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香港記

2015-08-26 . 閱讀: 1,834 views

文/下午百合

荃灣

如果蜜蜂建造蜂巢時是依照了建筑圖紙,蜂巢會不會嚴絲合縫,渾然天成?香港鱗次櫛比的樓宇,曲曲折折,迷宮一樣的天橋又是怎樣形成的?混亂中的井然,井然中的隨意,隨意處的巧妙,巧妙里的委屈求全。這是香港。

賣燒鵝的阿叔,臉上也沁出油光。切出的燒鵝碼得齊整,永遠都是汁水厚,分量足。阿嫂負責裝盤,衣裳穿得干凈,卻是顧不上打扮。兩個人從早到晚說不上幾句話。服裝店里的小妹,中學生樣子,把人試穿過,一件也沒買的衣服,再仔細得掛好。每一件棉布的衣都像極了她的表情。餐館里點單的中年婦人,穿一身素凈的黑衣,頭發緊緊地攏起,若是放下來,說不定別有風情。一家店生意好,門口排起長隊,是不是從多年前碼頭上一個排擋做起?發了財的人或許買了樓,搬到港島的另一邊。大多數的人還是從早做到晚,一做一輩子。從前在洋行里做過,見多少富貴人生從眼前經過的人,現在年紀大了,傍晚陪老去的太太天橋上散步。這是香港。

一座城市的生態是在市井生活里浸潤出的,是從朝朝暮暮的日月里生長出的。是經歷了一些風浪和大起大落后歸于平凡中間磨礪出的。它像極了一個人的性格。如此看來,香港的建筑與人,反應出一種生存的智慧。它是善巧方便的,是不諍不怒的。這樣的城市,即便是有刀光劍影,底子也還是溫和。是以金融大亨們的資本仍漫天飛,政治的棋局從來風云變幻,但它們改變不了一杯港式奶茶的醇香。

上天會降下福祉給謙卑善良的人們,善與真,支撐起百年繁榮的日子。這是香港。

 

蘭芳園

名字叫“蘭芳園”的店,內飾是并不精致的。最普通的圓臺面,四壁和地板都顯舊,椅子上有斑駁殘破了。可是什么才是精致呢?所有的東西都在就手可及的地方。東西雖舊,卻是干凈到一塵不染的。即便是放雜物的地方也不會使人不快。食物沒有好的“賣相”,但它是實在好吃的。

什么才是精致呢?香港人好像并不在意這個。他們不會穿得像要走紅毯一樣,卻不好好對待自己的胃。所以他們選擇穿舒服的衣服,鞋子,坐在自家餐廳一樣的店里吃東西。

“蘭芳園”墻上貼滿了“譚詠麟”,入門處有發哥和店主合影。發哥和譚校長,兩個典型的香港人。他們在外面做明星,回到家里做“香港人”。他們是知道做“香港人”的好。光環是給別人看的,一旦入戲,一定要演得像一些。可是不能動搖平心靜氣過日子的心。狗仔隊拍到發哥牽著發嫂去看病的照片,那就只是一個為妻子的病帶著點憂慮,謹小慎微的男人。

人一旦放下了活在別人眼光里的攀比之心,不再需要證明自己的野心,就真正的“接地氣”了。香港就是這樣“接地氣”的地方。是以香港才出“李嘉誠”。據說李嘉誠的生活也是簡單到極致的。

老老實實做事,平平凡凡做人。這是香港。

 

天后

穿過維多利亞公園到中央圖書館去。一路驚飛的鴿子仿佛直沖過來,卻倏地回旋,從高大的熱帶植物中間穿過。在港常見的是高大豐沛的樹木和叢生的灌木。八月間都是些小花,我喜歡它們突然從斷崖似的街角伸過來一叢。那樣的街角仿佛是應該發生什么故事,又像是什么故事沒有完。也不知道該劃上逗號,還是句號。但是一叢小花無辜地,天真地開在那里。

可知道有一個存放心靈的地方叫“圖書館”?它是我們的活著的“墓地”。翻開香港百年變遷的影像冊,有一雙眼睛在那里觀看,有一個聲音在那里訴說。但是那人卻是沉在時間的背景里,抓不住,摸不到的。我們需要到這樣的“墓地”去膜拜。書架上是古人,前人,圣人。我們需要從眾多的聲音里去找尋與我們靈魂相契的那個,它說出過我們想說的話,它獨自一個在夜晚里想過的問題,我們亦思想過。我們把它從書架上取下,讀到的是一個人在日夜間的行走,甚至是他午夜彈落的煙灰。

香港國立圖書館特別的地方是東西方的書籍幾乎平分秋色。中國傳統的四書五經和西方哲學科學在香港并駕齊驅是最不感到突兀的。宗教類書籍也完全的相容。佛教,基督教,伊斯蘭教。宗教的本質都是一致的,指向的都是人文的關懷。這或許就是香港的文化土壤,它的根本還是東方的,但它并沒有明顯的,刻意的形式上的劃分。西學東用,東學西用完全成了一碼事。它是開放的,不標榜自己的。

吸引我的是一本叫《霎時感動》的小集子。它是晚上十一點播出的一檔節目,每次只有五分鐘,由一位名人講述一個小故事,卻令觀眾有一剎那的感動。它讓我看到在人人打拼的香港,人們并未忽略在有限的時間里去品味人生。越是對于整日處在繁忙中的現代人,這一點越是重要。一剎那的感動是一次“心靈瑜伽”,它讓我們的心不至于麻木,沉淪。

人忙心不盲。這是香港。

 

空港

空港里滿是人。奢侈品店開得像跳蚤市場了。離港前的客人在做最后的“血拼”。說“血拼”是最恰當的。購物狂們似乎是要拼盡自己的最后一滴血。

這里的確有一種動物園的味道。如果不是來到香港這樣的“購物天堂”,你或許不會發現自己深藏的野性的膨脹的物欲。它是一種人人具有的基因,潛伏在我們的血液里。

當那些奢侈品閃閃發光的靜候在專賣店里,當擁有它們只是唾手可得,當侍應生笑容可掬,當微醺般的醉意一點一點漫上來。那些潛伏在我們體內的獸仿佛要一一躍起。

中國人還沒有學會品味一件手工打造的奢侈品傳達出的品牌故事。還沒有學會從自己的生活品質出發,先學會拒絕,再有所得有所棄。我們被一種感覺抓住了。它是一種一次性消費的快感。它不是與一件看似尋常的物日夜消磨,點點滴滴地交融,滲入了自己。

我想在香港的繁華間定隱著一些這樣的人。他們能從聲色犬馬間抽身,他們在聲香味觸法中不動心,他們望著城市璀璨的燈光,不迷失天邊的那顆啟明星。

再見!香港。

 

香港記

? KEN大叔

左岸記:第一次感覺香港這么安靜祥和,我發現不是那兒真的如此,而是百合有一顆寧靜平和的心,擁有獨特深情的眼光。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澳洲f1赛车b盘开奖套路 江苏快3开奖走势图 河南福彩22选五最新 正规股票配资 内蒙古快三开奖预测 今日股票推荐 浙江体彩20选5三等奖 中国最大的股票配资平台 广东快乐十分玩法 股票怎么玩新手入门 十一选五乐三中奖规则 股权代码查询官网 福建22选5一等奖多少钱 财神到配资 黄大仙玄机精选资料 开元935棋牌下载安装 河南22选5开奖结果详情