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青春里,女孩自己的一場悲歡離合

2015-09-01 . 閱讀: 2,521 views

文/麥莎

寫故事前,想了很多題目。

“和其光,同其塵”“兩個巨蟹座的異地糾纏”“我們都是一樣的”,最終還是說“青春里,女孩自己的一場悲歡離合”的好。

 

二零一五年八月。

今日當伴娘,目睹了一場不算太遠嫁的遠嫁婚禮過程。早晨四點起床,匆忙吃了早餐,幫新娘收拾東西,等新郎來。經過各種環節,拎包下樓上車,五個小時的車程開到新房。然后再經過各種環節,儀式畢,酒席都散了,自己匆忙吃了午飯,沒有吃飽就隨車返程了。期間聽到最多的話就是:再也不想結婚了。繁文縟節,就是完成一場任務。每個人都辛苦疲憊。特別是新娘新郎。作為伴娘也是忙碌的,然而發現所有的忙碌都比不上工作時的忙碌。

遠嫁他鄉,分別父母。新娘沒哭,我卻要哭了。

回到家渾渾然困倦。又想起姥姥。前兩日得知姥姥得了間質性肺炎,病情不容樂觀。心情一直很沉悶。陪她睡覺時總是聽到她一夜的咳嗽,沉重喘氣,和沉重的嘆息。看著她消瘦的身軀,心疼不已,只能在心底求佛祖菩薩庇佑這個善良的老太太。媽媽請了假,去哈爾濱陪姥姥治療。微信許久未開,沒有心情去碰那些眼花繚亂的東西。打開微信,突然發了一條狀態:用我十年的壽命換姥姥好起來。

我沒有什么欲望,只希望我家人平安健康,陪他們再久一點再久一點。大三的半年內我失去了兩位親人,這種失去就是無論你多么想念,你都此生不會再見到他們。如是驚弓之鳥,我很害怕,只要我的家人好好的,要我怎樣都行。我曾跟媽媽說,如果可以我愿意減少我的壽命延長家人的壽命。媽媽說不能這么想,人各有命,生死在天。

看到長辰的消息一條一條慢慢發來,本想回復一下。然后看到了他對這條狀態的評論:你姥姥可不這么想。

只感覺字里冷冷的。即便他是出于好意。

“長辰,你自生自滅吧。”麥莎在心里無力的淡淡道,這是一個女人絕望后的蒼涼。

她覺得好孤獨,好想有人抱住她,告訴她,別怕。

她期待的是他能問問姥姥,哪怕是一句姥姥怎么了。他沒有問,她亦沒有回復的心情。

是夜,麥莎在疲憊里睡去,夢見死去的姥爺,哭的很傷心。

這世間,除了生死,哪一件不是小事。活著就是好的。

長辰的消息里,有一條見過很多次:準備下半年來重慶考公務員。

長辰,你憑什么安排我的明天。

我這里,有工作,有家人,我只想在家人的身邊。

你說過我們地軸的兩端,東北與重慶,你受不了北方刺骨錐心的寒冷,我受不了南方密不透風的濕熱。你說過兩個異地的人,女方還是不要嫁到男方那里去,太遭罪。你說過可惜我不愿意,你只能自己獨自堅強。你說過在工作的地方安家,很好的選擇。你說過我們只是在等有一束光照進生命里罷了。

我們不是彼此的光。

我以為我回來后,我們都放下了反反復復的執念與不舍,以朋友的身份問候彼此。

你還是執意要我過去,長辰,我們有各自的天地和生活。像我這種一日不見父母就覺得像被丟棄了的沒人管的孩子,一天都沒有和父母吃上一頓飯就會有很強的失落感,那么遠的遠嫁,我肯定會瘋掉的。長辰,你愿意一個不開心的人在你身邊?不,應該說,我們之間已經沒有愛,卻還想著結不結婚,你也說這很幼稚不是嗎,是我可憐,還是你可憐?

我承認,我有過想嫁給你的心。可是當失望攢到絕望,我懷著的一顆死透了的心,還有一步步的現實即視。我想我們都放下了這份癡執。在我心里,你還是那個最初的哥哥一樣的人。

愛過,已好。

 

二零一五年七月。

長辰,我們之間有太多太多的誤會,濃的化不開了。不過,就像頭發打了結,不用去解,直接拔掉就可以了。

長辰,我們就像兩只刺猬,越是彼此靠近取暖,越是至深傷害。

長辰,我怕你哭。

我不愿你一個人。我不想扔下你一個人。所以我回來了。

有時候我自己在家會覺得孤獨,睡前躺在床上想,你一個人在他鄉,該有多孤獨。

長辰,你是刀子嘴豆腐心,嘴硬心軟,我原諒你了。

我們都是巨蟹座,打死也不說。

今生欠你多少淚,輾轉反側到天明。

長辰,我是著魔了。我沒有資格生氣和前女友像親人一樣的存在。我是羨慕嫉妒你們的好。因為我和前任是老死不相往來,許多年未有聯系。

你在時,被你刺心的話傷害,我哭的傷心。你不在,我哭的更傷心。所以我回來了。自虐。

你問我“回來了?”我在屏幕上僅僅打了一個“嗯”。而早已是淚流滿面,泣不成聲。

好像整個七月都在有人祝我生日快樂。我也很詫異。明明知道我生日發的狀態。可是不幾日還是有人說生日快樂,再不幾日還是有人說生日快樂。唯獨沒有你。

印象里不知刪了你多少次,每次都是沒有超過一個月又把你加了回來。我不屑于吵架,或者說我根本不會吵架,我說不出傷人的話,委屈難過往肚子里咽,再不濟就寫文字抒發出來。應該是我不敢吵,我不敢聽到那些話,一旦聽到,我便擅長逃跑。自己躲起來。時間久了,好了傷疤忘了疼,又想起人家的好來,自己就出現了。不是沒有過溝通,是溝通后也沒有絲毫改變。失望。

即便刪了你,我還是關注你的動態。是一種習慣。而刪除,只是一時氣憤,不想再看到你的氣憤。這次你也刪了我。

我突然有種輕松的感覺,好像是經歷了一場生死,掙扎過后的超脫。

只愿所有的愛恨情仇都在今生化解,再也不要帶到下一世了。無論怎樣,都希望每個人好,都覓得自己的因果歸宿。人生不過是天地之間的過客。出生就是死亡,得到就是失去。念念不忘,必有回響。大抵是真的。可回響回來之時,卻早已忘記。一切問題不過是時間問題。跳出來看都是空的,我們最終都會與自己與世界握手言和。

本來還想著,你生日時送些什么問候,是畫一幅畫,大白或者其他。還是寫一些字,長詩或者短句。結果你刪了我。我們的生日只相隔十二天。

本來要出國的,以為趕不上,還是提前跟你說了句生日快樂。

結果日期延遲了。而我,不偏不倚生了一場病。

上吐下瀉,臉色蒼白。折磨不已。

我以為我們就永遠不再聯系,永遠的離開。一時勸慰自己應該開心,再也不會給他傷害你的權利。一時又十分傷痛,不由抽泣。媽媽說,你們兩個,就是彼此雞肋的存在。

病好,出國。我在異國他鄉,想念一百遍故人。

糾結要不要加你,這樣糾纏真的好嗎?為什么加回微信就覺得是又回來了呢?沒有短信和電話。還是加了,我想即便是不說話,我看著你動態也是好的。

不知道為什么那么愛哭,那么愛因為你哭。

一定是欠你太多的眼淚,今生還不清了。

 

二零一五年六月。

可是長辰,你不信我。

我是煮墨止渴,熬字療心的人。為了成全一篇小說,只給我一個點我就可以畫成圓。即使圓里的東西與我無關。你亂想著我的情況。說著非事實的話。這就是不在一個屋檐下的潛在危機。

那天晚上,我說的話。你都不信。是啊,你都不信。你都不信我了。

還有你涼薄刺心的話。

身體都有自我保護機能,讓你感到傷痛的東西都會選擇性躲避與忘記,不再去觸碰。都不提。

我只覺得,一切都是我錯了,遇見過喜歡過在乎過想念過都是錯的,錯的沒有尊嚴錯的體無完膚。長辰,你我從此一刀兩斷各不相欠生死無關,今生今世永不復見,來生也不要再碰到你。我這輩子都恨你。

我們要愛了才知那是愛,我們也要恨了才知那是恨。第一次恨一個人。恨字,心之所止。艮,停止。心的停止,心的死亡。

以結束抵抗劫數。或許是最好的方法。

你是我的桃花劫吧。看著你就來氣,不見你就想念。明明覺得沒有你整個世界都安靜了祥和了,卻偏偏還是糾結難過為你落淚。

你說你也在跟其他女孩接觸,還是覺得跟我最合適。是啊,長辰,我不過是你一個選擇而已。就像你微博里那句話:播種,多播,因為你不知道那顆種子會發芽,成長壯大。

長辰,我們不合適。我們只是習慣了彼此的存在罷了。一次次因為孤獨而妥協。

我以為這是最后一次跟你說話了。

可是不到一個月,你在我的狀態里發表評論看看能不能發成功,結果成功了。我回復了你。我又跟你姓了。長辰,每次在心底跟自己發誓再跟你說話我就跟你姓。長辰,我姓了很多次你的姓。還是孩子好,他們可以輕而易舉的說,諾,給你一塊糖,我們和好吧。

長辰,如果在武俠里,我一定會殺了你。

“你很好,只可惜你遇上的是我。就是你的錯。”麥兒一劍刺進了長辰的心臟,她的劍很快,就連劍氣都鋒利寒冷。拔劍,一瞬間轉身,干脆,決絕。任憑身后零落一場輕塵的雪。因為轉身太快,她沒有看見他最后的表情,因為劍太快,她沒給他說最后一句話的機會。她只知道,她殺死了他,她忘記了一切。

“麥兒,這世上還陪著你的人,被你殺死了。”

“他們都一樣,沒有一個是真心待我。”

“麥兒,長辰不一樣,他對你從來都沒有變過。”

“是那些離開我的人,教會我離開人。”

“麥兒,你不該這樣對他。”

“莎莎,我本就是冷血之人。”

“好巧啊,你們彼此不想愛,卻又裝作很喜歡。”

 

二零一五年五月。

旅行回家,連續一個月夢到長辰。我也是很詫異。我把裝糖果的小瓶子刷洗干凈,里面放上藍色的碎玻璃碴,再裝滿水。擰好蓋子。陽光下瓶子里密密的氣泡,很美。我經常把瓶子晃在手里,這是看電影時長辰給我買的糖。這是和長辰認識兩年半來唯一留給我的東西。唯一看到一個能讓我想起他的東西。他從未送給我什么,也好讓我有個寄托的念想。四月。我出去旅游,和長辰見了面。第一印象他的舉動就像地痞無賴。男人大都中了“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的蠱毒。我幻想過很多次相見的情景,是淡淡的,緩緩的,溫柔的問候。事實卻不是。他總是湊過來,想要牽我的手。后來我也不躲了,躲不開了,就放任配合他,讓他牽。看了一場電影名喚《念念》,不知道什么時候看睡著了。我們只有兩天的相處時間。臨走的前一晚,我們壓馬路,他的唇慢慢靠近,我終究沒有讓他吻。來時,客棧里掛著各樣的葫蘆,我說很好看,他走時,我以為他會給我留下一個葫蘆,算是旅途或者今生的紀念品了。然而沒有。我們就此離別。三月,給長辰寄去了明信片,想給他一個驚喜。我是希望他記得我的。二月。長辰,我拿什么抵得過你的前女友。傷心,失望,哭泣。我再次逃離。一月。自己制作了家鄉明信片,想讓長辰看看這里的雪景。希望他能來,感受有雪的日子。

很奇怪,二零一四年的記憶是空的。我什么都記不起來。許是太不想去記憶。我只知道,我們分分合合,合合分分。煩都煩死了,卻又不舍得真正斷絕。這一年我們承認只是朋友。哦,想起來了,因為看到了你的前女友,明明有了男朋友還來當你所謂的“情感教練”,一下子就來氣了,女人了解女人就像男人明白男人一樣。然后你還什么事都跟她說。我苦口婆心的給你講了一大堆一大堆,看著你傻我也是蠻心疼。自此后和你聊天再也沒開心過。大抵是我心里有了這個結。如果是我們兩個人的事,就應該是兩個人自己解決。偏偏有一雙眼睛盯著你,然后告訴你怎么辦。這讓我發毛。

異地的相處,本就是蒼白無力,以一種曲線的飄搖按著直線的軌跡向前漂移,就那么飄著,很難隨著時間的沉淀,積累成一份厚度。想起來都怕是虛浮。微塵中有大千,剎那間見千古。多少長溝流月去無聲息,多少樓臺歌榭演罷合離,世味年來薄似紗,又如一渾溫玉一色清泠泠,卻教人看不透。只是我們的青春無處安放,偏要映到某個人身上來。也罷,否則就不叫青春了。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

我被人追。長辰在相親。我居然輾轉反側難以入睡,居然哭了。嫁娶不須啼啊,長辰就像是男閨蜜,珍惜。要把閨蜜嫁人了的感覺。十一月。我對長辰說你過來,我們結婚吧。他說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我過去算什么。他刪了我,我刪了他。十月。我被人追。和長辰沒有什么聯系。九月。上班,和長辰電話頻繁。每次聊的很開心。八月。失戀,生不如死。沒有記憶。但是我知道長辰是在的。七月。長辰考到重慶。我再次面試失利。他微博里有放不下的人和關心的人。六月。我們彼此和別人糾纏時,就很微妙的誰也不聯系誰也。我也是很詫異。五月。長辰,我從未想過會喜歡伯明,他之于我就像你老大之于你一樣,是導師的意義,也是網上認識的。只因伯明說了一句:我感覺我已經屬于你了。我頓時心跳不已。你說我動真情了。四月。對于長辰不知道該怎么辦。不似先前那般依賴,說我們不合適,祝福你。長辰沒有離開,我也是很詫異。被大學同學追,沒有接受,面試失利,各種打擊,欲哭無淚,再不走我就要崩潰了,去旅行。

二零一三年三月。

大四了,面對一些情況怎么還不知所措。對于長辰,因為不知道,那么今天所說的,各自奮斗各自穩定也許是最好的辦法。雖然有些心痛,哭了許久,也許對于長辰沒有喜歡的感覺,只是習慣了他的陪伴。不聯系就不聯系吧。一個人離開是必然的,所有人都會離開。長辰所說的堅定不移只是他還沒遇到她,我還沒遇到他之前的可能性。看不清,就交給上天吧。滿滿的煩躁,不安,不開心,不靜心。牙疼上火。不求則不苦嗎?我觸碰不到他,他不在我身邊。也許我不知道自己的心,好像還是有心痛心悶的感覺。我總要去接受生命中的來來去去,要有足夠強大的內心。終究要過去自己這道坎。哭過,就重拾行囊,輕裝前進,時間總會給出答案的,相信自己,要能夠坦然的面對一切。

二零一三年二月。

長辰說是我的短信支撐他到現在,如果沒有這些話早就崩潰了。和長辰過了一個情人節。感覺也是另一種幸福。這算異地戀了嗎?有人說,我是魔,都入魔了。他離我這樣遠,不在身邊,總是沒有安全感,身心腦俱疲憊。長辰的出現,讓我看不清,也不敢陷進去,我被害怕了。有些胡鬧啊,愿我們都幸福吧。這一個月來輾轉反側難以入睡,內心糾結不已。同是巨蟹座,玻璃心。可是好遙遠啊,在武漢,我很累,也很擔心,不斷告訴自己,既來之,則安之。該如何?還是好好學習奮斗吧。好累啊,我不知道該怎么辦。考上公務員再說。

二零一三年一月。

網上。公務員論壇找到我的。很詫異。對于長辰的出現,只能用詫異這個詞來形容。他給我發了很多考試資料,感覺很好,很感激他。去哈爾濱學面試,一周的時間,他每晚陪我到很晚。喜歡回來和他分享。他說會一直陪著我。回家后,不知從何時起,也不知怎樣的,就曖昧起來。心有不安。長辰說來東北未嘗不是挑戰,只要我定了,一切都好說了。不安,不安,還是不安。

 

長辰,要不是你的陪伴,你早就死了。可是長辰你知道嗎,陪伴也是一種負擔。沒有目的只是純粹的想陪伴那叫做陪伴,有目的而沒得到結果的陪伴那就不叫陪伴。就是打擾,是罪過。長辰,我們都在犯罪啊。我們都是自私的。

每一次刪掉你,都以為我們是最后一次斷絕關系。每一次都覺得這樣是好的,你在重慶,就該找個當地的姑娘安穩的過日子。我在家鄉扎根,陪在父母身邊。可是長辰,每一次我都是那么難過。你是唯一被我拒絕過卻還沒有離開的人,我想珍惜這樣平淡的君子之交。可是我們好像在一張網里,被翻來覆去的炒,掙脫不開。除了你,偌大的扣扣里,竟然沒有個可以說話的人。習慣了看到笑話想分享給你,讓你笑,習慣了看到好文想分享給你,一起賞。長辰,我是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命書上說,我感情細膩,注定是個多愁善感的悲情人。長辰,如果寫成武俠,我們一定是相愛相殺。

我們都一樣,青春里無處安放的情感,寄托在了彼此身上,給予過希望,也給予了絕望。

經歷了時間,我們都要學會放下。你續你的錦瑟弦,我等我的鳳簫起。你有你的傾城事和佳人言,我也會有我的紅塵果和良人緣。等待原本就是一場豪賭。當前行的路上無人為自己點亮一個世界的星星,我們都要學會點亮自己的燈火。我們都是敏感的蟹子啊,背著一個可以時刻躲進去的殼。暗自舔傷口。

時間就是溫水,煮著我們這些青蛙,所有的東西到最后,都變成了習慣。無論人與事,無論事與情。我們煩躁,郁悶,都是我們迷失了。我們不是不能勸解自己,我們只是太矯情,而放任自己。

長辰,我那天做了一個夢。

出站。他圍著前女友轉。盡管她排斥,對他不理睬。他偏要幫他拿行李。我看不下去,一個任性,快速穿過擁擠的人群,獨自來到陌生的街。他沒有看到我,沒有來追我。冬天格外的冷,厚重的羽絨服。突然間就踉蹌的步子,身體不協調的搖晃,有些眩暈。暈倒。然而倒在地上卻也是清醒的,來來往往的人群沒有誰注意到我。大抵是天氣太冷的緣故,地上的冰涼使人有力氣旋即站起。信步走著。某處在賣書包,隔著繩子上掛著的書包,看到了長辰。我笑著,沖過去撲到他懷里。瞬間淚水決堤:“以后不要把我丟到大街上,知道么?”。

于是我把你加回來。我居然怕扔下你一個人。

長辰,作為一個學化學的理科生,你這樣喜歡文藝,不得不說前女友教導的好呢。長辰,我是你前女友的影吧。長辰,我還是喜歡夢里的你。那樣的你能夠站在我面前,擁抱或是別離,都可以痛快而徹底。臥槽。

附一張圖。那個糖果小瓶。

左岸記:還是純粹一些的好吧,明確心之所愿,或勇敢追求或過往不追,無怨無悔,情到深處無怨尤啊!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快乐10分钟 股票分析文章 长春酒店小姐服务 辽宁快乐12*助手 秒速牛牛怎么老输 nba爵士vs森林狼012109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一 山西体彩11选5走 日本一本道最新色图 快乐10分工具 深圳风采开奖公告 长沙沐足带服务的 湖南闲来麻将长沙麻将 3d条件预测 东北四人麻将游戏 广西十一选五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