2,614 views

文/北上京城

不知道是從什么時候開始,人們總是喜歡在一個小圈子里活動,一個個小圈子變成了一個個獨立的王國,成為了我們每個人最為重要的身份認同。現在,這種小圈子的格局變得日益穩固,我們要么進入這個圈子,要么進入那個圈子,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的選擇。

我在這里只想描述一下我的感受以及我的一點心思。

圈子的格調有高有低,我所有的圈子都是格調一般的。準確地說,只有在大學的時候,我才有一個較為固定的圈子。這個圈子是能夠提供給我各種情緒的展示和發泄的地方。一般而言,這就是人們常常會碰到的大學室友的圈子。當然,并不是室友的基本關系就能夠形成一個圈子,我們聊天的范圍是廣大的,這才是圈子的基本條件。我記得我們當時有聊到政治、學術類的話題,雖然沒有大學學術圈那樣博學和深刻,但也算得上是尊重知識向往智慧。單單憑這一點,我們已經比很多圈子更加深刻了。正是由于類似的交流,再加上我們天生的質樸和溫情,凝聚出了一種特殊的圈子文化。這種圈子文化不同于很多圈子,它不像一種圈子:他們幾乎對文化和知識避而不談,它也不像另一種圈子:他們緊跟時尚,亦步亦趨。當然,這個圈子是先天不全的,一個原因是我們的文化水平都不高,并沒有堅定的理想信念。另一個原因是時尚是時代大潮,會讓我們自然而然地自卑,也就無從自信地得出自己的圈子的合理存在性。可以說,結局是感傷的,但內容卻是值得回憶的。

這是一個比較值得介紹的例子。發生在我自己的身上,相信會得到很多人的共鳴。這也讓我懂得了圈子的一些隱秘的規則。即圈子文化并非與我們整個的文化環境格格不入,甚至總是為大氣候所有影響,它們形成的最大原因恐怕不是來自于圈子里的人們的某種理念或觀點的相互認同,而是由于這些人處于一種必然條件中(我們是室友),以及都具有某些弱點(我們缺乏奮斗的決心,而且趕不上時尚)。人性的弱點,我把它稱之為圈子文化的根。

我認識一個很有魄力的人,她活躍在一個大城市里的一個商人圈或企業家圈。的確,此人格調很高。但她的生活經驗告訴我,她并不喜歡這樣的圈子,但是她不能丟掉這個圈子,因為她的經濟關系全部來自這個圈子,一旦丟掉這個圈子,也就丟掉了十幾年的個人奮斗和所謂的人脈資源。我不認為這是一個特別的例子,它由于一種人性的弱點而不得不融入一個圈子。這個人性的弱點直白地說就是處理不好個人利益。那么,一個以企業家為主體人群的圈子,就可以說是一個害怕個人利益受到損害以及由于對個人利益最大增值的追求的圈子。或者叫做利益集團。

每一個圈子都是一個利益集團,這大概是可以肯定的了。圈子的封閉性和排外性勾勒出了這個特點。為什么我們需要圈子,因為我們需要利益的最大化以及穩固的利益來源。難怪最偉大的人物,諸如釋迦摩尼,基督以及一切世俗的英雄人物從不提倡建立個人的圈子。釋迦摩尼的佛教以“普度眾生”為己任,基督教總是熱衷于將教義帶給受苦受難的人們,而諸如凱撒、亞歷山大、拿破侖、林肯、列寧、毛澤東等等,民間都傳誦著他們與普通士兵或人們的經典故事。而晚年的列夫托爾斯泰為了鄙棄自己的貴族身份,竟然放棄所有財富和榮譽,夢想著與最苦難的人們同吸一口氣……圈子不僅僅代表著利益集團,還妨礙人的精神獨立。

以上的論述和例子表達了一個觀點:圈子的本質是利益共同體,所有格調高的東西,所謂理念認同或者其他,都建筑在這層基礎上。因此,我提倡與天下人為友。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獲得最純潔的快樂和滿足、最獨立和積極的精神高度。勇敢地承認自己只是因為逃避和羞恥而進入一個圈子吧!勇敢地承認只是因為利益和榮譽而進入一個圈子吧!因而,我提倡與天底下所有的人都交朋友。即不再以圈子文化為界限和標準去衡量別人,包容和理解更多人,并將個人精神推向更加獨立自主的境界。這就是與天下人交朋友的真諦。

圈子文化

左岸記:這是個很獨特的視角,個人覺得很客觀地揭示了圈子的本質特性。我們要正視,不用擔心一談到人性的弱點就認為是不好的,其實人真的沒有那么強,反而正因為弱,所以人們才需要抱團取暖,才不會不可一世,才不會狂妄自大,唯我獨尊。但圈子是有界限的,它的排他性令圈子本身陷入制約和孤獨當中,所以,人不可以只生活在圈子當中,再大的圈子也只是一口稍大的井而已。我想,這里的與天下人交朋友,不是說和每個人交朋友,而是我們做事和說話所采取的是開放的學習的態度。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体彩竞彩足球比分5-4 全国最大理财平台 天津快乐10分 北京快3 江苏11选5走势图 全民玩麻将辅助器 坂口美惠乃番号 内蒙古麻将官网 25选5 三级a片在线 长春酒店按摩师招聘 内蒙古十一选五 古墓丽影 欧美a片快播故中文字目 西安按摩舒服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